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后,我们终于说出……

笑梅

童年纯真的东西我们没有丢,而且到了现在的年龄更觉着是那么珍贵。(clipart.com)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小雪是我读初中时的一位校友。我们不在一个班,但每天在上学放学的路上或课间的校园里,都能彼此相见。有时也在路上相遇,彼此笑笑或问声好便擦肩而过。可不知为什么,她的样子却一直留在我脑海里这么多年。她个子不高,不胖不瘦,一张充满朝气的脸上配着一双快乐善良又美丽的大眼睛。记得她走路很快,有时是蹦蹦跳跳的在跑。她的父亲是位严谨的数学教师,在我们家乡颇有名气。有时觉着纳闷,那样严厉的父亲怎么会有这么快乐的女儿呢?不管怎样,小雪的样子是印在我的脑海里了。

前不久,我去了一位儿时朋友办的老同学网站,意外的发现小雪也在里面,找出她的电子邮件信箱便发出了信。现在已不再是羞涩少女,已经成熟得足以能够毫不掩饰的将内心所想全部兜出去﹕

小雪,很高兴我无意中找到了你,那个长着一双美丽大眼睛的小姑娘……

没两天,便收到她的回信。下面是一来一往的书信。对了,我们还通了一次电话。

—————————————————–

§ 笑梅,你好﹗

收到你的信很惊喜!在我的印象中你一直是白白的、甜甜的、扎着两个小辫的小胖姑娘,你也是在中学时代少有的让我感到既稳重成熟又善良开朗的学生干部。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现在如同两个世界的人……

§ 小雪:你知道我很想和你做朋友。如果你有什么烦恼请告诉我,虽然我们不曾在一个班呆过,但你的形像一直在我心里存着,那么美。真的!很愿与你做好朋友。

§ 笑梅:过去我们俩虽然没有很深的交往,但童年纯真的东西我们没有丢,而且到了现在的年龄更觉着是那么珍贵。几十年的人生,让我们有那么多的感悟,虽然我们仅有几天的书信来往,可我感到我们有很多的话要说,很高兴和你做好朋友。

§ 小雪:两个彼此内心互相喜欢的女孩子,能在三十年后,终于互相说出:“我愿做你的好朋友”是件多么令人感动的事啊!打通你的电话,很快就感到亲切熟悉,就像我们几天前刚聊过天一样,我想这样的事只能发生在两颗同样纯真的心灵之间。

—————————————

读着小雪的每一封来信,回味着电话那头依然快人快语的清脆声音,一阵阵感动涌上心头,也倍感欣慰──又一个儿时的梦圆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周日,我在朋友家做客,晚饭后的闲聊时无意中被央视cctv4海峡两岸节目画面所作呕。其内容是台湾媒体和央视4联播向大陆介绍台湾某机场内用于旅客的行李手推车有的坏了。尤其是台湾媒体那个胖胖的黎先生的主持演讲内容更是让大陆人民浮想联翩。
  • 2010年7月23日(星期五)晚8时,神韵纽约艺术团在旧金山的首场神韵夏季巡回演出,拉开帷幕。比尔说:“神韵,有的朋友只说好或者真好,我觉得这么说简直是太不对了,完全说低了;应该说,‘神韵是绝对的迷人(absolutely amazing)!’”
  • 我高职毕业,没有什么存款,做的工作是木工,一个月赚不到很多钱,自己一个人过是没有问题,可是我没房子没多的钱,我要怎么交女朋友,怎么和她结婚?我对一个女孩很有好感,她是国立大学毕业,有稳定的工作,可是我条件很不好,我难道只能默默地看着她,默默地祝福吗?
  • 朋友相聚,常聊起回国创业的事。有的还真的付诸行动,有的苦于家人不愿回国,或回去后孩子教育跟不上,或还没找到大陆合适的接受单位,而在国外苦撑苦熬。是否回国乃个人决定,当然是见仁见智了,但我们不妨来清理下思路。
  • 我们是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部分交大校友,现居海外。鉴于我们的朋友,交大青年教师郭小军因为坚持个人信仰,近日在上海被非法开庭审判,再次面临冤狱迫害。对此,我们忧心忡忡,深感不安,故在此呼吁中国政府领导胡锦涛先生和温家宝先生出面制止迫害,并敦促上海地方当局立即还郭小军以自由,我们也希望各国政府和人权组织关注郭小军!
  • 春节过后去了趟美国,主要目的是去美国西海岸旅游,顺便去圣地亚哥看看多年不见的朋友。本来想这次可以好好看看美国经济萧条的笑话,顺便为中国会在 2020年全面超越美国找一些注脚。但是到美国几天之后,我彻底从赶超美国的梦中惊醒。我感到了美国的可怕,怕的不是圣地亚哥军港里的核动力航母,不是加州人均5万美元的GDP,不是UCSD的排名全球第一的生物工程学院。这些我们都有可能做得到。让我感触良多的,是一些小事,是我们每天都会经历的日常琐事。而且就是这些小事上,我们看不到赶超的希望。
  • (据台视新闻报导)云林县政府对面的平交道,下午1点44 分,发生一起火车撞轿车意外!一辆白色轿车疑似闯越平交道,结果栅栏放下,轿车卡在铁轨上进退不得,驾驶下车试图把栅栏扳开,独留朋友的两岁儿子在车上,这时一辆南下电联车开来撞上轿车,造成2岁男童被撞成重伤,有生命危险。
  • 2010年7月20号中午12时左右,我在上海闵行水清路999弄对面秀文路口的网吧与朋友聊天,突然看到听到:“你的身份证呢”,“没有,只有身份证复印件,但家里有户口本,就对面。”几分钟前看到这位女性在服务台前向服务员借了一支笔,还听到她在手机中多次询问租房信息。似乎很焦急地址寻找租房,当时室外的温度应在38度,没有特别的着急,此时不会出来租房吧?
  • 2010年7月21日晚,神韵纽约艺术团在世界高科技重镇硅谷圣荷西表演艺术中心的夏季唯一一场演出结束。各界观众盛赞神韵演出给他们带来美好的感受。
  • 尊敬的各位民运同仁:

    我是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六四镇压后遭迫害入狱,并从此走向了民运不归路。在过去近二十年的流亡生涯中,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对民主和自由的追求。期间经历了各种难以想像的艰辛和挫折,但是我从未退缩。我为自己感到自豪。我也深知,各位民运同仁也跟我一样,流亡在异国他乡,也经历过各种挫折和困境,但仍在坚持,我也为你们感到骄傲。我从来自认为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有理想和情操的一群人,历史将记载我们的感人事迹和艰辛付出。因此,我视你们每个人为我的大家庭的一员。我的生活除了陪我夫人去看美国电影、吃西餐外,几乎其他所有的时间都是与各位一起度过的 ----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虚拟网络上。正因为我始终视各位如同我的兄弟姐妹,我才从来不隐瞒我的观点。哪怕有些朋友不了解我的这一心思,我也毫无怨言,并一如既往地与各位坦诚相见。我这样做,有得有失,但我从未后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