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长青:《新闻周刊》不卖给共产党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14日讯】《时代》周刊和《新闻周刊》是美国老牌、并具全球影响力的新闻杂志,前者创刊于1923年,后者也有77年历史。但最近两大周刊都面临订户下跌、广告紧缩的困境,尤其《新闻周刊》,经连年亏损后,已决定拍卖。

这家总部设在纽约的周刊,曾是一个媒体帝国,在2003年时,全球发行量还超过400万份,除英文版外,还出版日、韩、俄、阿拉伯、西班牙等11种语言版本;在全球设有 22个记者站,分布在北京、莫斯科、巴黎、法兰克福、伦敦、华沙、耶路撒冷、东京、香港等地。

可是过去七年,这本周刊帝国走向崩溃:订户暴跌,广告缩水,连年亏损。去年发行量已跌到260万份,今年初则降至150万份。仅去年就亏损了近三千万美元。

新闻周刊》隶属于《华盛顿邮报》,该报所以要拍卖这本顶梁柱的周刊,因为它们自身难保。《华盛顿邮报》也是连年亏损,艰难维持,拍卖旗下周刊是为了弃马保帅。

美国媒体和美国政坛一样,主要分成左、右两大派,《华盛顿邮报》是排在《纽约时报》之后的全美第二大左翼报纸。但它的发行量,跟其他左翼报纸一样,近年也是江河日下,跌跌不休,从高潮期的近百万份,现已跌到不足58万份,按发行量,已经排在了梅铎(默多克)新闻集团拥有的《纽约邮报》之下(全美发行量第六;第一是《今日美国报》,第二是《华尔街日报》,第三是《纽约时报》,第四是《洛杉矶时报》)。

去年头三个季度,《华盛顿邮报》就亏损了一点七亿美元。为了幸存,该报全面收缩,裁员40%,并关闭了芝加哥、洛杉矶、纽约等所有记者站,拍卖旗下的周刊,大有壮士断臂、以求生存的悲壮和无奈。

政治周刊注定要死亡

《新闻周刊》所以陷入困境,首先跟美国的经济大环境有关。次贷等经济危机,导致汽车、房屋、银行贷款等主要广告业严重缩水,报刊广告来源受到致命冲击。据美国知名民调机构“皮尤中心”(Pew)的最新传媒产业报告,去年美国报业(包括网络版)的广告收入就下降了26%;仅去年前六个月,就有一百多家报纸被迫关门,被裁员的编辑记者超过一万人。

再就是网络新闻的冲击。有线电视,电脑,手机,iPad等现代科技媒介产品,导致人们不再依赖报纸、杂志来获得新闻。新科技媒体等,把读者从平面媒体下解放了出来,人们获得信息的渠道和速度,都空前快速和广泛。面对各种掌上阅读器,一触碰屏幕,就可读到24小时滚动的全天候式新闻,再让人们等待七天看一本新闻周刊,实在漫长。更不要说Facebook、Twitter,以及各种微型博客网站等,更是多得如同汪洋大海,政治周刊,只能是被淹没的命运。而月刊,就可做深度报导,不必追逐时事新闻,还可维持一阵子。日报由于每天报导,还不显得是“旧闻”(但让人们等24小时,也已显得很长)。所以在这个网络和掌上阅读器兴起的时代,首当其冲被淹没的就是政治周刊。《新闻周刊》要拍卖,已是命中注定。连全美最大的《时代》周刊,也是艰难维持,不久前也裁员600人,全面收缩。

“跪地给奥巴马擦鞋的”

除了上面这两大环境因素外,还有《新闻周刊》自身的原因。因为同样是在这种经济萧条、网络媒体兴起的环境下,也有其他美国报刊,发行量还在上升。而且一个明显的对比是,同属于梅铎集团的右翼《华尔街日报》、《纽约邮报》,还有福克斯有线电视等,发行量和收视率,都在节节上升。而全美发行量头十名的日报中,除了上述的两家右翼报纸外,其他八家左翼报纸,全部都发行量下跌。

《新闻周刊》是个典型,因为这是美国最左倾的政治周刊,有时为了意识形态,竟然不顾新闻真实。例如,《新闻周刊》的立场是反伊拉克战争的,在2005年时,该周刊报导说,美军为迫使在伊战中抓获的恐怖份子嫌犯招供,将《可兰经》冲入马桶(以刺激他们)。结果该报导在全球引反了反美浪潮,阿富汗、巴基斯坦等穆斯林国家爆发大规模示威,抗议美军亵渎《可兰经》,导致多人死亡。在舆论哗然下,《新闻周刊》却拿不出任何证据,最后刊登声明说,“此文可能不属实”,并收回原文。但这种不实新闻对美国的伤害,对新闻真实性的伤害,包括对这本周刊信誉的伤害,都是“无法收回”的。

由于连年亏损,去年这本周刊全面改版,重点不再是即时新闻,而是偏重评论、分析和名家专栏,并把定价调高了一倍,走“菁英路线”。同时,调子更加左倾、意识形态化,公开偏向民主党和自由派,被称为是“奥巴马的啦啦队”。结果,导致其读者群更大量流失(半年内读者骤减110万)。该刊网上有读者留言说,“奥巴马经济搞不好,跪地给奥巴马擦鞋的《新闻周刊》当然也好不了。”还有读者说,“《新闻周刊》的失败证明,奥巴马现在在美国根本没多少粉丝。左倾失人心,教训呐!”

中共 “不是合格的买家”

《新闻周刊》虽然拍卖,但买家并不多,因为谁都知道,在今天的网络新闻时代,政治周刊这种形式,基本已是穷途末路,很难有商业价值。但近年财大气粗、并向来重视政治宣传的中国,却觊觎这本周刊。中国当前最有影响力、规模最大的官方报业集团之一的“南方报业集团”,联手成都博瑞(A股上市公司)以及其他实业基金,组成“大财团”来美国投标。中国官方媒体报导说,他们出手大方,不计价格,一心要把《新闻周刊》拿下来。但美方却不管多么有诱惑力的报价,就是不卖给中国的“大财团”。

《华盛顿邮报》发行人格雷汉姆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尽快出售给一个合格的买家。”中国的官方媒体集团,在格雷汉姆看来,不是“合格的买家”,因为不管《新闻周刊》曾多么左倾,他们毕竟不愿这本历史悠久、名气在外的杂志,落到共产党手里。因为中国的媒体不管组成什么名堂的“集团”,本质上仍是政府的宣传喉舌,仍是共产党在领导,根本没有独立性,更谈不上真实客观。《新闻周刊》落到共产党的宣传员手里,就会被“编辑”得面目皆非,变成《宣传周刊》。不仅格雷汉姆本人和《新闻周刊》的编采人员,连美国的老百姓恐怕也难以接受这种结局。甚至中国的官方学者也承认,“按中国模式运作《新闻周刊》,下场会很惨,中国人将出尽洋相,成为千古笑柄。”

《新闻周刊》最后会落到谁的手里,还是问号。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本周刊的衰落,标志着一个新闻时代的结束。

(原载《看》杂志2010年7月)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7-14 1: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