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原来是政变

周晓辉

人气: 1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8月12日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1949年的中共党魁毛泽东如此描述“十月革命”对中国的影响。的确,当时一些处于迷茫状态中、急于改变中国现状的知识份子,正是在“十月革命”后被马克思“迷人”的共产主义等理论所欺骗,全盘将其接受,并成立了中共,从此为祸中原大地至今。

也正因为如此,在中共的宣传中,“十月革命”被描述为: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胜利的社会主义革命,建立了第一个无产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它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消灭了剥削和压迫的不平等社会,第一次尝试建设公平正义共同富裕的美好社会。苏联拍摄的电影《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等也成为中共在建政后宣传“伟大的十月革命”、“伟大的列宁”的重要利器。

在日复一日的宣传灌输中,绝大多数中国人接受了中共对“十月革命”作用的描述。然而,这真的是“十月革命”的真实历史吗?它带给人们的真的是一个美好的社会吗?

曾经是“十月革命”诞生地的俄罗斯,在苏联垮台后,开始反思并重新研究、评判历史。对于“十月革命”,俄罗斯史学界以至当局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认为“二月革命”仍然属于革命,而“十月革命”则是属于政变性质。如今,这一观点业已写进了学生课本。

“政变”顾名思义就是非靠正常手段上台的,而是靠武装暴动来夺取的政权。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

1917年,俄国爆发了二月革命,这是人民自发起来推翻沙皇专制统治的民主革命。革命成功后,成立了由立宪民主党组成的临时政府。当时流亡在瑞士的列宁在德皇威廉二世的金钱支持下,返回俄国,并在十月发动了政变,推翻了临时政府,掌握了政权。可以说,没有德皇的支持,布尔甚维克党就不可能有钱有枪,就不可能扩大《真理报》这样的舆论工具来影响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

而掌握了政权后的列宁,马上回过头来,镇压了支持自己夺权的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从而使苏共、或者说列宁独掌权力。同时还立刻与德方和谈,签订了《布列斯特和约》,将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大片土地拱手割让给德方。按照和约的内容,这些土地是永久割让的。只是后来一战中双方的力量对比发生逆转,德军全线崩溃,俄国才意外地重新赢回了这些土地。关于这段历史,不妨参见2007年德国《明镜周刊》的文章《德皇陛下的革命家》。

此外,根据俄国学者的证实,“十月革命”进攻冬宫的浩大场面,都是后来的艺术加工;实际情况是一支不到两千人的布尔甚维克武装人员占领了彼得格勒全市的战略据点,部分武装人员采取了逼宫行动,阿芙乐尔巡洋舰当时并没有实弹炮击,而是发射了一发礼花炮弹。由于主张民主自由的临时政府军备羸弱,所以没有进行任何抵抗。

列宁十月政变夺权后,为确保政权的稳定,他亲自发起并由政治局集体决定,将一批知识份子驱逐出境,还镇压了要求实行自由选举、自由贸易等的客琅施塔得水兵。到1921年上半年,任何出版自由、集会自由、言论自由,都被认为是“致人死命的药”和“自杀”的行为。1922年,列宁在党的十一大上表示:“凡是公开宣传孟什维克主义者,我们的法庭应一律予以枪决。”同年8月苏共通过了《关于行政驱逐》法令,至当年年底,有二百多万人被驱逐或被迫逃亡国外。而对于曾经相对仁慈对待自己的沙皇,列宁则将其全家残忍地杀害。

关于迫害知识份子这段历史,可以从2003年俄罗斯举办的一个展览中一窥究竟。该展览展出了当年列宁的指示、亲笔信函、会议记录和决议等。在这些资料公布之前,人们在公开的出版刊物里,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篇记叙此类事件的文章。

曾经是列宁导师的普列汉诺夫(1856-1918)正是通过十月政变看到了列宁残忍、狂暴的一面。他在临终前口授了一份《政治遗嘱》,预言了俄国社会的基本走向。在遗嘱中,普列汉诺夫说道:“列宁为了达到既定目标什么都干得出来,如果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同魔鬼结盟。”

列宁的确是这样一个人。为了打击异己,列宁和斯大林还创建了古拉格劳改营模式,并在后来成为各社会主义国家劳改营的典范。数以千万计的人民在劳改营中从事繁重的苦役,大量的人犯在饥饿、寒冷和病痛中死亡,其中包括许多诗人、作家、学者、科学家和艺术家。对此,普列汉诺夫写道:“列宁为了把一半俄国人赶进幸福的社会主义未来中去,竟能够杀光另一半俄国人。”而正是由于列宁制定的专制路线为以后的斯大林独裁治国铺平了道路。

为世界人民描绘了人间天堂的“十月革命”,就这样建立了历史上罕见的人间地狱。从列宁时代的恐怖屠杀和饥荒到斯大林时代的大饥荒和“肃反”扩大化;从东德的六一七镇压、波兰的波兹南惨案到匈牙利的1956年事变;从柬埔寨的大屠杀到中共建政后的“三反”、“五反”运动;从中共的“文革”、1989年镇压学生运动到迄今仍未停止的针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人间地狱的重大悲剧,不绝如缕。而这均拜共产党所“赐”。显而易见,“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带给各国人民的不是美好的生活,而是绵延不绝的苦难。

不过,这人间地狱如普列汉诺夫梭预言的那样:“将像纸牌搭成的小房子那样坍塌,而且几乎没有干部站出来为党抗争。”苏联如此,东欧如此,焉知中共的下场不是如此呢?让我们期待着自由的钟声敲响!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10-08-12 1: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