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被曝有中共官方高级头衔

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网站的资料显示:郎朗是全国青联副主席(网络截图)

【大纪元2011年0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报导)中国钢琴家郎朗在美国国宴上演奏中共洗脑并反美的曲子,在各方压力之下,郎朗公开声称自己“不是政客”,然而日前却被发现有着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副主席的中共官方高级头衔。

游走于海内外的郎朗用中文高调表达“爱国情感”,却用英文表达“热爱美国人民”而始终不敢承认其中文的“爱国”表述,人们开始关注他的事业轨迹与中共官方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

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曾在中国大陆担任历史学副教授的刘因全今天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各种迹象表明,郎朗是中共官方的“御用艺术家”,是名副其实的“政客”,是被中共“包装”利用并操控的党文化的玩偶,成为中共在国内给百姓洗脑、在国际上输出党文化的文艺打手,也成为中共用“爱国”为幌子搞“统战”的政治工具。

学者:其实郎朗就是“政客”

据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网站的资料,郎朗在2010年8月24日全国青联于人民大会堂举行第十一次全会时被选为该团体的16名副主席之一。

该团体章程为:“全国青联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我国基本人民团体之一,是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为核心力量的各青年团体的联合组织,是我国各族各界青年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组织。”

值得注意的是,胡锦涛曾经担任过全国青联的主席。

刘因全表示,“这个所谓的‘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其实就是中共官方的组织,是被官方列入编制内的,而且级别很高。依我的判断,作为全国青联副主席的郎朗应该是一个正厅级的官员。”

他说:“在中国大陆,有很多这样的所谓‘民间’、‘半官方’等性质的组织,其实就是中共的直属组织。这个‘爱国统一战线组织’就是中共搞统战的工具,中共打着‘人民团体’的旗号,其实是掩盖其中共独裁本质,用以欺骗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的惯用手段。最典型的例子,中共不是还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吗?”

刘因全表示,其实郎朗和张艺谋等人一样,就是“官方艺术家”、“政治艺术家”,就是名副其实的“政客”,是中共的“直属”、“附庸”。

法广:“他实际上已是个政治人物”

法国广播电台1月28日发表题为“郎朗:‘我不是政客’;但他是新当选的全国青联副主席”的文章。

该文章引述自称为郎朗经纪人的朋友在网上透露的消息说,郎朗的经纪人曾建议郎朗在白宫国宴上演奏中国传统曲目,但郎朗坚持要演奏能使胡主席产生共鸣的曲子:“他觉得这曲子旋律优美,主题很爱国,胡主席也熟悉,容易引起共鸣。我当时提过建议,让他弹个传统的民族曲目《彩云追月》什么的,没有被接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f767970100p4k9.html

这篇文章还引述一名网友的话说:其实郎朗知不知道“上甘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并非像他所说的仅是个欣赏“旋律美”的纯音乐家,他实际上已经是个政治人物。

美国著名政论刊物《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的资深编辑诺丁格尔(Jay Nordlinger)1月24日在该杂志的网站上发表文章《污秽之歌》评论道:在任何独裁政权下,都有为官方服务的艺术家,纳粹政权有,当年苏联有,所有一塌糊涂的政权都有,郎朗自愿成为其中一员,他不是同受迫害者站在一边,而是跟独裁者站到了一起。

中共党文化灌输下的政治棋子

刘因全表示,“分析郎朗的现状,要从他小时候开始,如果看到他的人生轨迹,我们就可以清楚他的心理状态了。其实郎朗就是中共党文化毒害的人群的一个最典型代表。”

郎朗在2008年5月出版的自传中详细记载了一天父亲绝望疯狂地逼迫9岁的他在死亡中做出选择。书中写道:“你不能灰头土脸地回到沈阳。”他狂喊道,“人人都会知道你没考进音乐学院,人人都会知道你的老师不要你了,死是唯一的出路。”父亲要孩子吞食几十片药性很强的抗生素,“你先死,我后死”。“我跑到阳台上,想要躲开他。”他尖叫道,“如果你不吞药片,那就跳楼,现在就跳下去。”

刘因全分析说,郎朗的父亲郎国任就是在中共“战天斗地”的斗争哲学和暴力谎言熏陶中走过来的典型,充斥着中共党文化的毒素,人说“虎毒不食子”,他却逼迫9岁的儿子选择不成功便去死,成名后的郎朗曾对记者说︰“我小时候,他是老板;现在,我是老板!”郎国任确实在儿子面前再也抖不起威风来,因为谁最有钱、有势、有名谁是老大。

刘因全说:“从郎朗及其父亲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共党文化洗脑的‘成果’,中华民族传统中敬老爱幼等人伦纲常、礼仪美德都被中共破坏了,人性被扭曲与毁灭,人们真的变成‘狼心狗肺’了,没有良知和是非观念。”

刘因全表示,可以说,被中共培养出“狼性”的郎朗的父亲培养了郎朗的“狼性”,而郎朗的“狼性”之后又被中共看上、拉拢和利用了,成为中共党文化灌输下的“政治棋子”,其实就是臭味相投,狼狈为奸。

被中共炒作 多重身份 郎朗热衷“红歌”

近些年来,在中共官方的大型活动中,随时可见郎朗的身影,他有着多重“大使”身份,中共官方及其喉舌极尽吹捧之辞全方位的为郎朗做宣传炒作,把郎朗打造成“当今世界最年轻的钢琴大师”、“将改变世界的年轻人”……

2010年11月在广州亚运会开幕式表演;2010年8月,被沈阳市政府授予沈阳形象大使;2010年5月受聘深圳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形象大使;2010年4月,郎朗担任上海世博会形象大使并在开幕式上表演;2008年北京奥运会,郎朗被选为奥运形象大使,并在开幕式上表演……


2010年8月,郎朗被中共沈阳市政府授予沈阳形象大使。(网络截图)

郎朗还与中共的文宣打手宋祖英、赵本山等同台表演,而他所热衷于演奏的绝大部份都是中共带有洗脑企图的“红歌”。在2006年中共“春晚”,郎朗演奏了“翻身的日子”和“我的祖国”。“翻身的日子”原是“伟大的土地改革”中的插曲,美化当年的中共土改,是典型的“红歌”。

据每日甘肃网2010年11月24日报导,郎朗兰州行主打“中国风”音乐会曲目确定,其中包括“红旗颂”,这也是一个赞美中共暴力革命的“红歌”。

2005年11月胡锦涛访问德国时,郎朗在总统府欢迎仪式上演奏“保卫黄河”,胡先后三次拥抱郎朗,中共文化部一名副部长说,“中国大熊猫有一千只,但郎朗只有一个”。外交部长李肇星第二天专门去旅馆看望他,并留言:“郎朗小朋友,感谢你为中国外交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太喜欢你了!”

纵观郎朗的事业轨迹,他的演出及成名都和中共官方有着千丝万缕、不可分割的联系。郎朗自己曾得意地说,他给胡锦涛曾弹过七次琴。

中国营销资源在线2011年1月7日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郎朗的“包装”:“郎朗身后的团队显然更擅于包装造势,在宣传上更积极——他们敢于早早亮出“国际钢琴大师”的旗号……在机会把握上更主动——近年来央视直播的大型活动总是能见到郎朗的身影;在媒体炒作上也颇有心得——郎朗父亲的一句话:“只有公主才配得上郎朗”,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被媒体热炒了一把,“无形中又将郎朗的知名度提升了几个百分点。”

被党文化毒害 为中共站台

刘因全分析说:看到郎朗的这些历程,就很清楚他为什么要在白宫演奏中共的洗脑“红歌”了,中共是“我是流氓!我怕谁!”郎朗是“我要投靠!我怕谁!”

他说:中共靠暴力与谎言奴役民众,把艺术政治化愚弄百姓,这种文艺的形式更具有迷惑性和危害性,这种文痞、艺痞更可恨,他们利用文艺的靡靡之音用软刀子杀人,就是中共讲的“糖衣炮弹”。

刘因全表示:“如同张艺谋、余秋雨之流的,郎朗是中共党文化的典型体现,他们都削尖脑袋往‘体制内’钻,他已经成为中共利用并操控的党文化的玩偶,上了贼船,很难回头,其实是非常可悲的,这么年轻就成为了中共的附属品。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中共服务’,他所说的就是为中共代言,他所做的就是为中共站台,他靠服从和谄媚政权、附和中共邪党的意识形态,获得他们的政治和艺术利益,成为中共给中国民众洗脑的政治工具、文艺打手。”

他说:“郎朗今天的演奏会取消了,这已经是厄运的开始。现在他是‘千夫所指’,凡是有正义感的人,不管中国人,还是美国人,都在骂他。他如果不悬崖勒马,将来等待他的是更可悲的下场,人生、事业也许从此时开始已经在厄运的暗潮当中。”


分享到 Facebook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排行榜
美东时间: 2011-01-29 15:43:00 PM 【万年历】
标签:tags: 郎朗
 
 
最热新闻 不能错过
Copyright© 2000 - 2014   The Epoch USA, Inc.    授权与许可   服务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