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6名受虐儿童获卑省府百万赔偿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0月22日讯】 (大纪元记者安琪温哥华编译报导)卑省高等法院日前裁决,省儿童与家庭发展厅因没有对6名受虐儿童采取及时的保护措施,而被判罚近百万元赔偿。
  
法官Barbara Fisher认为,省儿童与家庭发展厅明知6名儿童在家中受到虐待,需要保护,却迟迟没有行动。为此卑诗省公共监护人代表6名儿童起诉省府, 6名儿童最终获赔98.8万加元。这一案件在全省历史上是罕见的,对于未来的儿童保护,将有重要影响。
  
本案的控辩双方在基本事实和过错的认定上并没有太大争论。省府律师在审判初始就承认省府有过错。18年前儿童与家庭发展厅第一次发现三名年龄稍大的儿童受到父母的虐待后,把他们带走,不久后又交还给了父母。后来三个年龄小的孩子一出生后也没有把他们领走,导致他们从幼时起就饱受家庭暴力的摧残。此次审判双方的论辩主要是集中在赔偿金的多少。
  
本案中的这家人共有11个孩子,其中有6名是本案的原告。这6个小孩中有两个已经长大成人,其中有5人被确诊患有酒精引起的神经发育障碍,造成他们的智力迟障。法院没有公布受害者的身份。
  
三个年长的孩子出生于1990-1993年间,在此期间,社会工作者对于他们的父母酗酒、吸毒、互相打斗,对孩子不管不顾等等问题早已了解,并向政府做了报告。
  
1993年3月28日,在第三个孩子出生两个月后,警方到访了他们的住处,发现这一对夫妇酗酒无度,经常烂醉如泥,根本没有能力照顾三个小孩。儿童厅因此领走了这三个小孩。
  
领养人很快发现,当时只有15个月大的第二个女婴,身上伤痕累累,领养人迅速把他们送入医院检查。医生发现这名女婴的脖子上,脸颊两边,下腹处和后背都有伤。医生诊断为严重受伤,认为并不是一般的碰撞,而是受到了殴打导致的。
  
4月13日,儿童厅鉴于这个小女婴受到的伤害,和他们父母的过度酗酒,决定这三个小孩都需要保护。小孩的父母在清醒时也有所悔悟,8月份两人与省府签了一份协议,同意参加针对父母的戒酒和愤怒管理课程。8月8日,儿童厅把孩子还给了他们。

虐子父母屡教不改

1993年8月到1999年6月间,这位母亲又先后生了5个孩子,社会工作者仍然不断到他们家中造访,报告的情况时好时坏。儿童厅也经常收到学校教师和匿名社区人士的报告,其中包括,家庭暴力,酗酒,家中鼠患成灾,孩子经常吃不上饭,很饿,又脏,经常生病或不上学。还有许多报告说,第二个女孩经常挨打。
  
社会工作者对这些说法进行了调查,回复说,找不到什么根据。
  
1998年8月,员警发现这位父亲与另一名男子在早晨五点多钟的时候喝得烂醉,家中还有6个未成年的孩子。另一名社会工作者发现家里很脏,有尿味,第二天儿童厅把孩子带走放在了寄养家庭。
  
当时给他们做体检的医生说,第二个女孩的耳朵严重变形,像是被拳头重击造成的。即使这样,这些小孩还是在1998年11月被送回到父母身边,这对夫妇答应了一些条件,比如接受专业机构的监督等等,儿童厅认为这样危险就小了,因此把他们送了回去。
  
1998年到1999年间,三个小孩上学的学校校长说,小孩看上去很难过,不爱说话,不和人交流,他们头部有几次受伤。校长还记得看到过其中一个从垃圾箱里找东西吃。她还报告说,这家的二女身上经常有伤,还有香烟头烫过的痕迹。
  
1999年3月,诊治过小女孩的医生听说她被送回到父母那里,就给儿童厅写了信,说她处境“非常危险。”5月,儿童厅把这个小女孩带走,另外几个孩子还在家里住,但是五月出生的另一个小婴儿被测试出来可卡因呈阳性。因此几个孩子都被送入寄养家庭。这时最大的孩子已经九岁了。
  
卑诗公共监护人Catherine Romanko 说,她很高兴法院做出这样的判决。
  
她在声明中说:“这些年轻人没有基本的食物,衣服,住处或正常的家庭环境这么多年。省政府知道了他们的需求后,没有及时的提供保护。这是重要的决定,我们仍然在评估这个判决的意义。”
  这起案件的原告是省公共监护人,她从2011年初就开始代表13个小孩起诉。儿童发展厅的发言人说,省府针对这份判决,在考虑未来该怎样做。◇

责任编辑:魏思明 

评论
2011-10-22 12: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