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辛安驿

周凤英唤醒迷于旅途中的旅人
袁荣易

1. 乾隆时期杨柳青年画--戏曲《辛安驿》,女店主迎接赵美蓉与女扮男装的罗雁。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两岸京剧发展,从角色来看,差距最大的是花旦。大陆“戏改”,已将花旦塑造成玩弄政治、斗争好胜的女强人,凶悍无比。如新编戏《春草闯堂》,春草可以咆哮公堂,要胁县长更改判案,还让县长成了她的跟班,跑前跑后办事。

花旦春草简直比《法门寺》的花脸太监刘瑾还厉害。刘瑾号称九千岁,他的靠山是太后,怎么讲他还是按太后懿旨在办案;而春草是共产党的原形毕露,《春草闯堂》描写的官僚恶状,根本就是眼前共产党官僚的现实写照,暴露一群“无产阶级官员”的无知、贪婪、毫无羞耻心。他们视体制如敝屣,官官相护;春草是宰相之女的婢女,穿梭众官之间,无人敢违抗,岂不是与党的书记一模一样: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占尽便宜,还以为别人是傻瓜。

再如《缘戏婆媳》(又称《兰梅记》,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新编之古装京剧)花旦冬梅,为了制止婆婆虐待媳妇,她来个硬碰硬,明目张胆的“逆伦”,她用婆婆虐待媳妇的那一套同等的去虐待婆婆,最后,改造婆婆成为“明理”的好人。这是从何说起?竟能把文革造反的手段--学生管老师,儿子管老子,合理化到戏里,赤裸裸的把斗争展现在观众面前,明摆着迫害人权、毁灭文化,以恶制恶,大获胜利。这样红卫兵式的一个冬梅,还能是个花旦?在样板戏里还有女特务等等,把女人刻画的阴狠无比。


2. 戴绮霞老师演《辛安驿》周凤英的扮像--身份诠释突出、身手灵活,干净俐落。梳大头,戴女刘唐帽,嘴上挂红胡子。

传统花旦的娇纵爽利,现在变成搞革命、横眉竖目、不择手段的女共匪、女强盗,花旦以后干脆改称“泼皮旦”可能比较贴切一些。

但台湾还是有花旦的,就算一个女强盗也能演成俏丽、柔媚、花枝招展、人人都想亲近的女花旦,我想大家都猜的到这位是《辛安驿》戏里的周凤英。这出台湾常演的花旦戏,大部分是由戴绮霞老师教出来的。一招一式要求精准,绝不含糊不清,戴老师不惮烦,一遍一遍亲自带着练,练到唱、念、做、打都到位了才给上台。

戴绮霞老师(1917-)小时从九盏灯学艺;一方面私淑小翠花,学习他细腻的做表。在台湾戴老师被公认为“花旦祭酒”,她教出的花旦,眉眼表情、身段拿捏,真是旖旎风光、娇憨动人,而且没有丝毫流气。到七、八十岁教学生,仍然典型依旧,一点不走样。这样保留下传统精华的原貌,不致于讹变成“印象派”的胡乱挥洒还自认高明,什么嘻哈、抖腿都加进去。


3. 《辛安驿》周凤英(钮方雨饰演),表现花旦的跷功。

《辛安驿》在大陆已演不出那个味儿,简单的说,在新编戏、现代革命京剧、样板戏的折腾下,花旦习惯于不收敛的洒狗血,使得花旦的“身韵”消失殆尽。
最后我们介绍一下剧情:

《辛安驿》是在旅店发生的一个故事。赵美蓉带着女扮男装的婢女罗雁,号称兄妹二人前来投店。赵美蓉父亲是明代兵部尚书赵恒,因说真相拂逆奸相严嵩被捕,打入大牢将被问斩;家人跟着也受牵连,赵美蓉主仆幸而逃出,欲往庐山寻兄。路上住进辛安驿旅店,不想竟是家黑店,误饮了蒙汗药;更意外的,女店主看上假男人罗雁,逼婚迫罗雁入洞房……。

传统戏曲,喜欢用旅店比喻人的一生。人原是天上仙,贬谪到凡间,在人间旅馆小住几天就要走的,但有些人却因名利情仇,迷在这里不愿离开。《辛安驿》中赵美蓉想报父仇,店主周凤英母女也是受严嵩所害,却误把赵美蓉主仆当成严嵩党羽,而当周凤英要杀罗雁时,觉得“他”英俊,改变念头要嫁给“他”。人不断这样颠倒乱想,何时才能脱离人间苦海呀?


4. 《辛安驿》版画:左为赵美蓉,青衣的扮像;中为罗雁(小生,戴武生巾,穿褶子)正呼呼大睡;右为女主角周凤英,扮成花脸。

《辛安驿》中有令人惊诧的花旦表演,还蕴含很深的比喻,确实是一出值得一看的好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两岸京剧发展,从角色来看,差距最大的是花旦。大陆“戏改”,已将花旦塑造成玩弄政治、斗争好胜的女强人,凶悍无比。如新编戏《春草闯堂》,春草可以咆哮公堂,要胁县长更改判案,还让县长成了她的跟班,跑前跑后办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