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翔:致卡特总统

中国当代历史回顾:33年前“民主墙”启蒙运动中面向国际公开披露铁幕后中国人权真相

黄翔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11月07日讯】再次以中国大陆经济改革之前所写的此文,兼致今日美国和台湾当下执政者:欧巴马和马英九先生,为二位直面历史的中国和现实的中国“人权”无可回避的“实质与真相”提供参照:

今天的中国其社会体制的深层实质变化了没有?!
还是同以往历史年月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翔

中国“启蒙社”自由民刊《启蒙》第三期
1978年12月15日初稿于贵州省贵阳市
1979年元月一日首发于北京天安门广场

尊敬的卡特总统:

您好!

今天是一九七九年元月一日,是一个有历史意义的值得纪念的日子,是中国和美国、我们伟大的国家和您们伟大的国家正式建交的日子。中美建交实现了两国人民长久以来的强烈愿望,为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合作和了解打开了广阔的门户。它不仅将增强两国的文化和科学技术交流,扩大和发展两国之间的经济关系,而且将有力地促进和稳定亚洲和整个世界的和平。我们相信,每个中国人和美国人都会在心里说:“好极了!早就应该这样了。”

为此,请允许我以一个人的资格向另一个人的您并且通过您向全体美国人民伸出手来表示祝贺。

在我们心目中,您不仅是一个总统,也是一个普通的美国公民,地球上广大人群中的一个平常的人!

我们是中国年轻的一代,是曾经在失望中痛苦地挣扎的一代。长久以来,我们响往著您们美丽的国家和美丽的人民一一我们蓝眼睛的兄弟。我们多么希望知道在同一个天幕下的另一片大陆上,在本世纪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在灿烂的星条旗下,那儿、“阿美利加”,发生了些什么?美国人民在想些什么、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然而在那些日子,我们这些极为平常的想法却几乎是在一种近乎犯罪的心理状态下存在的。我们想向美国人民唱一支歌:“我歌唱您,阿美利加人!”但是我们不敢唱。一道无形的铁幕挡住了我们。一种由愚昧和偏见构成的政治和文化心理长城横在我们与您们之间,横在一个民族精神和另一个民族精神之间,横在我们这一部分人和您们那一部分人之间。

从童年时代起,人们就给我们描绘您们是人世间的“妖魔鬼怪”、是“老虎”、是“狼”。您们给我们留下了一种极其古怪和恐怖的印象。那时候,我们曾试图从精神墙垣的缝隙中向外探视,从它因腐朽而倾塌的缺口里向外部世界偷看:“美国,究竟是个什么怪物?!”然而,我们看不见您们的真相。现在,我们的共和国和您们的合众国已经正式建交了。铁幕拉开了。隔开两国人民的精神墙垣正在拆除和将要彻底拆除。我们已经完全有可能站在地平线上向您们和世界眺望。我们将听见美利坚的青年朋友发出愉快的“哈罗”声。美利坚的青年朋友也将看见挂在我们脸上的微笑一一中国的微笑。友谊与了解的微笑。

尊敬的卡特总统,我们是一群中国工人,中国年轻一代的无产者。值此我们两国建交之际,我们想向您一一我们的美国朋友一一作一次破天荒的友谊的对话。我们想向您谈谈人权的问题。谈谈有关我们的民主和法制的问题。我们的国家在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正在进行新的长征。正在一心一意、同心同德地大搞四个现代化和把党的工作的重点放到四个现代化方面来。这在我们的国家里,标志着一个新的时代的开端。它将在我们民族的生活史上揭开一场巨大的政治变革和经济变革的序幕。随着四个现代化的进展,我们已经习惯了的传统的政治、经济、法律、道德、伦理等方面的观念也必将发生与四个现代化相适应的新的变化。我们完全拥护四个现代化的宏伟规划,完全拥护为实现四个现代化维护当前的安定团结的局面。因为这种局面是必不可少的,是全党和全国人民共同的意愿。

但是,要实现四个现代化,人权、民主和法制的健全是大关键!!!

没有人权,没有真正的社会主义民主,没有健全的法制(其中包括政治上的错误的明确的法律界线和保障宪法具体实施的法律条文)四个现代化就是一句空话。甚至真到目前为止,虽然我们正着手实施民主,但我们的民主不是很多、而是很少!还应该更多些、更多些,但绝不是什么“自由化”。伸张人权、呼吁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并不可怕,并不是什么“动乱”,不是安定团结的反动,而是四个现代化的重要和必要的组成部分。它只会增强安定团结,给一代人带来长久的和平、幸福和安宁。

要不,即使四个现代化实现了,果实也会被那些专制者、独裁者全部占有和窃取!!!

人民是不会尝到四个现代化的甜头的!!!

我们呼吁人权!呼吁社会主义大民主!呼吁作为一个人在社会主义国家里理应享有的思想自由和我们宪法里明文规定的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结社自由和人身自由等!!!

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真正享有这一切!我们失去了这一切、没有这一切!!!

那些政治骗子,视人权为异端!他们蔑视人权和民主!害怕它、恐惧它!!!

他们把“民主”这个概念颠倒过来了、变成了“主民”!他们成了人民的当然的主人!!!

他们害怕“人权”这两个字!回避它、不敢提这个东西!没有胆量正视这个东西!!!

因为有了这个东西,就有了人民真正的政治自由,而没有了他们不义的权力!!!

而人权的要求却正是社会发展的趋势!是人民心里需要的东西!!!

曾几何时,我们的“共和国”虚有其表,它虽然没有封建专制主义的外观形式,但每一个身心健全的人,却具具体体、实实在在地感受到和体会到:
封建专制主义或封建社会主义的存在!!!

“一个公民的政治自由是一种心境的平安状态。这种心境的平安是从人人都认为他本身是安全的这个看法产生的。要享有这种自由(注:在英国要是一个人的敌人就像他的头发那么多的话,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故;这是不得了的事。因为精神健康和身体健康是同样必要的。《英格兰札记》)就必须建立一种政府,在它的统治下一个公民不惧怕另一个公民。”(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

但作为一个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们惧怕的东西却太多了:惧怕诬陷、惧怕便衣、惧怕得罪“顶头上司”,惧怕不可违背的“长官意志”,甚至惧怕说一句真心话,因为说了一句真心话,也要联系到脑袋是否存在,这里何见人权与民主的影子?!

由于我们国家的法制不健全,人权和民主得不到保障,无故受害的不仅是群众,甚至也包括我们党的高级领导人、包括许许多多革命老前辈。在我们的共和国里,历来的运动是很多的,我们这一代却几乎是在被运动中长大,而有些运动则完全是为了争权夺利,凭个人意志就可以发动一场规模巨大的“运动”或是“革命”,而不管这场“运动”或“革命”是否出于必要?是否有利于提高生产力和发展生产?是否会对整个民族带来多么深重的灾难?!在某些时间延续得特别长的“运动”或“革命”的期间内,无论党内的民主或是群众的正常的民主生活都得不到保证,被运动者失去法律的保护,而运动者可以超乎法律之外,竟可以不受法制的制约。任何事物都有个暴露和认识的过程,时间越远事物就越明显。现在当我们回头去看某些党内斗争时,我们看见的是以“党的面目”出现的个人独裁,是对异已和不同意见的排斥、压制和不择手段的无情打击,如我们党的刘少奇、彭德怀和至今连尸骨也找不到的陶铸同志以及“我们敬爱的邓总副总理”,都是全国人民有目共睹的党内不民主的受害者。在群众性的政治运动中,我们看见的是被愚弄和被运动的群众,他们像被人抽打的陀螺一样彼此在运动中“相互摩擦和冲撞”,在一种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挑动下,一部分人和另一部分人之间处于永无休止的冲突之中。法律被有些人认为只能管一部分人,不能管另一部分人,他们可以无可怀疑地凌驾于法律之上,搞一言堂,独断专横、破坏民主、践踏人权!!!

由于中国几千年封建专制独裁的病毒以及林彪、“四人帮”的反动思想体系的影响,至今还有一些人的头脑中还存在着特权思想和等级观念。他们总以为作为一个人,他们要比另外的人高一点、大一点、特别一点。他们蔑视他人享有人的尊严和独立的精神生活,蔑视人的个性,蔑视人的一切自然渴望和适当的权益,一句话,蔑视人权!!!

仿佛他们是“人类中的特殊动物”,殊不知“一个耗子死了和一个帝王死了在死亡的意义上价值等同”!!!

在林彪、“四人帮”专制主义淫威下,我们这一代经历了多么大的痛苦。共和国已经存在了这么多年,明明作为阶级差别的旧的经济关系早已改变,私有制已经改变成为社会主义公有制,剥削者已经被强迫从事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他们却偏偏要说在人民中间还存在着“阶级”。他们不去发展生产,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却成天高喊“阶级斗争”。他们脱离社会客观实际,人为地制造一种“阶级”的观念,为搞阶级斗争而搞阶级斗争,用以掩盖他们争权夺利和愚弄人民的实质。在他们看来,到处都是“阶级斗争”,到处都发现“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到处都是只存在于他们头脑中的“假想的敌人”,他们借此混淆人民的视听,达到维护他们罪恶统治的目的。

他们的敌人是那么多:有思想、有勇气、有良心的作家、艺术家是“敌人”,有意见敢“放”、有观点敢“鸣”的学者、教授、编辑是“敌人”,赋予独创性的、勇于表现自己个性的音乐家、画家、电影演员是“敌人”,不迷信“菩萨”敢于维护真理、探索“禁区”的人是“敌人”。总之,一切不愿意做“套中人”的敢想、敢说、敢干的、思想真正地冲破牢笼的人都是他们的敌人!都可以借用各种“运动”或“革命”打下去、压下去!进行残酷迫害和极其恐怖的镇压!!!

他们就是要你在套子中思想。在套子中生活。在套子中度过一生!!!

否则,你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你就是“右派”、“反革命”、“坏分子”!!!连带着红领巾与共和国一起长大的一代人也被他们套老了,没有青春、没有理想、没有精神生活、没有闪光的回忆。岁月在“今天重复著昨天的日子”中消磨。生命在机械、单调、乏味中白白虚度。他们到处树菩萨、造神像、把领袖人物“偶像化”,逼迫人民叩头作揖、顶礼膜拜,把人的意义歪曲得不成样子!正像我们开始赋予暴露性的党报所说的,在那些黑暗的年月,谁损坏了一枚像章,谁弄坏了一张伟人像,谁说了一句牢骚话,就以反革命罪论处。一个基层单位就可以无视法制,自行给公民定罪,戴上各种各样的帽子,从青年戴到壮年,从壮年戴到老死!有的人甚至从童年时代就被戴上什么“阶级异已分子”之类的帽子至今!这些单位不经法院就可以终身剥夺一个人的政治和经济权益。应该重申:必须明确政治上的错误的法律界线!不能随意践踏人权!随心所欲地对公民加以法律制裁和非法迫害!

必须制定确保宪法实施的具体的法律条文,否则宪法上规定的人民的各种权利就会成为一句空话:“言论自由”就会被人看成“反动言论”、“反革命舆论”;“思想自由”就会被人扣上“非无产阶级观点”、“思想反动”的帽子;“结社自由”就会被人诬陷为“反动组织”、“反革命集团”;“集会自由”就会被人借口钻进“坏人”、“阶级敌人”而任意对公民进行抓捕;“罢工自由”就会被人歪曲成“有意破坏生产”;“示威自由”就会被人指控为“扰乱社会秩序”;“出版自由”就会被人捧出“金科玉律”对作品进行扼杀,而不是取决于人民的意志,以社会实践作为检验作品的唯一标准;“人身自由”就会被人偷换成“资产阶级自由主义”、“个人主义”、“无政府主义”的概念而以“组织”的形式强加干涉乃至野蛮的压制……

尊敬的卡特总统,我们常常在想,为什么像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自由这样少、这样缺乏,而使人无时无刻感到的仅仅是“全面专政”的一面?!为什么我们往往闭口不提人权,长久忽视这样一个本世纪世界议程中的中心议题,不是由我们而是由美国把人权的大旗高高擎起?!(难道说“具有先进社会体制”的国家里不要人权吗?!难道人权仅仅是您们资产阶级国家的东西吗?!)为什么我们要堤出“防修反修”、“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而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里不用提出“防止无产阶级的社会革命发生”?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会和平演变到资本主义、修正主义(像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苏联竟复辟为资本主义),而不能防止自己“无产阶级的国家”变质?而资本主义却绝不能演变为社会主义,而无须防止资本主义国家的变质?难道他们国家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竟如此安于现状,如此缺乏阶级觉悟和反抗精神,如此没有改变现实的要求吗?!难道这一切不值得令人深思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去寻求这些问题的积极答案吗?

在我们国家里,我们常常听到有关民主的说教,认为无产阶级民主是最高类型的民主,但这仅仅是一种理念,它还远不是既成事实。这里不能忽视的一个事实恰恰是民主是个外来词汇,它源于希腊,意即人民政权。民主制对于资产阶级来说,它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而仅仅诞生几十年的无产阶级民主制还远远谈不上成熟,它还存在许多缺陷(如我们现状中还存在专横独裁、官僚主义、假公济私、迫害群众、一花独放、一家独鸣、人民没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自由、没有迁徙的自由、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和出版自己的作品的自由、公民不敢批评领导人、不敢批评自己的政府、不敢触动“长官意志”等等、比比皆是),无产阶级民主制在力量的对比上也远远没有资产阶级民主完善,它还没有成为强有力地促进社会科学技术、文化艺术和社会生产力高度发展的巨大杠杆(如曾几何时,我们的经济几乎濒临崩溃的边缘,人民生活水平不能逐年提高反而猛烈下降,科学技术远远被甩在世界先进水平的后面。文学艺术苍白贫血、枯燥乏味,处于极度的窒息状态),而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如美国,比较完善的民主制总是和高度发展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联系在一起的(虽然您们的民主制也有它的不足,但这里是相比较而言)。我们相信,社会主义的民主制就其本质意义来说,是有可能充分调动全体社会成员的聪明才智和创造精神,高速度地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使其达到最高类型的民主的境界的。这样的民主是和四个现代化在本质上相适应的。但是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距离这个理念很远,我们的民主制所客观存在的各种弊端,却成了社会物质生产和精神生产的严重障碍和桎梏。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现在必须着手和已经开始着手扫除这些弊端。同时,无产阶级民主制还没有真正做到在广大的范围内为全体公民的社会利益服务,它还不能防止无产阶级的国家变质。在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不是要防止资本主义复辟,而是要防止封建主义复辟,因为我们的共和国是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母胎里孕育出来的,我们的国家根本没有经历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我们国家的前一时期的现实状况正是比中世纪更黑暗、更恐怖、更野蛮的封建主义的复辟。林彪、“四人帮”这些骗子能够在中国搞现代封建主义,正是钻了无产阶级民主制不成熟、不完善、还存在有许多缺陷的空子。所以,防止现代封建主义在中国的复辟,正是我们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切切不可忽视的一件头等重要的大事!

尊敬的卡特总统,一个国家是否尊重人权、维护民主,既与它的法制是否完善分不开,更主要的是与它的社会结构分不开,如一个全国实行专制的君主总是首先独揽各种职权,像东方的一些国家存在着的情况一样。在这些国家,立法、司法、行政三种权力往往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因此可怖的暴政便会统治著一切。正如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里所指出的:“当立法权和行政权集中在同一个人或同一个机关之手,自由便不复存在了;因为人们将要害怕这个国王或议会制定暴虐的法律。”“如果司法权不同立法权和行政权分立,自由也就不存在了。如果司法权同立法权合而为一,则将对公民的生命和自由施行专断的权力。因为法官就是立法者。如果司法权同行政权合而为一,法官便将握有压迫者的力量。”正因为如此,我们这一代人没有享有真正的人权、作为一个人我们没有自己独立的个性和生活方式。我们国家的各民主党派也徒具形式,老的老了,死的死了,打的打下去了,还有什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可言?!国家的一切公职人员的选举,从人民代表到各级领导,完全是任命、指定、授意选出,根本谈不上真正的经由人民选举产生,更谈不上不称职者可以随时撤换。这些公职人员可以超出群众的监络之外,由社会公仆变成人民意志的主宰。一个堂堂的“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一度披着的是共和的外衣,骨子里都是专制独裁,它根本违背了无产阶级的第一个政党一一巴黎公社的原则,它也没有胆量对巴黎公社的伟大原则作一次大胆的社会实践!

尊敬的卡特总统,我们知道,您们有您们美国人民引以为骄傲的《独立宣言》,有您们美国史上光荣的一页一一美国独立战争。马克思在评价《独立宣言》时指出,在美国“第一次产生了一个伟大的民主共和国的思想”;列宁在谈到美国独立战争时说,它是“人类历史上一个最早的最伟大的真正的解放战争”。《独立宣言》中宣称:“人人生而平等,他们从他们的造物主那里被赋予了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力,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所以才在人们中间成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力,则系得自统治者的同意。如果遇有任何一种形式的政府变成是损害这些目的的,那么,人民就有权利来改变它或废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

您们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则正是以此为基础建立起来的。今天我们两个国家已经正式建交,我们希望了解美国,更多地、更真实地、更全面地了解美国。如果不是一种奢望,我们多么希望能够以一个普通中国公民的身份(而不是政府指定的官员永远代替我们)到美国去看一看,让人民成立一个“中国普通公民参观团”去美国看看它到底是个什么怪物?从而对世界上的不同的国家的各个方面作一作比较,然后决定我们的选择:我们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我们应该扬弃什么、应该留下什么?!

当然,美国和他的人民对我们也不是完全陌生的,我们头脑里有着一长串闪光的名字:

那就是华盛顿、林肯、杰弗逊、倍恩、富兰克林、惠特曼、爱迪生、海明威、艾略特、杰克伦敦、马克吐温、福特、尼克松等等,他们中间有的对进步政治、科学、文化作出过杰出的有益的贡献;有的为促进中美关系正常化、完成中美建交的历史性大事作出过积极的辛勤的努力。

尊敬的卡特总统,我们敬爱的邓副总理即将应邀访问您们的国家。他将代表八亿中国人民向美国人民带去美好的祝愿。他是我们时代中人民最信任的人、宽洪大量的人,最有见识和实事求是的人。这是我们人民通过考察和实践现在对他所获得的认识。中国与世界隔绝已几十年时间,但是我们两国人民的心灵并没有因此而隔绝。中国人民对美国人民抱有好感,对中美建交感到高兴。美国是今天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它的高度的社会文明必然与它的高度的社会民主相适应。因此在相对的意义上来说,它也是今天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

在美国,人的价值和“人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受到重视和正常的探索,并且正在揭示它可能具有的深刻而丰富的内涵。美国人民享有很高的物质生活水平,也享有远比世界上其它地区的人民更多的精神自由,这是不容置疑的。

一个普通的美国公民绝不惧怕另一个公民,不管这另一个人握有多大权势!

他们不会因为正常地批评了自己国家的“头号人物”而构成“犯罪”,以“反革命”或“坏分子”的名义受到逮捕;国家的最高元首也不会因为触犯刑律而不受法律的制裁,因为他同样像一个普通公民一样受到法律的约束,法律有比他个人更高的威严!

人权在今天的美国人民中受到普遍的珍视和尊重。美国的文化普及程度很高,美国人民是很有教养的人民,他们不缺乏高度的民主素养。我们相信,他们自己享有的东西,他们也希望地球上的其他兄弟同样能够享有。人权在今天的美国人民心目中是个传统的字眼。从美国最早的《独立宣言》和卡特总统最近的讲话,我们都注意到这两个字的闪光!“人权”不管是对于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民都具有同等重要的意义。在人类共同生活的这个星球上,它是没有种族、民族、国家的区别的。它是我们时代全体人类共同的愿望和渴望。

我们国家是个发展中的国家,它的信仰是马克思主义。这一信仰和人权不是对立的而是统一的。我们年轻的一代试图以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去探求一种发展中的新的哲学观念一一实践哲学;并且试图在马克思主义未来发展中去探索它的基本原理本身。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是不害怕检验的。永远运动的物质以及物质运动所固有的辩证规律这一原则也同样是适用于马克思主义本身的。人们曾好心地描绘了一种美丽的未来,那时候人们生活在共同的社会政治体中,世界变成一个大同的社会结构,中国的几代人深信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但当我们回顾我们以往(回顾以往是为了更好地总结经验和面向未来),特别是当我们按照一种实践的哲学观点实事求是地去检验这一理念的时候,我们发现人类社会(无沦是中国还是世界范围内)情欲的发展并没有导致这样的趋势。我们不能不注意到世界发展的客观情况并不是朝着大一统的单一化的方向发展,而是给我们科学地披露和揭示了世界多采多姿的多元化运动,人们普遍寻求表现和发展不同个性的机会和条件。

我们觉悟到并没有任何一种人为的固有的规律在主宰世界,能够确定世界运动的方向。

每个时代只有产生于它自身内部的那种特殊的历史必然性在推动社会向前发展,无论是为反抗英国殖民者的暴政和残酷掠夺的美国的民族独立战争和它的被马克思称为“第一个人权宣言”的《独立宣言》的出现;无论是第一次宣布“人们生来是而且始终是自由平等的”,具有反封建的进步意义的《人权宣言》和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产生;无论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呼吁“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作为无产阶级纲领性文件的《共产党宣言》的问世和以此为实践指导的俄国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暴发,都不是一种我们在理论上已经习惯认识为具有“普遍意义的历史的必然规律”在起作用,而是取决于某一时代自身内部的各有其特殊因素的真正的历史必然性。

诚如任何理论都不是“设计”好的,任何革命也不是“规定”好的。都不是受某种人为的“规律”概念制约的,都必须接受社会实践的检验的。

在我们当前所生活的这一历史时代,人权是全世界汹涌澎湃的浪潮。

这是本世纪人类要求对人的价值重新估价的强大的呼声!是全人类意识新的觉醒的表现形式!是集中一切进步人类的视线的时代的中心课题!

这一潮流是谁也抗拒不了也不能抗拒的!!!

中国人民和美国人民以及其他国家的人民,虽然生活在不同的大陆上,有着不同的信仰和生活方式,但是人权却是全人类共同理解的东西。任何国家的人权问题都应该受到全世界的关注、同情和支持!!!

最后,值得强调的是,我们的共和国自成立以来,宪法明文规定人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等权利。但是这些权利在现实生活中根本没有得到兑现和实施。我们国家的宪法虽然几经修改,但人民的权利并没有因宪法的修改而增加,而是越改越少、越修越少。开始结束这种人民无权状况的,是在党的十一大路线精神指引下由叶委员长亲自主持制定的五届人大新宪法,正是在这一不同于以往任何宪法的新宪法的保障下,我们开始真正行使自己的权利,于1978年11月24日在北京(新注:当时地点在天安门广场、面对的是毛泽东纪念堂、整个中国大陆和国际社会)成立“启蒙社”。

“启蒙社”是我国解放后破天荒第一次由群众自发组织的人民会社。它自成立一个多月来,没有受到阻止、干涉、压制和扼杀。这雄辩地向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证明了五届人大新宪法是一部真正维护人民民主权利的伟大宪法,是一部说话算话的宪法。我们今天能够享受到结社的权利和可能争取到的“出版自由”的权利,这要感谢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感谢叶剑英委员长,感谢因保护人民民主权利而赢得人民信赖和拥护的邓副主席,

人民需要民主,人民更需要保卫民主的领袖。这样的民主和领袖正在我们国家出现。我们希望,无论现在和将来,这样的民主将不会被人收回,这样的领袖将不会使人失望。

向您和伟大的美国人民致敬!
未来属于进步人类!
中美友谊万古长青!

最新补注:

数十年后的历史证明,异质于共产党内的胡耀邦、赵紫阳,邓小平是个政客,同毛泽东一样是共产专制独裁者!!!

这位一度自身受到过毛泽东打压者,复出前曾渴求获得民间的广泛支持。1978年10月10日午夜,“启蒙”第一期“大墙报”出现于北京王府井大街。次日10月11日白天至深夜,王府井大街交通堵塞、人山人海,这就是曾一度出现在北京的中国社会公民运动中最早的“占领王府井”行动!!!

大势所趋,在当时改革开放之前,由民间启蒙社首先提出“批毛反文革”的历史问题,获得民间也同时在共产党内受到一些人的认同。其声势浩大,震惊中南海,当时邓小平曾公开面向国内外社会发出赞美之声:“民主墙是个好东西”!对民主墙表示支持、力挺群众运动!正因此如此,他也才一度赢得人民的“同情、信赖和拥护”。

然而,也正是这位“邓副主席”,恰是一位“使人失望”和“收回民主”的政客!扮演了上世纪全民思想解放运动中,以暴力加谎言对“中国民主墙”运动实施铁腕镇压者的角色!

事实向中国人民证明,今天中国社会的深层变革,只能寄希望于现代公民社会群体意识的普遍觉醒,而不是寄托于一如既往专制独裁的执政党!!!

任何社会大权独揽的专制性质,都无从跳出个人或党派私欲、从中孕育和产生出现代社会高层次的精神意识,从而改变中国社会政治的现实格局!

更无从面对全球真正开创21世纪伟大中华民族文化的新的辉煌!让自身真正具备参与或引领人类文明整体转型的全过程的资质!

若说今天中国社会与毛泽东执政时期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一个毛泽东死了!毛泽东身后出现的是大大小小的一群毛泽东!人类历史上史无前例、空前绝后的专制独裁的毛泽东的无数分身!!!同毛泽东玩“大文革”的“四人帮”垮了,“六人帮”、“七人帮”仍步其后尘,以搞“小文革”为权谋,继续愚弄社会,积累和捞取政治资本,欲求在权争中颠覆政敌、而至民生而不顾。

中国改革开放前夕,一代人曾对邓小平寄于期望,结果历史证明他的政治与经济的“改革”与“开放”,只是“经济改革”的“单脚跳”而回避社会政治体制改革,这就是事实和史实:这一国史或是他生前未竟之事;或是他留下的专制历史的后遗症!

当年邓小平应邀访美时,卡特曾向他具体提及中国人权问题。“人民敬爱的邓副总理”小平同志归国后,对敢言的一代人实施打压,魏京生、任畹町、刘青、徐文立、王军涛、王希哲、傅申奇和当初“启蒙社”主要成员杨再行、李家华、莫建刚、方家华、梁福庆等及其后贵州“人权研讨会”陈西、黄燕明、糜崇标、廖双元、吴玉琴、卢勇祥、王藏们均为先后持续受害者。

而在全国范围内,从过去到现在,饱受打压而无惧暴政的人权抗争者高智晟、胡佳、陈光诚们早已不是个别或孤立现象,而在社会底层和互联网世界已凝聚成风起云涌的当下社会的趋势……

数十年已过,当初一介平民的我由此被扣上一顶“害群之马”黑帽,至今黑名单上有名。时间已跨入21世纪,中国社会未还历史以清晰的“真相”和澄清几代人权抗争者的天然本色!何谈全社会政治和文化改革?!

文革浩劫的血腥背景上,中国出现民主墙运动,当时网开一面、终获容忍面对社会和公众亮相的唯有“朦胧诗”。

时过境迁的今日面对新的世纪和新一代人,借互联网时代之便,将此文电子版首次公诸于众,以“真话”对照“谎言”,让历史是非分明、大白天下!

民主墙时代“启蒙社”民刊第1期《火神交响诗》(1978、10、10、午夜张贴于北京王府井大街),第2期《评“火神交响诗”》和《论人权》(1978、11、24、张贴于天安门广场),第3期《田园交响诗》(1978、12月底于天安门广场),第4期《致卡特总统》(1979、元月一日公布于天安门广场、门对“毛泽东纪念堂”),第5期《论历史人物对历史的作用和反作用》(1979、2、25、西单民主墙)。

同一时期,继“启蒙”之后出现的第二个民间社团和民刊是“中国人权同盟”,曾首次破天荒全文公开传播法国启蒙运动历史上的《人权宣言》!!!

1979、3、25、民刊“启蒙”以《民主墙颂》一诗发表于西单民主墙,与此同一时刻,“探索”民刊主编魏京生发表《是民主还是新的独裁》,公开怒斥复出后重又大权在握的邓小平对民主墙实施下令镇压,而成了以莫须有罪名在“民主墙运动”中第一个获判重刑者,由此震惊中外!!!

民主墙在全国受到封杀和镇压后,启蒙社成员、列车员梁福庆只身顶风冒雪赴京在天安门广场公开拉出中国需要“民主启蒙”运动的横幅!

20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100周年于纽约@

评论
2011-11-07 3: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