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郑瑄论如何管教富家子弟

辛弃名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一、门第高可畏不可恃也

柳玭,是唐代人。生卒年月及籍贯不详,有《柳玭家训》传世,全书强调遵从伦理纲常,道德规范。

《柳玭家训》中,有一篇文章,训谕子弟说:“家族门第高,是可畏而不可恃之事。如果行为失当,判罪会重于别人,死后也无颜见祖先于地下,这是可畏的一面;门第高,容易产生骄横的心理,同时也容易招来忌恨,你干了好事,别人不会相信;如果稍稍有点过失,则会成为众矢之的,此即所谓不可恃。因此,富家子弟,一定要在学习上更加勤奋,在行为上更加检点,这样做,也才只可以和一般人同样。”

二、若还懒惰必饥寒,莫到饥寒方怨命

有一位名叫陆象的人,他的治家办法是,每天清晨,都向上天拜揖行礼,然后敲三声鼓;然后再由一名子弟大声朗诵:“听听听,劳我以生天理定。若还懒惰必饥寒,莫到饥寒方怨命,虚空自有神明听。”然后再朗诵:“听听听,衣食生身天付定。酒肉贪多折人寿,经营太甚违天命!”

三、曾子之妻,孟子之母

曾子,是春秋末年的鲁国人。孔子弟子,以孝行着称。

孟子,是战国时的著名思想家和教育家。

曾子的妻子,有一次与儿子戏言,说要杀鸡给他吃,后来她真的把鸡杀掉,给儿子吃了,以此来证实她的信诚。

孟子的母亲,曾骗儿子说要给他吃肉,后来她真的买了肉给他吃,以此来表明她从不骗人。

古人就是这样,从小教育孩子,要做个诚实可信的人。

四、文种不绝

裴晋公常常训示其子弟说:“我们家祖先曾祈祷上天:请求上天恩赐我家‘文种不绝’,我们家的人,不能断了读书做学问的。因此,如果有人成功了,致身万乘(见注),那便是天赐洪恩。”

注:
万乘:乘读盛,古代四匹马拉的兵车为一乘,万乘意即作了大官,这里是借喻成了大学问家。

五、郑瑄论如何管教富家子弟

富家子弟,如果从小聪颖,能援笔赋诗,心高气傲,自以为千古绝唱,这已是养下了坏习气。而一些食客游士,便在一旁阿谀奉承。

富家子弟,如果写了一篇文章,奴仆们便即称颂,说:这文章可与班固、杨雄比美;如果吟了一首诗,食客们便说:这诗作者可以与李白、杜甫这样的诗仙、诗圣并肩。真是夜郎自大,不知天高地厚。

生在富贵人家,本已是人上之人,如果再赋予其才华,更是如虎添翼。如果学坏,便不可救药,以至酿成亡国丧家的大祸,反而不如愚钝呆讷、没有文化之人,还能自存。

我曾和豪门之人交谈过,他们言谈举止之中,恣意纵横,目空一切,自三教圣人以下,没有不被他们谩骂的。又狂妄的认为自己的手,就如同“金刚杵”(神用的一种武器)那样锐不可挡,所有的东西,所有的对象,他都能一击即碎,所向无敌。他正值名声大震之时,说话咄咄逼人,旁人想插一句话,都不可能。

“嗟乎,富贵之害人至此!”(这是原文,意思是:唉呀,富贵简直就像一副毒药,竟把人毒害到如此地步!)我希望官宦人家,在教育子弟的时候,应该先以礼义约束他们,教给他们如何谨恭让人,然后再给他们讲授学业,习古论今。在他们干了一件好事或说了一句好话时,不要轻易的夸奖吹捧,这才是真正的爱护子弟啊!

(以上均据郑瑄《昨非庵日纂》)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柳玭家训》中,有一篇文章,训谕子弟说:“家族门第高,是可畏而不可恃之事。如果行为失当,判罪会重于别人,死后也无颜见祖先于地下,这是可畏的一面;门第高,容易产生骄横的心理,同时也容易招来忌恨,你干了好事,别人不会相信;如果稍稍有点过失,则会成为众矢之的,此即所谓不可恃。因此,富家子弟,一定要在学习上更加勤奋,在行为上更加检点,这样做,也才只可以和一般人同样。”
  • 赵宣子送给他两块干肉。他十分感激,拜谢接受了,却不敢吃。问他是什么缘故?他回答说:“我有老母在家,我想把这么好的干肉,拿回去送给母亲食用。”赵宣子于是又另送给他两块。
  • 与柳仆射(古代官名,秦汉之时已置,唐宋以左、右仆射为宰相之职)同族的一个子弟,即柳仆射的侄儿,做了水部员外郎以后,就请求柳仆射为他购置宅第。
  • 原谷的爷爷,年老多病,他的父母嫌弃他,想把他抛到野外。原谷虽然只有十五岁,但他力主正义,坚决反对父母双亲这样对待爷爷。
  • 徐铉买了一处房子,住了一年后,然后发现老房主的家境很穷。徐铉便问他:“难道是卖给我的房子太便宜了,造成你家现在的困境吗?”对方未作回答。
  • 戴就在担任仓库的吏员时,刺史欧阳参诬告该郡太守犯有贪赃罪,让部吏薛安逼迫戴就承认太守犯了罪。薛安便把戴就抓来,投入钱塘县监狱,严刑烤打,不择手段。
  • 著名唐朝丞相萧复,曾任太子仆射,广德年间,连年饥荒,谷价飞涨。萧复家虽然不富裕.但也打算把自己在昭应县的别墅卖了,以赈济灾民。
  • 段秀实在负责田事的营田官时,泾源武将焦令谌,强夺民田。这年大旱,收成不好,焦令湛却强逼老百姓交租,百姓纷纷找段秀实告状。
  • 东晋大将军王敦死后,王应想投奔江州的王彬,王含想投奔荆州的王舒。王含问王应说:“大将军平时与王彬关系怎么样,你为何要投奔他?”
  • 唐代元和年间,有一个湖州录事(掌管文书、勾稽缺失的小官)在去上任途中,遇上强盗,将他劫洗一空,连官符文书也未幸免,只得在旅店里行乞讨饭。这一旅店,刚好与宰相裴度的住宅相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