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104):试图抗拒天命逃离宫廷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86
【字号】    
   标签: tags:

长今当然不会知道让她承受这可怕的灾难到底意味着什么,她虽然马上就要被皇上第一次封为皇上的主治医官,很快就要让她升华到既定的最高位置上去。但是此时此刻刚刚连过两度鬼门关的长今,由于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与刺激,她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离开宫后的唯一一念就是要逃离这个对她而言,极为恐怖的地方,并且最好是马上离开,她几乎是第一次失去了理性,飞快的急促的到处寻找闵大人的去向,见到闵大人的头一句话就是责问他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找不到他的影子,为什么答应过她要带她离开宫廷,却找不到他。

闵大人不知长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长今如此慌张,于是稳住长今问她怎么了?长今摇头痛哭,让闵大人什么也不要问,什么理由也不要问,只要答应带她离开这里。

长今无论经历多大的苦难,从未对自己提出过这样的要求,闵大人太了解长今的性情,没有必要问长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可怕的事情,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长今最需要他的时候帮助长今度过难关,更何况对他而言,他早就期待着长今能远离这种危险的生活,于是毫不犹豫地告诉长今,明天他就向朝廷递上辞状,让长今等他这一天,递上辞状后,他就舍弃一切带长今远走它乡。

但是,当闵大人决定递上辞状来到宫中,却听到皇上下了一道惊人的皇令。皇上因激愤正斥责众臣:“这件事只牵扯朕一个人,这个人值得朕的信任,她的医术和才能早已被大家公认,我要请她做我的主治医官,为何众卿会如此反弹,议论不休呢?都承旨听着,朕将命医女长今为朕的主治医官,什么都不要再说了。”

闵大人听到这道似从天而降的皇令,实在太吃惊了,他本应为长今激动,为长今骄傲,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长今走的实在太疲惫了,他怎能忍心再将长今推到这个即将受尽人墙围攻的更加举步艰难的境地,让长今拥有一个普通女人该有的幸福家庭,让长今从8岁开始一路走来的孤苦与恐怖的生活通通结束。但是闵大人又隐隐约约的有一种无法抗拒的预感,仿佛长今所走的路谁也阻挡不了,也许长今天生就是这样的人物,她只能属于朝鲜,不会属于任何人,作为一个儒生,他更应该成全长今的应有的人生价值,但是,闵大人不忍心也再不愿意放弃这个也许对他与长今而言,唯一的一次能过普通人生活的机会,即便这只是一场美丽的梦幻,他也要带长今离开这里。

因此闵大人带着梦幻般的理想,顶着那股无法抗拒的将长今推上正轨的力量,一言不发的带着长今跋山涉水,要与那股无形的长今的天命抗争。闵大人心里清楚,如果现在松开长今的手,也许就再也没有机会。

长今对自己被封为主治医官一事一无所知,只听闵大人在船上问她:“你害怕吗?”

长今摇头:“我很高兴、很开心、很踏实。”对长今而言,有闵大人言出必行的安慰,即便没有结果她已心满意足。

闵大人内心很不平静:“我很害怕,如果这是一场梦,我不想醒来。”

但是随着离开宫廷的脚步越来越远,长今开始为自己一时的冲动感到十分不安,她不停的问闵大人:也许因为我您会被贬为贱民,您握笔的手以后要挖泥土,这样也没关系吗?也许我们要吃草根过日子,这样也真的没关系吗?都是因为我,是不是真的没关系呢?

闵大人对长今的问话连想都不再想,他肯定的安慰长今:没关系,通通都没关系,就因为是你才没关系。闵大人内心一直自责长今为了他吃了太多的苦,也几番救下他的性命,更何况在任何时候,不管为了长今的母亲、师父、申教授、太后、皇后、皇上,还是为了百姓,长今从来都未曾想过自己的前途和生命,而自己作为一个口口声声为国为民出仕为官的儒者,却在多大程度上真的实践儒家的治国之道,能在关键时刻放下对名利的执着呢?他从长今身上学到的,那是真正纯净善良而宽容的心胸,这样的一个女人,在向他求救,当然值得他为此付出所有的代价。

就在闵大人带长今逃离宫廷前后,宫中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几乎是从皇族到众医官到医女,都坚决反对皇上下的这道旨令。

皇后初闻这个消息,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以为是尚宫听错了,她摇头:“皇上怎么能任命长今为主治医官呢,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个医女,怎么能做皇上的主治医官呢。”在皇后看来卑贱的医女做皇上的主治医官这成何体统。

内医院都提调更是强烈反对:这是绝对不可以的,就算她立下多大的功劳,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医女而已,医女怎么可以成为皇上的主治医官呢,这不只是藐视医官,也是藐视我,甚至藐视我们朝鲜的法治体统,一定要阻止,一定要阻止。

而申主簿——长今的老师,脸色很难堪,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这表明他得不到皇上的信任,对他自尊心而言也是一个强大的刺激,尽管他什么也没说。众医女更是无法理解,认为长今做皇上主治医官实在太离谱,这么一来,内医院法治体统就完了,不要说医女们,各位医官处境也会相当难堪。

其实说白了,所有人维护的,所想的不是病患的生命,不是大夫的天职,而是皇室的体面与男人的自尊心和脸面罢了,正如赵医官直言:从未见过如此令人难堪的情形,不过医官就必须要得到病患的信任、治愈病患的疾病,这是医官的天职,这么说来,皇上相信长今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又不合乎情理,这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此言最为真实不过了,能救人才是第一位的,难道维护医官的位阶体系比救人更重要吗,在这一点上申主簿没有任何异议,不过这一次他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面子上很难堪。长今将来的第一个最难过的关卡便是自己的老师。

朝廷众臣知道皇上任命的医女就是接受皇后密令的长今,开始将矛头指向闵大人,认为是他在皇上身边安插自己人并且不见闵大人上朝,越发不满。

左赞成发现闵大人带长今私自逃走,惊出一身冷汗,亲自带手下追赶过来,如果此事被众臣得知,他与长今难逃一死。

闵大人就是在这样的压力下瞒着长今走出了这一步,左大人终于追上他们,劝俩人赶紧回宫,而且长今必须婉拒皇上不能接受这个任命。长今这才知道闵大人为了她做出了什么样的决定,她仿佛一下从梦中清醒过来,为自己一时的冲动感到后悔,她怎么能断送闵大人的前途甚至生命,于是劝闵大人赶紧回去。

闵大人对天长叹,他知道无法与天命抗争,但是既然长今打定主意让他回去,既然这是长今必须要走的路,那么他回去的理由就只有一个,那便是协助长今顶住一切压力接受皇上的任命。(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