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典天地:交响曲中的幽默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1月10日讯】幽默是一种润滑剂,适用于人际关系,也适用于海顿笔下的严肃交响曲。在他机智、巧妙的设计下,给音乐欣赏制造了许多意外的惊喜。“惊愕”和“时钟”这两首著名的交响曲的第二乐章最能表现这种特质,这集就让我们来发现“交响曲中的幽默”。(录音)

海顿与交响曲的关系在音乐史上几乎是可以画上等号的同义辞。有“交响乐之父”尊称的海顿是古典乐派奥地利作曲家,一生总共写了104首交响曲,为交响曲奠定了现代形式的规模。以至于在当时,莫札特曾慕名向海顿讨教写作技法,后来两人成了好朋友;而贝多芬更是从德国跑到维也纳,专门拜海顿为师学习作曲。这两位后进在后来都成了音乐界家喻户晓的重量级人物,有部分原因也可归功于海顿的启发与影响。

海顿也和其他受雇于王公贵族的作曲家一样,都是因为任职的工作需求而创作。他是一个严于职守的音乐家,为固定雇主服务了30年之久。海顿在伊斯哈齐家族(Esterhazy)的职业态度,让他在退休时得到了一笔优渥的退休金,甚至在年老体弱时,也由亲王的医师负责照料。这般对音乐家的顶级礼遇与尊重在那个时代是可遇不可求的。

伊斯哈齐亲王是一位具有高度文化素养的人,对音乐、艺术的投资不遗余力,能为音乐活动提供大量的赞助。围绕着海顿的稳定工作条件,使海顿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全心创作。他有一个专属的训练有数的乐团及合唱团,能随心所欲地让他发挥作曲理念,借着每一次曲目的发表,实验新的作曲技巧。

海顿虽然工作得中规中矩,但面对创作时却不会墨守成规。尽管他不像贝多芬那样地急欲跳出框框,走出自己的路,毕竟他是古典形式这个游戏规则的奠基者,但他却能在这个严谨的古典框框里,悠然自得地发挥他的创意。也因此海顿的作品中总会看到一些想要来点不一样的新奇招数。这些新奇的发想,一如他的处事为人态度,在音乐中较少表现内在情绪的复杂面,经常带着明朗、乐观的特质,一种海顿式的幽默气质。

我们今天要介绍的“惊愕”与“时钟”两首交响曲,是海顿退休后,接受经纪人所罗门的邀约,到英国伦敦演出所写下的一系列交响曲中的两首。这一套12首的交响曲被称为“伦敦交响曲”,又因这一趟伦敦行是经纪人约翰•所罗门策划的,所以也有人把它叫做“所罗门交响曲”。

“惊愕”交响曲的标题背后有个想要端正音乐会风气的理由。海顿打算给经常在音乐会中打瞌睡的英国贵妇们开一个玩笑。当交响曲进行到第二乐章的变奏曲时,他调皮地设计了这样一段旋律:

平静、单纯的主题开展,却意外地被乐团及定音鼓以最大的音量震了一下。对瞌睡中的听众宛如当头棒喝,具有警醒作用。就这样一切按照原定计划,像若无其事地,主题的下半段旋律由弦乐继续奏出:

海顿在接下来的第一变奏中将主题交给弦乐,小提琴与长笛则轮番上阵,在主题上方轻松、愉快地点缀着装饰音群:

第二变奏峰回路转之下,突然以小调的气氛出现,断奏的主题后是一段气势不凡的管弦合奏:

第三变奏木管合奏,由双簧管带领吹出主题,继而由弦乐器拉奏主题,长笛则应和著对应旋律:

第四变奏由铜管及木管奏出主题,弦乐急促地追随其上。中段弦乐与低音管相互呼应出柔和优美的对话。不久活泼的管弦合奏又回来了,在一阵喧腾热闹后,静静地奏出了乐章的终止。

海顿的最后12首交响曲,也就是“伦敦”或称为“所罗门”交响曲,是他104首交响曲中较常被演奏的。这些曲子标注了海顿创作生涯的高峰,当时都是为应付经纪人所罗门安排的伦敦音乐会而写的。也许海顿刚由受雇的作曲家退休下来成为独立的音乐人,他的实务经验,再加上面对宫廷以外新的一群外国爱乐者,激发了他更多的潜力。

根据他和经纪人所罗门的签约内容,这趟伦敦之行包含20场音乐会,每一场都必须安排一首海顿最新谱写的曲子作为首演。这样的宣传加上海顿当时的声望,在伦敦掀起了一阵预购音乐会门票的热潮。但伦敦其他的音乐团体对这个从当时的欧洲文化中心维也纳来的外国娇客,却忧心忡忡怕听众流失掉,于是赶紧安排一系列的音乐会打擂台,以巩固票房。但是最后结果还是实力雄厚的海顿赢得了伦敦听众的青睐。

海顿的伦敦之行使他大获成功,不仅受到威尔斯亲王的接见,也获得牛津大学授予的音乐博士学位。2年后海顿再次回到伦敦表演,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轰动。连英王乔治三世都接见了海顿,要求他能长久在英国居留下来。这让海顿差一点步上韩德尔的后尘入了英国籍。

“时钟”交响曲的名称来源于交响曲的第二乐章中模仿时钟“滴答”声的固定音型。一开始是由低音管吹奏出“滴答”声,暗示著时钟开始走起来了。紧接着小提琴、大提琴、低音大提琴以拨奏的方式持续这个维妙维肖的模仿,同时衬托著轻快流畅的小提琴主题旋律。

接着海顿运用对比的手法,将调性转成色调较暗的小调,厚重的和声,紧迫的节奏,仿佛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原本稳定的“滴答”节奏成了一长一短的附点节奏,时钟是否开始乱了阵脚,有点状况了?风雨交加,来势凶猛,“滴答”声最后也被覆盖得听不见了。

好不容易雨过天晴,暴风雨停下来了。长笛与低音管的二重奏继续吹出‘滴答’声,小提琴优雅地重新带入主旋律,仿佛享受着暴风雨后的宁静。

咦?刚刚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没声音了?喔,原来是时钟停了。这就是海顿的幽默,不管听众是否听得入神,他都可以来那么一下,玩弄一下听众的情绪,注意力一下子被抓回现实,等明白后,会心一笑,心满意足地再欣赏下去。

现在时钟的滴答声交给第二小提琴负责,不久音乐的节奏改变成轻快的三连音:123、123…就像一首快乐的舞曲。而这个滴答声仍稳固地在低音重复著,直到结束。

每一位音乐大师都有他们之所以成为大师级人物的一些丰功伟业。他的作品中也都刻画着根基于人格特质所呈现的独特风格。在形式为主的古典时代,海顿像个龙头老大般地坚持这个古典的理念。但在大师的手中,我们可以看出形式并不是一个生硬、刻板的模子,它同样可以智慧地运用成弹性而创意的表现。

评论
2011-01-10 3: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