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看风云

萧玉

世事万般变幻,若能将自己置身于世外,便过好了人生。(clipart.com)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古语有云: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是啊,人生难免有一些意料外之事,若诸事如意,怎能尝遍这滚滚红尘的个中滋味?望穿天涯亦回首流年,怀洒脱的心态静观蹉跎的岁月。

生命的轨迹,似乎是一场流动的风景,在冥冥之中早已有了定数,如同岁月沧桑的嬗变,遥遥相传,代代生息,春华秋实与冬雪夏雨,都会在喧嚣过后风雨归尘,因此,从容的面对才是最好的选择。

世事万般变幻,若能将自己置身于世外,便过好了人生。

老子曾手指浩浩黄河,对孔丘说:“汝何不学水之大德欤?”

孔丘说:“水有何德?”

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也;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

孔丘闻言,恍然大悟道:“先生此言,使我顿开茅塞也:众人处上,水独处下;众人处易,水独处险;众人处洁,水独处秽。所处尽人之所恶,夫谁与之争乎?此所以为上善也。”

老子点头说:“汝可教也!汝可切记:与世无争,则天下无人能与之争,此乃效法水德也。水几于道:道无所不在,水无所不利,避高趋下,未尝有所逆,善处地也;空处湛静,深不可测。善为渊也;损而不竭,施不求报,善为仁也;圜必旋,方必折,塞必止,绝必流,善守信也;洗涤群秽,平准高下,善治物也;以载则浮,以鉴则清,以攻则坚强莫能敌,善用能也;不舍昼夜,盈科后进,善待时也。故圣者随时而行,贤者应事而变;智者无为而治,达者顺天而生。汝此去后,应去骄气于言表,除志欲于容貌。否则,人未至而声已闻,体未至而风已动,张张扬扬,如虎行于大街,谁敢用你?”

孔丘道:“先生之言,出自肺腑而入弟子之心脾,弟子受益匪浅,终生难忘。弟子将遵奉不怠,以谢先生之恩。”说完,告别老子,与南宫敬叔上车,依依不舍地向鲁国驶去。

那么,怀一颗顺其自然的心境品味人生,被人们趋之若鹜的争名夺利,也就不值一提了。

痛苦、纷扰、挫折、悲伤、泪水、欢笑、,喜悦,只是人生的经历罢了,笑看风云,实在是勿需执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乘着淡淡的暖意,掠过轻巧的树影,染红了几片叶子,方才知道秋来了,而这秋韵,正温馨恬静的悠扬著蓝天下飘逸的白云。
  • 七夕,起源于汉代,东晋葛洪的《西京杂记》有“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汉代画像石上的牛宿、女宿图开襟楼,人俱习之”的记载,这便是我们于古代文献中所见到的最早的相关记载。
  • 在党文化中,封建被认为是贬义,是落后与腐朽的代名词,其实不然,“封建”即“封土建国”,即天子把自己直接管辖王畿以外的土地,分封于诸侯,并授予他们爵位,让他们建立封国,保卫中央。简单言之是指王者以爵土分封诸侯,而使之建国于封建的区域,即分封建制。
  •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依稀可见的《敕勒歌》载着历史的厚重感,让人静静品味时深思良久,在来不及回首的沧桑中,蒙古牧马人的歌声,穿越人生的急流,仿佛正诉说着淡淡的忧伤。
  • 本周五(6月4日)“六四”21周年纪念日。北京政权将1989年发生的那场长达7周以学生为主的民主运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并一直没有完全公开“六四”究竟发生了什么。每一年,对“六四”死难者的悼念活动都会遭到警方的迅速镇压,但是,正义的声音绝不会被掩埋!
  • 从今年元月23日开始到5月28为止,富士康连续发生了十三连跳。27日4时10分左右,深圳市110接到报警称,龙华富士康宿舍E楼有一男子割腕自杀未遂,这是富士康的第13起自杀事件。随后又有消息指,“第14跳”被有关人员阻止。台湾鸿海集团属下的富士康深圳厂区连续4个月来屡屡传出员工自杀事件,引起中国和国际社会各界强烈关注,包括苹果、惠普、戴尔在内的鸿海代生产公司表示将介入调查。
  • 二胡由琴筒、琴杆、琴皮、弦轴、琴弦、弓杆、千斤、琴码和弓毛组成,在传统乐器中极富深邃柔美、婉转高雅之特点。二胡源远流长的艺术表现魅力,千百年的风土民情归结成弦与手的结合,浓深的内涵是很多现代派乐器所不能及的……
  • 电视剧《西游记》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在中国已经是家喻户晓了。如今,再次聆听这曲折动人的旋律,心中不禁泛起波澜。“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是啊,斗转星移,日月更替,唯一不曾改变的便是信仰的力量。
  • 文房四宝,是中国独有的文书工具,即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之名,起源于南北朝时期(420年—笔墨纸砚589年),因为中国古代文人要经常使用毛笔、墨、宣纸、砚台,它们是文人书房中必备的四件宝贝。
  • 若似画,当以江南为先,烟水渺渺,细雨潇潇,古往今来,江南的美景淅沥了多少文人墨客的诗篇,浮光明月,长袖清歌,还有那清涩的青石路,惬意微翘的雨檐,俨然是油画中楚楚动人的绝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