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性磅礡兼具的完美乐章——神韵艺术团乐团指挥陈缨专访

神韵纽约艺术团乐团指挥家陈缨(摄影:戴兵/大纪元)

神韵纽约艺术团乐团指挥家陈缨(摄影:戴兵/大纪元)

2010/07/29

【大纪元7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柏年报导)指挥家的耳朵是最挑剔的,然而神韵艺术团乐团轻易地征服了音乐家的心。前苏联女指挥,人称“欧洲第一女指挥”的卡蜜拉‧库齐斯基(Camilla Kolchinsky),今年观看神韵演出之后,见到年轻女指挥家陈缨女士,激动地拉着她的手再三祝贺,两人忘情交谈许久。许多音乐家都盛赞神韵艺术团乐团的音乐美得令人惊讶。此种不可思议的超凡引力何在?而陈缨,这位原来主修长笛演奏的音乐家,又是如何走上指挥台,并赢得世界顶级音乐家与指挥家的激赏?

2010年神韵艺术团莅临台湾,以仙姿妙乐洗礼上万观众,更添宝岛新春典雅与喜气。此次演出的最大不同,就在神韵艺术团乐团首度来台。首场过后,知名指挥家——师范大学交响乐指挥暨总监——许瀞心教授,兴奋地赞美:“指挥、所有的演奏者和所有的舞蹈演员的配合,真是无懈可击!”她连说了两次“不容易”,并表示会力邀家人朋友再度观赏。

得天独厚的音乐世家

眉眼清秀,似乎永远面带笑容的陈缨,描述自己在丰富的文艺陶冶下长大:“我从小就学音乐,我们家是音乐世家。”父亲陈汝棠,是神韵巡回艺术团乐团的指挥,曾任中央乐团交响乐指挥、队长和大提琴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母亲陈凝芳,亦曾担任中央乐团长笛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乐团的人都住在一起,因此陈缨出生后,就沉浸在得天独厚的音乐天地中。陈缨说:“我所有的邻居都是音乐家,小时候的同伴,也都是幼年就开始学各种的乐器;不是楼上在练琴,就是隔壁在练琴。”由于父母时常应邀演出,小时候没地方去,只得跟随观看,不知不觉地学到了很多:“交响乐的啊、戏曲的啊、芭蕾舞的啊……,促成了今天的机缘,好像做了一个铺垫一样。”

由于父母严格督促,陈缨五岁开始学钢琴,每天苦练好几个小时。受到母亲陈凝芳的影响,后来专攻长笛,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长笛专业后,保送进入上海音乐学院深造,顺利考入美国天普(Temple)大学的Esther Boyer音乐学院,以优异成绩获取奖学金,师从费城交响乐团首席长笛演奏家穆雷·佩尼兹(Murray Panitz),为其关门弟子。陈缨说:“当时学练了很多乐器,也上了很多的课程,对今天有很大的帮助。感觉好像冥冥中就是今天要做这件事情。”

1988年穆雷·佩尼兹突然去世,陈缨改学经济,依然表现杰出,其后在纽约担任一家公司的部门经理。日后走上指挥台,将如此美丽的中国乐舞带给全世界,其实是陈缨自己乃至于家人都始料未及的事……。

幸福家庭 突遇连宵风雨

1995年,陈缨在北京外商公司工作的弟弟陈刚,幸运地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修炼后身体上、心性上的提升与改变;修炼团体的善良与纯正;法理的圆融不破与超常,使得陈刚的太太、父亲、母亲与陈缨这一家五口,都相继入门学炼。最使人惊讶的是,父亲陈汝棠抽了三十几年的烟瘾怎么也戒不掉,在听了讲法之后的一两天后,一下子就戒成功了。实修后神奇的体会,使得这个家庭沐浴在无比幸福的法光中。

原本这样纯净美好的力量,可以引领亿万个家庭,乃至于全中国以及全人类,走向前所未有的光明,然而一切就在1999年的7月20日改变。当公安砸门闯入,掳走弟弟陈刚与母亲陈凝芳时,面对陈汝棠的质问:“哪一条法律允许抓人!?”没有一个“执法人员”敢回答。就这样,陈凝芳一个月后释出,陈刚却无故关押一年半,期间曾被几万伏高压电棍电全身、连续15天不许睡觉、惨遭体罚、殴打…… 受尽折磨。

此时远在美国,已成为公民的姊姊陈缨,首先协助被当局监控的父母亲来到美国,随后展开人道救援,会见议员、发动国际征签……,历经艰辛,终于让陈刚于2002年脱离魔窟,2004年来到美国,喜极而泣地与家人相聚。然而他们知道这样的个案毕竟少之又少,还有更多善良的人深陷在黑暗的谎言与迫害中,急待帮助。因此,当“神韵艺术团”成立以后,他们义不容辞地参与演出,要以音乐激浊扬清,要还世道一个清白。

参与神韵 光耀中华文化

中共逆反天理人情、肆意虐杀平民百姓,邪恶本质六十年来丝毫未变;残暴之性更与中华礼义大相径庭。为了彰显神州优美精深的文化、截窒中共摧毁道统德艺术,“神韵艺术团”巡回公演,四年来在国际巡演已逾千场,所到之处人们争相观赏,引领时尚主流,赢得了“中华正统文化传承”的美誉。

陈缨对此感受非常深刻:“许多观众都会在中场休息或是散场时到乐池来对我们说:太好了!没有听过这么好的音乐!我们在全世界巡回,常常有美国、欧洲、亚洲各国音乐家观众到我们乐池来,很激动地对我们说:没有想到你们能把中西音乐这么好的融合在一起!”

从参与神韵时担任长笛演奏,到舞台监督,乃至目前的乐团指挥,陈缨也曾有过疑虑:“在一开始做指挥的时候,也会觉得这么大的一件事情落在我的肩膀上,自己到底行不行?因为这是一件很荣耀的事,非同小可,各方面的要求都非常高。”然而种种难关,在升华的修炼人面前尽皆冰融雪消。

陈缨感慨地说:“我觉得我自从修炼以后,我特别感受到自己首先不要限制住自己,很多时候其实是自己限制自己,如果你觉得什么事情高不可攀,已经先把自己挡住了。不要有太多的顾虑、怕心,就是用很正、又很平和,一方面本着善念,却没有执著追求的那种心态,那么好像神会给你力量一样,自己都想不到的潜力会发挥出来,很多时候那个路很容易走,好像一走那个路就通了。”

基于至高无上的使命感,神韵艺术团乐团超凡出众,轻而易举地突破一般乐团难以达到的目标。陈缨说:“我们这些成员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和理念,乐团成员的心非常的齐,自然水到渠成。更重要的是,因为我们都是修炼法轮功的人,都知道按照法理,本着正念、善心,全神贯注地做好更重要的事,不会给自己设障碍。大家总是找自己的不足,愿意放下自我,问题很容易就迎刃而解。”

旷世天音 镕铸空灵与壮阔

由于长期参与神韵的表演,对于台上台下的事务娴熟于心,在许多资深的前辈与工作人员的协助下,陈缨所领导的神韵艺术团乐团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中西合璧的音乐悠扬动听,令人倾倒:

“虽然很多乐团都做过中西音乐合奏的尝试,但是要好听非常不容易。毕竟中国和西方传统乐器的‘个性’不一样,弄不好会不伦不类。”

“为了体现中国舞的意境,我们以十足的东方风格音乐为主旋律,用西方乐器来‘打底’。因为传统的中国古人心静,喜欢听一种乐器独奏,缺乏大合奏的形式,很少有什么大齐奏啊、大团的演出。但是西方几百年来,已经奠定了严密的基础,从木管、铜管到弦乐、从高音到低音……,各种音乐的合奏的形式非常丰富,特别可以表现辉煌蓬勃的气派,所以我们就借助西方乐团的表现形式来演奏,但是乐曲本身,又独具有东方乐器灵性、悠长的内涵与韵味。”

要能完美交融东方的写意与西方的恢弘,神韵艺术团乐团煞费一番苦心。除了要有具备高度的音乐素养外,更要整个团队仔细研究,反复推敲,竭尽心血的配合:

“首先大家要有一个共识、大的概念与愿景:想要表达出来怎么样的效果?曲谱写出来以后,还要和编导沟通并不断修改、完善;像是需要什么样的音色、如何搭配,情节起伏的蕴酿、表现的意境……。这些都需要作曲家、舞蹈编导、乐队的成员、指挥……所有的人聚在一起,多方面激荡、磨合,思索怎么样把自己的这一部分最好的圆融进去,最后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呈现出最完美的艺术品。”

神韵之美 奥妙无穷

神韵巡回演出,超越了语言、种族与文化,受到各国人士热烈欢迎,重启华人荣光,到底原因何在? 陈缨认为这是因为神韵丰富的层次与内涵:

“我觉得神韵带给观众的,是多层面的东西。从最表面上看,就是非常的美。从天幕、灯光、服装;演员的表情、姿态、动作;音乐的演奏、主持人的风格……,所有的观众看了,第一个字就要说是‘美’。再来呢,就是一种‘善’,真诚的流露,很向上的信息,观众感受到演员的善、节目传达意念的善、演奏音乐者的善。再来的一层次呢,就是启发人的善念吧,怎么扬善止恶,了解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为神韵传达的是纯正的传统、好的价值观,会形成一种共鸣。”

“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和观众特别容易沟通?当你用很善的、很真诚的态度和人家沟通,而且表现信息是好的、为他好的,发自内心地把一个很好的东西和人家分享,观众很容易就有共鸣,特别容易打动人的心。神韵的表演所以能够深获人心,跨越语言障碍,获得观众热烈共鸣与回响,就是这个原因。”

“最后,是我们的节目很有内涵,讲到很多人生的道理:人为什么来到世间?怎样才不枉费人这一生?为什么要选择正的、好的路?……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领悟,带给观众的就是非常丰富的内容。”

身为乐团的指挥,陈缨期待更多人能目睹神韵之美,包括至今仍旧无法观赏的中国大陆人士:

“神韵艺术团一开始的宗旨就是要把至美至善、最好的东西给大家。本来我们在香港的票已经售罄,但是因为香港政府没有批准相关人员的入境签证,导致被迫取消演出,香港的民众当然非常愤怒。而且我听说许多中国大陆的人都已经买票了。这本来是他们难得的机会可以观赏到神韵的演出。但是我听说也有许多大陆民众到台湾来看演出。这是一个开始吧,我相信天意难违。是天的旨意,是势在必行的。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都会获得解决!”

(http://www.dajiyuan.com)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