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叶绿素f发现者澳科学家陈敏博士

叶绿素f发现者澳洲科学家陈敏博士。(摄影: 袁丽 / 大纪元)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0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袁丽澳洲悉尼报导)科学的发现,发现的科学,这不只是科学家钻研的过程,也是许多从事科学研究领域人们的梦想。新近获得2011年澳大利亚科学部长奖“年度生命科学家”奖项的陈敏博士,在10月16日接受了大纪元记者的专访,讲述了她对叶绿素f的发现,从中我们也能一窥作为科学家真实的工作与生活。

叶绿素f的发现与认知

在交谈中,我们了解到目前在悉尼大学生物系光合作用实验室任副教授的陈敏博士,她在实验室中研究课题主要是叶绿素d、光合作用。当讲到人们对叶绿素的基础认知时,她说:“叶绿素,最简单的就是你所看到的所有在植物中的绿色,植物里都有叶绿素。我刚从坎培拉回来,在那里的一个早餐会上,一位科学家对我说:实际上,真正的在这个地球上,叶绿素分子是驱动地球生物圈运行的分子。我说我太谢谢你了,你把我的工作一下子提到了一个很高很高的水平了。但是为什么大家这么说呢?因为叶绿素分子是一个重要的分子,它直接参加光合作用。光合作用是在整个生命的起源,到整个生物圈的形成,它是起著一个决定性作用的。我们知道光合作用可以吸收二氧化碳,同时它又是一个产生氧气的一个反应。由于最近的一些社会的现象,使得这个领域反倒让大家觉得研究光合作用好像是很重要的一个研究。”

当提到叶绿素f发现的重要性时,她说到:“叶绿素f发现的重要性,不是在于这个分子式是在这个世纪新发现的一个分子,或者说是在67年内都没有发现到的一个新的分子式。叶绿素f这个分子许多人很感兴趣,是因为它有一个非常独特的一个吸收光谱(的作用),这个吸收光谱的独特之处就是因为它扩大光合作用的光谱区域,叶绿素f可以使光合作用的有机体利用远红光,可见光的远红边缘。可是太阳光每天照到地面上面不仅仅是我们可以看到的光。我们看到的光只是占了这种每天照到地面光的40%左右,有很大一部分光实际上也就是普通叶绿素也不能够吸收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到了这种远红光区,虽然叶绿素f没有进到非常非常远红,在体外的吸收光谱是706纳米,也正好是在这个可见光的红光区的边缘,但是它在体内的时候,它会把这个光的吸收可能会延伸到超过750纳米以上。”

对于叶绿素f的用途,陈敏谈到:“有人作过计算,如果用了叶绿素f,它可以增加光合作用吸收从700到760纳米之间的光能。根据太阳能在这一段能量的太阳光来算的话,那么,它可以增加19%的光能的利用。如果真是实现了这个光能的利用的话,也就是有潜在的可以提高光合作用的效率。”

她还希望自己的发现可以帮助到其它领域里的项目,她说:“我是做基础研究的,我不是开发太阳能板或者是真正的进入到那些光能源研究等项目的,但是我希望我的研究能够给那些做别的领域的人们一个启示,比如做生物能源的、做太阳能的人们以启示。”

“我是一个幸运的人”

说到对叶绿素f的发现,陈敏感觉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在研究叶绿素d的过程中,使她在偶然的机会中发现了叶绿素f。她说:“我当时认识了一位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布莱特•内伦教授,他是研究蓝藻在“层叠石”(Strmoatelite)里面细菌总群分析的。当时我在想,在这种光(可见光很低,红光很强的地方)的条件下,那里面也可能有叶绿素d的,我如果能够在那里分离出叶绿素d的生物体的话,那么,说不定对研究它的进化会有一定的帮助。因为“层叠石”是跟很古老的生物有直接联系的。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去找到了他,跟他说,你下次取样的时候,能不能也给我两块石头?”就是从这两块取自西澳鲨鱼湾的石头中,陈敏经过培养基的培养,发现了除叶绿素d以外的东西,经过各种实验证实了它的存在后,2010年的5月,她将这一发现写成文章寄到了《科学》杂志发表。

她说:“我很幸运的过了第一关,很高兴。这中间有一个小的插曲,我的第一稿投出去的时候,我不是叫它叶绿素f,我是叫它叶绿素e。虽然我知道有叶绿素e的名字被人用了,但是我在收集资料的时候,我发现它只有一个光谱,我在想它也不是真的,我就用了这个名字。等到文章送去之后,有一个评委就提出这个名字被用了,是否应该把这个名字改一下,否则会让人搞混。这时候我才发现,叶绿素e虽然不是真的存在的一个色素,但是却在1960年、66年的书里面都给描述过,说这个东西可能存在。尽管没有一个正式发表过的数据,我跟我的同行们商量后改为叶绿素f。”陈敏的这一发现在8月19日正式在“科学”杂志的网上发表,她的发现也为未来人对光合作用的实际应用和开发给与了无限的潜力。

陈敏相信科学是无止境的。她讲到一位来自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教授讲过:当别人问为什么的时候,如果我能够回答为什么,我就不会在这儿了。陈敏说:“正因为你总是有这些为什么,它们为什会这样,会那样?你才会不断的有科学的研究。当有一天,所有的问题都有了答案的时候,那也就没有我们这些科学家的存在了。但是,我认为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当你理解了一个问题的时候,它肯定会引伸到另一个方面,你总是还会有未知的东西。研究叶绿素也是这样一个过程。”

科学家的生活并不枯燥

陈敏每天的工作大多是在实验室里度过的,很多从事科研的人因为实验室的工作太枯燥,从而选择了放弃做一个科学家的梦想,转到别的行业里工作了。然而,陈敏却对于从事实验室的科学研究情有独钟。她说:“我很喜欢呀,非常享受,因为这是我从小的梦想。”陈敏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学、中学、大学,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离开过学校,她说:“真的有一天没有了大学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陈敏在自己的科学实验中有着无数的乐趣,生活中的她也并不寂寞。她讲述了自己的业余生活:“生活中的我也很喜欢美啊!周末,我会在家里做大餐,邀请一些朋友到家里。平时,有时间我也会织一些毛衣、小帽子之类的东西,我还会裁剪衣服。因为以前在国内,由于我的个子高,很难买到好看的衣服,我就学会自己裁、自己做。”

陈敏谈到自己有一个快22岁的女儿,她的女儿没有像父母一样从事科学研究,而是选择了与艺术有关的学科。她说:“我觉得自己很亏欠女儿,1994年,我丈夫得到德国的‘洪堡基金’,去到德国工作。1995年,我带上5岁的女儿一道去到德国,之后又在其它几个国家生活过。每到一个国家,就会需要学习新的语言,我女儿小小的年纪刚刚适应一个新的环境和语言,学习也不错了,她又要到一个新的国家,学习新的语言。”

她在感到愧疚的同时,也为女儿感到骄傲,她说:“我很为她感到骄傲,她很聪明,学习又好,考大学时,她拿到了几个大学的奖学金,虽然她最后选择了坎培拉国立大学,我还是支持她的。”对此陈敏有着自己的看法。

“孩子呢,你给她(他)足够的爱,就是说在精神上给她支持,在物质上你也给她能够给她的支持。不可以说是她跟我要什么东西,我马上就答应,在我能够允许的条件下,我肯定是希望她很高兴。但是,你不可以说是强迫她按照你的想法去做。我有一些朋友,孩子很小的时候,他就说:我家孩子将来应该怎么样怎么样,那是你的想法。你要永远记住,你把这个想法灌输给你的孩子,但是你的孩子接受不接受是他的自由。因为你应该想到,她(他)不是你的。她要有她个人的想法,有她个人的生活,你只能给她指导,你只能给她建议,当她接受了,你很高兴;当她不接受,你也应该认识到对她的尊重。”陈敏讲到。

做自己 不要去做别人

谈到自己,陈敏认为自己不是最聪明的人,但是会非常的努力。她说:“特别是在语言方面,我没有什么特长,所以我就要‘笨’鸟先飞,比别人更要努力才行。在实验室里,大家都是讲英语的,我知道自己的语言水平,所以我会比别人更加努力。”

在与陈敏的交谈中,可以感受到她的乐观、开朗和自信,她说:“我一直信守的一条就是,你自己尽你自己的可能。那么,至于别人接受不接受你,那是别人,你不可以强迫别人一定要按照你的想法去做事情。”

对于教学,陈敏有着独特的想法,她讲到:“对我的学生来说,我做了我认为我应该或者我可以做的事情。对我的学生,我就跟他们说:我这个项目,我也希望等到你毕业的一天,你是这个项目的主人,你来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而不是我告诉你,我觉得才能够真正地让他们将来有自己的东西。”

对于同行之间的相处与学术关系,她说:“你跟周围的人,肯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长处,所以我经常说,不要说别人傻,你在说别说人傻的时候,说不定那个人他真的有什么地方,你永远也赶不上人家呢。”陈敏形容自己有时候真的很简单,她说:“我有自己的目标,也许有时候经过努力没有达到目标,但仍然能够接受或正视现实。”

陈敏随丈夫在海外的许多国家居住过,每到一个国家,都会有不同的生活环境和语言要适应,她的心得是:“其实要记住一点,你就是你自己,不要去做别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因为你做别人,你做不来的。你要非常的自信做你自己,因为你要再不自信的话,别人怎么去信你呢?”

谈到未来,陈敏博士表士还将会继续在自己科学研究的领域里不断的探索,她感谢那些帮助过她和她一起共同工作的同仁、教授、科学家们,希望未来的研究也能够回馈社会,为人类做出更多的贡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特约记者苏菲澳洲悉尼报导)2011年10月18日,悉尼伊士活扶轮社(Rotary Club of Eastwood)举行了向纽省悉尼北区伊士活公立小学(Eastwood Public School)捐赠显微镜活动。这是由西澳的首席科学家琳•毕兹丽(Lyn Beazley) 女士发起,通过当地扶轮社捐赠给各区的小学校。
  • 澳洲墨尔本两位科学家因成功改变了塑料与聚合物的应用方式而获本周颁发的“澳洲总理科学奖”。
  • 海水清澈见底的鲨鱼湾有着由细菌构成的古老岩石,这里是西澳大利亚海岸线吸引游客到访的自然景点之一。但生活在海洋深处叠层石的细菌,如何在几乎没有可见光照射到的地方依靠太阳能生存呢?来自悉尼大学的陈敏副教授发现了其生存的秘密。
  • (大纪元记者陈玮臻台湾综合报导)吃健康食品怎么越吃越不健康?台北一个B肝带原者中年男子,为补身体连续3个月都服用自行从国外带回的绿藻锭,没想到却使得自己肝、肾都被损害,必须得终身洗肾,可怕的是,洗出来的血甚至是绿色,长庚医院毒物科主任林杰梁研判,这绿藻锭是没经卫生署核可的健康食品,可能在制造过程中被重金属污染,才使得身体越吃越糟糕。
  • 一个由澳洲科学家组成的小组在东帝汶的洞穴里发现了距今至少一万年的岩石壁画,这一发现使科学家们目瞪口呆。
  • (大纪元记者张东光编译报导) 植物能像萤火虫一样自行发光,或许不是天马行空,有朝一日或将成为热销的商品。美国BioGlow公司已勾划出一幅美丽的图画:圣诞夜无须点灯,红玫瑰与圣诞红的花瓣会发出红色的光亮;人行道上无需路灯照亮,灌木丛上的植物亮光也能指引归家的人。
  • 以海胆状金奈米粒子萤光激发,可让天然植物发光。
  • 今年7月甫从国立成功大学物理所毕业、现担任中研院应用科学中心博士后研究员的苏彦勋博士,以海胆状金奈米粒子萤光激发天然植物发光(Photoluminescence from Gold Nano-sea-urchins),确定金奈米粒子可导致叶子发光,除论文刊登于英国皇家化学学会期刊《纳米尺度》(Nanoscale),英国皇家化学学会学术杂志《化学世界》(Chemistry World)亦主动专题访问。
  • (大纪元记者古惠珍编译报导)澳洲墨尔本研究人员近期发现了爱滋病毒(HIV)的重要的机制,这对全世界超过 3,300万爱滋病患者而言,无异提高了治愈的希望。
  • 【大纪元7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欧阳宇综合报导)一个澳大利亚国立大学领导的团队已经开发出世界上最高效的光量子记忆体,可以让光子停止在晶体内然后再释放,使我们更接近未来的超高速量子计算机和由物理定律保证的通信安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