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振浩:孤独

戴振浩

我在孤独中,娓娓的与自己对话,有激辩,有冲突,有妥协,甚或有赞美,有微醺,然后享受那一份独有的静谧。(clipart.com)

【字号】    
   标签: tags:

有时候形单影只的人,表面上是孤独的,但内心却毫不寂寞;有时候在繁华都会里终日穿梭不停的人,心底却是无限的孤寂。

人生的每个阶段,不管愿意或不愿意,有的时候是因为他人,有的时候是为了自己,常常周旋在生活、事业、学业的林林总总之间,很容易陷入匆忙与纷乱的纠结中。有的时候我会快乐地与大家分享,有的时候我却苦于彼此牵扯不清。

幼时,家里总是冬冷夏热,那种感受,让我有着多年的困惑。老家镶嵌在泥墙的那几扇木头窗子,冬天,总是关不住凛冽的北风,夏日,却总是挡住和畅的南风,我不解地问了在忙碌中挣钱讨生活的父亲:“为什么要装一些那么不聪明的窗子?”父亲只用浅浅的微笑带过,疑惑却停驻在我心。夜晚,我望着窗子,面对天空的星子沉思,那是我第一次认识了面对无解时的孤独,回忆里,那是一个被黑暗包围得紧紧的无奈。

念小学时,厨房的大灶,要由专人烧柴火,才能煮饭、烧菜及煮熟一大锅牲畜吃的食物,而小孩当然就是扮演烧柴火的角色。而薪柴里,除了有稻草、竹子、树木之别外,还分全干的和半干不湿的柴火,所以大灶里呈现的有闷烧的小火,和熊熊烈火。母亲所需要的火候热度,和我所表现的结果常不相当,所以有时难免会遭致一顿责怪。望着窄小口径的大灶,任凭我弄黑了满脸,还是无法达到母亲所期待的,蹲坐在一角,人孤独,心无奈,童年里有好多好多那种黄昏。

初次离家求学的时候,常到学校操场边的客雅溪畔独行、观望。因为家里穷,我没有上街消费的能力,因为人生地不熟,我没有亲朋好友可以造访,所以只好找上了不会排斥我的客雅溪。眼珠望远望近的,步履来来回回的,当下并不是寻找诗情画意,内心只是想找到与孤独的对话窗口;有时候是想开了点,但也有不少时间,反而增添了些许落寞。

进入社会工作,离家到异乡异域打拼,“孤独”更是如影随形般的紧跟不放。当告诉自己离开故乡是必然的一条道路时,原本的惧怕与踌躇,便渐渐的转化成坚定与勇气。面对“孤独”,只能选择孤独的奋战,孤独的沉思,孤独的仰望;因为孤独而走出了孤独,因为不畏惧孤独,心里变得自在与自信。“失败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这句话,对失败的人,看似有点严苛无情,但若非如此,失败的人将一败涂地,万劫不复。

一个无法面对孤独、享受孤独的人,心底很难拥有宁静空间;一个无法与孤独相处的人,很难发现自己存在的价值。一个无法在孤独里与自己对话和妥协的人,将很难真正认识自己的真相。为了追求宁静,有时候我会关紧房门,拉上窗帘;我会转移视线,终日不语;我会走向无垠的沙滩,踽踽独行在林间小径;我会凝神在枝叶摇动中,定神在霞光薄雾里;我会设法逃离群众,把自己隔绝在孤独的世界里。

我不是消极的逃离,而是想积极的面对,想面对的不是繁琐的纠缠不清,而是企图在混沌中,静静的等待清澈。我在孤独中,娓娓的与自己对话,有激辩,有冲突,有妥协,甚或有赞美,有微醺,然后享受那一份独有的静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我们愿意主动接触生活周遭的人、事、物时,我们就会不断累积不同的深刻“体验”,我们就会慢慢了解“未知的世界”有多大,“美好的事物”有多少,“感人与动心”是多么的自然与不矫情,我们就会不断的开展我们生命的无限“宽度”。
  • 迎著沁凉海风
    守着夕阳晚霞
    驻足在朦胧绵延的海岸线
    我流浪的心似无主的魂魄
    找不到停泊的港墘
  • 时尚所趋,“庆生”似乎已成了全民运动了。反正只要是遇到“生日”,不管年龄大小,不论家庭贫富,不拘任何形式,总是不能遗忘的要被关注一番。
  • 慢慢的压实,轻轻的浇水,来来回回的忙碌里,我们像在呵护生命,也像在栽种“希望”…
  • 我常常在公园边驻足,远望巷口的那父子三人。早上约七点半左右,总是有一位中年的全盲父亲,左手持着导盲杖,右手轻轻搭在背了书包的哥哥肩膀,旁边跟着一位也背著书包的弟弟,准时的从三百公尺远的巷口出来。
  • (大纪元记者李黛娜台北报导)有“校长中的校长”之称的国小校长戴振浩与夫人,2010年3月20日观赏神韵纽约艺术团在台北的第三场演出,戴校长传来一封“观神韵‧享神韵”信件,将神韵带给他的心灵感受,化成文字,赞赏神韵艺术团带来让人惊艳的艺术飨宴。
  • 犹记得枯叶飘零在瑟缩的冬季时,清扫的孩子们常仰望树梢,纳闷的想为何会有那么多掉不完的落叶;但曾几何时,当薄薄的轻雾笼罩大地,慢慢散去时,换来的已是浓浓的无边春意。
  • 并不是我的血液里凝聚太多流浪的因子,也不是毫不恋栈故乡的昔日情怀,当时会远离故乡,只是在那个年代,故乡没有我梦想着床的落脚处。心里浓浓的思乡情怀,即使客居异乡多年,故乡的种种仍然常常入梦…
  • 走过岁月,见过许多大树,有的留在记忆里,有的活在生活里,有的珍藏在心底深处。
  • 有人编织梦想,有人实践梦想,有人回顾梦想。一样的时空,一样的因缘际会,却上演着不一样的心情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