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朗诵诗

西藏高原之光

家园的呼唤
黄翔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1月30日讯】

西藏,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呀,我生命的家园?
你的辽阔的屋顶在哪里?那是被黑云遮蔽的一片高空的蔚蓝,那是层层白云铺盖的我的天地居室的顶棚!
你的天然的地毯在哪里?那是大草原铺开的绿地毯,千万道太阳光的绣针绣出大草原上的朵朵帐蓬,和走动在绿地毯上的成群的牛羊!
还有我的群峰起伏、绵延折叠的喜玛拉雅山的屏风,哎,喜玛拉雅山!
还有我的飘动于风中的雅鲁藏布江白浪翻卷的哈达,哎,雅鲁藏布江!
还有、还有,云头下远山背景上的雪国之都拉萨城!辉煌的布达拉宫香烟袅袅、烛火辉煌、悬垂如巨幅壁挂……
西藏,你在哪里?你是红尘时空深处的寂静的净土,我的眷恋、我心中神圣的佛国和家园?
我要回来呀西藏!西藏呀西藏,我要回来、我要回来!!!
你听见阳光下每一个白昼我一声声持续于泪水迸溅中的呼唤吗?!
你看到每一个异域黑夜中一次次我的星光闪烁的生命的哭喊吗?!
西藏呀西藏,你是我的永恒的召唤!你是我的终生执著的如痴如狂的心念!!!
请还给我一个藏传佛教圣地的西藏!一个晨曦和夕照中头戴霞光的头盖的斑斓的西藏!一个身上翻卷草浪的宽阔衣裙的美丽的西藏!我的永生的爱慕与眷恋的西藏!!!
我不要、不要一天天飘零的岁月的枯索!!!
我不要、不要一年年往复的日子的苍凉!!!
我不要、不要撕裂的灵魂和渗血的人生!!!
还我长途伏地跪叩而来的西藏朝拜者心中的布达拉宫的庄严与肃穆!
还我转经筒中转动于深心的今生、前生、来生的永生的神秘!
还我佛寺中钟锤撞击天体和大地的寂静的本义!
还我化为灰烬的经卷的不灭的启示!
还我一个又一个以自焚表达抗议的
男女藏族僧尼活鲜鲜的珍贵的生命!
还我一个圣洁的西藏!颤动于歌喉、摇曳于舞姿中的西藏!
青春永驻的西藏和藏传佛教文明之光
普照的西藏!!!

2011年11月20日纽约午夜梦醒即兴
于纽约秋园小丘草原湖畔“梦巢”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79年7月21日(星期六)新华社记者徐西记来访(二十日徐曾与我所在贵阳针织厂宣传科金思钟来家采访未遇),要我写一篇对自己的“错误”(即我在民主启蒙运动中所提出的应对毛泽东“三七开”、对“文化大革命应重新评价”和对国际社会提出中国人权问题等”)有所“认识”的文章。
  • 再次以中国大陆经济改革之前所写的此文,兼致今日美国和台湾当下执政者:欧巴马和马英九先生,为二位直面历史的中国和现实的中国“人权”无可回避的“实质与真相”提供参照:
  • 毛泽东承传的是历史上“农民革命”的传统思想。其思维与思想远不具现代“星际时代”或“太空时代”生命“人体宇宙”意识;精神骨血上也失传东方“天人和合”的人文菁华,在民族人文建树上毫无精神承传、拓展和弘扬,反而在一个时代全方位实施对中华民族人文的破坏、摧毁和打压;毛泽东身着外来的“马列主义”的衣饰,却仅以马列旗号为遮蔽、骨子里却是“非现代”传统帝王意识,敌视文化和知识份子和整个星球上人类普遍认同的现代文明及其价值。他是人类社会文明历史进程的拦路挡道的顽石!是人类精神生命正常发展的天敌和死敌!
  • 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初,毛泽东之前和之上曾有过瞿秋白、李立三、博古、王明等人,甚至早期曾置身其上的领导机关的周恩来,文革时也臣服于这位湖南蛮子的性格威慑、对他言听计从、亦步亦趋。曾一起出生入死的“革命战友”刘少奇,文革中被毛泽东列为“打倒”对像、巧立名目害死于黑狱;一起浴血奋战的彭德怀因秉性刚正不阿,庐山会议上观点相左、触犯“龙颜”,为毛泽东所不容、饱受打压和政治迫害……其中唯有一个共同穿越硝烟炮火的林彪,毛“登基”后,身前身后、寸步不离;亮相天安门、贴身毛左右。正是这位一付奴颜媚骨、趋炎附势的奸诈之相者,最终粉身碎骨死于权争内斗;生前却匍匐于毛泽东这位“红色皇帝”,众目睽睽中率先自编自演出一幕“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丑剧 !
  • 一代暴君倒下了 从不义的权力的顶峰 从生銹了的刺刀尖上 从一世代被压弯了的背脊上 和亿万喘息和流血的心灵中
  • 首先,向参加此次大会的全体作家问好!请参加此次大会的全体作家对我的人权呼吁给予道义上的支持!请共同谴责和制止中国大陆对异议作家和艺术家、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冤民上访者和基督教信仰者、法轮功修炼者群体的迫害!对言论自由、信仰自由长期以来的封杀和残酷打压的反人类罪行!
  • 人类的血肉生命是各自区分、迥然有别的个体,也是肉眼看不见的宇宙生命隐形互联体,生命与生命个体息息相通、祸福与共、利害趋一、命运共存。人与人之间并非敌人却面对同一的“天敌”:大自然的暴虐与灾难。
  • “艾未未被带走!”凭什么?!“艾未未工作室被搜!”凭什么?!他有他的自由,独立于自己“海阔天空”的世界!他有他的颜色,非要他“红”得愚昧、“红”得弱智,“脑子‘红’成一片空白”、“心灵‘红’成一片赤贫”,而失去与生俱来的天然的斑斓?!
  • 黄翔在全球九千万退党游行集会上的发言
  • 1949年以来,目前历史正面临一个新的转折点,一个巨大的全新的机遇降临于中国社会。在此,我们向全体中国人民和全世界宣布:一个有别于共产专制的崭新的社会正处于分娩的阵痛中,一个腐败透顶的由共产党全面执掌政权的极权主义性质的社会,即将经由和平转型、在当今的中国大地上迅速消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