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的妹子:敤手叙事(5)林子里的秘密

童若雯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79期【历史新观】栏目 (2010/07/01刊)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4日讯】重华跪地下哭,惊动了林中鸟兽。黄花鹿躲树后偷瞅他,圆眼一眨一眨。玄鸟、燕子扑上他打颤的身子,为他织一件天衣。重华跪地下哭,野草拂过他的大赤脚。

领重华上穴窟后不久,一日,我去东边林子拾野菇。树影下,灰、白、花,巴掌大、牡蛎大的蘑菇立地上,聚落矮草屋生的小小娃一般。我折了蘑菇搁篮里,一边寻鸟巢里的蛋。林里透著古怪,平日少见的鸟忒多,家雀、老鸹、鸠飞一处唤,老雕盘树顶嗷,林子不似往日静。

风吹来稀奇的声音,似枯叶风中晃,又似兽在雨中嚎。我踏羊齿草穿林子寻去,见一人跪大雨树下。这人把头埋臂里,发紫的背弓著打颤,发风中翻。瞧不出是哪家汉子,我上前摇摇他。

“咋在这?”

小汉抬头,泪淌一脸,把四枚黑瞳子淹了。“重华哥!”我呆那儿。

绘图◎古瑞珍

鸟飞落他身上,在他怀里扑,似是朝他打暗语。重华一人来林子里哭,这是他和天说的话。他和天取得谅解的法子。他哭得大方脸变了形、变了个人,我躲树后瞧重华折磨、整顿自个,直到风转了向,天光暗下去,大象云朵从白变红,红变灰,一步步跺回老天深不见底的牲口圈。

重华跪地下哭,惊动了林中鸟兽。黄花鹿躲树后偷瞅他,圆眼一眨一眨。玄鸟、燕子扑上他打颤的身子,为他织一件天衣。重华跪地下哭,野草拂过他的大赤脚。

“哭啥呢?甭哭。”结淡绿穗子的草说话似小娃嗓音。

“让他哭。流干了泪,赶明儿傻小子得笑哩。”野麦声音粗。

“哭伤身子呢。”这草脖子直,脖上擎朵紫红花,一只黄蜜蜂翘尾巴朝花心钻。

“磨磨叨叨,俺们草不作兴这般啰唆。不哭哪行?人就得哭。”野麦结一头粗穗,穗心是空的。

“野麦有道理,是人便得哭,咱们草可不。”这草叶片宽长,石刀一般风里弯腰。

“草不哭么?一辈子也不?”结绿穗子小草歪头问。“俺可是没哭过。”

“急啥?有你哭的日子!”这草一瓣瓣叶片铺开来,鸟羽一般。

重华拿手抹泪,抬头找谁说话。他懂鸟语,可草木说话似娃儿,听不分明。从小重华和鸟亲。重华是打猎的好手,可他不猎鸟。他懂鸟飞过天上说的话,鸟立树叉上说的话。它们睡巢里的呢喃。从小重华背手立树下,抬头瞅树上叫唤的鸟儿,大脸上藏不住笑,我怎么问他也不说。可我有我的宝贝。我懂草叶在风中说的话。从石窟回部落,一路上我听见日头滚下天穹时草叶在风里、雨里说的话。

云朵跺回天上的牲口圈,重华扛石锄回家,瞧不出哭过。上山猎了花鹿,他裁鹿皮袄给老爹,野兔皮缀成袄给娘,叫我把鹿皮缝两双履,爹娘穿上不怕老天打冰雹。大捆梗子他打山坡背家来,火毁的仓盖好、柴堆高,瓮里腌肉够度冬。人人知道瞎老汉家落雪不愁寒,荒年不愁饥。

重华跑日头前干活,日头滚下天穹才回家,掌心长茧、背上出水泡,娘却一见他便五毒熏心,恨不得把他肉割了吞下肚。

林中树裸了,黄叶落一地,雪落了又化。重华拉拔得高大,栗色大方脸活似龙颜。娘和象蹲一处谋算:地下掘坑、酒里下毒,一回回下狠心要灭他。重华一回回逃走,等到月牙长圆了,他扛蚌镰、石斧,没事一般低头穿过矮门回家。

最后一回重华逃走,我上林子寻他。踏过爬虫豸的草丛,心吊在半空。我怕听重华哭,怕瞅他变了的脸。那是人不该听到,不该瞧见的。那是重华活下去的秘密。(待续)◇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79期【创造】栏目(2010/07/01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81/8170.htm(http://www.dajiyuan.com)

点阅【舜的妹子:敤手叙事】连载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干完一日的活,红日头悬天上,敤手上洞穴画画。觅一处干净的壁,用手沾朱丹画,画的大都是日头下瞧得见的:重华猎的野山猪、鹿,他领部落勇士猎的野牛,咱们出战鹿图腾部落的欢庆舞……后人叫她原始女画家。
  • 自从打茅屋顶飞上天,重华名声传遍了远近部落。人人咒瞎老汉一家,部落老少聚一处手没闲下,口里全是话,“好银过不上好日子!古训铭上老桑了,风里一叶叶飘,叫俺们仔细哪!”
  • 日头挂树叉上,舜跪在仓顶一束束编茅草补屋顶。在聚落转角,舜的妹子敤手老远瞧见象颠脚把上仓顶的梯撤了。不久谷仓三处起了火。一把是象燃的,一把是后母燃的,一把是老爹拄杖燃的。仓里豆梗子、柴霹雳啪啦烧红,火舌舔上茅草
  • 舜天生不一般。生他前一夜,他亲娘梦见一只大花鸟衔米飞来,在天上旋舞,一忽儿似凤,一忽儿似大青雀,舞完大鸟飞入她肚子。仲华落地七日,部落老巫瞅著红布裹的娃,手捻穗子,瘪嘴闷响一声:“这娃是帝王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