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凡:世界和中国经济可能二次探底

中国经济可能第二次探底,那么中国将发生巨大的动荡,中国怎么样摆脱这种经济上的困境,怎么样调整中国经济和政治制度,以适应于世界经济萎缩,甚至可能出现大萧条的这个前景呢?(GOH CHAI HIN/AFP/Getty Images)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7月7日讯】 (希望之声《伍凡评论》节目) 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192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世界和中国经济可能二次探底”。

在线收听
下载收听

最近中共总理温家宝、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R. Krugman)、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中国经济学家谢国忠和中共的学者巴曙松,以及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封面的文章,都表达了世界和中国经济有第二次探底的可能,对世界经济前景表示悲观的态度。今天我来讨论这个问题。

在2010年3月14日,第11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之后举行的中外记者会,温家宝在回答记者的问题中谈到二次探底,他是这样讲:一些主要经济体失业率居高不下,一些国家主权债务危机还在暴露,金融和财政还存在风险,大众商品和主要货币的汇率不稳定,由于通胀的预期而使一些国家在政策的选择上产生困难,这些都有可能使经济复苏的形势出现反复,甚至二次探底。

温家宝在这里列出了一些最主要的根源,但是他并没有谈到一些具体的数字,我现在来谈谈造成二次探底的一些主要数据。他讲一些主要经济体失业率居高不下,中国的失业人口高达2亿人口,这是温家宝亲口讲的,那最近中国的学者统计出中国的失业率是33%。去年草庵居士和我在做独立评论的时候,他做出了一个统计,他说中国的失业率在35%。之后,我又根据中共的中央电视台社科院的报告,以及中国总工会所提出的一些数据来进行分析,我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失业率是38%。从33%到35%到38%,这三者之间相差不大,所以说这个结论应该是可靠的,是相当符合于现实状况。

那么美国的失业率是9.7%,欧元区的失业率是10%,日本的失业率是5%,这是讲失业率。我们再讲债务,从欧元区,希腊它的国家债务引起了欧元的贬值,这有可能出现第二次的全球金融危机。那么看中国,中国的地方政府负债非常高,已经超过了潜在的偿还能力,也可能会引发一场欧洲式的债务危机,直接威胁到中国的国家经济。中共最近自己公布中国的地方债务高达7万亿人民币,但是美国的西北大学政治学教授史宗翰(Victor Shih),他认为实际的数字远远高过于中共政府所公布的数据,他说在2009年底,中国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的债务高达11万亿,到了2011年底将达到24万亿,这是债务。

那么我们现在问,什么叫二次探底?二次探底是相对于有第一次探底而言的。第一次探底是怎么统计的呢?是用GDP的同比按月统计来衡量所得出一个结论。也就是说现在是2010年的7月,它的GDP跟2009的7月的GDP相对比,这叫同比。对比之后数字是往下的,一直走到底,这个叫第一次探底。中国的第一次探底是发生在2008年,它从07年的第一季度GDP12.3%,跌到了2008年的第三季度,它的GDP只有6.5%,几乎跌了一半,这是第一次探底。

经过09年的4万亿的直接投资,11万亿的贷款,再把GDP提升,提升到了2010年的第一季度回升到11.3%,这就又回升了。那么现在我们讲第二次探底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有反复,温家宝讲这个经济复苏有反复,甚至于可能再会下降,这个下降的趋势要进入第二次下降再走到底,这叫二次探底。

那么中国的经济学家谢国忠先生认为,全球经济正走向二次探底,他从全球范围来观察,它的触发事件就是欧洲债务的危机和欧元区对这个危机的反应,这危机首先是在希腊触发,之后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又发出警讯,有国家的财务危机,会造成整个欧元区的重大危机。

所以欧洲现在正在紧急处理怎么样把这一个希腊的危机缩小到一定范围,不要扩大到全球,如果扩大到全球的话,那全球的第二次金融风暴又会到来。那么全世界各国又没有力量,尤其包括美国、中国没有力量去帮助、去援救欧元的危机和希腊的财务危机,所以全球的经济的复苏速度会大大的减慢。

那么谢国忠先生认为这次二次探底是渐进式的。第一、欧元区不愿意再有任何一个国家有银行破产,不会让它的危机扩大,为此,它要减少支出,控制债务,那么投入到经济复苏的力量会减少;第二、中国和美国这两国的刺激经济复苏的政策不像一开始那么样的庞大,会减少,但是它还没有完全退出,所以总的来讲,对刺激经济复苏都会减慢而不加深。

由于这些投入的刺激经济的大批资金会造成通货膨胀,通货膨胀会慢慢的积累,而并不像温家宝先生所讲的叫通胀预期。通胀已经实实在在存在了,中国的通胀不仅仅表现在房价的高涨,已经表现在猪肉价格、绿豆价格、大蒜价格、韭菜的价格,甚至于普洱茶的价格,已经涉及到每一个普罗大众的日常生活上去了。所以他认为这个二次探底最终可能会在2012年出现,并且通货膨胀是最高,各个国家不得不采取银行升息的办法来抑制通货膨胀。

另外一位学者,那就是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克鲁格曼,他持更悲观的态度。他认为全世界的经济正走上了第三次大萧条的一个通道。他认为全球历史上有两次世界的大萧条,第一次在1873年,第二次是在二次战争之前,是在1929到1933年期间发生的,跟我们今天比较近,还记忆犹新。那么第二次大萧条的结束在什么时候,是在二次战争之后,通过战争消耗掉美国的巨大的生产能量,并且又通过了马歇尔计划把欧洲经济复苏,所以才解决了第二次大萧条的困境。

而克鲁格曼认为现在全球的经济正走上第三次大萧条。他的理由是认为08年到09年之间的金融风暴刚刚过去,可是后面的经济复苏非常缓慢,其中原因是因为就业率不能够得到改善,不能得到提高。刚才我提到的除了中国有33%到38%的失业率之外,西方主要国家美国9.7%,欧元区10%,这些就业率不能够得到提升,那么消费支出会降低,庞大的、巨大的生产能力无法消化。他所提到的还仅仅是世界范围,他还没有提到中国范围之内的庞大的生产力无法消化,所以克鲁格曼认为全世界已经走上了第三次萧条的初步阶段。

他最担心的就是因为欧元区的欧元危机,希腊的国家财务危机使得整个欧元区已经通过法案要降低支出,要收缩银根,要减少福利支出,这也就是减少了复苏经济的可能,也减少了增加工作人数的可能。所以他认为这变成不是通胀了,而是全球性,尤其欧洲会走上了经济通缩,会造成更长期、更大的麻烦,将使得几百万工人长期失业,会造成社会动乱。

尤其是在加拿大召开的G20峰会上面没有达成共同意见,欧美之间不同的做法,虽然克鲁格曼的意见得到奥巴马的支持,可是并没有得到法国和德国的支持,欧元的主要经济力量国家的支持,所以他非常担心第三次的萧条正在出现。

那我们看看,世界银行副行长林毅夫先生他怎么看?他说世界银行分析了近期世界经济面临的两种可能性,最好的情形是欧洲债务危机得到控制,全球金融市场稳定;最糟糕的情况是一些高收入国家的财务危机,传导到发展中国家,对全球发展造成新一轮冲击。所以他认为希腊危机提醒我们,世界经济复苏依然脆弱,二次探底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过去林毅夫先生一直称赞中共政权控制下的经济高速发展,他是赞不绝口,他甚至预言中国的高速经济发展可以维持30年。可是现在他改口了,他认为世界经济包括中国经济在内,都有可能第二次探底。那第二次探底你要花更大的力量才能让它复苏。

那么看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先生,他提出对中国经济走上二次探底可能性的分析,他说有3个情况会造成中国经济二次探底。第一、如果社会投资不能即时跟上,就有可能出现二次探底。这什么意思?就是说09年的4万亿投资、11万亿贷款,这一大笔资金使中国的GDP在一年之间由6.5%上升到11.3%,那你现在还要保持这个势头的话,还要继续大量的投资。否则不投资的话,二次探底就会出现,因为中国的经济不可能一次投资以后,它会自我繁殖、自我创造财富,在里边自我更生,它没有这机制也没有这个功能。

第二个情况,造成二次探底的因素,是过剩的产能消化得非常缓慢,而由于刺激经济投入了15万亿所造成的新的生产力的产能,更无法消化,这就会造成第二次探底的可能。

第三个造成中国经济探底的因素,那就是如果保持过快的信贷增加速度,也就是说继续投资,继续直接投资和贷款速度非常快,也可能造成中国的第二次探底,原因就是会造成巨大的通货膨胀,资产泡沫化。投资下去的钱没有得到发挥,直接刺激实体经济真正复苏的原因,增加工人工资,增加工人就业,这个目的达不到的话,那么第二次探底就会出现。

可是他分析的这三个情况,第一个情况和第三个情况是相互矛盾的,也就是你第一个情况不增加投资会出现二次探底,第三个情况你过速的加快、增加投资,也会成为二次探底。所以你怎么拿捏,在这两种情况怎么拿捏使中国的投资恰到好处,而中国的经济架构、政治架构也确切地决定了中国的经济政策也好,金融政策也好,变成是一放就乱,一收就死,反反复复在这里边倒,在这中间折腾。

中国的二次探底的原因除了温家宝所提到的失业率也好,巨大的国家债务也好,还有其它几个原因,就什么呢?你中国虽然投资了15万亿的投资和贷款,可是你的生产效率、生产能力的效果如何,非常低,非常低!举一个明显的例子,中国盖了那么多的高速铁路、地铁,它的成本的回收非常缓慢,并且它的使用率并不高,有的地区的高铁售票率只有达到10%,而这个巨大的生产力摆在那里无法消化,就是巴曙松先生所讲的第二个情况。第二、你大肆的放贷款出去会造成通货膨胀、巨大的通货膨胀,也就是巴曙松先生所讲的第三个情况。

再有一点,中国的工人工资非常低下,年轻一代的农民工对此大为不满,罢工潮日益兴起,所以中国的低工资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据专家们估计,在5年之内,甚至在3年之内中国制造业工人的工资水平会增加一倍,这样中国的出口品的价格也会跟着上涨,那么今后中国的出口赚的钱,不是决定于中国产品出去的量多少,而是决定于中国产品的价格增加了多少。那么你增加了工资必定增加了通货膨胀,你怎么样使得通货膨胀控制在一定的程度,能够成为一个经济生产的推动力量,而不是成为一个经济成长的阻碍力量。

要拿捏到通货膨胀的一个准确的水平,世界各国是用银行的利息来控制,而中国呢?是用银行的贷款发放量来控制,而中国贷款的发放量又是偏重于国营企业,生产效率比较低的企业,而不贷给民营企业,所以这个贷款的效率非常低,就会造成相当大的通货膨胀,给决策者制造了很大的困扰。

那么此外,我们现在看看中国已经步上了二次探底的道路没有?已经走上这个轨道了没有?我们看几个数据。我们从股票上看,股票这15个月来一直下降,尤其是今年以来这半年,上海上证指数A股下降了27%,而其中上证指数的股票中的房地产股下降了28%。这明显的反映出中国经济下滑的趋势,也反映出中共政权对放贷款的控制,它减少了贷款,使这个资金流入到股票市场减少,可是它又不敢完全不放,完全不放的话,中国的经济就无法运转。

而中国的实体经济也在下滑,刚才讲的股票是虚拟经济,那么看实体经济,实体经济下滑的一个最主要的指标是什么呢?叫PMI,叫做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这个指数订在50%的时候是一个转折点,高过于50%那是经济在扩张,低过于50%经济在收缩,这个PMI在中国最近连续三个月是向下走的,虽然还没到50%,但是也不远了。

有两个机构在统计,《华尔街日报》7月1日做了报导,有哪两个机构在统计呢?一个是中国物流和采购联合会,它7月1日报导中国6月份的采购经理人指数由5月份的53.9%,降到的52.1%,这已经是连续两个月的下降了,这是一家机构的统计;那么另外一家机构是汇丰控股有限公司,大概在香港吧,7月1日也做了个报告,它说6月份的汇丰中国制造业PMI指数由5月份的52.7下降到50.4,也就接近了50%,这是连续三个月的下降。各位听众,你们要知道PMI是一个领先指标,领先指标的指数,它可以预计到今后几个季度的一个实体经济的发展趋向。

所以这两个数字一出来以后,外国的投资人感到严重的担忧,说中国经济复苏的势头已经到了拐点,再往后走这复苏要往下滑了,并且还要急遽的往下滑。从哪里看到?股票指标、PMI的指标,以及贷款的速度放慢等等都会引起,都会走上巴曙松先生所讲的第一个状况,投入不够造成二次探底。

那我们再看看房地产,房地产也反映了中国经济的下降。从09年开始,由于15万亿的直接投资和贷款加入到中国经济领域以后,使中国的房地产急遽往上升,有的地方出现了几千万、上千万的帝王价格出来。那么到了2010年,这种现象已经变化了,从北京来统计,北京我们查一个网站叫搜房网,据最近的统计,北京已经有75个楼盘降价到68折来促销,而且这个降价的趋势是大规模的。

那么日本的野村证券公司(Nomura)报告,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很快要破灭,未来的12个月到18个月会下降20%,而深圳的房市价是全国房市价的封箱指标,它的一手房的价格已经下降了3成。那么由于北京、深圳的房价下降,上海万科在6月份这个房价也在下降,下降20%。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无论从失业率高居不下,政府的财务持续增加,反映这个实体经济的领先指标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持续三个月的下降,上证A股是成为亚洲表现最差的股市,那么有人估计压垮中国经济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房市。这些现象都在在说明了4万亿的直接投资和11万亿的低息贷款,它这个刺激经济复苏的动力已经消失了,如果你没有再有大笔的资金投入的话,中国的经济复苏会非常的缓慢,并且一直往下滑。

在全球经济的大范围底下,中国经济走上第二次探底的局面正逐渐展现在人们的眼前,第二次探底的可能性正在向现实性发展和变化,如果真的在今年底或者明年,中国出现了经济第二次探底,也就是GDP急遽下降的话,那对中国的经济是又一次沉重的打击,那下次靠什么来恢复中国经济呢?

那么对中国经济目前的状况,温家宝也提出了警告,中共政权是怎么去处理呢?我们看看,我们眼前可以看到一个数字,就在几天前,中国国家统计公布的一个数字,中共政权的税收比去年增加了30%,预估在今年年底,中央政府的财政收入会达到8万亿。09年全中国的GDP的总量是33万亿,那是去年的总量,你现在要增加了8万亿,那就是25%的增量全部给政府税收拿去了。

各位听众你们要注意到,这仅仅是税收喔,还不包括各种费用啊,过路费啊、过桥费啊、各种超生儿童的费啊等等。这个费绝对不低过于税收,如果按这个估计的话,那么中国年底中共政权在税和费这两项中间,所搜刮的民脂民膏将会超过16万亿,如果做更大胆的预测,可能达到20万亿,那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全国的GDP的总量将近2/3就要被中共政权拿去了。

那么我们要问,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它要公布这个消息,为什么?我在想它是不是在准备在中国经济第二次探底的时候,它要储备口粮,储备资金,因为当你经济越下滑的时候,你税收越少,费用越少,所以在现在刚刚要下滑时拼命去搜刮钱,这是比较良好的一种分析,就是要准备口粮,准备下一场战斗的炮弹和子弹。

另外一种分析,就说中共的债务是越来越严重,我刚刚讲光地方债务已经超过了11万亿,到明年会增加到24万亿。那它现在不储存口粮、不储存资金,怎么能够养超过5千万的党政官员呢?所以它现在就要拼命搜刮。

第三个原因,那就要通过税收和费用的搜刮,来把所发行出去的人民币回笼。我们讲人民币的回笼,正常的方式应该从贸易、交换、服务,包括各种各样的服务来得到资金的回笼、钞票的回笼,这是正常的。但是你用一种税收的办法,一种强制性的费用的搜刮方法,那就是用根本没有报酬的、没有代价的、没有服务的手段把资金回笼回来。用这种办法强制性的既发行钞票造成通货膨胀,又把这些钞票强制去收回来,来降低通货膨胀的效应,所以这是两重剥削、两重迫害,从老百姓身上扒皮。

那么它现在要这样做,并且公布了这个消息,也就让所有的党政官员们放心,你们今后的口粮、你们的费用,我现在就开始准备了,你们放心的为共产党卖命吧!这是中共打的算盘。

但是,老百姓接不接受?老百姓认为既然通货膨胀已造成我的费用、我的钞票价值已经跌了,你又不合常理的、没有服务的、没有代价的搜刮我的税收费,把钱又拿回去了,在我身上转了一圈又拿回去了。这个钱到我手上不值钱,又那么快拿走,老百姓一定会抗议,并且年轻的农民工举行罢工,要求增加工资,这股浪潮正在随着中共政权的残酷的剥削压榨,而急遽的反抗。

所以,从中国经济可能二次探底,走上中共为了探底准备口粮,再加上中国老百姓的反抗,中国的政权、中国的政治、中国的社会能够安静吗?一定是会动荡不定,一定会引起更大的反抗。所以才有今年7月份的严打,那么打击谁?打击法轮功、藏独、疆独、台独、民运、退伍军人、异议人士,再加上维权人士抗议等等, 甚至于包括带头罢工的领袖们。它既要搜刮你、又要欺诈你、又要打压你。所以我今天所谈的世界和中国经济可能走上二次探底这些情况的分析,供各位参考。

中国经济有可能走上第二次探底以及中国经济正在下滑的现状,已经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关注,更引起了中共高层激烈的斗争,经济的不稳定,必定要影响到共产党统治的不稳定以及社会的动荡不安。

所以,一旦中国经济走上了第二次探底之后,中国会发生巨大的动荡,也会引起巨大的变化。人们会思考中国怎么样摆脱这种经济上的困境,以及走上一个平稳的发展,以适应于世界经济的萎缩,甚至有可能出现大萧条的这样一个前景,怎么样适应和配合呢?怎么样调整中国经济和政治制度,走上一个安稳的发展道路呢?这是一个更大的问题。我想以后有机会我再向各位来继续讨论,今天我的评论到这里结束,谢谢各位收听,再见。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伍凡评论》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7-07 1: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