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方林达:“孝子工程”能培养出孝子吗?

方林达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1月03日讯】近日据媒体报导,中华小孝子培养工程在中国儿童中心启动。中国伦理学会慈孝专业文化委员会计划用5年时间,在全国培养百万4~6岁的中华小孝子,并倡议天下父母要从小培养孩子有孝心,为孩子做孝道榜样。

前几天媒体刚刚爆出了深圳一公务员打骂父母咬伤父亲的新闻,不久前,上海机场发生一留学日本的学生因为学费刺杀母亲的恶性事件,此外,儿女不孝虐待父母的报导屡见不鲜。当局掌握着官方话语权,安排其掌控的民间机构搞听起来都有些荒唐的“孝子工程”,孝子竟然还可以批量培养和生产,这一举动的目的是什么呢?那么,“孝子工程”能培养出孝子吗?

儒、释、道三教构成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思想,其中最溶入生活的是儒家思想,因为中国人一直以家族为生活中心,而儒家文化所规范的正是家庭伦理,再将家庭伦理推广到社会生活和政治中。

儒家思想是传统文化中“入世”的部分,重视家庭伦理,其中“孝”又占了极重的份量,“百善孝为先”。孔子倡导“仁、义、礼、智、信”,但又说“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欤?”

中国伦理学会计划5年培养百万4~6岁的“中华小孝子”,让人不禁想起反右和文革时人们为求自保,构陷殴打父母,夫妻划清界限等事实。

儒家文化的核心是家庭伦理,这种家庭伦理关注的是亲情,是仁爱,中共用几十年的政治运动摧毁了这一切。在共产党的宣传中,则是以阶级感情来取代亲情和友情。如《红灯记》李玉和所唱“人说道世间只有骨肉的情义重,依我看阶级的情义重于泰山”。所谓“亲不亲,阶级分”。互相成为“同志”者,即成为革命大家庭的一员,反之则是坚决镇压的对象。是“同志”还是“敌人”,简单的二元对立关系划分了一切社会关系,凌驾于亲人或朋友关系之上。当阶级斗争需要时,父子反目、夫妻成仇,用检举、批斗、毒打自己的亲人来表示自己阶级性强于人性,向党表示效忠。仅举几例:

文革期间,经济学家千家驹曾自杀未遂,摔断肋骨,但未经医治,第二天就被拉去批斗。后来开始抓“叛徒”,千家驹又因1928年曾经被捕而被定为叛徒。他回家对儿子抱怨:“我平生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在青年时代一度参加了共产党”,没想到竟然被其亲儿子揭发,结果又遭批斗,并被规定每日劳动前向毛主席请罪。

牛友兰,山西兴县人,晋西北首富,曾出现于《毛选》,毛泽东说他是抗日爱国绅士,因声望甚高,曾是中共笼络对象。抗战时他把房产、工厂、土地、金钱全部捐献,土改前已身无分文,但仍遭斗争,被人用铁丝穿过鼻子,其子牛荫冠(时任晋绥边区行署副主任)竟牵着其父游街示众。牛友兰受不了污辱,绝食3天后去世。就是这个用铁丝牵着父亲游街的牛荫冠,1949年后曾任商业部副部长、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正部级高官。

刘少白,《毛选》中曾提到这个名字,毛泽东说他是抗战时的开明绅士,1947年土改时被押回晋西北兴县老家斗争,撤消一切职务。他的弟弟刘像坤也是开明绅士,而且热心肠,乐善好施,被当作恶霸地主活活打死。他的儿子为了表示自己与父亲一刀两断,竟一把夺下民兵手里的步枪,在其父尸体上狠狠捅上两刺刀。

那么,这个“孝子工程”的目的和结果是什么呢?

第一,如今当局花费巨资搞这个“中华孝子工程”表面上是恢复传统,其本质是作一场政治秀,是当局在近日推出“文化改革”的配套措施和行动之一,其根本目的是继续掌握话语权,来控制民众思想,根本上还是“维稳”措施。

第二,虽然中华民族在历史上多次遭到侵略和打击,其传统文化一直表现出极大的融合力与生命力,其精华代代相传。“天人合一”代表着我们祖先的宇宙观;“善恶有报”是社会的常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为人的起码美德;“忠孝节义”是人生于世的标准;“仁义礼智信”成为规范人和社会的道德基础。

如今的中国社会,为官不清、为人不直、为师不尊、为富不仁、为子不孝,是中共在摧毁破坏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人们道德沦丧后的必然结果。

中国传统社会讲“路不拾遗”,现在家长教育孩子“见到钱你要捡”;传统讲“以德报怨”,现在家长教育孩子“先下手为强”;传统讲“见义勇为”,现在家长让孩子牢记“少管闲事”;传统讲“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现在是有奶便是娘,有钱便是爹,没权没势扫地出门。

“孝”不仅是物质上的赡养,更应是精神层面的德行,这个精神层面常被现在中国的父母曲解为听话服从,一句“为你好”就是万能理由,甚至打着“适应社会”的旗号逼孩子与社会同流合污,对权力孝敬、对钱财孝敬,

所以,“孝子工程”最后很可能只是一个巨大的奴才培养工程,让我们的下一代只会服从不会思考。小时候从听父母话开始,最后变成移情到“我把党来比母亲”,最终的目的是把孩子培养成“党的孝子”。

评论
2011-11-03 1: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