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俗手札】暑假拾趣

文/杨纪代

感谢老天给了我得天独厚的暑假乐趣,我愿永世珍惜!(clipart.com)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一甲子之前,我尚未上国小前的那段时光,如今回想起来,我认为是上苍对我的特别眷顾。那是农业社会丕变为经济科技前的“夕阳余晖”,在那晕晕黄黄的霞光暮霭里,领略与浸润、欣赏和感受老天为庶民所准备的简单淳朴、道德丰厚的生命“大写意”绘图。

我和大弟俩,小学时代,经常利用暑假回奶奶或外婆家,住上那么一星期或十天左右。初期由父亲领路回过一两次,接下来,我们就单独行动了。买上火车票,“卡隆卡隆”的坐了一个小时左右,到“新竹”站,下车后得步行两三小时的路途呢!虽然我是个大路盲,可大弟却是个过目不忘的识途老马,因此放心的安步当车!

那宽大的石子路上鲜少车辆,而且多半是牛车和自行车,有时还会碰上同村的熟人打招呼或载我们一程呢。两旁高大的尤加利树“哗哗”的响着,飘送那独有的气味,时不时夹杂着路两旁的稻香和水肥味!

转入小路时,烧稻草的烟味儿,成坨的牛屎味儿,猪圈散发出的骚味儿,鸡鸭鹅的家禽味儿,以及青草味、野花香、炊烟气,还有那到处搭起的竹架上晾晒的米粉味儿……,汇聚成那农村浓浓的特殊风味儿。既熟悉又满足,那是城市里欠缺的一种精神慰藉,那是一种久违了的心灵抚触!

渴了!摘些野生浆果吃。那农家院子里,红、黄的“美人蕉”,成堆成丛的,美美的向你摇摆着腰肢;那像一盏盏红艳艳灯笼的“灯笼花”,探头探脑的在围墙里和你玩躲猫猫;还有也是属于扶桑科的一种植物,开着紫色大花,花心一圈儿暗红色,伸出一枝长长的黄雌蕊,到现在我仍不知它正式的芳名为何,只知道它的叶子可摘下来包“红龟糕”,所以农村多半种它。长得还挺高,花儿摘都摘不到。再加上棚架上黄黄的丝瓜花儿、匍匐在地开放的白色冬瓜花儿,全迎着你裂嘴大笑!

忙忙碌碌的蜜蜂,没头没脑的撞上你的嘴脸;施展舞技的蝴蝶,“唿”的停在你的发际休憩;那凶巴巴的公鹅,经常追着大弟的屁股猛咬,你跑得越快,它追得越紧,咬得越狠!几次下来,大弟一听鹅叫就吓得不行,赶紧绕道走。这样边玩儿边走,不知不觉就到了。

晚饭后的时光,很值得回味。那时偏远农村还没电呢,家家点油灯,不用时立刻弄熄,到处乌七抹黑的,走路绝不能莽撞。亲朋好友、左邻右舍,搬来大小板凳,就着明亮的月光,摆起了龙门阵,手里拿个蒲扇,有一搭没一搭的摇著,那是赶蚊子用的,因为夜凉如水嘛!东一句西一语的问问我们城市生活、功课如何?比较比较,发表己见,再就是闲话家常啦。孩子没兴趣,就四散的玩起了游戏。而我就拿起了玻璃瓶,循着四下里点点飞舞的亮光,将萤火虫往瓶子里装,一忽儿就满瓶,拿回屋子里,一闪一闪的,陪我入梦。梦中,那些萤火虫,一只只全变成了小仙女,缓缓飞离人间,一步一回头,频频的呼唤我:“快回家吧!快回家吧!……”

清早起来,常跟着奶奶到井边练习打水:垂下铁吊桶之后,右手用劲儿一甩那吊绳,让尾端的铁吊桶翻个身,头下脚上的沉入水中,再双手顺势一提,满满的一桶水借着浮力,很轻松的就冒出了水面。再两手交互用力往上收起吊绳,那桶水就提上井口了。歇会儿,再倒入自家的大水桶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那可真是难事儿呢。光那第一个动作,就拿捏不好,怎么甩,那铁吊桶硬是浮在井水上,开着个大口,嘿嘿冷笑。一急,更没准儿啦,把个吊桶碰得七歪八扭全变了形儿。笑坏了井边的亲朋,都说城市里来的土包子。

吃过早饭,有人一吆喝,堂兄弟姊妹们,大伙儿就到田野间寻宝了:竹林里抓“笋龟”,它的命特长,用条棉绳绑着腿,让它飞啊飞的,玩腻了,放走它;软泥地掘开挖蚯蚓,那蚯蚓又多又粗,缠成一球,钻来钻去的,健壮得很,是鱼儿的最爱;爬到树上,掏出鸟窝里的蛋,数数有多少个;想法子引开蜜蜂,将蜂窝里的幼虫挑出吃了,那是中药,滋补养颜的,甜甜的蜂蜜好诱人哪!

再就是捏蜻蜓大赛,看谁技艺高超,能抓到公认为最难捕捉到的品种——深玫瑰红蜻蜓和黑底黄横条纹的大蜻蜓。当时是没什么捕虫网的,全靠双手。只见人人施展轻功,蹑手蹑脚,放低身子,摒住呼吸,缓步靠近目标,等目测好距离之后,右手握拳,伸出拇指和食指,觑准蜻蜓的长尾巴快速捏住,这时,出于本能,蜻蜓会张开嘴咬你一口,你得忍住,才能手到擒来。而那黑底黄横条纹的蜻蜓,身躯大而且翅膀强健硬挺,飞行速度快,感觉灵敏,很难抓到。而且它的牙齿尖锐有力,反咬时疼痛难忍,常在最关键时刻,让你惨叫一声,赶紧松手,它也就扬长而去,脱离魔掌,你只能望空兴叹了!

有一回,我们姐弟俩转到大姑家住了两天,大姑家附近是条废弃的“轻便车道”,就是早先的产业道路,从前不知用小火车运送什么,如今不用了。空旷的铁道两旁,开辟了一畦畦的菜园,大姑一家子就靠种菜、卖菜过日子。大清早跟着上菜园,才发现这儿是深玫瑰红蜻蜓的大本营。铁道上空、周围都是,来来回回的低空轻掠,忽忽悠悠的转着圈子,根本就不停下来。偶尔停下来可停在铁轨上,好不容易挨近了,它立刻警觉,马上又转了起来,我们两个被搞得晕头转向,再加上阳光越来越厉害,只好宣布投降,空手而回!

但铁道旁的小草丛里,却有着五颜六色的小品种豆娘,大约两公分长,真是可爱得不行!好抓得很,它很爱停伫,静止时,翅膀是合起直立于背上的,短短的尾巴一翘一翘的,就像天真淘气的小娃娃逗你乐呢,这和水边的豆娘差异很大!我觉得这蜻蜓种类繁多,习性不同,而且族群之间绝不相混,老天爷让它们都具备了秘密通讯的方式,只是我们人类不知道罢了,你仔细观察、体会,就明白生命有多奇妙!

如今忙碌的工商社会,双薪家庭比比皆是,环境的变迁使得到处是水泥丛林。眼看着孙子俩,度过了安亲班安排的所谓暑期夏令营,然后随着开学日的到来,再次投入渴求科技知识的洪流中而身不由己,除了摇头叹息之外,也只能在缅怀往昔丰富的自然接触里,感谢老天给了我得天独厚的暑假乐趣,我愿永世珍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于是我开始祈求,祈求慈悲的上苍,让人类能找回一颗时时浸润在关爱、体贴、包容、理解的温柔的心,充满韧性与喜悦、密布感激和微笑,去接受无时不在的外力冲击,以及随时随地出现的无情挤压,而都能回应一份愉快、欣喜、朗然与自在!
  • 古人讲究身教重于言教!为师者当然是道德高尚、操守绝佳的人;让你钦佩、仿效的人;让你心悦诚服的人;让你打心底尊敬、仰慕的人!
  • 你瞧,上天从没亏待它:赋予它洁白小花儿,不惹眼,不会招致被采摘、损毁的噩运;赐给它纤细瘦果前端特殊的倒刺,不管有意还是无意,任谁都会不由自主的替它带到四方…
  • 透过窗楹与翠松四时相对,倾听因季节变化而有不同乐章的“松涛”以及“山林天籁”,不用冷气、不惧严寒,有自动调节的天然环境;月白风清,移步屋外,枕石安眠或和苍穹私语…
  • 一株兰花是要借着怎样细心的照顾和用心,才能让它日益茁壮、碧绿有神,你知道吗?而要等到开花,又是要经过多么漫长的等待和专注,你了解吗?
  • 我常常在想,一个看尽人间百态,历经半世沧桑的老者,都能在一件好平凡的事中,寻找到属于他的满足和快乐,那为什么却永远有些人,在不停的追求无穷的物质欲望呢?
  • 因此,万能的上帝,给每个人安排的人生旅程,总是不同,总有差别,所以每个人过起来,总是起伏迭宕、惊心动魄而感觉有滋有味儿!
  • 若改用远观纵览的方法去看山,才能欣赏到横的像古代贵妇的娥眉,矗的如宫廷嫔妃的罗髻,朝烟暮霭里,才能眺望紫翠嵯峨的绝美景象。
  • 个人的快乐其实是源于一种集体行为,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们的朋友群是否快乐。他们还发现,一个人的快乐会像水面的涟漪一样,传播到三层社会关系以外…
  • “家”具有无法言喻的超能力:能抚慰你心灵的伤痕;能包容你错误的抉择;能温暖你冰封的心房;能纾解你僵硬的脊柱!“家”随时向你敞开大门;“回家”的触动,令你迈开沉重的脚步!这有形的家,在每个人心目中是最美好的向往;是最安全的港湾;给予每个人身心最有力的捍卫与拥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