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的妹子:敤手叙事(7)“爹娘给的身子骨!”

童若雯

《新纪元周刊》第182期【创造】栏目(2010/07/22刊)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4日讯】历山上,大象为他耕田的黑面小汉名声传至远近部落,一直传入尧耳朵。尧没把中原四山部落拱手给他。对这中原大地上新起的民族,尧耗尽了心思。

尧让重华上中原,命他一人空手入莽林。狂风卷叶飞,雷兽瞪火眼天上吼,豆大雨水劈下,冰寒入骨。重华穿过猛兽低吼的莽林,穿过兽也走迷的风暴,不沾一滴雨,不伤一发。

发不湿、衣不污走出莽林,身后飞大雕、鹊,天神护驾一般。”人比手画脚。“哪个王有这气派?”

人不知道重华懂鸟语。干完地里的活,他上林子和鸟说话,鸟蹲他肩上、头上啄他的发。起风暴的莽林,鸟把翅扑上他,不叫雨淋湿他身子,鹊接翅在雨里低飞,一路领他出莽林。长尾巴狐狸躲草里偷瞧他,豹子攀树上瞅,不触他分毫。人哪知道这些?就是圣人尧也想不到有这般奇事。

重华走出莽林,人编了他的故事口上传,故事里,重华不是我认得的了。

大鸟投胎的。从仓顶上飞天,那本事银有?”黄毛汉子脚下一地长藤编的篓、箩筐,口沫喷人一脸。

“你没赶上时代。舜背上生翅飞天,俊的!两旁夹天帝遣的白马车,闪亮闪亮朝天奔。火烧土掩灭不了舜!有啥样百姓便有啥样王。没八百般武艺哪个敢爬俺们头上?”来荻脚下缚咩咩叫的羊羔,嗓门比平日响。

“日头滚下山,舜坐历山上拨拉琴,唱得可悲。”墨青衣裳汉子搁下手里缚的大灰狸,清清嗓门,粗声粗气唱道:“爬上高高的历山,一对斑鸠飞。日月啊如箭,想爹娘啊有家回不得!”


绘图@古瑞珍

“舜唱歌俺听过。是这般悲。”妇人腰上束青布、臂下夹只花母鸡,立着睇能唱的汉子。

“俺瞅舜自小拉拔大的。”聋老汉把两担麦换一笼长耳兔,嗓子响透市集:“不食苦,不成银哪。”

旁人说啥无妨,咱们一家人该干啥照旧干啥。娘从织布车上抬头咒老爹。老爹坐老乌琴前弹一阵,琴音不似往日,叫人听了心上悬块大石,老不落下。爹少出门,部落献牛羊的燔祭上少了他的老乌琴。像牵老牛四方荡,遇上天落暴雨,他打湿衣衫一圈圈地下舞踏。我依旧上山泉打水、采野菜、去穴窟画画。陶场上黑陶一日多一日,果垂黑发在快轮上转出薄杯接上长脚,似只黑鹳鸟。

老天推咱们一家人朝前,人挡不住。重华一旦成了舜,不论多招人咒,咱们一家人鸡犬升天了。

茅草屋抵不过破旧,风雨夜塌了。老屋塌那日,爹娘领我和象牵上牛羊牲口,移入重华遣来人盖的新屋。新屋门户高,光直照入屋,土坯砌的壁结实,不似老屋一半陷地下,混杂草的土壁大雨便化。屋顶茅草厚、编得密。“舜对咱说了:滴雨不漏。”造屋时,历山来的汉子蹲屋顶上编了两、三日。屋外一口井,井水沁凉。

住入新屋,娘穿上重华送的黄葛绘花衣,老爹穿上重华送的黄葛绘兽长衣,拄红木枴杖,细嗓门食多少河鱼、鹿肉粗不起来。像穿上彩绘葛衫,走不稳路了。

“彩象、彩象,哪耍?”娃儿跟后头嚷。

“去!象如今是俺们叔!娃儿懂啥?”老人拽住娃,捂上小嘴。

“重儿呀,到哪别忘了爹拉拔你至今可难。你小时死多少回?打仓顶摔骨碌摔不坏、火烧不焦。那是爹娘给的身子骨!可怜你亲娘把命丧,竖子莫非忘了?俺昼夜寻你不着。”老爹没事尖著嗓门嚷。

“说话仔细!瞧不见梁上的兽瞪铜铃眼?俺食粮的碗盘滑亮,敤手烧的罐便是土!老娘入这屋便不走,甭坏俺的事。”娘把臂插瓮腰,发上晃一新雕的骨簪。◇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82期【创造】栏目(2010/07/22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84/8260.htm(http://www.dajiyuan.com)

点阅【舜的妹子:敤手叙事】连载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回重华逃上了历山。他在原野上驯了野象耕地,驯了百鸟播种。人三三两两迁来历山,傍重华矮草屋住下。重华盖了窑,烧结实的大瓮、壶,人拿陶远处卖,换一篓篓鱼、肉拉回。历山人说:“黑面汉子稀奇,能变戏法!”
  • 重华跪地下哭,惊动了林中鸟兽。黄花鹿躲树后偷瞅他,圆眼一眨一眨。玄鸟、燕子扑上他打颤的身子,为他织一件天衣。重华跪地下哭,野草拂过他的大赤脚。
  • 干完一日的活,红日头悬天上,敤手上洞穴画画。觅一处干净的壁,用手沾朱丹画,画的大都是日头下瞧得见的:重华猎的野山猪、鹿,他领部落勇士猎的野牛,咱们出战鹿图腾部落的欢庆舞……后人叫她原始女画家。
  • 自从打茅屋顶飞上天,重华名声传遍了远近部落。人人咒瞎老汉一家,部落老少聚一处手没闲下,口里全是话,“好银过不上好日子!古训铭上老桑了,风里一叶叶飘,叫俺们仔细哪!”
  • 日头挂树叉上,舜跪在仓顶一束束编茅草补屋顶。在聚落转角,舜的妹子敤手老远瞧见象颠脚把上仓顶的梯撤了。不久谷仓三处起了火。一把是象燃的,一把是后母燃的,一把是老爹拄杖燃的。仓里豆梗子、柴霹雳啪啦烧红,火舌舔上茅草
  • 舜天生不一般。生他前一夜,他亲娘梦见一只大花鸟衔米飞来,在天上旋舞,一忽儿似凤,一忽儿似大青雀,舞完大鸟飞入她肚子。仲华落地七日,部落老巫瞅著红布裹的娃,手捻穗子,瘪嘴闷响一声:“这娃是帝王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