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汪园斐:深圳治安及联防队近年所犯“罪行”不完全记录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1年11月15日讯】近期爆出的深圳联防队员杨喜利持钢管和警棍强闯民宅并当着老板娘丈夫的面对老板娘进行毒打、强奸一事,其实只是深圳治安联防黑幕的冰山一角。近年来光经国内媒体报导的有关深圳治安或联防队员欺辱百姓、为害一方的新闻便已屡见不鲜。由于公安及附属系统对当事人一贯的暴力胁迫,而国内媒体更一直遭受严苛管制,加之在“中共统治特色”的社会环境下存在的各种利益勾结,最终能被报导出来的只占很少的比例,由此可推测在深圳乃至整个中国大陆实际发生的治安联防人员残害百姓的暴行一定多如牛毛、不计其数。

以下是深圳治安及联防队近年所犯“罪行”不完全记录:

1.仅因没有“暂住证” 深圳一打工仔被警察和治安员当街打死

2001年10月25日,23岁的蔡刚,仅因没有“暂住证”,被深圳龙新派出所治安员和便衣民警当街殴打致死。

此外,蔡刚被殴打致死的第二天即有亲属要求看蔡刚的尸体,结果被深圳龙新派出所人员告知要等蔡刚“最亲”的人来了才行。然而10月28日,当蔡刚的母亲、妻子和姐姐等相继赶来,并多次请求见蔡刚最后一面,却仍被派出所拒绝。

2.仅因没有“暂住证” 湖北两青年在深圳被打成重伤

2002年02月,大年初一晚上10时30分,来自湖北的青年胡华斌和郑武华在深圳松岗广场观赏完烟花后,在深圳松岗东方村闲逛时,遇到两名治安队员检查证件,当胡华斌和郑武华两人称只有身份证没有“暂住证”后,治安员命令其蹲下并用钢管猛打其双腿,随后又招来六七名治安员一起殴打他们,两人被打致昏迷不醒。

看到两人昏过去后,治安队员为证实他们死了没有,便用香烟烫手、打火机烧手背等残忍办法试探,在得知两人尚未死后,治安队员便找来一名三轮车伕将他们扔掉。

3.深圳宝城32区“治安员”把摩托修理店店主打成重伤

据南方网报导,2002年2月4日上午10时许,深圳宝安区宝城32区“治安办”几名身穿便服的治安队员来到华兴摩托修理店,店内一辆由客户委托修理的摩托车引起治安员注意,由于当时治安员身穿便服、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便对店主进行严厉盘问,店主便不怎么理会,不想治安员马上出手打了店主两耳光和一拳。店主想打手机叫摩托车主过来说明情况,手机也被治安队员抢去。后来治安队员更嫌店主拿证件慢了,对店主按住头就打。

打人由一个胖子带头,殴打过程中治安员还使用了修理摩托用的铁凳和铁棍。店主母亲上前劝解,手臂也挨了一铁棍。治安员动手之后,店内修理师傅挡住店主,几名治安员又叫来七、八名治安员。结果,店内有5名治安员打店主,店外七、八名治安员追打修理师傅。店主经医院诊断为脑震荡、头部颅骨骨折。

据悉,该店店主每个月都向治安队交了“治安管理费”,却反遭来自治安员的殴打、残害,提到此事,他的亲友均气愤不已。

4.“治安员”逼人赤脚站蚁窝 深圳打工仔受虐

据南方网报导,2002年03月19日,饭后闲来无事的王石福在深圳福永镇白石厦村水库旁散心摸鱼时,被三名治安员逮住,对其猛踢小腿、狠甩巴掌后,要罚其300元。王石福身上当时有70余元钱,但他不愿意将自己打工攒的血汗钱就这样平白无故地交给“治安员”,于是撒谎说自己身上没钱。没收到钱的三名“治安员”用手铐和电棍将其挟持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逼迫其赤脚站在一个有着成千上万蚂蚁的蚂蚁窝上长达5分钟,之后又逼迫其坐在蚂蚁窝上。直至王石福被蚂蚁咬得实在无法忍受,承认身上仅有70余元钱时,“治安员”才松开了他的手铐,之后两三双手伸向他的裤兜,把王石福仅有的70余元钱掠走。

一步一踉跄地回到工厂后,王石福请假去看了医生。诊所的医生看见王石福的双腿上尽是红丘疹,便让他脱下长裤准备擦药。王将长裤脱下后,只见他的大腿内侧和屁股周围爬满了黑压压的蚂蚁,此情此景令看惯了伤口和血腥的医生也为之动容:“这几个治安员太没人性了,他们简直是畜牲。”清洗掉身上的蚂蚁,并擦了一些消炎药后,王石福回到宿舍休息。当天晚上,他全身又痒又痛,用手抓又怕小丘疹出血,他只有咬牙忍着,在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中熬过了那一夜。

第二天一早起来,除了脸部以外,王石福身上布满丘疹,双腿更是惨不忍睹,全部是像疱疹一样的伤口,而且大多已经化脓,令人触目惊心。双脚掌也肿胀得变形,连袜子都无法穿上。同宿舍不明就理的工友见状,惊吓得远远地躲着王石福。他们都担心,是不是年轻的王石福在外风流,染上了梅毒或其他皮肤病。后来得知他是被迫站在蚂蚁窝上受虐后,工友们一个个义愤填膺。(详细的报导原文可参阅汪园斐博客)

5.索要停车费被拒 深圳三治安员暴打一妇人致重伤

据《南方都市报》2002年4月09日报导,住在深圳罗湖区莲塘村的黄彩莲一家,省吃俭用存了点钱,在龙岗区布吉上水径村买了套房子出租。前晚9时许,黄彩莲照往常一样去收租金,她儿子考虑到母亲年老,便找了辆人货车搭她去。当晚9时30分左右,他们到达上水径村,一个瘦瘦的治安员拉开栏杆让他们的人货车进去。她来到帮她代收房租的一家商店,与店主寒暄了两句后取回房款上车便走,从进村到准备出村整个过程不到20分钟。出村时,治安员上前让她交停车费,她说按规定超过30分钟才要交停车费,但治安员不容质疑地对她说:“我说时间到就到,快交5元,快交……”

黄彩莲回答说“时间没到,没理由给钱”,治安员大叫“交钱,不交就下车”,随后就打开车门扯着她的衣服将她强拉下车。在黄彩莲被拉到旁边值班室的路上时,她的钱包掉在地上,在她捡钱包时,治安员抬手就往她的右脸上打了一耳光,于是她哭了起来。当时人货车司机吓得不敢吭声。不久,又一个“治安员”从后面冲出一把揪住黄彩莲的头发把她摔在地上。治安队长随后赶来,二话没说,对着在地上哭喊的黄彩莲就一顿乱踢,黄彩莲被打得满脸是血。经医院诊断,黄彩莲头、鼻和胸部均严重挫伤。目击者称,当时听见治安员叫嚣“我是本地的,打你又怎样”。

6.深圳十数民工被打断手脚 派出所治安员称“领导要求”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2002年4月27日,来自贵州、四川、湖北等地的十几名民工,突然分别被公安人员从家中抓走,并被陆陆续续关进龙岗区平湖派出所监仓。在一番照相、登记、按手印后,派出所的人就勒令他们抽掉皮带,脱去鞋子,将上衣撩起罩住头,然后双手抱头,面对墙壁蹲好,随后就使用皮带对他们进行抽打。

当晚,他们被分成2人一组,约10—20分钟一次,被一辆牌号为“粤B0372警”的车从平湖派出所拉到上木古、新木村砖厂门口、山厦、凤凰山等荒野或者僻静无人处,下车后,便遭到早已等候在此的一些治安员使用铁棍、钢管进行毒打。这些施暴的治安员专打他们的四肢,遭受毒打的人绝大部分被打折手脚,不少人还因此昏迷。

7.孙志刚尸骨未寒 深圳治安员又乱棍打死外来打工者

据媒体报导,2003年06月20日凌晨,在深圳福永镇兴围村打工的四名青年,因与一名兴围村治安员发生口角,遭到该村10多名治安员围攻,四人被带到村警务室,30岁的理发师沈国洪被当场打死,其余三人也都不同程度受伤。事发后,幸存的受害者还继续遭到治安员的威胁、恐吓。(详细报导原文可参阅汪园斐博客)

8.深圳3打工仔误敲警察家门 竟遭围殴拘留24小时

据羊城晚报报导,2003年7月4日晚,三名在深圳打工的湛江籍陈姓男子到深圳宝安区一小区找另外一名老乡时,误敲了同居该栋楼宇的一名警员的家门,三男子随后被冠以“打劫者”罪名而遭到数十名治安员持斧头、铁棍砸、打,然后又被警方带到派出所审问和殴打,在审问室躺了一夜后才以向户主道歉换回自由身。

9.深圳治安员故意三撞路人 伤者多处有摩托车撞痕

早起走在路上有错吗?躺在病床上的李朝裕这样自问。2005年8月9日清晨5时,他早起上班途中,遭2个治安员殴打并被其用摩托车三次撞击,右脚骨折,右胯缝7针。

事发深圳宝安区西乡固戍社区。昨日下午3时,李朝裕介绍,8月9日清晨5时,他像往常一样走至6巷的路上去上班,但从身后快速驶来一辆摩托车,驶至身前就紧急刹车,坐在后座上的治安员跳下,朝其奔去,进行殴打。李以为是碰到了抢劫,就快速往回走,但被追上后继续遭殴打,而且另一人还开着摩托车朝其身体冲撞,“撞了我三次,直到我倒在地上不动了。”打人的治安员非常嚣张,打完他之后也没有离去。

李朝裕多名亲戚情绪激动地表示:“就是治安员也不能随便打人”。

10.深圳一车主撞坏道闸 遭治安员殴打烟头烫脸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2005年10月1日晚上,甘先生驾驶一辆小车进入宝安区公明街道田寮社区送朋友,晚上11时半,当他再次驾车出社区时,不小心撞弯了社区大门口的道闸。甘先生解释说,他不是故意撞的,因为晚上光线太暗,而那根道闸反光又不明显,所以不小心撞到了。门口一个治安亭内跑出来两个治安员,一下就站到了小车前,一边要甘先生停车一边用对讲机叫人。几分钟后,10余名男子赶到现场,一下就围住了小车。

有治安员提出要赔偿1000元钱才能走,甘先生当时一口就答应了,“是我撞坏了道闸,我肯定要赔钱,而且我连讨价还价都没有说。”但另有一些治安员很凶,“当时打开车门就把我给拽了下来。”甘先生掀开衣服说,当时有六七个人一起殴打他,当他拿起电话要报警时,其中一名男子还一下夺过他的电话,丢到了一边,然后继续殴打。

3名一直在社区外等候甘先生的朋友听到呼救后,就一起跑来劝架,但他们也被那些男子围起来打了一顿。这时甘先生连忙爬进自己的小车,用车里的小灵通报了警。但甘先生在车内没躲几分钟,就又被那些人拖了出来,甘先生说,这次他被几个人摁倒在地,“我感觉有个亮点靠近我,然后就听见脸上‘丝丝’作响,非常痛。”甘先生说,当这些男子再次烫他另外一边脸颊时,他看到对方是在用烟头烫他。

11.深圳治安队员臆断江西人是贼 暴打4人逼其承认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2006年8月2日中午,黄伟到深圳向南社区顶头村的一家小店找老乡闲聊,正遇上10多名治安队员清查证件。“这些治安员有的穿着迷彩服,有的穿便衣,领头的是一个姓杨的治安员。”黄伟说,在检查的过程中,“一名治安员用橡胶棍指着我,问我是做什么的?”黄伟回答正在找工作。

在看过黄的身份证之后,黄伟和其他3名同样来自江西永新的老乡,包括张后华,一起被带到顶头村的祠堂,要对他们登记。“没想到一进祠堂,他们就开始打我们!”黄伟大声争辩,质问治安员为什么要打人,治安员回答道“你们江西永新来的人都是贼!”这一点得到了张后华的证实。黄伟等人还被逼承认是小偷。张告诉记者,在被打的过程中,黄不断质问对方,结果被按在地上打了10多分钟。4人虽然被打,但始终没有承认自己是小偷。

之后,被打的4个人又被带进社区治安办,直到当天下午6点多,才被放出来。“当时被放出来的时候,有人说要是再见到我们,见一次就打一次!”由于害怕,黄伟和张后华不敢回到村里的住所。

12.深圳治安员入户登记不成 招来同伙殴打、抢劫住户

一位网友在网上发帖称,其住在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上排老区北三巷一号304房,2006年8月7日晚上约10点40分,有治安员(也称户管员)前来猛烈踢门,欲对其进行所谓外来人口登记。为确认治安员的合法身份,其要求治安员出示证件,未果之下其也拒绝了治安员对其出示身份证接受登记的要求,由此惹恼了该名治安员。

治安员打电话找了五六名同伙,对其扇了耳光之后,轮番上阵,猛踢其下身、两大腿、腹鼓沟、胸部及腹部等身体要害部位,下手十分凶狠,在其不能动弹后仍不停手。而后这伙人翻箱倒柜抢走了其家里仅有的220元现金。最后竟还逼迫其写下了不能报警的保证书!

13.深圳打工仔在“治安队”里被打成重伤

2006年12月02日,49岁的张良清仍在龙岗区阪田医院治疗,诊断结果为“脑挫伤,右侧两根肋骨骨折,多处软组织挫伤”。他妻子马女士说,11月30日下午2时左右,她和老张出门去药店取药品发票,老张发现售货员开的是张白纸条,公章很模糊,让售货员重开被拒,两人就争吵起来,之后售货员出门了。不久,荔园新村治安队4名治安员到场,老张拿杯子饮水时撞到了治安员,被治安员臭骂一顿。治安员抽下老张的皮带将老张绑住,对他拳打脚踢。她回家给老乡打电话,约5分钟后她回到药店时,老张不见了。约两个小时后,她在阪田村警务室看到老张时,老张已身受重伤趴在地上。(据南方新闻网)

14.拾荒汉未带“暂住证” 遭三名深圳“治安员”殴打受伤

“我现在已经无后了,还被人打得住医院,想死的心都有了!”2006年12月27日上午,51岁的何庆果躺在深圳某医院病床上泪流满面。12月25日晚,因为没有暂住证并且骂了正在清查“暂住证”的治安员,何庆果遭三名治安员殴打致伤。

今年51岁的何庆果,是四川省西充县中岭乡人,去年3月份和老伴第一次出远门来深圳,住在宝安区沙井工人路边一栋旧居民楼的一楼楼梯间。12月25日晚8时30分左右,他从老乡家出来准备回家,经过工人路四号的老万丰医院门口时,被正在此处查暂住证的警察和万丰村治安员拦住。得知何庆果没带“暂住证”,治保队员要求何庆果停下欲带走。“我说回家去拿证件他们不同意,还推我。我就骂他们不讲理。”随后,治安员将其推到对面的墙上,一名瘦高个的治安员则一脚踢向其左腹部,接着另外两名身着制服的治安员也殴打了他,打斗过程持续了五分钟左右。后被医院诊断为左胸软组织受伤,左胸被踢伤。

受害者何庆果的独子何鹏飞去年在深圳宝安见义勇为牺牲。“我们老两口哪来的钱(治疗)?儿子死了我们就只靠捡垃圾了。”何庆果说。据《南方日报》等媒体报导,去年3月22日,何庆果独子何鹏飞在沙井一家工厂面试,遇上七八名小偷欲偷自行车,何鹏飞与两位老乡挺身而出,结果何鹏飞被歹徒刺死(摘自南方都市报,详细报导原文可参阅汪园斐博客)。

15.因收费纠纷起冲突 深圳龙岗“治安员”砸厂

据奥一网报导,2006年12月28日中午12时左右,深圳龙岗区平湖街道一家五金厂内发生打斗,数十名治安员与工厂人员发生冲突,工厂接待室外大玻璃被打碎,几张座椅被摔坏,五名工人受伤。

上午11时40分左右,共产党平湖街道新木社区党支部书记李新军与“居委会”主任李志良,和几位工作人员一起,来到顺利来五金化工有限公司,与公司总经理刘汉南等人在工厂接待室谈话。中午12时左右,谈话双方发生冲突。李志良率先拍桌子,其后,站在大门外50多名治安员和村里一些人员,开始动手殴打刘汉南和几名工人,并进行打砸。除财产损失外,刘汉南和数名工人被打伤,一位女性经理伤情严重,被迫住院治疗。

16.深圳治安员殴打市民致其脾脏破裂 抢走手机不准报警

2007年7月13日晚8时许,因一起已经了结的经济纠纷,宝安松岗某公司员工杨新珠和小吴被深圳松岗派出所治安员史某带回警务室。期间,史某多次对杨新珠拳打脚踢,致使杨重伤倒地。即使小吴跪地向史某求饶,史某仍拒绝将杨新珠送医治疗。直到2个小时后,120医护人员才将杨新珠抬出警务室。经诊治,杨新珠脾脏破裂被切除,且仍未脱险,可能随时死亡。

在杨新珠被打后的2小时内,小吴和中介公司经理不断向史某及其他治安员求情,甚至跪下求治安员送杨新珠上医院救治。但史某始终以两人没有说实话为由拒绝放人。而3人被抓进警务室,作为队长的史某始终没有说明任何理由。史某还夺走了他们的手机,不准报警。

17.深圳打工仔仅因未带身份证 惨遭治安员殴打、烫手并勒索钱财

据深圳新闻网报导,2008年元月2日清晨3时40分,来自江西省宜春的黄先丰和张辉生二人从上合去宝安区西乡朋友处,经过西乡流塘立交桥走到人行道上时被4个治安员拦住,对方以检查身份证为由要将两人带走,当时黄、张二人以为是把他们带到附近派出所,就没有反抗,坐上了治安员的巡逻摩托车。5分钟后,治安员把他们带到了前进路的流塘公园里面,并命令他们跪在地上。黄、张二人向治安员求情,说有什么事就把他们送到派出所,一名治安员听他们说要到派出所去,就骂了他们,并对他们拳打脚踢。此后,治安员又对他们进行暴打,还用烟头烫他们的手。打了一顿后,治安员要他们打电话联系熟人送2000元钱来。黄、张二人被迫答应。

治安员把黄先丰扣在流塘公园里面,一个治安员骑摩托车带张辉生回到32区治安岗亭前面,放下他后那个治安员要他马上拿钱打的士去流塘公园换人。大约凌晨4时30分,治安员猜测黄、张二人可能报警,就又把黄先丰拉到流塘公园的山顶上面,并威胁报警就打死他。5时30分左右,一个治安员拿手机命令黄速打电话联系送钱,黄被打得没办法,就打电话给一位表弟黄某,表弟听到就找张辉生一起过来。因为清晨他们没地方借钱,就给了4名治安员600元钱,4名治安员说最少要1500元钱,否则送派出所。黄的表弟叫治安员把他俩送派出所去,然后就回宿舍了。随后,治安员把黄、张二人带到流塘“治安办”的院子里。其间曾有一位值班民警问治安员他们两个有什么事,但黄、张二人被治安员威胁不准回答。随后4名治安员又要两人拿1000元钱来了事。被逼无奈,黄就让一名治安员骑摩托车载着张辉生来到上川其表弟处,给了治安员800块钱,还买了4包芙蓉王香烟给他们4个人。6时30分,4个治安员把他们两人放了,说以后就是朋友,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到流塘派出所找他们帮忙。

18.深圳30多名“联防队员”追打7名工人 致4人重伤

据广州日报报导,2008年04月21日上午,在深圳宝安区公明街道红星村,疑因拆房子时留下的一扇破铁门的归属权问题,联防队员与拆房子的工人大动干戈,结果4名工人受重伤送院。

工地包工头罗润山介绍,前日中午,他和麦宜安签订了一份拆房协议,将麦宜安位于红星社区一处三层半的楼房拆除,付1.5万元左右给麦,拆房所有废料归罗某所有。记者在双方签订的《安全施工协议书》中看到,第五条明确规定“拆除的废料归乙方(罗润山)所有”。正当罗润山带领另外6个工人到现场准备拆楼时,碰到麦宜安的小舅子周某。周某要求将另外一副卷闸门及30来个水表、电表留下,罗润山当时不愿意。周某这时就开始用本地话骂他们,打电话叫来6个联防队员,随后双方打了起来。这时,联防队员又用对讲机叫来20多名联防员,拿着铁棍殴打7名工人,导致其中4名工人重伤住院。

19.深圳一男子因无“居住证” 遭联防队拘禁、暴打、热水烫头

2008年12月13日晚11时30分左右,陈波保在距他家不足200米的小店买充值卡,之后边充值边往家走,随即被6个穿着制服的联防队员拦住了去路。带队的是一个自称姓罗的队长。联防队员问他带没带居住证,陈波保掏出身份证回答“没来得及办理居住证”。罗队长要将陈带走,陈波保当时回了一句:“又没有犯法,干吗抓人?”罗马上表示随后其会被狠狠地收拾,“他说出了事情他一个人负责。”陈波保说。随后,陈波保被带到南山区南山村社区居委会警务室。

陈波保被联防队员带到警务室一楼尽头、靠近厕所的过道处后,6个联防队员将他团团围住,用警棍和木棍猛烈击打他的身体各处。随后,几个人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抓起来,用拳头和警棍打,倒地后再用脚踩他的头部和颈部,有联防队员在他身上跳起来踩踏。

持续殴打约半个小时后,有联防队员端着温度至少有80度以上的开水朝陈波保头上淋下去。陈波保说,浇淋热水后,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几个联防队员对他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有3个不同的联防队员轮流烫了他3次。昏倒后的陈波保在凌晨时分醒来,有联防队员拿来绳子将他的手脚捆绑住。直到14日下午3时30分,南山村安全文明小区组织联防队一个姓黄的队长来到警务室上班,见到陈波保手脚被捆,问了些大概情况,才让人把他放了。数日后的12月18日,陈波保在几个朋友的搀扶下前往媒体投诉,该媒体证实,他的脚、腿、手臂、手掌、后背、前胸各处均布满伤痕和血斑。(摘自南方网,详细的报导原文可参阅汪园斐博客)

20.深圳四名男子莫名遭20余名治安员围殴受伤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2010年06月21日晚8时许,聂熙富、肖峰、杨欢和陈祖旺等四人,在深圳宝安32区散步时,遭到20多名治安员持钢管围殴,治安员命令他们蹲在墙角,使用钢管对他们不断进行殴打,导致他们受伤。记者看到他们时,发现他们的前胸、后背和手臂等部位均留下红色的伤痕,伤势十分明显。
  
聂熙富、肖峰、杨欢和陈祖旺等四人均表示,他们和治安员并无过节,“他们打的时候,我还问他们,为什么要打,没想到一个治安员飞起一脚,把我的门牙给踢断了。”直到110警察赶到后,对方才停止了殴打。社区工作站声称此前四人曾殴打一名治安员。但四人对此予以否认,称肯定是治安员认错人。有旁观者表示,即使真是他们殴打了治安员,工作站和治安员作为“政府的”也应采取法律等正当手段处理,怎能公然使暴行凶,使最基本的社会公义荡然无存,中共“政府”已变成了赤裸裸的黑社会。

21.深圳孕妇与菜贩发生冲突 被带去调解时遭治安员围殴

据深圳晚报报导,2010年10月13日晚上7点左右,周女士在男朋友的陪同下,前往深圳皇岗村的一个菜市场买菜。在买菜的过程中,由于跟菜贩在菜的斤数和买菜金额方面发生争吵,随后,双方发生了轻微的肢体冲突;紧接着,皇岗村的数名治安员来到现场,并将双方带到治安室,试图进行调解。

争执非但没有调解成功,在调解的过程中,周女士和男友竟然遭到了进行调解的治安员的围殴。围殴他们的人数共有10多个,被打的过程中,周女士的后背被一名治安员踢了一脚,随后,她的下身出现了流血的状况。医院诊断后表示其“由于外力导致受伤,出现不完全性的流产并发症。”另悉,由于身体受到伤害,周女士的身孕可能不保。截至记者发稿时,周女士仍处于观察期,尚未脱离流产的危险。(详细报导原文可参阅汪园斐博客)

22.深圳治安员殴打观赌市民 警察对妇女使暴、勒索钱财

2010年12月23日晚上9点左右,费香义带着其妻子、2岁的小孩在深圳观澜大水坑新塘村散步,后进入一小店欲购买零食给小孩吃。此时小店内正好有三名男子在店内打牌。一家三口未买完东西,便有三名着便装的治安员冲进店内将所有人控制,进行“抓赌”,没有亮出任何证件。费香义自认仅是路人、事不关己,便和老婆小孩子往店外走,不料被治安员阻止,并勒令其跪在地上。在费香义质疑“没有犯法为何要跪”时被三名治安员不断拳打脚踢。其妻欲打110报警时,手机马上被治安员抢走。其妻欲拿出另一部手机时,治安员又将手机抢走并当场砸烂。

费香义被持续殴打一小时后,派出所警察岳庆来到店内,欲将店内的所有人员带回派出所。费香义因考虑到其妻带着一个2岁的小孩,便自作主张让其妻带着小孩先回家。不料其妻刚走到店门口时,便遭致岳庆暴力对待,其妻被反复揪住并“甩出两米多远”达数次,小孩当场被吓哭。随后其妻、2岁的小孩也一起被带回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叫包括费香义之妻、小孩在内的所有的人蹲在蓝球场上。此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天气异常寒冷,周围亦没有任何遮挡物。费香义不忍其妻儿一同在寒风蹲了将近五个小时,便多次向警察提出让其妻儿先回家,或是让人送些衣服给小孩穿,均被拒绝。

警察以费香义“在店内打了一名治安员”为由,威逼其拿出5000元了结此事,在费香义四处借钱凑足5000元交给警察后,凌晨2点多钟,费香义及其妻儿方获释离开。整个过程没有任何调查问话、笔录、调解书、收条等相关手续。据悉,费香义的小孩离开派出所后便因着凉生病,被迫长期住院治疗。

23.深圳两男子“治安办”内被打 并强逼当着警察的面下跪道歉

据南都2011年09月17日报导,因与深圳西丽大勘村大勘股份公司(深圳村级单位常见的一种村民股份公司)总经理“雄哥”林先生口角争执,两男子遭七八名壮汉持铁棍暴打。

两人被“治安员”带入大勘“治安办”后,当着警察的面,两名伤者又被人施暴,并强逼下跪向“雄哥”道歉。截止记者发稿,两名伤者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其中一伤重者胃出血、血压低,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24.深圳“联防队员”强闯民宅 当着女子丈夫面对其殴打、强奸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2011年10月23日晚,深圳宝安区西乡街道,“联防队员”杨喜利手持钢管、警棍闯进一间小店,一通乱砸后,对老板娘王娟(化名)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的毒打和强奸。老板娘的丈夫杨武(化名)则躲在屋内几米外,任由杨喜利施暴并发出淫荡的叫声,丝毫不敢做声,一个小时后才忐忑报警。

11月7日中午,记者在西乡看到夫妻俩时,杨武和妻子王娟相拥而泣。妻子手腕上自杀的伤口被纱布包着,无名指上的婚戒十分刺眼。门外,犯罪嫌疑人杨喜利的母亲带着孙子在堵门谩骂,辖区警察在现场也奈何不了她。丈夫杨武70岁的老母则跪地质问前来谩骂的罪犯的母亲“天理何在?”

面对这样的事情,杨武捂着脸哭泣,杨武带着受伤的妻子去医院,却因为没有钱不能接受医治,他自己说,“我是这个世上最窝囊的男人”。@

评论
2011-11-15 6: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