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怀旧忆往 带给银发族力量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1年0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羽铃编译报导)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令人熟悉的故事:一位专职教师敦促她的学生深入内心去挖掘个人奋斗的隐密细节,因为与人分享往事,对那些学生的生活影响很大。所不同的是,大多数学生都老得足以当教师的父亲或母亲。

玛丽‧珍‧罗勃兹(Mary Jane Roberts)写作班上的学生平均年龄是80岁。前排坐着最忠实的学生,拥挤的程度,她说:“就像交通阻塞一样,”常常充斥着拐杖和轮椅。

据《纽约时报》报导,18年来,62岁的罗勃兹,每周六早上在艾莫理妥斯学院(Emeritus College)教授她称之为“自传”的课程。这是座落在洛杉矶沙滩边缘圣莫尼卡学院(Santa Monica College)专为老人所开的一门课程。她教授两批不同世代的学生,第一批是经历过二战时期的人,而目前一批50几岁的学生则来自非常安逸的郊区世界。

这是一个“表演”课程,注重分享写作内容大过于探讨风格。罗勃兹认为,对她的学生来说相信环境安全、同侪是很重要的。罗勃兹仍然记得,一位达郝(Dachau)集中营生还者,从来都不曾在班上谈论自己的经历,直到有一天,他站起来读一篇集中营获释的报告,“他哭了10分钟”她说:“当他起身告辞时说:‘这是50年来,我第一次觉得获得自由。’”

透过这些故事不只让老人家获释,也让他们感到舒适。因为长期保留的记忆比新近的记忆容易想起。洛杉矶加州大学老化中心主任盖利‧斯莫尔(Gary Small)博士如此表示。

学生们选择正规的方式上课。他们排排坐,就像传统的教室那样,一个接一个轮流上讲台去使用桌上的麦克风。每个学生都会轮到上台读一篇自传范文,并听取其他学生的反应。当罗勃兹批改自传时,她发现学生很少把她的建议纳入他们的定稿中,因为他们对于讲述他们的往事比改稿更有兴趣。

许多人已经过逝的第一批学生,急于说出他们的往事,因为他们看过太多又保持沉默太久。2008年过世的朵拉.华伦(Dora Warren),8年前来上罗勃兹的课程。她在上课中坦白说出自己的经历:1935年还是年青女子的她逃离波兰,居留古巴,带着一个幼儿守寡,在洛杉矶经营一座收支勉强平衡的加油站。

她幽默的儿子哈利‧谢瑞尔(Harry Shearer)说,这个课程是“她每周及晚年生活的高潮。我妈妈是东欧人,在与欧普拉式公开谈论情感的相反文化下成长。”谢瑞尔在e-mail中写道:“人们倾向隐藏自己的感情,特别是跟全家人大量灭亡的创痛有关。艾莫理妥斯是我母亲愿意大声分享不愉快往事与感情的地方。课程以互相扶持与座谈方式进行,似乎把她埋藏很久的往事及细节自记忆中牵引出来。”

华伦太太过世三、四年间,她的同学约10人相继死亡,同时又有新的一批80岁学员加入说故事行列。罗伯兹提到50几岁新团体时表示:“50几岁世代,很少人有创伤经验,互相较劲找工作、搬到城市或海岸、组织家庭才是他们注重的事。”

斯莫尔看到老人继续教育的正向力量与他在团体治疗中发现的一样,他说:“当团体成员认同其他人的背景与经验时,通常是最有效的治疗。”老师在教授过程中也有收获。“我从学生那儿学到一切。”罗勃兹说:“最重要的是,不仅要让自己度过世界上最可怕的事,还要更加茁壮。”◇

评论
2011-01-27 1: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