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神贴:敢言大陆医疗黑幕第1人 点击量2亿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6日讯】广州一名医生今年4月份实名发布的一个网帖,被从其个人网站“挪”到网络论坛上后,三个月间竟然累积了高达1.7亿的点击量,同时还被其他网站不断转载,总点击量近两亿。该热帖被网友大呼为“神帖”,“堪称全球网帖吉尼斯”。

据中新网7月26日报导,该“神帖”的作者是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血液病专科主任医师刘安平。今年4月份,他在央视看到有关北大第一医院医学教授熊卓为在自己工作的医院因腰椎手术后突然死亡的悲剧事件,为表达自己的思考,在个人网站上发表了题为《北大第一医院中年女教授死亡之争引发的思考》的帖子。

4月12日,在被从个人网站上移到网络论坛上时,刘安平该帖的标题被改为《广州惊现敢言医疗内幕第一人,堪比钟南山》,立即以惊人的速度“火”了起来,并持续被热切关注至今。网友甚至称,“一名有良心的医生在自己网站上撰文披露医疗黑幕,赢得网民一片赞扬。”

7月25日,刘安平告诉中新网记者,他对该帖在网上的火热毫不知情。“说实话,医疗人员中愿意出来说真话的人不多,背后的原因很复杂,其中有对时下媒体的报导有所不满,另外群体中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也不多。”

“大家对‘神帖’的关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说出了对体制的思考,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只把矛头指向医疗人员本身。”一位不愿具名的医院管理人员说。

在几乎每个网站上,关于“医疗黑幕”的帖子都是最热门的帖子之一。最近在猫扑网站上,一篇医生自揭“药扣”现状的帖子也获得热捧,网友们从中看到了时下医疗体制中仍存在的很多“黑洞”。

原帖:北大第一医院中年女教授死亡之争引发的思考(节选)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血液病专科刘安平:

有关北大第一医院医学教授熊卓为在自己工作的医院因腰椎手术后突然死亡的悲剧事件,其致死原因和责任追究,一直在网络和民间,引发持续不断的口头与文字的争论。这本来是一桩旧案,事情发生在三年以前,只因央视这根搅屎棒的大肆渲染,瞬间便在坊间弄得沸沸扬扬。一边是北大的教授,一边是受众如蚂蚁般繁多的央视,都是牛比哄哄,在中国老百姓心目中需要仰视的主儿。所以这事儿一经央视这么一搅和,立马便成了热点新闻。
  
本来,笔者作为业内人士,耳闻或遭遇医患纠纷的事,可以说是跟开车磕磕碰碰一样,总是难以避免。因而,一直以来,我对各路媒体为吸引眼球而争相炒作的医疗纠纷、医疗事故之类,从来是视若罔闻,更不欲略置一辞。不过,此次事件,一是双方都是牛人,二来感觉四周明白人真的不多,且有感于“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终于忍不住要说上几句心里话了。
  
很多时候,普通民众更多的可能是针对整个医疗制度,只不过因为高度集权与垄断的缘故,再加上官方媒体有意无意的“舆论导向”,他们无力或者无心看清所有的不公与邪恶的真正源头所在。简单的说,是因为医疗资源的高度垄断,造成了今天医疗界的混乱与道德沦丧。不明就里或欺软怕硬的芸芸众生,只好将满腔怒火一肚子怨气,撒向或许也是弱势群体的医务人员头上。他们不知道,垄断必然滋生腐败与邪恶,绝对的垄断,则是绝对的腐败与邪恶。

“防火防盗防告状”,几乎成了高悬于每个医务人员头顶上的那把闪亮的利剑。日常考虑最多的,除了经济利益,再就是如何规避风险,如何防范医疗纠纷。我记得,同样是北大的那位著名的精神病教授孙东东先生,就曾三番五次在我们医院高谈阔论指点迷津。大概全国稍微大点的医疗单位,都留下了孙东东教授诲人不倦的身影。医院各级领导更是“一手抓经济效益,一手抓社会效益”,“两手抓,两手都很硬”,通常会以最快的速度,将医疗纠纷的苗头消灭于萌芽状态。真的是党国一体制啊,哪里都是稳定压倒一切!
  
在一个高度垄断的制度下,无论是行业,还是圈子,你总有各种各样的明规则与潜规则。违背规则者,轻则蒙受经济损失,重则出局,甚至断送一生的前途与未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和买股票不是一样的道理吗?在这个一切“向前看”笑贫不笑娼的时代,你还能指望什么高尚的人?

所以,甭说臭不可闻的官场和娱乐圈,整个所谓的医务界、教育界、学术界、文化界,都成了一个争先恐后万马奔腾的名利场,越厚黑越无耻的人,也就越成功越风光。能在北大协和医院混上个教授、主任,没两把刷子,是难以立足的。
  
现今的高校也好,医院也罢,教授、博导车拉斗量,没准还给你亮出个院士的头衔。可这些人整天孜孜以求的都是些什么呢?除了不到一半的时间花在病人或学术的身上,大多是花在开会、吃喝、跑课题、跑关系,有的还很会炒股票……国内的名山大川跑完了,再往国外跑,欧美跑完了,再往非洲跑,反正地球那么大,不愁没地方跑。不混个一官半职,也要在行业学会里混个什么主委副主委秘书长常委之类,顶不济也要弄个什么博导之类的头衔。这样才有江湖地位。
  
一个病人进来,首先想到的不是怎样尽快将病人治好,而是怎样更有经济效益,于是各种五花八门的检查、各种贵重的药物、进口的药物,一股脑地蜂拥而上。理由当然多的是,全面检查有利于尽快明确诊断;使用贵重药品,疗效快、副作用少。况且,我们还都是按欧美最新治疗指南来用药的啊。

媒体披露出来的一个细节也够雷人的,就是在女教授死亡后,当家属聘请的律师去封查病历时,发现了住院病例有多处被修改的痕迹,还有就是多个记录没有上级医师的签名。没想到牛比如北大医院,也出现这样的小儿科错漏。

这属于一个产权不明分工不清责任模糊的社会制度。不出问题,这部机器似乎运转得很欢,一旦出了问题,就不知道上哪儿找毛病,更没有一个人来承担责任,除非你追到金字塔上面去,因为最大的权利,属于那里,而且不受制约。从三聚氰胺,到汶川地震,再到数不清的矿难与群体事件,无不如此。医院出了事,实在挡不过去,通常会选择诸如临时工、实习医师来平息众怒,这样的事情我们见得也很多了。真正的责任者,或许你永远也找不到。

北大医院的官方声明,看上去义正词严,其实暴露出当权者对生命的漠视。对待本单位的职工的意外死亡尚且如此,对待其他弱势群体,可想而知。官僚垄断的社会,什么都可能发生。
  
末了,我想说的是,既然作为业内人士,我向公众曝了这么多“内幕”,还是希望大家也要体谅夹缝中生存的医务人员,尤其是无权无势的底层医生和护士们。与其说是医务人员草菅人命,毋宁说是这个异化了的制度伤害了社会中的每一个人。我们既是这个不合理的制度中的一员,不可避免地成为其零件,也可能成为互相伤害的工具。这或许就是恶性循环的道理。

事件回顾

北大教授惨死北大医院事件 几方角力:
http://epochtimes.com/gb/9/11/6/n2713744.htm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7-26 7: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