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纪元】大陆媒体掀“起义”风潮

大陆民间自己来评年度新闻奖,这还是第一次,这标志当局的权威性受到民众的挑战。(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1月08日讯】(新纪元周刊记者王净文综合报导)乖乖牌的大陆官方媒体,竟然接二连三的公然与当局唱对台!

一批批严守专业的媒体人,不顾受惩处的危险,前仆后继尝试突破重围,撑大自由资讯的边界范围,仿佛一股呼之欲出的破茧力量,正在汇聚成局‥‥‥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好像是偶然发生,也好像是相约而至。12月中旬,大陆媒体突然连续发生好几起媒体充当新闻对象的“突发事件”:一向充当政党喉舌、政府工具的官方媒体,竟然接二连三的出现“人为事故”,令人目不暇接。这些媒体公然与管理机构唱对台戏、打嘴仗,引来民众的一片叫好声。这一波接一波的浪潮汹涌,一阵接一阵的火山喷发,让人真切感受到大陆媒体“正在起义”。年尾近,“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宁静,好似黎明前黑暗,新一轮的变革大潮正紧跟着2011年的脚步悄然来到。

《华夏时报》挑战发改委

12月12日,《华夏时报》女记者吴丽华怎么也想不到,那篇她花费了很多时间精力、详细调查写成的《价格调控困局:食用油企业被逼停产》,竟会给报社带来那么大的风波。当她从食用油的经销商那得知北京汇福粮油集团停止生产后,她以记者的职业敏锐迅速利用各种管道得到了很多第一手资料,并深挖出发改委(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制定价格所扮演的角色。

通过调查,她发现:“12月2日,国家发改委约谈中粮、益海、九三和中纺四家食用油巨头,提出两条要求,保证供应、稳定价格,据说明年两会之前不准涨价。……不过企业也有企业的难处。使用进口转基因大豆的食用油生产企业,现在进口大豆加工食用油,成本将达到每吨10,300元到10,400元。按照现在国内的市场价格,市场上散装食用油批发价是9,700元到9,900元一吨,这样企业每卖一吨油就要亏损500元左右。……作为龙头企业的他们,其目前的经营状况也只能维持一个月左右。食用油行业大面积停产、断货的局面一个月之内将会上演。”

文章还分析了造成这个价格倒挂怪像的原因,矛头直指发改委不愿为控制物价付出,而只想“要企业为调控买单”:“国内大豆虽然丰收,但是由于国家托市收购,企业购进东北大豆成本比进口还要高,企业选择更多进口,则反过来强化了国际市场上的中国需求,大豆价格走高看似成为一个无解难题。……国储最近一次抛售储备大豆,在一片关注中以零成交落幕。原来调控部门坚持顺价销售,加上出库费、运输费等费用,企业购买国家储备大豆比进口大豆和国内购买成本都要高,这种状况下,食用油企业当然不买账。”

《华夏时报》刊发此文后,《重庆晚报》、《第一财经日报》等多家媒体进行了转载。第二天13日,国家发改委批评该报导“严重失实,纯属主观臆测”。按照惯例,只要中央部委一呛声,下面媒体马上反省、认错、改正,不过这次可不同了。

12月14日,《华夏时报》发表声明反驳说,上述报导为《华夏时报》记者现场采访而成,并有相关录音及文字记录,对于有关方面声明这则报导“严重失实,纯属主观臆测”的说法不能认同。《第一财经日报》也同一天在它的网站刊发声明,证实关于食用油企业停产的真实性,还表示,作为一份始终坚持“对时代负责”的报纸,对发改委的有关说法持保留意见。

涨与不涨 计划经济的软肋

就在民众围观这场嘴皮大战、并称赞《华夏时报》给力(很带劲儿、很有意思)时,15日,事态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华夏时报》再次发表简短声明,不情愿的承认“报导有失偏颇,并且对因此引发的一些社会误解和不利影响,表示歉意。”并表示“要贯彻落实中央管理通胀预期的精神,维护市场稳定,进一步做好报导工作。”

民众评论说,《华夏时报》这次是输给了“一切为了稳定”这个冠冕堂皇的挡箭牌。不过17日《扬子晚报》还评论说:“媒体叫板(挑衅)发改委不光是真假新闻之争”,文章称这次媒体和部委的博弈对社会很有益处。首先是打击了政府部委的“资讯垄断权”,其次是政府对资讯真假的“裁决权”,媒体的叫板也是在倒逼政府的“资讯公开”。

其实早在11月4日“一片涨声中”,著名财经专家廖仕明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就给出了与众不同的预测:“通胀的另一种说法是物资短缺,中共建政几十年来都是物资短缺,中国政府有一整套办法对付通胀,最简单的就是直接下行政命令,不许涨价,我估计这一轮最后又走到这儿来了,但是它的结果会有十年左右的企业亏损,大量的企业亏损。最典型的是1988年,那时物价涨得很厉害。政府马上强行控制物价,导致国有企业、中小企业等经历了将近十年的亏损,到 1996~1997年时是最严重时,那时有差不多一半的企业是亏损的。”看来中共又在走老路了。

《时代周报》挺赵连海遭整顿

12月13日出版的广东《时代周报》,推出了2010年“有影响力的时代100人”,“结石宝宝”之家的创始人赵连海被评为“年度民间人士”,并排在特刊的第一位。赵连海是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受害者家长,因带头维权,今年11月他被北京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两年半徒刑。

《时代周报》在颁奖辞中称,赵连海的遭遇反映了中国民间维权风险和困境,反映了中国民间人士对公平正义的信念“非镣铐和囹圄能够阻挡”。赵连海的原辩护律师李方平对海外媒体表示,为了维护中国30多万毒奶粉受害者的权利,赵连海和他的家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次《时代周报》将赵连海评为“年度民间”人士,意义重大:“只有每个人都去捍卫自己的权利、去发出声音,才会汇成一种强大的力量,促使政府的改变。”

15日,《时代周报》的主管副总编辑被要求写检讨书,虽然该报已有不少报纸流出市面,但剩余的全部秘密回收。参与策划该系列报导的一名编辑表示,他们事前已经做过一番“风险评估”,最初的评选中,艺术家艾未未被选为“年度艺术家”。但考虑到风险,最终将艾未未去掉。2009年8月《时代周报》因刊登“高干子女占超亿元富豪人数91%”的文章,被有关当局痛批过。

无惧封杀 《河北青年报》刊艾未未专题

不过也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大陆人都知道,近年来艾未未积极参与维权事件,包括收集四川大地震遇难学生名单、豆腐渣校舍资料、声援遭判监的四川异见人士谭作人,声援刺杀员警的北京青年杨佳等。声援中,他曾在成都被员警殴打,德国医院检查发现是“重挫造成的外颅与脑体间大面积出血”。一个月前,艾未未在上海的工作室收到当地政府发出的“拆迁决定书”,目前艾未未已被政府列入重点“异见人士”之列。

明知这个话题是个烫手山芋,12月16日,《河北青年报》还是在副刊“文化人物”以“艾未未:寻找一切可能性”为题,对他进行了正面专题报导。文中不但推荐了艾未未的艺术成就,更以不少篇幅介绍他介入的社会事件:“互联网的兴起让不擅长文字的艾未未产生了表达的欲望和可能,这让他除了在当代艺术领域之外,新增了一块重申个体和生命价值的‘阵地’。艾未未对时事的批评,也延续了他在设计领域的出发点:维护个体尊严,表达个人自由。”

目前艾未未平均每天发九条微博消息,内容涉及面很广,但都与当下网友关心的话题密切相关。12月初,香港天文学会会长杨光宇成功向国际天文学会申请,将小行星83598命名为“艾未未星”。

挑战央视 媒体人自创“王小山新闻奖”

12月13日,北京知名媒体人王小山针对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人物”奖的不公正,首次设立了“王小山新闻奖”,奖励在过去一年里发表的新闻评奖记者和新闻人物。光看这五个大奖的名字就别有寓意:“大铁锤奖”奖给年度最有力度的重磅新闻;“八爪鱼奖”关注有宽度的独家新闻;“稻草人奖”奖给有厚度和人道关怀的新闻报导;“水产蟹奖”是鼓励那些有力度并被和谐的新闻人;“乌鸦嘴奖”是给有准度的评论人;而全年大奖也叫做“南美羊驼奖”,(即大陆网民用来讽刺谩骂中共当局的“草泥马”),则奖给年度新闻人物。

王小山谈到他创立该奖的初衷:现在中国评的新闻奖,大多不靠谱,“不如在网路上网友大家自己评一个,看看有什么效果。”消息传出,受到网民的热烈支持。为此王小山专门开通了一个账号,征集大家对奖金的捐赠。“最少有捐七分钱的,多的有一两千的,就这么凑起来了,现在有两万多元了”。

不过官方的态度却很对立。很快新浪微博上设立的“2010年王小山新闻奖”专题,全部被中宣部“河蟹”(和谐)了,此外,他在新浪网的博客上关于新闻奖的说明也被关闭。王小山最初的想法是用新浪微博的投票程式,让网友自行投票,等结果出来之后,让媒体来报导。

今年11月,一批推特网友发起“推贝尔”奖,奖励促进推特在中国普及的技术专家,他们募集到一批奖金,并用公开透明方式奖励给公众投票选出的获奖者。不过当这种方式被运用到跟民众社会生活相关的领域时,这种网路投票就带有民主选举的内涵了,于是就被遇到“河蟹”了。

王小山说:“没想到被和谐得这么严重,以为政府他们会说低调一点,颁奖仪式别搞得很大等。现在看来,这些设想完全不可能了。”12月19日王小山表示,既然大众评选无法进行,那他将自己决定谁来得奖。颁奖日期还是明年一月底之前。

《潇湘晨报》含沙射影纪念辛亥革命

今年11月,为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潇湘晨报》推出了系列特刊。在特刊卷首语《所谓天下大势》中写道:“某个暴躁的士兵开枪后,武昌起义爆发了。这是99年前的一起偶然事件。

如同一切宏大的历史,偶然事件的背后,一定是必然的逻辑在作用。大清帝国不是因为甲午海战才腐朽败落,苹果即使不落在牛顿的头顶也会落在其他科学家的头顶,欧洲列强决不会仅仅为了萨拉热窝那个冲动的中学生就发动第一次世界大战,辛亥革命的基础,是孙中山的执著、黄兴的冲刺、宋教仁的理想,是康有为的探索、梁启超的思考、谭嗣同的牺牲,是魏源的《海国图志》、严复的《天演论》、容闳的《西学东渐记》。”

接下来文章谈到清朝统治者为了私利而否定宪政,从而导致与民对立:“人民要电报以利资讯,人民要办报以彰思想。清廷越处处修墙,人民就越善于翻墙,‘面壁十年图破壁’。这近在眼前的历史,实际上就是翻墙者对抗修墙者的历史,修墙者的心魔之墙高到一尺,翻墙者的攀越之道必然暴涨一丈。……中华民族错过了很多机会,中华民族还有很多机会。这就是我们纪念辛亥革命的意义。”

发刊不久,《潇湘晨报》就遭到停刊,总编辑刘剑、执行总编辑龚晓跃亦遭到处分。外界评论说,中共封杀辛亥专辑是做贼心虚,因为这正好打中了中共极权专制的要害。孙中山先生的遗嘱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如何把中国建设成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这也正是《潇湘晨报》的编辑主题。

还有媒体爆料说,10月13日《潇湘晨报》率先用半版的篇幅报导了《温家宝接受CNN专访谈政改》,除另一家快报外,全国其他报纸都没有报导。按大陆不成文规定,凡事涉及中央领导人的消息与讲话,一律采用新华社通稿,没有通稿就不能报导。《潇湘晨报》出刊后,被解读为中共内部发生分歧,引起多位政治局常委震怒。于是中宣部与国新办利用辛亥特刊一事“秋后算总账”。

旺报专访长平

今年九月,台湾《旺报》专访了大陆著名媒体人长平(张平)。在谈到最近官方对媒体的管制时,长平表示,十年前当局在互联网的管制方面缺乏技术时,纸媒常收到禁令:“不要转载网路上的谣言”,现在反过来了,网路会收到禁令:“不要转载《南方都市报》的新闻”。这个转变体现了大陆媒体业“光明与黑暗的角力”。现在虽然管得紧了,但也看到新的裂缝在出现,新的光亮在照进来,一切都在变化中。

因为媒体必须面对市场,哪怕是《人民日报》,也要想到读者是否愿意看,是否有广告收入。比如两会期间湖北省长李鸿忠抢夺记者录音笔引发连署抗议,那个被夺录音的记者就是《人民日报》下属的《京华时报》记者。现在很多媒体人追求专业主义的独立性原则,讲求新闻独立,比如13家报纸关于户籍制度改革发表共同社论,媒体人连署抗议《重庆晨报》在三名记者被警方拘传时的表现等等,这些都体现了媒体人的努力。

长平还谈到大陆媒体的巨大作用。中共政权对媒体的依赖性比较强,大陆媒体的作用会大于其他社会媒体的作用。媒体人在中国不是弱势群体,他们只要与权力合作,会有很多好处,但也有不少坚持原则的人。长平谈到他和南方报业集团的许多同仁,都在努力撑大极权体制的边界,“试图撑大空间,把边界扩展”,竭尽所能的为民众提供真实的资讯。

也许这种力撑行为,汇集起来就会演变成一种反抗,成为一种起义。这也正是今日大陆媒体出现的新趋势。◇

=================================================================
《华夏时报》是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办的综合性日报,1989年创刊。“《华夏时报》还以弘扬人道主义为己任,开辟一定版面关注社会弱势群体。”

《河北青年报》2003 年由共青团河北省委主管的机关报,脱胎为省级大众都市报。2005 年与北京青年报传媒集团合作成立有限责任公司,多次改版后,读者量大增。

《时代周报》由广东省出版集团倾钜资呈献的高端政经类周报,“报导一切重要新闻,影响有影响力的人”。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强势发行。

《潇湘晨报》:湖南省第一大综合类都市日报,期发量超过52万份。“关注民生、守望民本,着力于无限逼近湖南都市生活的真相。”

本文转自204期【新纪元周刊】“专题新闻”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07/8888.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王小山,大陆著名网路作家,前南方都市报娱乐编辑,曾以“黑心杀手”的笔名开创网路“黑通社”写作风格,从事过十数种职业,现为自由职业者。出版杂文集《大话明星》、《这个杀手不太冷》、《亲爱的死鬼》等。

评论
2011-01-08 9: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