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曹长青: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曹长青

辛亥革命百周年展文物(摄影: 潘在殊/ 大纪元)

人气: 4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0月07日讯】在辛亥革命百年之际,起码有两个问题非常值得探讨:

第一是怎样看待这场革命。现在有不少中国知识精英认为,这场革命错了;他们认为如果像当年的康有为、梁启超那样主张保留皇朝体制,渐进改革,就不会发生后来的共产革命,导致中国的长期专制。

第二是如何看待国共两党在辛亥革命后中国仍然专制的责任问题。因为全世界都走向了民主,只有中国这一个大国仍然是独裁统治,这是一个令所有中国人痛苦和羞耻的事实。

我们先来看第一个问题,辛亥革命错了吗?我的结论是,根本没有错。辛亥革命不仅是正确的,而且是必然的。

一些中国知识人所以惧怕革命,因为中国的共产革命带来的是流血,是长期的专制。所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谈到革命,就如同谈虎色变,非常恐惧。

但是,“革命”本身不是导致专制的因素;在什么理论指导下的革命,才决定会建立什么制度。像美国当年的独立战争,完全是暴力革命,但结果却是建立了全世界最稳固、最完善的宪政体制。英国的光荣革命,也是有流血的,结果是建立了英国的君主立宪,最后走向了成熟的民主制度。

在中国,当年所以发生辛亥革命,是清王朝的腐败专制导致的必然结果,而且清王朝到了晚期,几乎是奄奄一息,辛亥革命可能是全世界所有革命中代价最小的一种。武昌起义打响推翻清王朝的第一枪,各个省就群起相应,一下子清朝就土崩瓦解、结束了,根本就没有大流血。所以有历史学家甚至说,从严格意义上说,清王朝是自己解体了,消融了。在这种情况和背景下,再来批评和否定辛亥革命,既违背历史真实,也没有实际意义。

辛亥革命所以应该肯定,因为它标志着结束了长达两千多年的中国皇帝制度,中国开始迈向了民国,迈向了现代国家的道路,它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第二个问题,那么结束了清王朝一百年了,中国为什么还没有成为民主国家,为什么仍然是专制?甚至比清王朝时期更独裁,更专制,更黑暗。

这跟辛亥革命后,中国知识精英的理论指导思想有直接的关系。国共两党都是辛亥革命之后诞生的,都是由中国知识精英组成和主导的。国共两党虽然对立了近一百年,但这两个党的基本理论和思路却是大同小异,都是主张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声音,都是列宁式的政党;都是以获得政权,然后自己长期统治作为目标的。根本就没有真正的宪政民主根基,更没有把“保护个人权利”当做是建立新政府的根本目的;这个意识甚至都没有在中国知识份子中萌芽。国共两党的知识份子都在“国家、民族强大”的热血中沸腾。

共产党掌权后,就绝不放权,在理论上就决定永远由它独裁,“无产阶级专政”成为赤裸裸、理直气壮的口号。这种宣传六十年下来,“没有共产党的领导就会天下大乱”的概念,已经成为深入到绝大多数中国人、尤其中国知识份子的血液里的东西。直到今天,绝大多数知识份子仍寄望独裁党内自身的改革,这已经不是中国人的悲哀,而是中国人的耻辱。

而国民党呢,当年提出了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就是先军人统治,然后过渡到强人政治,最后才还政于民,实现宪政民主。但是蒋介石拿到权力,就一直是强人统治,直到死,都不还政于民。所以所谓三阶段,从根本上来说,仍是独裁的借口而已。

但虽然如此,国民党毕竟还不敢公开直接地说“就要独裁”,起码还宣称迟早要还政于民的,所以在道理上,它还是认同民主价值的。这点就跟共产党的理直气壮的专制有所不同。这也是为什么最后国民党被迫在台湾接受民主选举的原因之一。

所以总结辛亥革命的经验和教训,这两条应该是清晰明确的:首先,结束清王朝的这场革命是对的,是有划时代意义的。第二,革命之后,中国的知识精英,缺乏以保护个人权利为核心价值的思维,以及在此思维之上的系统理论。知识份子的错误和缺陷,导致中国没有走向真正的共和、真正的宪政民主的道路。中国在辛亥革命一百年之后,还是一个专制的国家,根本责任在知识份子从理论上就从未到位过。

所以,今天纪念辛亥革命,更要高声强调两点,第一是要像结束清王朝那样,结束共产党王朝的专制统治;第二在结束独裁统治之后,要使“保护个人权利”原则成为建立新政权的理论核心,而绝不再走以“国家、民族”强大为目标、用“人民”的名义牺牲“人”这种错误的方向。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评论
2011-10-07 6: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