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翡翠:思想交锋小故事

翡翠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10月07日讯】来到美国一年了。这一年中,有许多事,很平常,但是若和国内比,又不一般,写出来和大家分享。

美国是一个自由的社会,在这里,持不同政见的人可以公开辩论,不会有人说你图谋颠覆国家政权;当然政界人士之间也可以互相批评,不会有人说你恶毒攻击××。不过在美国司空见惯的事,在国内,却有颠覆政权之嫌,罪名还挺大,后果也很严重。监狱啊、劳教所啊,至于在里面是什么日子,没经历过的人是想像不出的。比如那天我在退党点,一个从国内来的游客,看着展板上信仰团体遭受迫害和六四屠杀的的惨状照片,居然问,你见到过吗?我说,这些照片上具体的每一个人,我没有见到,但是我在看守所、劳教所见到过其它的酷刑,你想听听吗?他一脸的不相信,说了,你们可以发表不同意见,但是也不能攻击共产党啊。我说,如果这些都是事实,那是揭露而不是攻击。他一脸的不相信,匆匆走掉了。我感到很可惜,来到一个自由的社会,为什么还在用大陆被灌输的那套思维思考问题?攻击,“恶毒攻击××”这不是文革时最常用的大帽子,打人的手段吗?一个年仅20几岁的年轻人,为何看到冲击自己固有思维的事实,就连看都不愿看,听都不想听呢?而你头脑中固有的那些印象,是谁给你的呢?是不是官方的媒体?但那是是你自己的思想吗?

相反,几天前,也是在这里,一位看上去40几岁的人,看着展板说,共产党太狠毒了,我说,谢谢您的理解。他就说起了自己的经历,他说在我上学的时候,整天让我们学工、学农、学兵,我非常反感,学生就应该学习,学什么这个那个的,害得我现在我都不会打珠算。言谈间透出对中国古老的珠算的景仰。我说,将来中共垮台了,您想不想回去?当然想了,那时候社会制度一样了,当然要回家了。他问我,现在还能不能回家,我说不能,当初就是逃离大陆的。他说,我相信,我们活着一定还能再回到我们的国家去,我笑,说我也相信,一定能够在活着的时候等到骨肉团聚的那一天。

一位老阿姨与一位游客的妙趣横生的对话,写出来与大家同乐。二人几句话之后,阿姨劝他退党,他说,不行啊,共产党虽然坏,但是我现在有房子有车,这都是共产党给我的。阿姨说,那是你自己有能力赚来的,也是你前世积下的的德让你能赚来钱,那么多人吃不饱肚子,看不起病,住不起房子,共产党怎么不给他们呢?游客一笑,爽快同意退党。

还有一位从大陆来的教授,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的展板,笑眯眯的说,我早上在市政厅前看到一群小孩儿在炼功呢,带着几分赞许。我拿“中国共产党亡”的藏字石的照片给他看,一位和他同行的伙伴也赶紧凑过来,说,这个网上很多,拿了大纪元之后,看着我手中的《明慧周报》,举著自己手中的《大纪元时报》问:“一样吗?不一样给我一份,我要拿回宾馆好好看看。”急不可待的样子。我们言谈甚欢,我说,中共是个什么东西,我不用多说,您心里很清楚,他笑着点了点头。我说,一年有365天,人体有365个穴位,这是天人合一的表现之一,绝不是巧合。他点头表示同意,我说,当年纣王无道,姜子牙围攻他的时候,只要一动兵,马上就可以把他打败,但是姜子牙迟迟不动,夜观天象,直到看到一颗流星划过,说纣王气数已尽,才下令进攻。现在天降藏字石,也是上天的启示,朝代更替如同人事代谢,非关善恶。他微笑点头,很痛快的同意退团。而他的同行伙伴,一直在仔细地看我们的展板。我发现,越是文化层次高的人越容易退党。

也有的人对于展板干脆不看,说我就相信共产党,可是共产主义是什么?连中共的高官自己都不相信,把自己的妻儿孩子财产转移到海外的民主国家。可是你却要用自己的性命去做这个赌注,也许现在一个不经意的事件,一句貌似平常的话,却是你生命久远的等待。我的中国同胞啊,请你接过你身边的法轮功学员的传单和光盘,请你听听他们讲的和你在大陆媒体所听不到看不到的事实,他们传递的是善念和关爱,并没有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你,只是把被中共封锁的消息传递给你们,他们相信你有判断是非的能力和智慧。请你看一看,听一听,不同的声音,或许会为你开启一个全新的世界。

评论
2011-10-07 10: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