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药茶计

出身邪恶的张浪子不认同邪恶
袁荣易

6. 二娘到衙门诬告大娘害死其弟,县官(后,余坤鸿饰演)刑求逼大娘认罪。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清代焦循在嘉庆24年(1819年)出版的“花部农谭”已提到花部(又称乱弹)的《药茶记》这出戏,这是根据真实社会事件改编的一出戏。焦循又惊又喜,没想到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也能如此杰出的表现正义,太难能可贵,因此他干脆称此戏为《义儿恩》 。


1. 新竹竹堑北管子弟戏团演出《药茶计》。员外外出收租,嘱托妻妾照顾家庭。

这位义儿(有正义感的年轻人)名叫张浪子,他母亲因丈夫去世,带着他改嫁给员外作妾(二娘)。员外的大太太育有一子一女,这位后来的二娘,处心积虑就想害死大娘及其子女,好让自己与儿子张浪子继承全部家产。故事从员外离家收租开始,每每在员外装贤慧的二娘露出狰狞面目:她在人参茶下毒假意孝敬大娘,没想到二娘的混混弟弟刚好跑来借钱,抢去茶喝先给毒死了。二娘到衙门诬告大娘害死其弟,同时又将大娘的两个小孩关进柴房准备活活饿死他们。


2. 《药茶计》二娘(右,篮文豪饰演)叫出丫环,两人订下害人毒计。

张浪子很难自处,但他选择不认同邪恶的母亲。先放走柴房里的兄妹,再去衙门自首说人是他杀的;大娘获释,而张浪子成了死刑犯。


3. 《药茶计》二娘(左,篮文豪饰演)不愿借钱给好赌成性的弟弟(右,柯金助饰演)。

这出乱弹戏,接下来演的情节为“殺场生祭”,也就是后来京剧《药茶计》的通称戏名《斩浪子》,演大娘(老旦)、张浪子(小花脸)在法场泣别的这一段折子戏,后因老旦龚云甫(1862—1932)加入甩发动作而变的更有看头。如果京剧以全本演出(上海杨四立、麒麟童均演过张浪子,共有八本之多),全本戏就称为《呆徒富贵》--张浪子不顾自己利益,见义勇为,常人看是一个“呆徒”,可是好心好报,后享大富贵。


4. 大娘(右,彭金垲饰演)戴僧帽正在佛堂颂经,二娘假意拿茶孝敬大娘。

《药茶计》真实反映社会的道德水平,无形中也教化民众乐做善事。相比之下,吃党妈妈奶水长大的大陆人民,渐渐成了“贪婪邪恶、见死不救”的异形,与张浪子完全相反--最近小悦悦车祸无人理睬的事件,外国媒体都难以置信,大标题称中国是“道德文明惊人崩溃”。


5. 二娘的弟弟(左,柯金助饰演)抢先喝了人参茶,肚子立即痛起来。

大陆当官的正忙着争夺十八大的位置,无人理睬什么崩溃不崩溃,最多声称那是国人素质差,五毛党则更进一步说是佛山人素质差(事情发生在佛山),更显得那是别人家的事,于己无干。冷漠无良知到什么地步了?三百年前焦循表扬的“义儿”,怎么在短短62年就消失无踪?


7. 《药茶计》张浪子质问母亲的丫环,丫环支吾其词。


有时候想想戏剧的潜移默化,你就会明白共产党“戏改”的恶劣影响,删除善良,植入斗争,根本成了不择手段流氓风格式的歪戏;抹煞了传统戏启人向善、明辨是非的优秀传承。其影响所及人人变成自私无比,全身发散丑陋与恐怖(《药茶计》在大陆因剧里有多处神佛出现,说是迷信;员外又是个收租的地主,所以不演此戏;近因号称抢救挖掘老戏,偶见点缀性演出,民众仍是陌生)。


8. 张浪子到柴房,听到兄妹在哭泣,他很难过,给他们钱,让其逃走。

比较同文同种的台湾,那是大相径庭。乱弹戏传入台湾三百年,《药茶计》几乎一直保持着老样子演出,至今仍受欢迎。在台湾由于先有南管,就将后传入的戏曲称为北管;在农业社会时代,各地以寺庙为中心,农闲时召集年轻人(通常是男生)学曲艺,遇庙会即能演出,也称为“子弟戏”。台湾从南到北大家都爱演爱看《药茶计》这一出,并以全本形式演出。


9. 张浪子认为大娘每天拜佛,佛却不保护大娘,想把佛像摔了。金甲神(右,杨锡尧饰演)立即出现制止张浪子的鲁莽不明真相。

一出戏的盛演不辍,可反映出当地人的内心看法。当然,台湾没有戏改,也没有中共62年的统治,所以这个内心状况一直如此,相当准确,可供验证,也就是说内心具有“不认同邪恶”与“见义勇为”的特质--例如国际上发生灾难的时候,台湾人的捐款不落人后;例如邪恶不能隐藏,总会被报料出来,许多大陆来台游客,晚上就爱看电视上名嘴的报料,感受一下说真话的淋离畅快。


10. 张浪子昏倒在地,金甲神完成任务后离开。

张浪子认为大娘每天拜佛,佛却不保护大娘,想把佛像摔了。金甲神(右,杨锡尧饰演)立即出现制止张浪子的鲁莽不明真相。


以前戏曲遍地开花,起著移风易俗的作用。中共却利用戏曲毁人,大部分戏都编成刁钻整人的情节,所谓的厚道被讥为愚忠愚孝。中共的谎言让老百姓安心的吃毒奶粉、地沟油,还能让老百姓同时夸赞生产毒奶粉、地沟油的人聪明,羡慕他们能赚大钱。这才是多么可悲的愚忠愚孝啊!真懂张浪子的人知道,张浪子一点也没有愚孝,可他的厚道深入人心,人人都受触动。


11. 《药茶计》张浪子到衙门自首因怨杀人,大娘获释,张浪子变成死刑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多伦多国剧社为提倡京剧欣赏,发扬中华文化,促进中、港、台华人社区对京剧艺术的兴趣和重视,将结合中国大陆应邀来多演出的京剧名家及多伦多满地可两地名票友,于10月27日(周六)下午1时在大多伦多中华文化中心何伯钊剧院,隆重推出京剧经典名剧《红鬃烈马》。 并为开发观众群,特举办“红鬃烈马”观后感京剧欣赏征文。
  • 胡金铨带有京剧节奏的武侠片“龙门客栈”,演变到徐克三D武侠片“龙门飞甲”,其间约有五十年,可是观众还是爱看。 武侠片(西方有骑士传奇的小说、电影)是人类投射出的情境:想像奇人义士打抱不平、救助弱小忠良、揭露真相、不顾世俗的阻扰、勇往直前。戏曲小说及文艺作品,就是有此类型,其情其景带有儿童纯真的观点,细腻、善良、栩栩如生。
  • 《得意缘》中的狄云鸾与《乌龙院》中的阎惜娇是京剧花旦中的两大类型。狄云鸾天真无邪、调皮爱笑,但为了维护丈夫,却能脱离娘家,闯关而去。阎惜娇任性娇纵,原说要报宋江的恩,但有了新欢就不要旧爱宋江,一旦捉到宋江的把柄,为求斩断束缚不惜将宋江害死。
  • 《硃痕记》又名《牧羊卷》,出于《牧羊宝卷》。追踪“卷”这个名称来由,去古未远的台湾皮影戏,犹留可追的线索,台湾皮影戏明末自潮州传进,许多剧目都有“卷”字作尾(类似木鱼念经式的宣卷,加上弋阳腔)。“卷呀、图呀”这是早期的称呼,如《苦节图》、《忠义图》、《牧羊卷》。所以往上回溯,《牧羊卷》是来源颇早的一个故事了。
  • 有些戏很神奇,它能顺顺当当、不受阻碍的就这么流传下来,像康雍乾时代《忠义璇图》中的《山门》,又称《醉打山门》,至今仍能见到演出。有些戏运气就不好,例如连谭鑫培都夸赞的好戏《宁武关》(余叔岩、言菊朋皆曾演过),却因中共邪党建政,瞬间中箭下马,当前再也没人敢提起,成了失传的戏。
  • 《赵氏孤儿》根据老戏《搜孤救孤》改编,在1959年编成。剧情新添加的几个部分,完全是为“革命需要”做作出的“虚情假意”。 中共统治大陆后,立即颁布禁戏剧目,压制京剧不遗余力。京剧演员无戏可演,难以维生。拖到1957年大鸣大放,一些不懂中共阴谋的演员,以为否极泰来,积极演出传统老戏,招来老观众,想要再造京剧的中兴。不久“阳谋论”把大鸣大放的人扣上右派的帽子,遭整肃以及被杀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京剧著名艺人李万春、叶盛兰、叶盛长等也牵连在内。从此以后,幸存的人变得机伶,隔年1958年毛泽东发动“大跃进”,果然人人争先。京剧界也跟着搞大跃进,积极“改革”老戏,计划一年排出三百个新戏,其中两百个要是革命现代戏。
  • 在“缀白裘”第十一集第三卷收录有乱弹腔《挡马》一戏。这出戏很神奇,经过长久的岁月,它依然在台湾的旧路北管(俗称福路戏)传唱不辍,只是戏名不叫《挡马》而叫《卖酒》,属于文戏,是小丑与花旦的“对儿戏”,讲究唱念要相互配合,衔接上要紧密而自然,今年台北艺术大学传统音乐系毕业公演就有《卖酒》的演出。
  • 京剧的“净”行,一般大家知道的有正净(铜锤花脸、黑头)、副净(架子花脸)、武净(武二花、摔打花脸)。其实还有一种毛净(油花),他“毛手毛脚”如过动儿一刻不得闲,动作繁多、身段复杂。今天我们介绍《通天犀》这出戏,主角许世英,绰号“青面虎”,举止毛躁,即以毛净来应工。
  • 元人杂剧用四折来演一个故事。但在折与折之间,另外又夹演“爨弄、队伍、吹打、杂技”等这些热闹、有趣的桥段,让观众打发过“中场休息时间”(演员可能也要利用这个时间换衣服、休息喘口气、调度人员等)。等新的一折再开演-因为元杂剧四折是四套不同的宫调,新一折开始,进入新的音乐旋律,观众耳目一新,别有一番的新鲜感。
  • 元人杂剧用四折来演一个故事。但在折与折之间,另外又夹演“爨弄、队伍、吹打、杂技”等这些热闹、有趣的桥段,让观众打发过“中场休息时间”(演员可能也要利用这个时间换衣服、休息喘口气、调度人员等)。等新的一折再开演-因为元杂剧四折是四套不同的宫调,新一折开始,进入新的音乐旋律,观众耳目一新,别有一番的新鲜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