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子:台商的出路

――也谈反统战

唐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0月09日讯】台湾两个商人9月初在台湾以开记者会、请愿的形式,揭露中共对台湾的商业统战骗钱的伎俩,呼吁民国政府认清中共统战,不要继续被骗。

女商人丁秀云从新西兰到台湾,9月2日在行政院门口请愿,以在大陆被骗股票(底价人民币5千6百多万元,市价台币十几个亿)的经验,疾呼“马总统要清醒,马政府要硬起来,保护台湾同胞,对抗共产党大骗子”,善劝马总统不要对共产党一厢情愿,以免为虎作伥地成为历史罪人。

男商人沈柏胜在台北开记者会,陈述1992年底他被天津市政府农林局的招商单位诱骗赴天津投资,全部财产被天津市政府强行霸占的苦难,警示马政府签两岸投资保障协议的恶果:将台商骗光、骗穷后自行投降。

细读《台商吁马英九要清醒 对抗共产党大骗子》和《台商天安门剖腹 吁马英九认清中共统战》两篇文章,明显可见两位台湾商人对中共商业统战骗局的血泪控诉和对中华民国马英九政府的善意规劝。两位民国市民男女对共产党有恨说恨,对在中共面前有如南宋赵构等政府般软弱的马英九政府,只是民众立场的苦口婆心善劝,没有人身攻击和辱骂,更无对中华文化和中国皇权的的声讨。这就是正统的中国人,即使在受害后的控诉中也基本不见共工“智刑”族的斗性。

丁秀云说共产党“就是行骗大盗”,依据是她2008年购买湖北市民吴正新的湖北东方金钰1,010万股经合法认证的股票后,被吴正新与公证员王朝阳和法院执行员合伙舞弊侵吞拍卖,损失了股市价格达十几个亿台币的钱财的经历。如果这只是跟吴、王等人的商业纠纷,那么丁秀云说共产党“是行骗大盗”就是表述不清。但丁秀云是被中共政府的《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骗去的,股票生意被骗之后三年里武汉市公安局拒不受理她的投诉,北京国台办要她“去找胡锦涛”。由此她认识到她被吴正新等人诈骗是共产党商业统战大骗局的个案,所以她控诉的利剑直指共产党。这就是清醒。她看到马英九现在还不清醒所以来请愿。

丁秀云在台北行政院门口请愿,没有五四运动时期学生打章宗祥和烧曹汝霖房子的意气用事,没有与官员争斗的泄愤情绪,更没有被马列主义阶级思想蛊惑。她批评政府如果签两岸投资保障协议,会误导更多台商以为有保障去大陆投资,将像她一样“倾家荡产”,却并没骂政府卖国。这是她求助台湾陆委会、海基会、海协会遭推诿和没作用的体验后的实话实说:共产党政策就是诈骗“呆”商。

沈柏胜被骗更惨。他1990年的20年前被《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骗去天津投资,最后血本无归。他20年里不断向天津市政府和检察院举报,向法院控告,均不受理,无路可走曾经到天安门切腹自杀,险些丧命。切肤之痛也使他超越了跟某个大陆人或企业的具体恩怨,看到《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和10年前的《台湾同胞投资保护法实施细则》的骗局的实质:诱骗台湾中小企业去给大陆中共送钱;目前要签的《两岸投资保障协议》的实质是诱骗大企业去送钱。他质疑:中共连自己人民的合法权益都不能保障了,如何能保障台湾人的合法权益呢?

据台湾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理事长高为邦说,每年有两千多台商被害,20年来有数万件台商被害案例,只是很多台商最后都选择了放弃;掠夺台商是中共的国家政策,并吞台湾则是中共的终极目标。台湾想和中共政权谈判“双赢”是缘木求鱼。高为邦显然比丁秀云和沈柏胜思维更清晰。他看到了,两岸投保协议内容规定纠纷要透过仲裁;但仲裁结果地方法院不执行,台商一点办法也没有。

台湾商人却可以在台湾切实的行动。2011年9月9日,台商举行了在大陆投资遭到坑杀的台商、受害台商家属等约两百位民众的游行。游行民众高举“反中共诱骗迫害台湾人”、“台胞啊!为何去大陆找死啊!”等横幅,高喊“中共政府邪魔歪道、中共政府就是土匪”、“台商受害、政府何在?投资中国、死路一条。马英九硬起来、台湾人醒过来”等口号,顶着烈日游行到陆委会和总统府递交陈情书。受害商人高为邦等指出:中共是土匪政权,台湾民主政府与中共警匪政府签署《两岸投资保障协议》只是一个陷阱,让更多台商掉进去。

接受陈情书的陆委会经济处科长卜正球当即表示,一定会签报处理。高为邦当场抨击,“你们永远一句话就是我们很重视,我们依法处理,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你们处理成功过一个案子。”游行队伍离开陆委会后继续前往总统府递交陈情书。高为邦等多个台商获准进入总统府陈情,其余人员则留在现场等待陈情结果。92年前的五四运动,大学生3,000余人在北京举行大游行,烧了交通总长的房子,打了驻日公使。可以说有无接受马列影响的中华国民判若两人。

民国八年的1919年人民游行被爱国激情驱使,违法侵犯私人财产和人身安全。民国百年的2011年人民游行虽是切身利益受到侵犯,请愿人依然理性守法非暴力。台湾高为邦抨击卜正球言辞虽然锐利,却依然呈现百姓与父母官“和为贵”的文化脉络,没有俄国十月暴乱成功后马列主义从1918年在中国传播开来之后大陆民众对待北京、南京政府官员之间那种盗匪与官员的敌对斗争关系。

透过受害台商沈柏胜、丁秀云、彭增田等以及嫁给台湾人的大陆朱女士等人的遭遇可知,中共大陆政府直到现在还依然是1927年在井冈山的盗匪强权特性。彭增田在中国银行的700万人民币存款被银行侵吞,他向法院提出告诉,公安威胁若不撤告就活埋他,逼得他只好连夜逃回台湾。武汉人朱女士表示,武汉的房子被铁路局暴力强拆,她报警后警察不仅不制止反而责怪她闹事。如此中共政府只能跟戈尔巴乔夫实行政治改革之前的苏联政府和今日朝鲜政府找到官匪一家的共性。这说明虽然跟中国帝王朝代的专权暴政有雷同之处,但本质上是恶魔。

高为邦说中共是不会履行协议的土匪政府,比马英九政府对中共邪恶本质的认识清楚多了,但还没有真切认识到中共就是恶魔,《共产党宣言》是魔鬼告白。台湾20年来数万台商被害,这次出来请愿游行连带家属才只有几百人,这种有民主政府保护却依然惧怕,是一种心魔:心灵被中共邪魔操控。所以民国政府海基、海协与陆委三会才软弱可欺。看现象,台湾商界和政界被中共商业统战赢了。

我在《中国修道,盗亦有道》、《家人礼教,不可毁灭》、《专权和专制》已说,中共搞工农运动行匪事是以俄共为师,并非以柳下跖、宋江为师。中共以马列邪说推行暴政,毁灭中国礼教,导致大陆人曾经结婚都要谢党,社会已无台湾依然保留的进餐习俗:长幼、主客有礼、其乐融融。中共暴乱史的特征跟神话中斗祝融的共工的斗争精神惊人相似:“任智刑以强霸”。近来我的文章,都主要在明晰表达这样一个意思:党文化在大陆把人们改造为非正常人――激烈诋毁中国礼教习俗,以“封建”、“专制”等词语为政治批斗武器,情绪化的与人争斗。中华人民共和国假名下,共产党以工人阶级名义,创建思想政治部落的智刑强霸族(简称“共工族”),以斗争辩证法的偏执思维和暴烈语言,贬损中华礼教文明。

台商,即使沈柏胜、丁秀云、彭增田等人因台湾政府跟大陆签订的协约而受骗,他们对政府也依然好言相劝。看大陆人对待大陆人,仅仅观点不同,就硬要争个智力上谁高谁低、谁受刑罚(接受“封建”、“专制”骂名)处分的输赢。

这次台商游行虽然规模小,但也非常难得,突破了程朱理学所凸现的爱面子、怕报复等礼教陋习。这是非常可喜的变化,但还不够。作为现代文明社会“工商士农”上层的工商界人士首先硬朗起来,代表民意的政府对中共才能说出硬话。

台湾商界和政界千万要牢记“中共是恶魔”这句话,莫以为是迷信。据台北中央社报导,政府希望明确按照国际间的投资保障惯例订立协议,明确规定委托ICC,国际商会等单位进行仲裁以及仲裁地点,但中共不愿意《两岸投保协议》具有国际色彩,希望仲裁改为调解。据知情人士说,政府不排斥仲裁改为调解。台湾政府以为只要调解有强制力,也可以改仲裁为调解,这是在用善心想恶魔。无论对于台湾商人还是民国政府,这都是掉以轻心的危险事情:拿魔当人。

1949年10月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被中共匪帮以领导名义垄断。中华民国的国策须回归蒋中正和蒋经国时期收复大陆沦陷地的正统思维。目前台商最需要醒悟:多少中国人,被党文化和政治运动改造为急需救助的共工凶神的“智刑族民”;丁秀云遭遇的湖北人吴正新、王朝阳等,是思想陷在斗争辩证法的“鬼辩思维”陷阱中的恶人。台湾商人有责任推促马政府重新举起“反攻大陆”的政治旗帜,承担帮助大陆三退复国以创建联邦制的中华民国或中华共和国的历史责任。台商现在能做的是联合起来呼吁民国政府对中共采取强硬的复国剿匪政策。一句话:“台湾商人的出路:自己醒悟并帮助大陆民众醒悟和复国。”

2011-10-09 3: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