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童文薰:缅甸释囚 2011第三波民主再开一朵仙丹花

童文薰(台湾及美国纽约州律师)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1月05日讯】缅甸政府释放大批政治犯之举,虽然仍然有待观察,虽然是为了重返国际社会,虽然并不是真正的无条件释放,虽然还有更多的良心犯还在禁锢中,但笔者愿意为缅甸政府鼓掌。这件事情做对了,而且还可以再更加正确。只要缅甸政府与国际社会享有共同的价值观──民主与法治,国际社会自然会对缅甸打开温暖的怀抱。

缅甸政府无疑是独裁政权,释放良放心犯就是向全世界做出宣告,这个政权打算往民主的道路迈进。没人预料到缅甸政府会有这样的转变,因为就在2007年9月,当缅甸僧侣上街游行时,这个军政府对着手无寸铁的僧侣与民众开枪,死伤人数至今成谜……仰光街头还吞蚀了一位日本摄影记者长井健司的宝贵性命!而且就在2008年5月缅甸水灾之后,国际救援被阻,无视人命的军政府拿走了国际救援物资。死亡人数据说是8万人,而且主要是学龄前儿童,可以说是一整个世代灭绝了。冷血的缅甸军政府具备独裁政权的特色──不管天灾与人祸,民众死亡人数永远是没有真相的国家机密。

以往缅甸政府释放政治犯的唯一目的就是等着之后再将他们逮捕,但这次的释放人数众多,即使是国际救援组织都认为缅甸政府不会再重施故计。只不过包括翁山苏姬在内都要求缅甸政府释放更多的良心犯,既然要改变就不要藏头缩尾,何妨一步到位!

没人预料到缅甸政府会有这样的转变,一如没人预料到2011年发生在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在21世纪掀起第三波民主浪潮。缅甸政府的转变,为2011年的第三波革命再开出一朵仙丹花(红绣球花/缅甸国花),缅甸政府的转变或许可以让多难的缅甸以和平的方式走向民主。如果真是如此,翁山苏姬所代表的非暴力抗争,终究让这个佛国以最少的代价挣脱了极权,同时挣脱了做为中共附佣却被国际社会孤立的地位。

但缅甸政府的转变其实有迹可循。就在缅甸政府释囚之前,这个政权片面叫停与中共合资兴建的密松大坝。当时缅甸总统的理由是“尊重民意”,因为这个面积高达766平方公里,超过整个新加坡面积的大坝,建成后将拦截缅甸的母亲河—伊诺瓦底江,犹如中国三峡大坝在缅甸的翻版,祸害也如同三峡大坝。从2009年动工之后,缅甸政府越来越清楚这是一颗祸国殃民的炸弹,与其盲目完工,不如及时拆除引信。此举证明缅甸政府还有残存的理智。

如果再往深处讲,缅甸的转变能是偶然的吗?缅甸和巴基斯坦一直是中共抢占南亚战略地位的跳板,然而在2011年5月,宾拉登在巴基斯坦被美军海豹部队突袭击毙,显见巴基斯坦已非中共的囊中物;9月缅甸单方叫停中共投资36亿美元的水坝,接着10月释囚,向国际社会表态。这朵朝向民主阵营开放的仙丹花,其实也宣告着中共在南亚的布局已经吹起熄灯号。这是缅甸人民之福音,也是世界人民之福音。2011年真不是中共的年。中共在北非支持的独裁政权一个个倒台,缅甸又转身离去,下一个会是谁?或许正是美国总统欧巴马预言的北朝鲜──中共最后一个附佣。

这盘棋局已经下到最后,历史终将再次证明一项铁律──暴政必亡!◇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246期【逍遥法中】栏目(2011/10/20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248/9980.htm

评论
2011-11-03 7:0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