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难?各方评述: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对悉尼十二年级毕业统考的报导

全澳的十二年级毕业考已进入第三周,最重要的英语和数学的考试都已在上两周结束。很多选择理工科科目的考生本周都只剩一至两门的考试,(网路截图)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1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何蔚澳洲悉尼报导)全澳的十二年级毕业考已进入第三周,最重要的英语和数学的考试都已在上两周结束。很多选择理工科科目的考生本周都只剩一至两门的考试,已经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了。据说今年普遍反映数学考题特别难,连有几十年教龄的老教师都抱怨题目出的太难。本报记者对一些十二年级学生做了采访,发现并非人人都觉得数学考题难,也许是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一位家长一提起今年的数学考试就抱怨说:“那个数学难度太高了,个个学生都在叫,说题目出的都看不懂。孩子们很失望,因为辛辛苦苦学,又花了那么多时间复习,最后考试时却看都看不懂题目,好像什么也没学到,白学了两年。”另一位母亲讲到,她的女儿上周三考完数学回家,她问女儿考得怎样,女儿很生气地说,连提都不想提。这位母亲后来了解到,因为题目太难了,她女儿根本应付不了。

就读北悉尼男子精英中学的比尔是今年的十二年级毕业生,他计划学大学的电脑设计课程。根据自己的能力,他选读了3单元数学课程。上周他参加了2单元和3单元数学的考试。他觉得2单数学考卷的难度不大,考完后的自我感觉也不错。但3单元的考题很难,他只做了80%左右的题目。他说,题目的难度在于不是一下就能明白题意,不能确定用哪个方法来解题,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看明白。他说,在做考题时心里直发沉,感觉惨了,有些不知所措。他也承认,如果能够再多花一些时间复习情况会好些。

比尔尽管是在精英中学读书,因学生之间的竞争性很强,他一直都在参加周末补习班。他觉得数学补习对他的帮助并不很大,因为数学主要靠理解和多做练习。

是不是每个学生都觉得今年的数学考试难呢?就读普通中学的艾瑞克上周参加了3单元和4单元的数学考试。对他来说,3单元的数学一点也不难。他说:“说实在话,我觉得很容易。题目难与不难,关键在于对公式概念的理解。如果概念很清楚,题目再变,都能看清各个因素之间的关系,知道如何运用公式来解题。”

他表示,在解题的过程中,他并没有那种紧张的感觉,反而觉得像在演奏自己最熟悉的曲子,带着一种驾轻就熟的自信感。他不仅完成了所有的考题,而且对自己的解题很有把握。

艾瑞克承认4单元的数学具有挑战性。考题有8个部分,第7和第8部分的题目难度很高,他在十分钟的阅卷中先衡量了自己能发挥的程度,他决定把时间都用于做自己理解的并有把握做好的题目,尽量避免出错。难度太高而没有把握的第7和第8部分干脆就放弃。他解释说,如果把能做的部分都做好,而且解答都能对的话,也就有70%左右的分数了。

艾伦(Ken Allen)先生是悉尼南部柬纳里(Jannali)中学的数学教学主任,具有30年的教学经验。他说,数学是高中毕业考试中最难的一个项目,它需要的是清析的概念加解题技巧,学生往往感到数学的难度大,要求高。

艾伦先生说,“3单元数学的考卷以传统式考题开始,但最后部分的考题要比预期中的难。不过,考题并没有出教学大纲,只是要求学生对概念有很清晰的理解。有数学天才的学生会很喜欢这样的考题。”他补充说:“普遍的反应是题目难度在情理之中,但具有挑战性。”

艾伦先生最后说:“历年的考试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考题模式,教育委员会应会继续这一模式,使它适合于考生。但一个出色的学生一定是刻苦努力的”。

全澳十二年级毕业考将于11月11日全部结束。

(责任编辑:于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锐利的眼神,自信的微笑,绅士的风度,庄重而轻松的神态,以及眉宇间散发的一股隐隐的力量。一种引领他人、迈向成功的特有气质……这就是长青藤辅导中心(The Ive Review)的校长亚历克斯(Alex Hull)。
  • 持续近一个月的澳大利亚高中毕业考试,还有最后一周就结束了,虽然大部分学生已经考完,但因考题格式和出题思路与往年大相径庭难倒众多考生,引起广泛怨言,高考话题一路延烧,纽省教育部网站曾因投诉爆满而暂停运作。
  • 近年来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扩大,不仅许多大学生、研究生出国留学,不少先富裕起来的人还把尚未成年的中学生孩子送往英国美国,或者新西兰加拿大澳大利亚,作小留学生。这对孩子的成长是利是弊,见仁见智,还很难说。
  • 抢救高中生素质/刘揆:办高中会考当毕业门槛行政院长刘兆玄(中)昨日与曾任教育部长的政务委员曾志朗(左)等人前往教育部视察,教育部长郑瑞城(右)亲自前往迎接。(自由时报记者王敏为摄)行政院长刘兆玄希望教育部能够设立高中毕业门槛制度,考虑采取“会考”或其他形式检测,抢救高中生素质。图为今年大学指考情形。(资料照,记者罗沛德摄)行政院长刘兆玄(中)昨日与曾任教育部长的政务委员曾志朗(左)等人前往教育部视察,教育部长郑瑞城(右)亲自前往迎接。(记者王敏为摄)行政院长刘兆玄希望教育部能够设立高中毕业门槛制度,考虑采取“会考”或其他形式检测,抢救高中生素质。图为今年大学指考情形。(资料照,记者罗沛德摄)〔记者胡清晖、谢文华/台北报导〕低分上大学引发外界质疑台湾的中学生素质,行政院长刘兆玄昨天前往教育部视察时裁示,希望教育部能够设立高中毕业门槛制度,考虑采取“会考”或其他形式检测。由于今年七点六九分上大学是名私立高职生,刘兆玄认为有必要设立高职生跨考大学指考的机制。高中生多跳脚:考试太多了“还考得不够吗?”一听说高中毕业前可能办会考,家长们如此反应。多数高中生得知后跳脚,表示现有考试已经太多了,不想再来个会考。有家长质问,要毕业了再办会考,考了要做什么?来得及补救吗?也有家长认为,若要办会考,应从国小、国中、高中系统性规划才能见成效。全国教师会理事长吴忠泰也认为,高三办会考并不能解决平时成绩落后的问题,应从学生进入高中职开始,就进行每个年级的追踪、诊断,在学习历程即时补救。高雄市心家长协会理事长林云兰说,学生考七点六九分,问题不在学生,而是学校怎么教的?她表示,学生高中成绩不理想,很可能在小学、国中就被忽略,等到他完成了十二年的学业,学习态度及程度都已定形,再以会考论断他是否有资格毕业,反可能使学生感到重大挫败。林云兰反问,若还需要会考检测学生学习能力,那平日的小考、月考、期末考、模拟考,到底在考什么?学校老师到底只是把考试分数当作登录成绩的工具,还是作为改善教学及补救教学的依据?会考成绩要拿来做什么?谁来补救?南投县家长关怀教育协会理事长王淑专主张,学测、指考、会考三选二,建议废掉指考,改以会考取代,且比照欧美,学生可以会考成绩申请大学。强调“有条件接受会考”的全国家长团体联盟副理事长林文虎说,政府要把关高中生素质的用心值得肯定,且从小学、国中、高中都应办会考,但指考或学测应整并,或将
  • 大约国小四、五年级时,有一天,女儿神秘兮兮问我一个问题:“96分与94分之间有什么差异?”
    我不假思索回答:“差两分。”
    她摇摇头:“不对。”
  • 一项周一公布的独立研究报告建议说,美国加州应按照原定计划,让二○○四年毕业的那一届学生参加毕业考,不应延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