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童文薰:“温跑跑”揭开中国经济恶化实况

童文薰(台湾及美国纽约州律师)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0月19日讯】2011年10月1日中共建政日〈自由亚洲电台〉一篇题为《政府出手干预能否遏制“温跑跑”现象恶化?》的文章,报导了因为资金链断裂无法偿债而跑路的温州企业(绰号“温跑跑”)越来越多。光是选在9月22号(星期四)这一天跑路的温州商人就有九家之多,可见问题严重到什么程度。

资金链断裂,温商如骨牌般连倒

温州商人遍布中国甚至全球,牵亲带故,拥有傲视旁人的经济实力。过去几年来横行中国的炒楼客,总少不了温州商人的身影。把温州的经济视为中国经济的缩影,一点也不为过。因此“温跑跑”现象就特别引发关注。

中共面对各种天灾人祸,惯常施以掩盖手法,这是事件发生时的直觉反射。但“温跑跑”已经到了掩无可掩遮无可遮的情况,甚至有人估计接下去的连锁效应(每家厂商背后有许多供应商,供应商又各有上下游的协力厂商)就像推骨牌一样,一家倒百家倒,在2011年底前会有40%的温商倒闭。如果真的如此,效应绝对不会止于温州。因此中共开始出台一些措施,给予中小民营企业周转资金或介入还款安排,希望能够扼阻连锁倒闭的现象。

中共出台抢救办法,难防趁火打劫

这样的方法会有效吗?如果在一个正常的法治社会,或许还会有点效用。但在中共治下的中国,让官员大张旗帜介入中小民营企业,不管是给予资金或者介入协商还款计划,只不过是引狼入室罢了。体质好但周转不良的民企,官员或特权者趁机掠夺经营权自然不在话下;体质不好的民企,就算借给他再多的周转金,最后也只是打了水漂,不是成了厂商的跑路费就是被手段高明的债主抢先取走,对于扼阻连锁倒闭现象一点帮助也没有。

中国民企资金链断裂,中共一手造成

事实上中国民企资金链断裂的原因,正是中共一手造成。由于自2008年以来中共大量印制钞票,发行出去的钞票早就超过中国国民生产毛额的1.8倍,远超过世界上其他国家成为世界第一。滥印钞票的结果造成中国通货膨涨的压力越来越大,恶性通膨迫在眉睫。如果暴发恶性通膨,中共的政权也就危在旦夕。因此中共把银行的存款储备准备金比例一路上调到22%,又扩大了必须计入“存款”的范围,连汇票、信用状(LC)、保函(BG)都被纳入,因此银行被冻结不准放贷出去的资金立刻创下历史新高,达到了34%。于是中小民营企业就成了首当其冲的受害者,这个结果不必是金融专家也能预见,何况是始作俑者的中共。但这个结果是中共不在乎的,或者在两害相权取其轻的情况下,也只能先舍中小民企,压后恶性通膨的势头再说。

根据中共官媒的报导,在无法从银行融资的情况下,除了向亲朋好友调头寸,大约80%的中小企业在借无可借的情况下,只能饮鸩止渴,找上地下钱庄、影子银行。这些民间高利贷结合黑帮势力,三到五分的利息算是一般利,更高者可到六分甚至十分,还是以月计算。可是以代工与出口为主的中国企业的毛利一般只有3%到5%,如何还得出这种动辄以30%、50%、60%甚至100%计算的高利贷?结果当然是跑路。

温跑跑之后是“银跑跑”?

不只中国民企要跑路,银行接受存款就必须设法以放款赚钱。如果定存利息2.5%而放款利息是5%,正常的存款储备大约15%才能够维持营运。(假设银行收进来1000万的存款,必须付出25万的利息给存户;保留15%的存款为准备金,最高可以放贷850万出去,能够赚到42.5万的利息。预留呆账风险与人事费用管销成本,还有合理的利润。)如今被迫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到34%,银行可动资金只剩66%,而且倒账风险相对提高,真是放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不借款会慢点死,借款可能会死得更快。左右都是一个死。

中共宁可倒贴美国,也不资助中国民企

中共早就对于中国的经济问题失控,过去还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调控这个调控那个,如今却是头痛医脚、脚痛医头,一方面收紧银根不肯贷款给中国民企,一方面却加码买进美国国债,使问题加速加倍严重。同样的钱贷给中国民企不仅有可观的利息收入,扶助中国民企还能稳定工作机会与税收,但买进美国国债却只有1%的利息可以期待,但中共视美国为可以信赖的债务人,却把中国民企视为拒绝往来户。在这种扭曲的作为下,中国民企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怎么可能得到解决?

中共戒除不了美国国债瘾

有许多人看不懂中国的经济问题,总喜欢跟着中共官媒的大标题判断事情。其实只要综合各种现象再深想一下,就会知道中国的经济问题有多么严峻而且已经无力回天。光讲美国国债这一块,因为人民币升值,过去拿8:1兑换美元,如果现在换回来却只有6.8:1,立刻损失20%(8-6.8/8=0.2),但美国国债却只有1%的利息!中共舍不下美国国债,却一边谩骂美国有“债瘾”,又一边加码继续买进。究竟谁成瘾?事实非常清楚。美国人固然乐于以1%的低利享用中共送上门来的钜额美元,但主动权毕竟在中共手上。中共想要从中国市场上收回大量的人民币以免恶性通膨之灾,其实可以自己发行国债。但是就像中共把中国民企视为拒绝往来户一样,中共发行的国债,中国人会买吗?外国央行会捧场吗?外国民众会乐意掏腰包吗?就算美国政府真的如中共官媒所骂的举债成瘾,那也是让中共妒嫉得不行却连过过干瘾也不成的梦想。

春江水暖鸭先知,温州商人一向跑在中国经济的前端,正在于他们的敏锐与集体行动的力量。然而一叶知秋,如今温州的地下金融以及温州中小民企集体倒闭的现象,也将中国通货膨、货币泛滥、银行被迫冻结钜额人民币、资金链断裂等实况浮上台面。这是恶兆还是短期的风暴?抛开“一个极权政党可以无法无天、无所不能”这种迷信的时间,真的到了!◇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244期【逍遥法中】栏目(2011/10/06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246/9928.htm

新纪元PDF版订阅(52期US$10 )

评论
2011-10-19 1: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