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北京唐家岭看“蚁族”的现实生活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6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淑贞编译)中国经济快速增长,但数百万接受高等教育的中国知识青年却为薪资低廉、生活费用昂贵所苦,他们买不起屋,只能被迫睡在拥挤的分租房。北京唐家岭知青残酷的现实生活,正是全国“蚁族”(ant tribe)的典型写照。

据《美联社》报导,在唐家岭这个小镇上,4/6的水泥建筑物都被漆上柔和的色调,多数的房间内有一个小衣橱、一张床,以及放在床头边的一张小桌子。在高达摄氏38度或是华氏100的气温之下,没有空调。租金是每月为45到100美元,那些愿意多付15美元的人,可以获得一个浴室,否则使用公共浴室。

24岁的知青刘润(Liu Jun,音译) 住的房间只有180平方英尺(17平方公尺),里面黯淡的灯泡悬挂在天花板上。他睡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还与另外两个男性挤在一张床上。地板到处是扔的乱七八糟的烟蒂、肮脏的待洗衣服,以及吃剩一半的辣泡面纸碗。

这里是这位瘦骨如柴的电脑工程师毕业生所能付得起的,因为一个普通的白领阶级的专业人士根本就买不起一个房子。刘润向前移动一堆用过的电脑零件,并说:“这就是我为什么必须与另外两个人住在一起的理由。”他是个烟瘾很大的人,他说出像机关枪般之连珠炮的一串话。这不仅是脏乱且无隐私,若要带女朋友回家,这也使人尴尬。

来自经常结冰之远方北边煤矿城市的刘润说:“我不想永远被困在一个小镇,你知道这像井中的青蛙一样。”我梦想大城市获得成功。有一天,他将获得成功。现在刘润加入“蚁族”(ant tribe)的行列,数百万中国蚁族青年都像他这样在中国各大都市的贫民窟中拥挤的住着。

唐家岭离北京市北边约一个小时的车程,一排路树的下方,有一个欢迎新来者的破旧标牌。这里曾经是一个农夫及劳工的小镇,2003年当附近开放了一大堆软体园区,包括电脑制造商联想集团及搜锁引擎龙头的百度进驻之后,如今已成为一个提供便宜住房的社区。

“蚁族”这个名词最早出现在北京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廉思所写的一本书上。他在书中说:“不像南美或是东南亚的贫民窟,北京的这些城镇密布满着受过高等教育的年青人,而不是劳工或是街上的小贩。”

出生于1980年之后的中国人,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是最享有特权的一代。生活在放弃激烈政治的共产主义政府之后,他们只知道不断提升的繁荣水准。在他们的生活中,突然出现的新办公大楼,已经改造了中国的城市。成千上万的人已经脱离了贫穷。到国外旅行、私人轿车、公寓及大学教育,所有曾经是菁英才能拥有的这些东西,现在都越来越变成为共通的现象。

像北京及上海这样充满生气的城市,是这种优质生活的象征。因此吸引了渴望达到目的之蚁族世代的到来。但是他们的大量到来,使得薪水保持在低水平,而房子价格及其他生活成本却上升。在主要城市,房地产价格在3年之内,已经达到双倍了,而在2005年到2009年之间都市工资却仅增加40﹪而已。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刘宁(Liu Neng,音译)说:“这是今日中国年青一代最大的挣扎。现在社会的领导阶层在他们40岁及50岁时,才经历过困苦,但是年青一代在他们变成国家菁英之前,就开始面临挑战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7-06 2: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