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106):闵大人遭众臣弹劾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120
【字号】    
   标签: tags:

闵大人曾试图抗拒天命带长今私逃,让长今过上普通女人的幸福生活,但是当这一梦想被证实无法成为现实,他更明确的感受到长今所要走的路是任何人也阻挡不了的,同时也对即将面临的阻力有着深刻的体悟,在他看来长今遇到的这一切太自然不过了,因此为长今轻易的放弃感到万分的痛心和焦虑。他当然不会让长今就此放弃,但是他也不知道该怎样说服长今,怎样才能找到机会向皇上表达自己的想法:奏请皇上再次下令命长今为皇上的主治医官。

长今所遇到的这一切阻力到最后都会被自然化解,虽然今天看似凶猛无比,那是给长今一个渐渐认识其自身面对此事的重大意义的过程,同时也是因为长今要将她的名字留在朝鲜的历史上,仅仅被封为没有品阶的主治医官是远远不够的,这一切阻力能暂时得逞,其真正的原因正是因为长今的地位还没有被皇上真正认识到,还没有把长今升华到其最高的位置上去。

因此无论是皇上还是闵大人都不会轻易放弃这件事情,无论长今想做或是不想做,长今都无法逃避。

长今在人前人后被人指指点点踩着老师往上爬,被人骂她差点将自己的好友淑媛娘娘害死,她虽然拼了全力救下母子二人又一次为皇上立下大功,皇上正对她感激有加,太后皇后也正为淑媛受到她们的严厉斥责突然早产深感后怕,见长今又一次立下大功不敢再说话,长今却在自己的强烈自责下输掉了这第一次较量,跪请皇上收回成命……

但是当长今十分茫然的准备再回活人署工作时,为长今铺好的下一段路正悄悄为她打开,这一切过后,来自皇后、老师和众医女的阻力必将因为长今的巨大付出而烟消云散,这个机会既是长今救人提升医术的机会,也必将成为她破除重重阻力的巨大力量。

皇后惊闻自己的儿子庆源大君突然发烧昏迷不醒,内医院乱成一团,皇后被吓得坐立不安,乱了方寸,情急之下大骂医官和保姆尚宫,令医官赶紧诊断马上开处方。皇后慌张失措令医官十分为难,皇上见状劝慰皇后不可太过着急,否则容易误诊。皇后因此十分伤心,埋怨皇上视这个儿子不如世子,世子生病时她从未见皇上如此镇定,哭诉自己在宫中时时过着忧心不安的日子,儿子被人诅咒因怕皇上误解不敢向皇上禀报,她作为母亲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不能忍受别人要谋害自己的儿子,如今儿子病危,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怎样保护自己的儿子,非常伤心的恳求皇上守护她的儿子,守护皇上自己的儿子。

皇后也许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也会有这一天,也会有面临失去儿子的危机,尽管她贵为皇后,恳求皇上,深怕失去自己视若生命的儿子,她却显得如此无力。当她下那道让长今用医术害死世子的命令时,哪里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儿子也有可能会因病被夺走生命,哪里去体会失去儿子的母亲会多么痛苦,她只想到要维护自己的儿子,欲将她人的儿子害死,这便是老天对她的一个极为严重的警告,也因此将给皇后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训,最终使皇后成为长今的力量。

皇上虽然体谅皇后身为人母的紧张,但是他认为孩子太小生病是难免的,相信医官很快能查出病因,因此并不太慌张。

实际上庆源大君得的是令人闻之色变的无人能治的痘疮,俗称天花。很少人能保住性命即便保住性命也会因此脸上留下麻子般的伤疤,眼睛会失明,两腿也会麻痹,是十分可怕的疾病。大君刚刚开始发烧,年纪又小,医官们一时没能马上断出。

这个课题当然将留给长今去完成,不过此时还不是时候,长今将在医官们查出大君病因之前离开宫廷,前往活人署工作,但是在长今离开宫廷之前,皇上却令人找来长今,若有所思的对长今说:“很久以前你还小的时候,朕记得你跑腿送酒到我家……你回人说我怀着感激之心收下贺酒,不过看起来甚感担忧。不过朕并没有担忧,只是怀着感激之心喝完了所有的酒,朕边喝边思考,这孩子知道宫廷是什么样的地方,她为何如此急着请人带她入宫呢?朕正在苦恼担忧不愿意进宫的事情,这孩子为什么又一心想要入宫去,就这样不停地喝酒,等朕酒醒了却已经是皇上了。”长今听了以为皇上在说笑话,其实皇上说的是心里话,没有长今的送酒就没有他今天成为皇上的命运。皇上因此继续说道:“如果当时你没有送酒给朕,朕应该就不会成为皇上,朕一定不会成为皇上,因此你要负责。”长今被吓了一跳,不明白皇上此话的意思,皇上虽半开玩笑实则话中有话,他笑着解释:“是啊,你要负责,你让朕入了宫,是你哭着央求一定要进宫来的不是吗?但是现在你却想要离开,留下朕一个人在宫中怎么可以呢?”

皇上的话已经明示,尽管长今婉拒了他的任命,他却不允许长今这么做,因此提醒长今要做好准备再次接受他的任命,他是不会就此放弃的。

长今便带着这还不太十分明白的“皇命”离开宫廷回到了活人署工作。而活人署的这次工作就在为长今的第二次接受皇命作好了最充分的准备。

长今刚刚离开宫廷,闵大人所期待的一个为长今单独见皇上的机会马上到来。

那些跟随闵大人、右相大人的儒生们和朝廷众臣为给闵大人一个教训,不停上疏弹劾他,要求皇上将闵大人流配异乡以示警戒。皇上由此得以注意到闵大人的名字,非常好奇为何闵大人会如此支持他的皇令,是否别有企图,因此宣他进入大殿单独问话。

尚膳大人告诉皇上闵大人就是当年十五岁就高中司马试状元的闵政浩,皇上当时亲自接见过他,他虽任同副承旨,进入大殿次数不多,因此皇上可能没有印象。

皇上这才想起当年这位小小年纪就思路敏捷,对君臣之道有独到见解并胸怀大志的状元,于是越发好奇。

皇上一见到闵大人就突然问道:“众臣都反对朕的意见时只有你一个人赞成朕的做法,这是你的计谋吗?是不是希望朕多注意你才使的招数,过去历代朝廷众臣反对皇令时,有些臣子刻意赞成,只求皇上多注意他。”闵大人并没有被吓住,十分冷静地反问皇上:“不是的,皇上,微臣斗胆禀报,皇上这一次下这道命令,是为了分辨皇上身边的臣子,谁是忠臣,谁是奸臣或是乱臣吗?”

闵大人话音刚落,皇上惊讶万分,好一个思辨敏捷,有胆有识的人物,内心十分赞赏。

闵大人见皇上没有动怒,趁势抓住时机向皇上详细汇报长今的功劳与价值,让皇上明白必须下决心做成此事的意义和理由,他劝皇上:“微臣斗胆奏请皇上,请皇上再次下令任命长今为皇上的主治医官。”
皇上不明闵大人用心何在,为何这位同副承旨在这件事上如此用心,他真正明白自己封长今为主治医官的重要性吗,于是试探闵大人:“医女长今是个女人,朝廷众臣都坚决反对,你却不这么想原因是什么?”

闵大人回答皇上:“因为对皇上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人了,皇上您所该做的事当中,最重要的就是,选择才能杰出的人,让他安插到适合的位置上,不是选择才能杰出的男子,把他安插到适合的位置上,而是选择杰出的人才,让他坐适合的位置。医女长今,不但照顾皇室成员疾病,在误以为是疫病的状况下,百姓们已经陷入生死关头,也是长今发现原来疫病只是食物中毒,救助了无数的百姓。”

皇上更了解了这个详细情况问这确实是医女长今的功劳吗?闵大人肯定确实如此,而且闵大人继续向皇上汇报:“更何况,在这一次提调尚宫和吴兼护右相大人事件中医女长今不接受任何威胁利诱,始终站在正义一方……”皇上不等闵大人说完,不停点头,因为正是这一点促使他要下决心任命长今为他的主治医官,闵大人说的这一点证明眼前的这位同副承旨,是真正明白长今价值的人物。

闵大人于是劝皇上:“将医女长今留在皇上身边做医官,她还有什么不足之处吗?”

皇上却沉默半晌。

闵大人十分着急,担心皇上承受不了众臣反对的意见,再劝皇上:“微臣再次大胆禀报皇上,现在皇上该做的事当中,最重要的是区别可以留在您身边的人和不可以留在您身边的人,将每个人放在最适合的位置上。”

闵大人的这番话皇上实在太熟悉了,他点头:“是啊,在很久之前你高中司马试状元时也曾这么说过,君主之道就该如此……”

当皇上得知闵大人是怎样把那些遭吴右相陷害的人请回宫中,将儒生们请回朝廷,现在正跟随左赞成大人为国效力成为皇上的忠臣,而且这位功劳累累的同副承旨,并不怕失去自己建立的功绩,没有对女人的偏见,心中念及的是国家需要的人才,在被众人弹劾的压力下依旧实践自己十五岁时就拥有的理想信念,因此十分爱惜。

皇上因此更加了解了长今的情况,决定寻找时机再度任命长今。闵大人已经做好准备,即便自己失去一切,也要将在他心目中认为对朝鲜百姓而言,最重要的长今,放到最适合长今的位置上去,这是他作为儒生,作为臣子,作为同副承旨,最应该做的一件事情,他可以劝有利国家的儒生们重回朝廷帮助皇上为国效力,他,同样更不能放弃这位他一生中见过的最为令他敬重的女人。闵大人在宫中用自己的前途和生命为成就长今的最高位置做好了准备,而长今也在活人署不知不觉顺着这条路被急急往前推进……(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