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薄熙来被指红歌末路中只能“另起炉灶”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0月05日讯】明年10月的中共十八大,因为政治局常委将有7人需要补选,中共各派内斗激烈。一直以来,以“唱红打黑”为典型手法来博取政治筹码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近来突然抛出“共同富裕”论,被指是因为红歌末路,所以不得不“另起炉灶”。

薄熙来在7月重庆的一次会议上声称,重庆就是要做大蛋糕分好蛋糕,走共同富裕之路。其后他和重庆市长黄奇帆又在多个场合不断重复这个论点。

近日有报导称,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因为无法得到现有胡温派系的承认,再加上民众的反弹,已经“声名狼藉”。故此他不得不“另起炉灶”,抛出“共同富裕论”。

红歌末路 民众多假唱

9月28日,有海外中文网站发出“重庆百姓对唱红心生厌恶”的报导。报导指该网站的新闻记者来到重庆进行街坊时,几乎所有受访者都用“政治任务”来形容唱红歌。报导还指,重庆电视台录制节目,主要就对着那几个会唱的“干部”,其他的群众演员都只是张张嘴巴,当个背景。

《重庆晚报》曾大幅报导,重庆一老人患上重度忧郁症,大小便失禁,而且时不时会产生幻觉。后来他“热心”唱红歌,抑郁症“不治而愈”。一位民众认为,“这都硬与‘唱红’联系起来,太邪乎了,怎么不让人发笑?”

据央视索福瑞三月份全国二十七个城市的收视数据单,要全面打造“中国红”的重庆卫视收视率一降再降。

有报导指时任中共副总理的吴仪在全退时提出的条件就是将薄熙来下放,导致薄熙来离开中共中央被调往重庆。有分析人士猜测,这段隐晦的历史让薄熙来“似乎看到自己政治生涯的末路”,但他“不甘于此”,开始“重庆模式”。

2010年3月的北京“两会”上,台湾东森电视台记者问薄熙来:“打黑运动是否是捞政治资本,为的是中共‘十八大’进常委?”薄熙来失态地愣在当场,好一会才尴尬地答非所问:“今天这种场合不适合做秀。”

红歌被指成“拍马用品”

该报导还指称,薄熙来先后为李长春、习近平、周永康等中共高官举办大型“唱读讲传”演出。并且,根据不同官员安排不同的红歌。比如,习近平观看的演出,特意安排了军旅歌手杨丽君演唱《英雄儿女》作为主打节目。周永康来访时,因为他曾在石油部门工作,所以专门安排了《我为祖国献石油》这首歌。

这些红歌晚会,全部不售票。观众都是“组织上安排,多以单位为代表,按区域分坐。安保级别极高,每个入场者要签一份保证书”。

“唱红打黑”始终未得到胡温认同

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上山下乡”系列举动一直没有得到来自胡温的支持。虽然薄熙来自己对外宣称,打黑是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和要求进行的“规定动作”,但仍然无法抵消外界的猜度。

7月2日,凤凰台副总编何亮亮在《时事开讲》中解读胡锦涛“七一重要讲话”时称,文化大革命“没有进步的意义”,这是中共中央“正式的一个决定”,“胡锦涛主席这次七一重要讲话就是在告诉大家,要解决现在的矛盾,不可能、不可以用文革的方式。”

温家宝在4月23日提及主要是两股势力在阻挠“改革”:一股是中国封建社会残余,另一种则是“文革”遗毒。外界认为这实际是指向薄熙来的“唱红打黑”。

海外的中文媒体称,薄熙来因其高调的行事风格被认为“在中共高层中并不讨喜”。有报导指时任中共副总理的吴仪在“裸退”时提出的条件就是将薄熙来下放,导致薄熙来离开中共中央被调往重庆。

有消息称薄熙来十八大能否进入常委,还有一个最大的障碍,那就是温家宝。他要进入常委,尤其是接受总理或副总理的任命,现任总理温家宝的点头成为必须。也就是说,温家宝有否决权,而温家宝对重庆唱红打黑迟迟不肯表态,“成为薄熙来最大的心病”。

大剧院红歌演出失败

由重庆十多个单位组成的“千人红歌团”6月11日晚到北京演出。薄熙来专程到北京观看演出,但中南海领导人全部缺席,中央官员只有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文联主席孙家正捧场。在6月10日,所有中南海官员中,只有贾庆林专程“接见了”演职人员代表。

据网络的消息,一位北京消息人士说,其实,薄熙来亲自带队进京唱红,也在许多基层单位碰壁。由于胡锦涛,温家宝,李克强等领导坚决不表态,很多人怕官场裂变,自己的仕途受影响,纷纷婉拒了6月初的多场演出。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1-10-05 8: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