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郑欣然:谁演“大义灭亲”

郑欣然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0月05日讯】石蜡是卫国的大夫,为人忠诚,刚直不阿,而且足智多谋,卫庄公用人为贤,卫庄公非常赏识石蜡。

卫庄公有三个儿子,姬完、姬晋和州吁。庄公最喜欢州吁,对他宠爱有加,最终养成了州吁蛮横暴躁的个性。州吁整日玩弄武器,庄公对他的行为并不过问,他便更加肆无忌惮,任意妄为。

石蜡见州吁恃宠而骄、无法无天,多次规劝庄公约束管教州吁,说:“我听说爱孩子,应当用道德礼法教导他,使他不要走上邪路。骄傲、无礼、违法、放纵,这是走上邪路的来由。这四种恶性之所以发生,是由于宠爱太过分。”但庄公并不以为然。

州吁与石蜡的儿子石厚交往甚密,两人时常一起出游打猎,设宴豪饮,胡作非为。石蜡得知多次鞭打他,阻止他与州吁往来。但浪荡惯了的石厚依旧天天和州吁混在一起为所欲为,欺压百姓。

公元前735年,卫桓公即位,石蜡告老还乡。在公元前719年,州吁听从好友石厚的计策,伺机刺杀了卫桓公,自立为君。州吁杀兄篡位的恶劣行径传出,招来了百姓、群臣的不满,诸侯国的愤懑。

州吁和石厚想震慑国民、立威邻国,就在诸侯国间挑拨关系,鼓动一同攻打郑国。州吁大肆征兵,百姓生活苦不堪言。虽然州吁战胜而归,但卫国的百姓对他仍是十分不敬,州吁处于一种尴尬境地。

于是,石厚献策州吁,请德高望重的石蜡回朝议政,石蜡推脱不至。石蜡早对他和州吁的行径深恶痛绝,只是没有机会除掉这两个乱臣贼子。石厚请教石蜡安定君位的方法,石蜡出策让他们去陈国朝见陈桓公,让陈桓公向周天子请求安定州吁君位。

石厚跟随州吁到陈国,石蜡派人把自己的血书送到陈国。石蜡在血书中说道:“卫国虽小,但因州吁和逆子石厚两人的恶行致使百姓生活困苦不堪。如果不除掉这两个祸害,恐怕卫国永无宁日。我已年暮,无力为国为民除害,祈求贵国出手相助,惩治他们,救卫国百姓于水火!如能诛灭二人,此乃卫国之大幸!”

陈国人将州吁和石厚抓住,并到卫国请人来处置他们。石蜡拥立公子姬晋继位。众臣认为州吁必除,而石厚是石蜡之子,应从轻发落。但石蜡执意说:“种种恶行虽是州吁所为,但逆子石厚出谋划策,助纣为虐,罪孽深重。若不惩办,难安民心。”于是石蜡命家丁前往陈国,杀掉了儿子石厚。

州吁、石厚杀君谋位,残害百姓,做下许多祸国殃民的坏事,最终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石蜡不徇私情,大义灭亲,千古流传。

历史是一台大戏,后人读史,是品鉴中华传承的民族精神。而身在历史剧幕当中,人物因德性的薄厚而分出正、反两面角色,“德”是人类永恒的话题。

在《左传》中有鲁隐公和众仲论州吁的史料记载。鲁隐公询问说:“卫国的州吁会成功吗?”众仲回答说:“我听说用德行安定百姓,没有听说用祸乱安定百姓的。州吁依仗武力并安于残忍,依仗武力就失去民众,安于残忍就失去亲信。州吁杀了他的国君,又暴虐的使用百姓,不致力于建立美德,反而想通过祸乱取得成功,一定不免于祸难了。”

人因厚德而兴,因寡德而亡。大义超乎亲情,不徇私情、不羁情绊的情愫近乎正义。感怀大义灭亲的历史情感在当代似乎成为一种历史缅怀。

当狂妄不羁的富二代、官二代、名二代们频频滋事,挑衅法律时;
当身居显位,任人唯亲,官官相护,徇私枉法时;
当党魁独裁,媒体造假、殃及全民、国家犯罪时;
当道德被诋毁,正义被抹杀、法律被亵渎时,大义灭亲的角色在当今的世界舞台谁来演?

评论
2011-10-05 12:4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