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俗手札】早起会

文/杨纪代

(clipart.com)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我读小学的时候,正当台湾光复前后,所以社会格局开始了大变迁,以农立国为本的农业社会,转型为工商社会,但那是渐进式的,什么都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所以当时的小学课程里,或多或少遗留着一些日据时代的作风与活动。“早起会”就是其中之一。

每年放暑假期间,会有十来天左右的“早起会”。每天清晨五点半,直接到操场集合,按班级整队早点名,然后全体做国民健康操,再师长训话或绕操场慢跑个一两圈,动动筋骨,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解散。

因为放暑假了,不但生活作息打乱了不说,懒散、贪睡更不在话下,所以“早起会”的头几天,除了鸡鸣鸟叫之外,还得加上母亲的连哄带吓、左推右扯的才睡眼惺忪的一骨碌爬起,穿上运动服,顾不得刷牙洗脸,一脚高一脚低的就著天光,踩着那条短短的鹅卵石路往学校赶!

空气里沁凉沁凉的有点儿寒意,石缝里的小草挂满了露珠,鞋尖一下子就湿了,紧张又新奇!当然我不会迟到的,家离学校不过两分钟的路程嘛!所以经常是早到者之一。操场上暗暗的,彼此面孔都看不清。等到早点名时,天已濛濛亮了,曙光初露,早起的鸟儿聒噪不休,音量盖过了我们这一群睡意犹浓,导致寡言少语的学生们!开始做国民健康操了,还有不少陆陆续续才抵达的迟到者,这种状况持续三四天之后就减少了。等到习惯早起之后,这十来天的“早起会”也结束了!

每回解散后,回家的那一段路程与时光,是我最最怀念的!因为那时大人仍好梦正甜,尚未上班,放暑假又没课业压力,所以大伙儿或三五成群,或呼朋引伴,有连溜哒带玩耍的,有拐弯抹角绕远路的,全都放慢脚步,缓缓往家挪。总之,个个都想方设法的在路上多逗留片刻,为的是多搜集些蝉蜕,卖往中药行,好多点零用钱花;为的是采摘那清晨刚绽放的不知名野花儿。三三五五或驻足路边寻找合适的树叶,做成口笛吹得震天价响;或找来破碗片在河沟边、湿泥地挖掘蚯蚓,准备钓鱼;间或三三两两的脱下鞋袜,涉入浅溪中摸河蚬回去加菜!

而我呢?总是绕道家后门附近的几畦菜园,或弯腰或蹲下,静静地观看那停伫在菜叶下、茎梗间或灌木丛里,大大小小的蜻蜓,身上多半是土黄色的那种居多,有时也会发现一两只我最爱、也最难捕捉到的深玫瑰红蜻蜓。因着露水的作用,它们的翅膀潮湿沉重,根本失去了飞行能力,这时手到擒来,宛如探囊取物一般,一会儿所有的指缝间都夹满了!也经常看到刚蜕化成虫的蜻蜓,娇娇嫩嫩的,身子无法动弹,只是那两只大复眼偶尔左右摆动一下,翅膀是奶白色,卷曲或半卷曲的,微微轻颤!等那阳光渐强,湿气渐散,那翅膀就随之慢慢舒展,奶白色渐退,只一下工夫,翅膀就是挺直撑平的透明了。再一眨眼,翅膀刚搧动了两下,“唿”的就飞起来了,吓你一跳!哈!真是奇妙!

等到阳光穿透了枝叶间,所有停伫的新、老蜻蜓,因为翅膀晒硬了,全都起空了!慢悠悠的在菜园上空转着圈子,不疾不徐,轻松自在。很少有远离的,更不见中途停下休息的。这样一直到日落西山,阳光隐没,才又选个枝叶下停憩休息。我想它们彼此之间一定有相互沟通的语言,否则怎么可能形成都是土黄色的蜻蜓族群呢?等到太阳火辣辣的照在各自的脑门上时,大家才发觉时间飞逝,不敢怠慢,不约而同的拔腿往家飞奔……,知道错过了吃早餐的时间,肯定挨罚!

那沁凉微寒、睡眼迷濛的“早起会”,国民健康操的旋律,总在似梦非梦间依然响起;那土黄色蜻蜓绕圈儿的菜畦上空,“天然肥料”的淡淡辛臭依稀飘散……可我童年的纯真与绮思遐想,早已随着岁月化作一缕云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尽管那个时代,以现世的眼光来看,落后退伍;尽管那段日子,用如今昌盛的科技衡量,不屑一顾!可“回忆”是个神奇的魔棒,当你“念旧情怀”一起,时不时的就会轻触脑门,让你不由自主的“思想起”…
  • 我循着四下里点点飞舞的亮光,将萤火虫往瓶子里装,一忽儿就满瓶,拿回屋子里,一闪一闪的,陪我入梦。
  • 于是我开始祈求,祈求慈悲的上苍,让人类能找回一颗时时浸润在关爱、体贴、包容、理解的温柔的心,充满韧性与喜悦、密布感激和微笑,去接受无时不在的外力冲击,以及随时随地出现的无情挤压,而都能回应一份愉快、欣喜、朗然与自在!
  • 古人讲究身教重于言教!为师者当然是道德高尚、操守绝佳的人;让你钦佩、仿效的人;让你心悦诚服的人;让你打心底尊敬、仰慕的人!
  • 你瞧,上天从没亏待它:赋予它洁白小花儿,不惹眼,不会招致被采摘、损毁的噩运;赐给它纤细瘦果前端特殊的倒刺,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任谁都会不由自主的替它带到四方…
  • 透过窗楹与翠松四时相对,倾听因季节变化而有不同乐章的“松涛”以及“山林天籁”,不用冷气、不惧严寒,有自动调节的天然环境;月白风清,移步屋外,枕石安眠或和苍穹私语…
  • 一株兰花是要借着怎样细心的照顾和用心,才能让它日益茁壮、碧绿有神,你知道吗?而要等到开花,又是要经过多么漫长的等待和专注,你了解吗?
  • 我常常在想,一个看尽人间百态,历经半世沧桑的老者,都能在一件好平凡的事中,寻找到属于他的满足和快乐,那为什么却永远有些人,在不停的追求无穷的物质欲望呢?
  • 因此,万能的上帝,给每个人安排的人生旅程,总是不同,总有差别,所以每个人过起来,总是起伏迭宕、惊心动魄而感觉有滋有味儿!
  • 若改用远观纵览的方法去看山,才能欣赏到横的像古代贵妇的娥眉,矗的如宫廷嫔妃的罗髻,朝烟暮霭里,才能眺望紫翠嵯峨的绝美景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