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所见:肝肿瘤的起因

善言

从这故事中,我们也看到了人作了恶会遭恶报的,一世报不完,还会多世来报,不管是执行者还是命令者。(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

笔者以前开过诊所时,见过不少奇难杂症,其中有一案例促使我对人生轮回报应深信不疑,至今记忆犹新,现写出来供有兴趣者共享。

于一九九五年七月中旬,我的诊所来了一个脸色腊黄、人显憔悴的某君。某君是该市一家颇有名气的建筑设计事务所的老板兼设计师。据其自述,是肝肿瘤术后复发,用手触摸其肝部可觉有比龙眼果略大的硬块。经数次治疗后,仍未见肿瘤明显缩小,为了获得其得病原因,而对某君采用了特殊的催眠疗法。

催眠开始后几分钟,某君自述,他曾于七岁时,在香港家中后院爬树时,不慎被树杈戳痛肝部,但很快他又进入了自觉飘浮于空中的状况,并在光中越过无数山山水水。突然,他看到一古庙前站着一位年长的和尚,和尚前面有一大队兵马,某君就是带领这大队兵马,正披甲戴胄的将军。从士兵立着的旗帜来看,我想大概是明朝年间。

当时,他率人马正准备去进攻附近的一城市,但是庙里的住持和尚却百般劝他不要去攻城,这样杀害无辜会有报应的,但他就是不信不服。正在他和和尚理论的时候,一传令兵飞马来报,简述了一下该城的情况后,传令说马上出征,他就根本不顾和尚的劝说,仍率所属兵马,扬尘而去。接着,他看到他们如何冲到城门前,又如何命令士兵们搭云梯,士兵们又拿着矛和盾等从云梯爬上攻城等情况。

但由于守城的敌方军兵十分骁勇,战斗正打得难解难分,突然一支冷箭飞来,射中了他的肝部,穿透他的肚皮,直进入其肝的下部(正是今世某君肝瘤的位置),一时疼痛难忍(这时的某君也觉得该部位有剧痛感)。因主帅中箭受了重伤,整个攻城就停了下来,他的人马全退回驻扎营地,他亦被安置在一顶整洁的帐篷里。

他卧下不久,一位身穿长灰褂的汉子,背着药箱在士兵的引领下匆匆走进了帐篷,然后对他施行麻醉,先剪断长箭的尾端,在创口处敷上药后才拔出该箭,当时血马上涌了出来,但在药物的作用下,很快就给止住了。几天后,整个兵马就撤退了。他的箭伤好后,一直在朝里为官。到57岁那一年,终因箭创发作不治身亡。死时自觉自己飘在天花板上,周围围绕着柔和的光,看着自己死了的驱体躺在一张漂亮且雕有许多花鸟的油漆大床上,身上盖着一张浅绿色的毯子,床前跪着一男一女,女的是他那一世的太太,男的是他的儿子,他们在嚎啕大哭,悲伤无比。

当他自述完这一情景后,还说那以后的几世都是死于肝部疾病。然后将自觉慢慢进入周围的光中,在我的提示下,从催眠状态中醒了过来。当他完全清醒后,对我说,他家从父辈开始,就人人信奉基督教,都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如果这次不是他本人亲眼看见自己前生发生的事,他绝不相信人生会有轮回的;他还说,他从这件事中,认识到在人生中,不好的事是真的不能做的。

与历史上无数的因果报应故事一样,从这故事中,我们也看到了人作了恶会遭恶报的,一世报不完,还会多世来报,不管是执行者还是命令者。

--摘编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元神既然可以离开人体,那么必然要有个去处,也叫归宿,对一个不修炼的人来说,这个归宿就是进入轮回,就像佛教中讲六道轮回。
  • (shown)供养一位有德人一顿饭,得到的回报可能是千倍万倍。反之如果加害或伤害有德人,所得到的惩罚也是千倍万倍。
  • 关云长和华雄在汜水关前大战三百回合,未分胜负,同时双方对对方的武功都很佩服。那么为什么关云长最后胜了呢?问题就在两人的坐骑上。
  • 婴儿听出了来人的声音,就答道:“是某某大伯吧?我的父母刚刚出门了,房门没有锁,请先进来坐一会儿吧。”
  • 人的生命绝不止世上的那几十年,不光有人间这一个空间的存在,还有阴间,有冥官断案审判罪人…
  • 早期基督教中并不乏对于轮回的述说。但是到了近代,基督教不仅否定轮回,将轮回说从《圣经》中剔除,而且有时还批评佛教的轮回说。这大概要归功于中世纪教会了。
  • 很多人并不知道在早期基督教中也存在着轮回之说,只是因为近代基督教的变革,使基督教将其剔除。
  • 透过作者的职业,催眠治疗,展现人类生命潜在深奥的一面。
  •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中,专门写了一篇文章,用来说明“轮回转世”的真实不虚。
  • 少年历叙前生之事,毫无差错,说着说着就黯然泪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