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三亿副省长落马折射的贪官百态

陈思敏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1月28日讯】丑闻频传的山东官场,又一官员涉贪落马。人称“德州黄三亿”的山东副省长黄胜,本月16日还曾出席官方会议,不料25日却无预警被扫下台。疑似主政德州期间百万卖官牟利的黄胜,是中共为迎接18大而“反腐肃贪”的形象整顿下,今年第4个遭停职受查的省(部)级高官。

“入党为了当官,当官才能海捞”的为官心态,让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县长一职百万卖出。就有浙江委书记对想更上一层楼的人说:“不花钱当官非人类”,而山西书记讲的更赤裸 :“我不贪污,当官干啥?”贪官当道,畸形出中国有史以来无官不贪的歪风炽盛。不论是党、政官员,还是亦官亦商的国企干部,普遍罹患由权养钱生色的不治之症,泛滥着无可救药的贪腐败德。

就在今年开春,第一个落马的部级贪官正是“大陆第一贪”的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一手掌握数兆资金预算,一手深入动辄千亿的工程标案,当中国高铁快被债务与事故压垮,刘志军个人却“生财有道”,不到一年时间受贿高达近10亿元人民币。而牵拖出连串的涉贪人员,更让铁道部成了名副其实的“铁盗部”。

权与利相互喂养的食髓知味,让贪污所得动不动就上亿起跳。例如杭州前副市长许迈永,国土资源部前副部长李元,而“中国高铁第一人”的副总工程师张曙光,更被揭发海外存款高达 28亿美元。钱多就要买房,青岛国企副总宋军,坐拥房产37套,仅位于北京一处就多达25套。而更多人选择海外置产,如张曙光、“吸毒州长”杨红卫等人,在海外多个国家及城市投资许多豪宅。而北京巨贪副区长闫永喜的“拆迁致富”,既私吞被拆户的搬迁费,又获建商的分房回扣,是贪官与房地产商勾串的经典范例。

不甘寂寞的贪官,钱多房多之后就要女人多。曾有江西副书记狂言:“我敢承认我包养情妇,你们敢吗?”但不论明来还是暗往,情妇都成了官员必要的基本配备。刘志军据传3妻18妾,许迈永窝藏多达两位数的情妇,前广州人大常委包养5个绝色空姐。23岁的妙龄女子当上镇长并不奇怪,许多高官身旁的美女都有更专业的职务名称叫“首长随行”。

但官场的情妇们已不仅止于花瓶的角色,除了充当官员贪污收贿的白手套,更肩负打点私人金库、提供洗钱账户、协助分散并海外移转赃款等大账房的角色。而名噪一时北京政商圈的“公共情妇”,更是以合资、要地、要开发权等方式,把自身角色淋漓尽致的提升到权力分享者的位阶。

但贪官到底有多少是中共纪律检委会查出来的?很少。都靠网民、小偷,而贡献最多的就是“危险枕边人”的报复与出卖,这让许多贪官在东窗事发时,莫不冀望情妇要有“钢铁般”意志别把自己咬出来,例如北京地税前局长。而有的干脆买凶杀人灭口,例如济南市党组书记段义和。

每有贪官落马,官媒依旧对贪腐根源顾左右而言他的颠倒黑白:“极少数的一小撮贪官败坏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令人痛心疾首”。但连广东茂名市委前书记罗荫国都直截了当:“中共不就是腐败分子提拔腐败分子吗?”没有中共,就不会有今日上下勾结,互相包庇纵容出既深且广的新贪国。而珠海市人大常委会前副主任冼文更大言不惭:“我是改革开放的拓荒牛,多吃一点、多拿一点算什么?”

所以,国家日渐稀薄的资产,人民辛苦缴纳的税款,都成了贪官污吏的私房钱,甚至变成党作恶多端的经费。今日北京,有超过9500家极尽奢靡的声色场所,逾4000多家暗箱操作权钱交易的官商私人会所;在灯红酒绿的觥筹交错中,在衣香鬓影的烟雾迷乱中,不知有多少党官吃喝是自己的钱,心想是忧国忧民的事?

评论
2011-11-28 10: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