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苏三起解

崇公道视罪犯如女儿善意对待
袁荣易

苏三(刘珈后饰演)发现说错话,连忙赔笑脸,哄的崇公道(陈清河饰演)又乐了。

    人气: 347
【字号】    
   标签: tags:

《苏三起解》又称《女起解》,原本是一出结构非常完整的折子戏。独立演出,人物动作、情节推展、空间转换、音乐进行,完美的令人称奇,无怪乎遍传全国,人人都知道有这出戏。

然而共产党以禁止迷信为由,将起解前苏三非常重要的情节-‘拜别狱神’做了更改,牵一发而动全身,毁损了整出戏的完整结构。崇公道负责押解苏三到太原更审,离狱之前苏三向狱神祈愿,这原是很自然的。拜神的举动,表示苏三皎洁的心态,同时感染观众站在天佑好人这一边。进而关系到押解途中,苏三向崇公道的叙述,观众凝神静听,听到一项一项强有力的证词。

原戏进行流畅,一件事完又接一件事,非常紧凑。但在硬生生、恶狠狠的戏曲改革中,“拜别狱神”给改成了苏三整理行李,但是苏三说整理行李,结果没看她有这些动作,只是呆呆的唱个半天。原戏唱给狱神听合情合理,改了是唱心事给观众听,成为独白戏,突兀的停在那里不动作,破坏原戏一件事接一件事的紧凑结构。

原来的戏是这样进行的,很简单明了:
苏三(白)老伯打过行囊了?
崇公道(白)你呢?
苏三(白)我么,待我拜别狱神爷爷,才好起身。
崇公道(白)这才是老打官司的规矩。
苏三(唱反二黄慢板)崇老伯他说是冤枉能辨,想起了王金龙负义儿男。我这里跪庙前来把礼见,尊一声狱神爷细听奴言,保佑奴与三郎重见一面,得生时修庙宇重塑金颜。

“反二黄慢板”搭配撞铃的清脆响声,仿佛上达天听,同时洗涤观众的浮躁,参与进苏三的案情来。

共产党不准提狱神,也毁了监狱空间的特殊性,中国古代监狱普遍设有狱神庙,最少也有个神龛。苏三跟狱神讲话的空间形象,比苏三自言自语在那里沉吟要立体、鲜明。否则,变成苏三监狱关久了,已养成自言自语的习惯,面对着监狱墙壁恍恍惚惚,空间形象差太多。

这出戏从头到尾,充满活泼的对话,突然硬将一段改成内心戏,整体就不统一了。这会儿苏三面壁消沉,只能带动观众情绪下降。影响之下,观众容易冷漠(苏三消沉观众不易产生热情),到押解途中苏三向崇公道的诉说,就会感受成啰里啰嗦的诉苦、鸡毛蒜皮的零碎,全剧因而失色。娴熟西洋戏剧结构理论的戏评人就抱持这种看法贬抑此戏价值。可是他们对全出戏中,精彩的动作所形成的空间推移,达到的高度协调性,却视而不见,令人感到婉惜。

就以拜别狱神的动作与空间为例,它主要点出一件事来:神的正义存在世间,人心的正与邪是瞒不过神的。其实也瞒不过观众,所以观众油然兴起支持苏三的情怀。古人编剧丝丝入扣,动作与空间(庙宇带出空间的神圣性)结合的非常紧密,自然唤起观众肃穆以待。

从现实的立场来说,山西洪洞县(京剧作洪桐县)三大旅游点之一的苏三监狱,其中有个狱神神龛,导览员就很难讲说的顺畅,其实就是苏三拜别狱神的地方。只要恢复《苏三起解》以前的唱法,洪洞县这个景点立即闪闪发光。

让苏三演出拜别狱神,旅游景点不是会吸引更多人吗?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共产党不可能认错。共产党现在利用庙宇赚黑钱,有时一间庙宇甚至分多处收钱,明明共产党禁止迷信,怎么竟然在利用“迷信”赚钱呀?连住持都是党的重要干部亲自担任。这赚大钱的肥缺让党紧紧的握在手里,小老百姓却依然“不能迷信”。苏三拜狱神根本是小事,可是谁也不敢乱动。因为谁触犯迷信谁就是“反党、反革命”,那么共产党盘踞庙宇赚钱大概属于“爱党爱革命”?“与时共进”的党,当人民弄明白其中矛盾时,你连立足之处都没了呀。


高精度图片
苏三要离开洪桐县了,在大街上跪下来,唱<西皮流水>:苏三离了洪桐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

《苏三起解》充满人情的温暖,苏三的一声叹息,大家都会有所回应。这绝不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冷漠世界。苏三要离开洪桐县了,走在大街上她跪了下来,唱出大家耳熟能详的“西皮流水”:

“苏三离了洪桐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言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好个多情的苏三,想着南京的王公子可能像她一样操心,欲请人捎信给王公子报告自己的动态。为什么这段戏词这么突出?因为观众也是“过往的君子”之一,当一个柔弱女子当面跪着向你求助的时候,你是会挺身而出的。

解差崇公道帮她向旅店打听,得到的回答是:“往南京去的前三天都走啦……净剩上热河、巴沟、喇嘛庙拉骆驼的啦!”山西口音,极简的带出当地境域的边界色彩,暗示苏三此去说不定开出新天地。

苏三找不到人送信,续唱“西皮流水”:“人言洛阳花似锦,偏奴行来不是春。低头离了,(穿布墙而出,转唱散板)洪桐县境,(西皮摇板)老伯不走为何情”?


高精度图片
在城外,善良的崇公道帮苏三卸下枷,还把自己的拐杖给苏三使用。他们准备停当,背对观众,苏三唱起<西皮倒板>:玉堂春含悲泪忙往前进,转过身,开始走向押解的旅程。

一下子从热闹的城内走到旷远的城外,人的心也会变的宽松,解差崇公道想到天热,扛着枷的苏三恐怕吃不消,于是帮她卸下,方便行路。

这出戏表现的就是人的善念。解差崇公道是个饱经世故的老人(例如之前他与狱官的对答就可知道),其实他更像观众的一个化身,愿意帮助苏三,将人的善良面发挥无遗。崇公道不但帮忙卸下枷,还把自己的拐杖给苏三使用。


高精度图片
崇公道(陈清河饰演)听苏三(刘珈后饰演)讲起凄惨的遭遇,不禁叹息。


苏三(刘珈后饰演)讲自己的故事,崇公道(陈清河饰演)很投入的倾听。国光剧团演出。

“行路”可说是戏曲中特有的一种格式,洪洞县到太原大约有三百公里的路,用走的,不要十天也要八天才能走到。可是在舞台上绕几个圈圈就到了,说说唱唱不知不觉就到了。行路这段戏是苏三向崇公道叙述案情:苏三从南京嫁到山西洪桐县给沈雁林做妾,环境很糟,每个人都欺负她。苏三说着,崇公道同情的附和;苏三越数说越来气,最后不懂事的说出:“洪桐县没有一个好人”。


高精度图片
苏三(刘珈后饰演)把手持的棍子一丢,说:“洪桐县没有一个好人”,崇公道非常不乐意。


苏三(刘珈后饰演)发现说错话,连忙赔笑脸,哄的崇公道(陈清河饰演)又乐了。

人被黑暗挟持时,嗔恨心毁灭一切。眼前明明一个大好人,她都把他抹煞掉,就只为出一口气,竟不知已伤害到对她好的人。这出戏编的真好,等苏三发现自己说错话,崇公道已经气坏了,聪明的苏三是怎么挽回的,我想大家看了戏,就能知道这出戏是很有智慧的。@*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央社记者程启峰高雄1日电)轻度台风莱罗克远飏,高雄港务局今天傍晚起解除管制船舶进出港,因高雄外海风浪仍大,晚间进出港船舶并不多。
  • 《探阴山》是讲包公审案中,碰到一件特别难以理解的案子。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嫌疑犯颜查散,死者柳金蝉的首饰珠宝就是在颜查散的身上搜出来的。可是在执行绞刑时,颜查散的尸身却直立不倒。经验丰富的包拯立刻明白自己错判了这个案子。
  • (大纪元记者方若初编译报导)由于面临严重预算危机,加州梅伍德市(Maywood)七月一日起解雇了该市全部雇员,将绝大多数市政外包给其他城市及私人企业。实施一个多月以来,居民们原本担心该地区成为无政府状态,事实证明情况改进,市政服务反而更好。
  • 旧唐书说:“取其诙谐以托讽谏,优伶旧事也”,意思说历代以来,优伶用诙谐的表演来传达讽谏,成为传统的惯例。汉代史记有“滑稽列传”专为优伶立传,赞扬他们的智慧所做出的贡献。明代谢在杭《文海披抄》说:“自优孟以戏剧讽谏,而后来优伶,往往戏语,微发而中”。聪明的伶人处身尴尬之中,却能用幽默的话语,轻点一下,击中要害。
  • 岳母训教岳飞移孝做忠,既是勉励同时也是岳母的自我抒解,“死如泰山莫似鸿毛”,生命庄严的重量感,巍峨矗立在那里。
  • 《宏碧缘》王伦表面知书达礼,男主角骆宏勋看不出他的奸险,竟与他结拜为友,造成骆宏勋及许多侠义之士(如骆之师弟任正铨)狼狈不堪的命运。好在众多江湖好汉相救出险,这出戏让观众也身历其境的体会,一个人可以坏到这样,他对着你微笑,内心却包藏祸心,将你除之而后快。
  • 清末民初,《红梅阁》是出盛演不辍的戏。今日犹留北京景泰茶园在民国元年的一张戏单,就有《红梅阁》,由武旦粉菊花主演。戏单在《红梅阁》后二出还有《紫霞宫》,也是出著名的鬼戏。清末民初的文人易实甫很喜爱这两出戏
  • 休士顿国剧社5日在侨教中心举行京剧清唱会,十六位社友演唱的都是脍炙人口的剧目,如:[描容上路]、[西施]、[钓金龟]、[洛神]、[黛玉葬花]、[文姬归汉]、[赵氏孤儿]、[苏三起解]等。社友们个个声调纯正,有着深厚的演唱功力,使听众大饱耳福,迟到的听众后悔失掉更多的欣赏机会。
  • 京剧里有不少自然本色的戏码,例如《打焦赞》就是如此。剧中四个人物:杨延昭、孟良、焦赞、杨排风,阶级并不相同,但相处一起,却亲如朋友或手足一般,彼此坦诚无隔阂。
  • 小翠花(于连泉)是非常了不起的花旦演员,自九岁登场,四十年没离开过舞台。但到1949年后,会演上百出戏的他竟然无戏可演。1956年中了“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计,演了几个小戏,却种下文革被迫害的原因,可怜他没熬过文革就死了。他的徒弟陈永玲也被关,陈放出后即使再传授一些花旦戏,别人也不敢乱演。渐渐,没再听说谁是花旦名角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