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有野兰采集专家 热诚奉献的事迹

--深入菲律宾雨林寻访珍奇野兰芳踪纪实
Michael Wolf  翻译:黄凯熙

附生型兰花大多攀附在参天古木上,一起共生共荣的生长。(摄影:Ravan Schneider)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我与野兰采集专家Ravan Schneider深入雨林后,他问我:“你听到山林中传来的电锯声了吗?”此时我俩屏息聆听,并专注的凝视神秘的丛林深处,企图找到声音的来源。Ravan接着说:“如果我们能找到伐木地点,那就太好了!只要有人继续伐木,我们就能循着电锯声找到他们。”

深入雨林 寻兰芳踪

我和他约定于清晨时分,在海拔约400公尺的雨林外围碰面。Ravan和他的菲律宾同伴,共乘一辆摩托车的出现在我面前。

林间传来的电锯声,通常都是非法盗木者所为,这些震耳欲聋的嘶鸣声,对喜爱自然宁静的人而言,真是一大折磨;但是对Ravan这样的野兰采集专家而言,却是此行振奋人心的助力。

Ravan当然也喜欢朴质静谧的山林,而且参天巨木遭到砍伐后,也意味着兰花的自然生长环境又减少了。但另一方面,在此处非法的盗木者对Ravan而言,反而成为他找到珍稀野兰的贵人,因为刚砍伐下来的巨木上,往往还有存活的兰花,攀附在靠其生长的树干上。此时,也是Ravan得以靠近兰花,拍摄绝佳的放大静物照片的好机会。

Ravan和助手Josephine似乎已为这趟山林寻花之旅,做了万全的准备:有必备且充足的食物和水;穿上专用的登山靴;劈荆斩棘的开山刀和防水蛭的专用袜。

Ravan之前已经警告过我,会有被丛林中常见的小水蛭,攻击得体无完肤的危险。所以我也穿上事先准备好的长袜套,完全包裹住我的慢跑裤,以确保没有皮肤暴露在外。

随着我们朝更高、更远的深山挺进,四周景致从原始森林区变成雨林,蕴藏在其间的丰富动、植物生态,心醉神迷的让我误以为走进了另一个迷幻世界。大自然伟大的力量,让我产生无限的敬畏之意,从而忘了无所不在的水蛭威胁。

我们如同童子军般的依循电锯发出的引擎声,轻易的找到通往盗木者和拉运木材的水牛的方向。

约三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伐木地点。Ravan喜出望外的爬上倾倒的树干上,使用他的微距摄影镜头,拍摄和记录他所发现的野兰资料。Ravan在采集野兰样本时,总会携带数个专用的摄影镜头,以便在不同的拍摄需求时派上用场。


野兰研究专家Ravan(图中摄影者及右下),深入属东民都洛省的菲律宾最大岛波赛罗拉雨林中,探访原生野兰的芳踪。(摄影:Michael Wolf/大纪元)

探访珍稀 守护美丽

截至目前为止,Ravan已在他居住的波赛罗拉(Puerto Galera)岛上山区,大约3.9平方英哩的范围内,发现了近188种不同类型的兰花。而有高达三分之二的兰花,是属于攀附树上生长的种类,其余的则是地上生长型。

Ravan告诉我说:“兰花是一种非常敏感娇贵的植物,它一旦离开特殊的生长需求和环境时,就会马上枯萎和死亡。”当然最常见的情况,就是当它攀附生长的原生树木,被砍伐倾倒之时。所以,Ravan不仅是从树干上采集兰花回家研究而已,他同时也在设法救活这些可能失去生命的美丽植物。

出生于德国的Ravan,在未迁居至菲律宾时,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兰花迷。他在德国听朋友首次提到波赛罗拉的美丽小镇后,就毅然决定到此居住,从此展开他与兰花的不解之缘。波赛罗拉位于菲律宾的东民都洛省(Oriental Mindoro),距离首都马尼拉大约有3个半小时的车程。

毕生奉献 坚持理想

尽管Ravan患有严重的糖尿病,但他依然乐此不疲的在海拔约1,000公尺的山区巨木间,探寻原生的稀有兰花和其他种类的植物踪迹。部分已被发觉的稀有兰花,已风靡了整个民都洛省,甚至是流传至菲律宾境内各地。但当地雨林的兰花种类繁多,还有许多不知名、不曾问世与没有文献记载的野兰品种,等待着专家去研究和发掘。

Ravan至今已发现了六种没有文献记载的野兰花,这些兰花理所当然的继承了发现者的姓名,以他的名字命名入册,例如Dendrobium ravanii兰花就是其中之一。

为了让新发现的兰花列入正式的文献记载,Ravan必需拍下兰花的自然生长环境照片,再把采集到的植物标本和全球各知名大学,如荷兰莱顿大学或奥地利的维也纳大学的兰花记录进行比对,以确认他发现的兰花为新品种。

Ravan表示,他对典型的花园植栽兰花,也就是杂交培育出来的观赏花不感兴趣,他仅对原生的野兰品种着迷。Ravan认为原生兰虽然不像园艺培育兰花那样的花团锦簇,花朵繁盛硕大,但大朵花卉并不是唯美的代名词。相信只要就近欣赏过原生兰花,就会深深的被它巨大的自然生命美感所憾动。

Ravan因采集发现多种新品兰花后,已成为全球兰花和球兰(hoya)植物爱好者间的名人。《菲律宾的兰花》(The Orchids of the Philippines)一书的澳大利亚作者Jim Cootes,就是其中一个因慕名而认识Ravan的人。他俩已计划在不久的将来,编辑一本北民都洛省的野生植物导览手册。

Ravan并没有靠采集稀有野兰来某取生活所需,他在雨林从事这项保护珍贵兰花的工作资金,皆是自掏腰包的用他微薄的退休金来支付。

我问他是否曾考虑加入专业组织,结合他的个人喜好专长,以换取自然研究的资金。Ravan乐观的回答:“有何不可?”

想与Ravan联络,可透过以下的邮电账号:
ravan.schneider@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