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大长今(100):内医正的一封“遗书”

英子

大长今为完成救人的使命演完她修炼的一生/图/柚子

    人气: 166
【字号】    
   标签: tags:

不管长今向皇上申诉冤情有怎样的结果,这是长今正式揭发恶势力罪行的第一步,长今的行动决定着右相崔氏的命运,很快闵大人从崔判述府中找到的地图有了明确的结论,这地图上标记的位置都是藏有银矿的地点,开采银矿是国法所不容的。闵大人十分敏感,这分明有官衙在背后做支撑,想必右相的可能性最大,既然违法,那么想做这买卖一定更不容易。

闵大人顺着这条思路往下追踪、秘密调查掌握了右相的一项重大罪证。

而崔氏因阿烈的陷害被捕入狱的时候,早已觉察出了右相异常的冷漠,这使她们内心感到非常的不安,崔提调依旧认定毒菇事件定然是内医正所为,那么替内医正做此事的必属阿烈,她因此想办法找人跟踪阿烈的行踪,发现了阿烈与前提调之间的关系,由此推断出了右相突然对她们家族表现漠不关心的原因,原来是前提调在背后的捣乱。

崔氏一家开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崔提调急召阿烈,威胁阿烈替自己转交一封信给前提调朴尚宫,替她转告朴尚宫,要她安静的过日子,不要轻举妄动,并且会将她失去的财产还给她。信中写有一项可以立刻置她于死地的证据。

崔提调此时此刻依旧十分嚣张霸道,所用的手段除了威胁就是利诱,不幸的是,对待一个被她刺激到挖空心思等待时机要报复她们,将她们崔氏家族致于死地方才解恨的前提调,怎么可能像打发要饭的一样,极尽侮辱之能事,这必将更加强烈的刺激到朴尚宫的自尊心。

崔提调以为这样就可以解决前提调的复仇行动了,她以同样的口吻威胁右相不要杀死自己的猎狗,没有了猎狗,右相怎么可能自己独自上山打猎,但是一旦右相有意要杀死猎狗,猎狗就会拼了命的咬死主人,希望右相不要变节。

崔氏直言自己是右相的忠实猎狗,会不分是非为主人效命,但是右相已经不需要崔氏这条狗,被她威胁的结果促使右相下决心彻底查明崔氏与韩尚宫、长今到底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右相与崔氏一家的互相利用到了今天变成了这样一个结局,右相企图摆脱与崔氏一家的关系,以免卷入不必要的是非去。

长今证实了皇上是被误诊,这件事让当年利用韩尚宫事件解决掉政敌赵静庵的右相以及害死了韩尚宫的崔氏都感到莫名的恐慌,纷纷有所行动,要想尽一切办法保全各自的利益,因此开始互相拆台。他们将会为掩盖自己不可告人的罪恶而使尽一切手段。几十年来,崔氏为掩盖家族的罪恶不停的杀人,将所有可能揭示真相的人物赶尽杀绝,长今的母亲和长今令她们恐惧不已,她们几乎为了掩盖真相而活在世间,现在不过只是在做最后的垂死的挣扎。

不管右相崔氏怎样保全自我,其最高手段不过是利诱和威胁,实在没有办法了便会动手杀人。他们内心只有自己的利益和权势,只会利用他人达到私利,根本无法理解长今宽容的心胸与救人的善良心态。因此崔氏将把长今给予的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做人的机会通通错过,从而走向自己选择的可悲的结局。

长今无法依靠皇上为师父申冤,并不灰心,她与闵大人一起劝内医正凭著一个大夫的良知揭发当时陷害韩尚宫的真相,而崔氏认为内医正的存在对她们威胁最大,派出刺客要谋害内医正杀人灭口,内医正见自己性命难保,听从了闵大人与长今的劝告,隐密地藏了起来对外却让家人宣布自己因误诊畏罪自杀,瞒住了右相崔氏以及所有的人,崔氏以为老天助她,可以放心地松口气了。

长今有内医正的协助,有闵大人的帮助,已大致清楚崔氏一家会面临怎样的下场,长今不忍看到崔氏家族,尤其是儿时的好友今英继续沿着这条邪恶的生存之道一头黑的往下走。长今期待她们能够在利益权势的追逐中清醒过来,毕竟,揭示她们罪行的目的不是为了发泄心头的怨恨,而是为了制止迫害,更是为了扶正被权势交易污染了的御膳厨房的恶习,让世道回归正轨,如果她们有心悔过,长今希望能救醒她们迷失了的本性,回归她们儿时天赋的人性。

此时的长今,开始可怜她们可悲的一生,决定抱着救人的心态再一次给她们机会。

长今来到师父韩尚宫与母亲一起埋调味醋的地方,并让人通知崔提调来见她,崔提调以为是阿烈带来了朴尚宫的消息,与今英一起赶来,这才发现要求见她的医女不是阿烈而是长今,气得破口大骂,长今实在胆子不小,居然敢吩咐她们来这种地方。

长今好像什么也没有听见,她一点儿也不生气,非常平静地告诉她们:“这里是韩尚宫娘娘跟她最亲爱的朋友我母亲一起埋调味醋的地方,不管是谁,只要谁先成为最高尚宫,就可以先使用这坛调味醋,两位友谊敦厚彼此相惜,她们不眷恋最高尚宫的职位,也不会抢夺对方的成就,相互鼓励,决定将这坛醋送给成为最高尚宫的人,不过她们两位,却没能好好使用这坛醋,请问您要用吗?”长今实际上是在提醒崔氏应该反省自己的罪行,为抢夺最高尚宫的职位而迫害无辜的人,应该向韩尚宫和母亲学习,不贪图权势财富,真心待人。长今问崔氏是否要使用这坛醋实则在问她们是否愿意像韩尚宫和自己的母亲那样走正道,是否愿意悔过并重新开始。

崔提调显然有所触动,但她不愿面对自己的良知,让今英赶紧走。长今让她们留步,进一步劝戒,告诉崔氏,内医正虽然已经自尽,但是却留下了一封遗书,希望两位对韩尚宫和母亲真心请求原谅,如果两位想要继续活下去,就只有将事实真相说出来才行。长今让她们认真考虑,会给她们一定时间的,真心期盼两位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请求原谅。

崔提调和今英听闻长今手中握有内医正的遗书,吓得心惊胆战,担心长今将遗书交给皇后,每日观察皇后的脸色又找右相商量对策,分析长今是否真有遗书,十分惊慌。

今英不相信长今会给她们什么时间考虑,认为长今只为报仇而为,不过是因为内医正已死,她无计可施所想出的计策。右相与崔氏一致判断长今不可能有什么遗书。

长今手中握有内医正大人,比遗书还要有力的证人,但是长今为了保护内医正,也为了最后给崔氏机会,透露了这样一个信息。不料右相崔氏做贼心虚,不仅不听从长今的劝告,反而进一步加快他们彼此互相拆台、互相攻击的脚步,加速他们走向崩溃。

右相认为内医正对他们怎样设计赵静庵的内幕并不十分清楚,他只与崔氏有接触,应该不是很清楚当时的情况,一封遗书不足为惧,倒是崔氏家族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除掉崔氏家族对右相而言更为安全,右相因此查出了长今、韩尚宫与崔氏一家的恩怨,决定先下手为强,要找尹莫介的侄女令路作证去义禁府告发崔氏谋害长今母亲的罪行,并以让令路成为提调尚宫为条件,以此除掉崔氏。

而崔今英见姑姑苦恼于长今手中的遗书,建议让一直替崔家跑腿做事的看过长今母亲遗书的令路消失于宫中,安排令路隐居在远地无人知晓的地方,这样一来即使长今手中握有内医正遗书,交给了皇后娘娘也不足为惧了,没有活人作证,内医正的遗书也不能详细描述当时的状况,只要一概不承认,将此事说成是皇后娘娘想要陷害她们于不义,想必也不能拿她们怎么样。

崔氏和右相在这样的情形下都只剩下一个办法那就是对了解状况真相的人让他消失或是灭口。

结果是右相需要令路灭掉崔氏,而崔氏急催令路听从她们的指示,拿着一笔钱离开宫廷。(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