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之心不去 佛道之果难成

出凡

神仙故事/图/志清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杜子春是后周和隋朝之间的人。不事家产,嗜酒邪游,资产荡尽,投亲见弃。当时正值冬季,子春衣破腹空,心中彷徨不知道何处可以栖身。于是在长安东市西门,仰天长吁短叹。

这时,有一老人持枴杖来到子春面前,问道:“君子为何而叹息?”子春向老人诉说了他财产荡尽、亲友见弃的处境。

老人听后复言:“几缗钱你就够用了?”子春说三五万就可活命了。老人说:“不够,重新说一个数字。”子春复说“十万。”如此者三,老人说给子春三百万缗,当下即给子春一缗,并约于明日午时在长安西市波斯邸巷相见。第二天子春按期前往,老人果然给钱三百万缗,不留姓名而去。

子春既富,荡心复炽。乘肥衣轻,日会酒徒。闻丝竹于庭院,起歌舞于倡楼。一二年间,钱财复尽,自叹于市门。老人应声而到,说:“君子再次如此,真是奇怪呀。现在需要多少钱可以?”子春愧谢不已。老人说:“明日午时,在上一次会面的地方相见。”子春羞愧前往,得钱一千万。

子春心想以此钱为本谋生。钱既入手,纵情如故,三四年间,贫过旧日。复遇老人于故处,子春羞愧难当,掩面而走。老人扯住子春给钱三千万缗。

子春心想:“我落魄邪游,家财荡尽。亲戚豪族,皆相见弃,唯独这个老人给予我接济,我以何为报呀?”因此对老人说“我用这笔钱,人间之事可以立,孤孀可以衣食,于名教可以复圆。事成之后唯你所使。”老人说:“我心想,你把事情置办以后,我俩来年中元节,在云台山老君庙旁的双桧树下相见。”

子春的孤孀多在淮南居住,所以转资扬州,买良田百顷,田中建起府第,在要路购置邸舍百余间,召孤孀分居第中。人间恩仇了断,按期前往。

老君庙双桧树下相见后,杜子春随老人登华山云台峰。走了四十里余,见一处居处,屋宇整洁,彩云遥覆,鸾鹤飞翔。正堂之上有一药炉,高九尺余,紫焰光发,玉女九人环炉而立,青龙白虎,分据前后。

天色黄昏之际,老人身穿绛帔头戴黄冠。拿出白石三丸,盛酒一卮一起送给子春速食。然后取一虎皮铺于室内西壁,东向而坐,对杜子春说“千万不要说话,不论看到尊神、恶鬼、夜叉、猛兽、 地狱,或目睹你的亲属为所囚缚,万苦都是虚妄不实之假相,一定要不动不语,安心自在莫生恐惧,终无所苦。要一心念诵我告诉你的话。”说罢,老人离去。

道士刚刚离去,子春就看到旌旗铠甲,千乘万骑,遍满崖谷而来,呼喊呵叱之声惊天动地。有一被称为大将军的人,身长丈余,人马皆著金甲,光芒射人。亲卫数百人,拔剑张弓,直入堂前。

有亲卫大声斥责子春:“你是何人,竟敢不避大将军!”。左右亲卫拔剑向前,剑声竦然,逼问子春姓名及所事为何,子春坐定一处都不对答。问者大怒,作催斩争射之状,喊声剑声如雷,子春不应一词。将军者拗怒而去。

时过片刻,突然有猛虎、毒龙、狻猊、狮子、腹蛇万计,冲他而来,有的哮吼抓攫,有的啮咬搏噬,有的跳过其上。子春心静神宁面色不动。所来之虎、毒龙、狻猊、狮子、腹蛇顷刻而散。

既而天色晦暝、雷电交加。闪电从天而降,击中子春的前后左右。耀眼炳照,目不得开。一时间大雨滂沱,水深丈余。雷声水声相交,犹如山河破碎。转眼之间,大水冲子春而来,子春端坐不顾,大水即刻而散。

被称为将军者再次返回,引来狱卒鬼神,搬来一个大汤鼎放在子春的前面,所率军卒长枪刃叉,四面周匝,将军者传出命令说:“如果说出姓名即可放走,如若不说,叉住其心放在鼎中”,子春无任何回应。

将军者使其部卒,抓来子春的妻子,摔倒在台阶之下。指著杜妻子对子春说:“说出你的姓名,可以免除你的妻子受苦。”子春不应。于是鬼卒对其妻子或射或砍,或煮或烧,其妻苦不可忍,泪洒庭院。大声号哭说:“我诚然资质浅陋,然而为妻十载,奉执巾栉。今天我为鬼所抓,不胜其苦。乞望君子念及情义,不惜一言,以救妻子性命。”子春心念道士所言,不予一顾。

将军者说:“难道我不能毒你的妻子吗?”命令下属取来锉碓, 从脚开始寸寸锉之。其妻叫哭愈急,子春全然不顾。将军者说:“此贼妖术已成,不可使长久留在世间。”命令手下将子春斩首。

斩首完毕,魂魄被领见阎罗王,阎罗王说:“这就是云台峰的妖民杜子春吗?”,然后促令冥吏把子春捉付狱中,受地狱熔铜、铁杖、碓捣、硙磨、火坑、镬汤、刀山、剑林之苦。子春心念道士之言,竟不呻吟。

地狱诸苦领受完毕,阎罗王说:“此人是一个阴贼,不能再作男身,下世要他变为女人。”于是子春被配转生到宋州单父县丞王勤家。生来体弱多病,吃尽针灸医药之苦。同时经常坠火堕床,痛苦不济,终究不出一声。长大后容色绝代,而口不出一声,其家视他为为哑女。于是亲戚欺辱万端,子春终不以一声相对。

宋州单父县丞王勤家有一位同乡进士叫卢珪,听说王家女容色绝代,派媒人求婚。王家以女有哑疾而辞退。于是卢进士派人说“我娶妻以贤德为选,哑者正好在家戒绝长舌。”于是王家把子春转生之身嫁给卢姓进士,婚后感情弥笃,生一男,仅二岁, 聪慧无敌。

一日,卢进士抱儿与其妇说话,子春不应。卢生想方设法,子春不出一声。卢大怒曰:“大丈夫被妻子鄙视,要其子何益!”于是手持小孩两足,把小孩的头摔倒石头之上,小孩血溅数步而死。子春爱生于心,瞬间忘记了和道士的约定,突然失声“噫!”

“噫”声一出,子春发现自己坐在原处未动,道士者也坐在他的前边,时间约为五更之间。院中火起四舍,屋室俱焚。

道士走到子春前说:“出来!你的心质,喜怒哀惧恶欲,皆能忘也。达不到标准的唯有爱而已。如果你无‘噫’声出口,我的丹药可以炼成,你也可以名列神列上仙之位。可惜呀,能够修炼的仙才真是难得呀。我的丹药可以重炼,你的身体也会为世间所容。自我勉励吧!”然后指路送子春归家。

归家后,子春后悔自己未能效力于老人,愧疚难当。再次返回云台山以期效力,但是前日所去之所荡然无存,子春只能叹息而归。

在牛僧孺《玄怪录》 杜子春的故事里,道人看中了杜子春能够修道的资质后,不惜使用巨金,了断杜子春人间的各种因缘;杜子春在修炼时,经历万苦千魔,却因未了断对子女的亲情而功亏一篑。@*

文据[唐] 牛僧孺《玄怪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