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铭:看《九评》接受三退 难忘少年创痕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1月20日讯】在《九评共产党》发表七周年之际,我想起了第一次接触《九评》是2005年初,同事送给我一本《九评》,叫我接受三退,我认为是搞政治,和对方发生争执,并找理由避开三退。

回到家后觉得还是先看看《九评》再说,书中对中共的评述让我茅塞顿开,这不是杜撰,这不是久远历史,我们正生活在红色恐怖当中,并亲历过中共种种政治运动的毒害。

回忆少年时代的文化大革命末期,因天真而又自然地流露了自已的想法,承受了中共强大的政治迫害和精神折磨。《九评》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打消了我对中共还抱有希望的想法,并意识到退出中共组织的重要性。

我的少年被中共迫害

我这个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却赶上了文化大革命末期的政治运动,给我少年时代,留下刻骨铭心的创痕。

刚进入初中时,就遇到批邓和反击右倾翻案风,那时我天真的想,以“三项指示为纲”搞经济,就不用搞阶级斗争了,我也不会被同学歧视为地主家庭的小地主,老师也不用限制我加入红小兵和红卫兵了,大家都平等的上学该多好!在一次政治课写揭批邓小平的文章时,我却明确写上了要以“三项指示为纲”,这是当时被批判的邓小平路线,我差点被打成小反革命份子。

我在班上和全校大会上作检讨,父母也多次被校方找去“认识错误”,我被禁止参加一些政治活动。还有一次一个新来的政治课老师,把我的文章选在全校揭批运动大会上发言(那时我写文章都摘抄报纸),当轮到我时,校长念出我的名字停顿一下就跳到下一个名字了,我没有资格参与政治活动,更没有资格发言。那些年,我感到承受了中共强大的政治迫害和精神折磨。

在平反冤假错案的年代,我正跨入高中,并轻松地加入了共青团,还当上了班委。当我忘记伤疤的时候,却有一种对中共的感恩。我认为,文革结束,中共开始搞经济建设不搞阶级斗争了,再不会有阶级歧视、迫害、暴力和政治运动。

共产党不可能变好

当中共举起屠刀面向手无寸铁的学生的时候;当异议人士遭受打压的时候;当中共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劳教、洗脑、判刑时,我才意识到维护邪恶统治的“文化大革命”并没有结束,但还是对中共抱有一些希望。

《九评》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才使我从高度和广度上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邪恶本质决定了这个党不可能变好,恐怖主义从一种暴力转向另一种方式的暴力,红色邪灵几乎无所不在。只要中共在位一天,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就不会有结束。

法轮功学员在大陆传《九评》促三退时说:“在历史上,中共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参加过中共组织的人,都打有邪恶印记,必须退出才可保平安和拥有美好未来。”不管是不是明白这话,但是我身边确实有不少人都悄悄三退了。

《九评》中这句话,令我感受深刻:“今天,恐怖主义变成了文明和自由世界的头号敌人。但共产党的暴力恐怖主义以国家为载体,规模更为巨大,持续时间更为长久,为祸也更为酷烈。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不能忘记,共产党的这一遗传基因在适当的时候一定会对共产党未来走向起决定性的作用。”

评论
2011-11-20 10: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