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108):救下大君迎接第二道皇令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262
【字号】    
   标签: tags:

皇后在宫中因悲伤过度开始拒绝一切的饮食,最高尚宫闵尚宫非常着急,劝皇后要保重自己的身体,皇后有气无力的自嘲:“我的身体有什么重要的,我身为母亲,身为皇后,却一点也没有办法救我的儿子,坐在这里束手无策,我的身体有什么关系,快退下吧。”

闵尚宫情急之下将长今平时鼓励她们的话脱口而出:“皇后娘娘您一定要打起精神来,病患周围的人一定要坚强,病患的病才会好起来,不只是病患,病患周围的人要相信一定会好起来,病患才会真的好起来,身边的人绝对不可以先放弃。”就这一句话,使皇后像触了电似的立刻精神为之一振,突然问道:“是长今对吧,说这句话的是长今对吗?”她于是兴奋的仿佛一下看到了希望,对闵尚宫说:“她曾经也跟我说过这些话,而且她还说过任何病症都不会放弃治疗的。”皇后于是不顾一切亲自带随从出现在长今的小茅屋面前,为救助儿子大君,皇后放下了所有的自尊与体面,放下了对长今的埋怨,以一个普通母亲的身份,诚恳的来到又脏又臭的乞丐村,求长今救助她的儿子。

而长今此时刚刚送出一个战胜了病魔的孩子,这孩子不仅保住了性命,而且脸上没有任何疤痕留下来,完全恢复了健康,首医女一直为长今来回奔走,终于看到了希望,兴奋的不顾长今的反对走进了小茅屋,问长今是不是找到了正确的处方。长今摇头:“没有找到,我只是让痘疮尽量的发出来,只要孩子忍受得了疾病就能战胜病魔。”这话令人不解,长今解释:“过去只要孩子生了痘疮,我们就想办法让孩子退烧,如果身子发疹,就拚命让疹子消下去,如果长出水痘就努力去除水泡,现在我用相反的方法,如果发烧就趁发烧让孩子尽量出汗,身上发了疹子就让疹子尽量发出来,水泡和脓胞都做同样处理,因此我并没有找到任何处方。”首医女迫不急待翻看长今的所有医疗记录,非常激动的告诉长今,即使这样,也非常好了。长今却很担心,根据病患体质不同,症状也都不太一样,所以不见得这么做就可以救其他的病患。首医女以为这已是很大的进步,让人看到了希望。

其实长今在小茅屋的救助过程,已经积累了救助庆源大君足够的经验,就凭她现在的治疗方法,已经足够。因此皇后来到长今身边请长今回宫时,正是长今救大君的时候,也正是长今彻底感化皇后的时候。

内医院的所有医官医女听到长今救下一个孩子的消息,非常兴奋,所有人都似忘记了对长今之前接受皇令的不满,抛开身份与等级的观念,请长今帮助他们救庆源大君。因此不知不觉的,所有人都只剩下救大君这一念,齐心协力,积极配合,在长今尽量让病症出尽的救助方法指导下,根据大君实际的病症状况,医官医女都积极提供各种可行的方案与思路来补充长今和帮助长今。大家尽其所能,发挥各自的聪明才智与经验,在长今的指导下将大君成功救下。

与此同时,闵大人作为内医院副提调向皇上呈报:此次痘疮由于长今在西活人署快速做出处置,已经阻挡了扩散之势,只要发现有痘疮病患,就立刻移到他处茅屋,进行隔离治疗,而且整个京城同心协力运用长今教的民间疗法和医书上记载的预防方法,已经阻挡了大幅扩散的危险。

皇上对长今救助百姓,替他平安挡下一劫,并治好自己儿子大为感激,对长今是无比的敬重,长今立下这一次大功无疑为长今的第二次被任命打下了非常有力的基础。

皇后更是诚恳的将长今召入中宫殿,亲自向长今道谢,并承认自己的过错:“我不知该对你说什么才好,带着乞丐的儿子进入被隔离的小茅屋,你一点也不顾自身的安危,牺牲自己救病患。我这之前竟然对你……对你下了危害他人的命令,我实在无话可说,我没想到我儿子会生病,却只想到害他人孩子生病,我实在惭愧……几百年来束手无策,只能任凭上天处置的痘疮,你却不灰心,一定要找出治愈的方法,我真的很佩服你……我,我承认我的过错,请你原谅我,以后,我会成为你的力量,从现在开始,尽情的发挥你的医术吧。”

长今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以她纯净的救人之心感化了所有内医院的医官医女、感化了皇后,化解了来自他们的阻力的同时也为第二次任命立下了无人能及的功劳与业绩,皇上因此顺理成章在赏赐长今的同时,下了第二道任命长今为皇上主治医官的皇令。这一道皇令不仅任命长今为皇上的主治医官,而且将大大提升长今应有的位置,在众臣的极力反对下,长今将被皇上封为从九品的官阶,并且一日之内因为众臣的劝阻和申大人的上奏连升三级,使长今升到了从六品主簿的位置。

皇上下令:“医女长今,阻止痘疮在京城肆虐,并且治愈庆源大君的痘疮……朕任命医女长今为从九品参奉,并且担任朕的主治医官。”

这第二道皇令刚下,立即遭来群臣反对,反驳皇上,怎么可以任命一个女人为参奉呢,这么做会动摇法治体统,会引起朝中官员群起反抗。

皇上早有预料,听而不闻,催促闵大人:“同副承旨,你还不快点马上草拟教旨,施行朕的命令。”

闵大人一直惦记要让长今坐上适合她的位置,一直劝皇上要再次任命长今为皇上主治医官,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长今在皇上的心目中比他想像的更加重要,皇上会授与长今官爵,这是他之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尽管这个官阶是最低的一个,甚至比闵尚宫的位置还要低,但是这是只有男人才能担任的品阶,闵大人被皇上的胆识与果断惊的一时作不出任何反应,他当然高兴皇上的明智,于是毅然准备接下这个命令。

但是朝廷众臣一致商议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并议论最近皇上频频单独与闵大人见面,一定是闵大人使的招数,于是矛头再次指向闵大人,闵大人的上司,此时的右相怕受他的连累,失去现在的业绩,因此同意再次上奏皇上反对此事。于是众臣再次一齐上奏皇上:从朝鲜开国以来,就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无疑是动摇朝鲜的立国基石与经国大典,想必会使皇上的功绩蒙上一层阴影。

皇上忍住怒火急令闵大人:“同副承旨听着,朕任命医女长今为从八品官员,立即实行。”

众臣一听以为皇上在跟他们睹气,变得失去了理性,实在太过分了,于是左相干脆提出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执意这样做呢?这样不仅将朝鲜根基连根拔起,同时负责皇室健康的内医院的体系也荡然无存,这么一来,有谁会听一个医女的话呢?”

皇上被这些只顾自己男人自尊,不知惜才的大臣气得怒火中烧,只好强忍着怒火闭上了眼睛,大殿陷入一种十分紧张的氛围当中,而长今的老师申大人听闻长今第二次被任命的消息,正被众臣强烈反弹,他为自己上次的行为感到惭愧,于是走上大殿要求上奏皇上。

皇上令申大人向众臣亲口讲出上奏的内容。

申大人回皇上:“皇上,微臣申益必负责内医院在此斗胆禀报,内医院所有医官以及医女包括微臣等人,都愿意接受皇上的旨意。”众臣听闻大吃一惊。

皇上令他说出理由。

申大人:“微臣过去曾是医女长今的老师,但是现在不顾这些,愿意接受长今的领导,原因是:医女长今具备了身为大夫应有的诚心和条件,医女长今所施行的医术,正如母亲一般,就像母亲为了救助自己的子女不顾自己身体的健康,就像母亲为了不让自己的子女染上疾病,因此尽快想出预防的方法,像是母亲为了自己的子女早日康复,点起希望之灯陪伴孩子,京城内的痘疮以及大君的痘疮,都因为这样的努力才能控制住,内医院的医官和医女们,也已实际接受医女长今的指挥,大家都没有不满或怨言,在一定可以治愈大君的信念下共同努力,因此内医院所有人都愿意接受皇上的旨意。”

申佥正老师对长今的评价是对长今最高品性的定位,在皇上的心目中,在朝鲜也便定下了长今最实质也是她最高的位置,剩下的只是皇上怎样为长今升到与长今相当的位置上去的问题了。

因此面对朝廷大臣在这样的肯定下还要拿所谓的毫无理由的朝鲜根基当阻挡的借口,他实在忍无可忍,毅然下了一道更坚决的命令,让长今再升一级,任命长今为从七品执掌。皇上未等众臣反对的声浪退去,马上又将长今升到内医院医官的从六品主簿的位置。众臣因此被皇上的行为吓得不再敢言语,生怕这样的反对,使长今层层升级。但是这一次任命并不顺利,长今将被太后无情阻拦,其真正的原因是,皇上所给的官位,与长今应升华到的位置还相差甚远。长今因此将要面临第三度任命。(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