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京开始清理地下室 百万“鼠族”何处去?

小文进屋就上床,电视只能放在门边。(网络截图)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1月14日讯】他们白天为生活奔波,从事最卑微的工作,拿最微薄的工资;晚上回到地面以下,在如火柴盒般大小的空间里,蜷缩着自己,等待天亮。在北京,有近百万人这样生活着。可是,就这样的生活,眼看就要结束,北京政府正在加紧清理地下空间。

北京提速清理地下空间

2月1日,住建部的2010年底出台的《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将要施行,规定出租住房的,应当以原设计的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人均租住建筑面积不得低于当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标准。厨房、卫生间、阳台和地下储藏室不得出租供人员居住。而在2010年初,北京市民防局曾制定清退人防工程散居户的三年计划。

据南方网报导,为此,在最近的北京区县两会上,拥有大量社区地下空间的东城、西城、朝阳和丰台等区政府直接把目光投向地下空间的清理和整治,丰台更是明确提出将投入2.4亿元清理地下空间。

百万流动人员聚居地下

河南女孩小文姐妹俩就住在朝阳区国展附近一间地下室,3平米的空间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上面还要搭张桌子切菜做饭,水都要在门口的过道上烧,一台二十几寸的电视机也只能屈居在门框边。和小文一起住在这处地下室的共有十几户,价钱都在几百元左右,分为地下两层,她们租住的这间最小,也要近400元。

虽然条件很艰苦,但小文的妹妹依然为能租到这个房子感到自豪,她说很多地下室都是顶上漏水,底下渗水,这么干净还有暖气的已经不好找了。

据北京民防局统计,目前,在北京像小文姐妹这样居住在人防工程中的流动人口有15万左右,而北京市住建委200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北京的1.7万套普通地下室中,还居住着近80万人口。这意味着,在北京中心城区的地下空间中,住着近百万的流动人口。

北京市民防局局长王永新公开表示,从2011年起,北京将用半年到一年时间,集中清退人防工程中的散居户,今后人防工程将逐步公益化,不用于经营出租住人。

“廉租房真的离我们很远”

不过,居住在地下的“鼠族”怎么办?小文所在地下室的卫生间是公用的。她的邻居小王洗衣服的同时,不断有上厕所的人进进出出,墙上还贴着“已安装监控,请注意形象”的标语,但小王对此并不介意。

小王家在河北,最早来北京时住在海淀区的平房里,邻近北五环,“进城要一个多小时,还老堵车”。后来他搬到这里和舅舅同住,虽然价钱差不多,但方便了很多,“走着都能上班”。

对于要清退地下室的消息,小王表现得十分无奈,“那这样我们只能再回到郊区,这里的房子太贵了”。但小王也坚决表示不会放弃北京,他说自己已经在北京积攒了一些客户,回家还要重新开始。

对于是否能得到安置,小王十分认真地询问真的有77元一个月的廉租房吗?在得到证实之后,他不无感慨地说,“什么时候这些政策才能落到我们外地人头上,廉租房真的离我们很远”。

上世纪90年代 人防工程曾被鼓励运用

从上世纪80年代起,北京结合地面建筑建立起大量的地下人防工程,但很多都处在闲置状态。因缺少专项基金维护,又缺少专人管理,许多地下人防工程垃圾成堆,日渐破败。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大量外来人口的涌入,这种局面变得大为不同。到2004年,北京形成了人防工程出租的高峰,并逐年递增。

评论
2011-01-14 12: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