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弟子讲述的真实故事四

一家三代亲历法轮大法的神奇

晓理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提起法轮功,也许你会问:法轮功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炼法轮功?不让炼还炼,抓、打、关也不放弃?”

其实,有这个疑问是因为你还不了解法轮功。这也不能怪你,因为中共要想打倒谁,就会编造谎言、动用一切舆论工具、调动整个一部国家机器为其服务,不给人说话的机会,所以,老百姓脑子里都是被中共灌输的造谣污蔑之辞。谎言重复一千遍好像就成了真理,有的人就被蒙蔽了。

本辑几位法轮大法弟子讲述的真实故事,也许你能找到问题的答案。(为了他们的安全,文中人物均用化名)

林玉娟:修炼大法不仅让我健康,也让我成为婆婆夸赞的好儿媳

林玉娟,眼睛特别明亮,双手结实有力,一看就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她修炼法轮功已经有十六年了,有太多难忘的经历,这里只讲了一点点。

我今年五十岁,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我是个生活在疾病痛苦中的人,浑身是病。脑供血不足,洗澡时经常昏死过去;慢性胃炎,遗传性心脏病,每天一把一把的吃药;风湿,夏天没脱过线衣,没穿过裙子;还有多种妇科病。我到处求医,中医、西医、偏方,都试过,也治不好。社会上兴起气功热,我也去,一个一个的试,目的想祛我的病。今天这个功,明天那个功,练了一溜十三遭,也没治好。对我来说,疾病和痛苦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我母亲得乳腺癌,炼法轮功真的就炼好了

一九九三年,我母亲得了乳腺癌,别人介绍她炼法轮功,她就去炼了,真的就炼好了。她们那当时有几个乳腺癌病人,那些人都先后去世了,只剩下我母亲一个,而那几个人还都是家庭条件好的,营养、保健都有条件,也用的起好药。我母亲的经历使我动心了,法轮功真有这么神奇呀,我也想学法轮功。

刚炼了几天,就赶上师父办讲法班。我幸运的买到两张票,就和女儿一起参加了师父一九九四年五月七日到十七日在吉林大学鸣放宫礼堂办的讲法班。由于参加的人多,礼堂盛不下,就分成白天和晚上两个班,我和女儿参加晚上班。

参加法轮功讲法班结束后,我感到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怎么活了。

讲法班结束后,我感到一身轻,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真是不翼而飞,因为不知不觉的就好了,再也没有病痛了。更重要的是,我知道怎么活着了。以前不知道怎么活着,以为追求钱,有钱就是幸福,自己活的很累,总想追求钱总也达不到,痛苦的折磨自己。不知道生活的意义是什么,整天浑浑噩噩。学了法轮大法,知道人生的意义了,知道怎么样做好人了,很多事情能想的开了,生活轻松、有意义了。

修炼后,我女儿遇到一件事,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那是二零零零年,女儿上初中。一天中午放学,女儿正走在十字路口,被一辆汽车撞出去十多米远。周围的人都说:完了,这下撞完了。女儿从地上爬起来,手表表蒙子摔坏了,胳膊擦破了皮。司机吓坏了,说:“送你上医院吧。”女儿说:“不用。我没事儿,我妈妈是炼法轮功的。你送我回家吧。”司机和周围的人都很惊奇:“法轮功这么厉害(东北方言:神奇,了不起)。”

我亲历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找借口,编造所谓“一千四百例”谎言

真正修炼法轮功,师父就保护。可是是不是真修,只有自己知道。就在九四年五月,我刚刚得法的时候,我父亲得了肺癌。为了给他治病,家里花了好几万元,几乎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父亲看我母亲炼法轮功乳腺癌好了,也要炼功。他只是打坐,不学法,心里想:药我也吃着,功我也炼着。他以为这样保险,根本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来对待。自己都不能诚心诚意的修炼,还想要师父保护,这怎么可能呢?七月,我父亲病情加重,就去世了。

一九九八年前后,有人来找我母亲调查我父亲病逝的情况,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炼的。我母亲告诉他:“我丈夫决不是炼法轮功没的,他五套功法都做不全,书也不看,他也没把自己当炼功人。我们家为了给他治病花了几万元,这事你可以到单位去问,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乳腺癌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没吃一粒药,你也可以去问问。”那人一听,没说什么,就走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中共为迫害法轮功找借口,编造了所谓“一千四百例”,有不少都是像我父亲这样的,还不知道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根本就没有走进来,得了绝症的,到处去治,比划过两次法轮功的动作,最后去世了。这不是迫害法轮功的理由,医院的病人没治好死了,就该迫害医院和大夫啦?像我母亲那样,由于修炼法轮功,真正按照法轮功的要求去做,绝症炼好了的又有多少?为什么不去调查这些人呢?

所以,我父母和我本人的亲身经历,使我更相信法轮功。十多年来,我一直在修炼着。法轮功给我带来的变化太大了,可以这么说:没有法轮功就没有现在的我。

学法轮功以后,我不再计较不公,看淡了钱财,主动为人着想得人信任

就说我和婆婆的关系吧。人说婆媳关系最不好处,我说那是我学法轮功以前。学法轮功以后,我不再计较婆婆曾经对我们一家的不公,而是主动替她着想,因为法轮功要求修炼人按照“真善忍”去做,无私无我。我也懂得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不能冤怨相报,而应与人为善。我买了房子,把旧房让给婆婆住,婆婆从外地搬来,我伺候。婆婆患有老年痴呆,理智不清,非常偏执,糊里糊涂,有时连我也不认识,说话颠三倒四。我本来是个急性子,个性很强,不让人。自从学法修炼以后,我去掉了争强好胜的心,耐心伺候婆婆。婆婆小便失禁,我也不嫌弃,给她擦洗,照顾她。我做家务,给她做好吃的饭菜,给她讲故事,陪她说话,念书给她听,告诉她法轮大法好,教她念“法轮大法好”。

慢慢的,婆婆意识清楚些了,尿失禁也好了。我陪她坐着念书的时候,她常摸着我的腿说:“我这命怎么这么好,摊上你这儿媳妇。”我说:“你得感谢法轮大法,没有大法就没有我,我是修真善忍”才变好的。”她说:“嗯,大法好,你也好。”

我家经济上比较紧,丈夫工资不高,我下岗多年,靠打工维持生活和孩子教育。但是,大法修炼使我对钱财看的很淡,无论做什么,都讲诚信,时刻记着“真善忍”。我批发电话卡的时候,有两次,顾客多给我二百块钱,我都如数返还给他,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占人一点儿便宜。”他很感激,说:“以后给你付货不用数,这样的好人现在没有。”是啊,对于小本微利的买卖来说,二百块钱也不是小数。常人都奔钱,只有修炼法轮功的才能做到诚信无欺。

十多年来,我在很多地方打过工,无论我在哪儿,老板都很信任我,让我管账,钱都放心交给我。一个老板说:“修法轮功的都给我,我都要。”

我丈夫,家里的小叔子、小姑子都支持我修炼,也都接受我给他们讲的真相。他们还经常告诉我:“嫂子,你帮我念法轮大法好啊。”小叔子拿钱给老人装修房子,最后剩下壹千块钱,他说:“这钱给嫂子买电脑吧,她炼法轮功好,让她好好炼吧。”

以前的同事见了我都说:“她以前性格可爆了,现在变的可是真好,炼法轮功变化可真大呀。”

我遇见什么人,只要有缘,就把我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亲身经历讲给他,告诉他:“法轮大法好”,教人做好人,与人为善,讲“真善忍”,要是人人都真诚、善良、宽容、忍让,那社会不就和谐了吗?告诉他不要相信中共广播、电视、报纸上的假话,那是骗人的。我对每个人都很真诚,把他们当亲人一样,所以我一讲大伙儿都相信。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退出了(共产)党、团、队。”@

──转载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提起法轮功,也许你会问:“法轮功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炼法轮功?不让炼还炼,抓、打、关也不放弃?”本辑几位法轮大法弟子讲述的真实故事,也许你能找到问题的答案。
  • (shown)提起法轮功,也许你会问:“法轮功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炼法轮功?不让炼还炼,抓、打、关也不放弃?”本辑几位法轮大法弟子讲述的真实故事,也许你能找到问题的答案。(为了他们的安全,文中人物均用化名)
  • (shown)我来到的这个炼功群体中有很多老年人,他们是因为生病才来修炼法轮功的。从他们的身心变化,我见证了修炼“真、善、忍”的奇效。陈太太炼功两个月后,原来又黑又瘦、连喘带咳的病态消失了,完全变成了满面红光、健步如飞、神采奕奕的新人;一次她在外面走路时,一位以前的同事看到她,惊呆的以为大白天碰到王太太的鬼魂,因为同事根本没想到她能康复,以为她早已经离开人间了。
  • 我于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七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身心受益、脱胎换骨。虽然九九年“七•二零”江××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但我得法修炼后脱胎换骨的变化,我的三十多位亲戚、孩子的老师、我的很多同事同学都亲眼见证了,他们都明白真相,都认同法轮大法好,也都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很多人也走入了修炼,也都受益匪浅,在此不能一一详述,只记述几个典型事例。
  • 当一个人身患绝症,现代医学已无药可医时,那种恐惧、无奈、不舍、不甘心却又无力回天的心情,伴随着整日生不如死的折磨,那是无法用语言来准确表达的,是人生最不幸的时刻。
  • 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前一身病…修炼不到半年,我一身轻。我没有见过师父,只是看大法书。懂得了按“真善忍”修炼做好人的道理,我不发火了,时时提醒自己处处做好人。家庭和睦了,邻里关系也好了,心里很舒畅。
  • 一九九七年四月的一天早晨,我在公园锻练。看见挂着一块大布,上面有“法轮功简介”,而且是免费教功。就这样我走进了大法修炼。不知不觉中,我发现身体没有哪个地方感到不舒服了,也想不起来吃药了…我讲一讲我的家人因为相信大法的福报的故事。
  • ...此时我的父母已经修炼了法轮功,他们不但没有向姑姑们争遗产,反而告诉姑姑、姑夫:钱财我们一分都不要,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就不要再提了,我们不放在心上。姑姑、姑夫们被震撼了,震撼于父母在利益与亲情面前选择了维持亲情、放淡利益...
  • 人生道路的坎坷,轻生的念头一直缠绕着我。我开始寻找人生的真谛,后又皈依佛教,但从没改变相信党,它抹黑法轮功的罪名我都信,江×× 要三个月消灭法我也相信。因为我知道这个党历次搞运动的手段,不管是对、错,几乎没有失败过。我想:除非真有神在…
  • 我弟弟五十二岁,在肾移植六年后,也就是零八年九月开始出现尿毒症状态,病情急剧恶化,全身浮肿,头肿的像大头人,肚子肿胀像扣了个盆…仅学法轮大法七、八天就绝症全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