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纪元】纯净美声 为神而唱

第253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1年12月11日讯】伴随金秋纽约一场早来瑞雪,演唱纯正美声唱法的权威女高音歌唱家阿丽贝尔蒂,和佛罗伦斯歌剧学院艺术总监博萨,双双从美声唱法的发源地意大利专程来到纽约卡内基音乐厅,为复兴人类正统艺术的新唐人“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而站台,共谱一场东西方声乐艺术盛事。

美声唱法从西欧专业古典声乐的传统唱法发展而来,文艺复兴时期逐步成熟,在多声部教堂音乐、复调音乐基础上,以“美好的歌唱”赞颂神。两位远道而来支持大赛的意大利美声歌唱家,同时指出了在艺术中纯净自我,才能担当神使,以古典纯美的歌声带给人美好与希望。

缘牵新唐人声乐大赛成为神韵歌唱家的圆曲,更是在无私无我的演唱中攀登艺术的圣殿,以他来自西藏草原、几经意大利正统美声洗礼的金嗓子,传递著神的声音,唤醒人们对神的誓约。

世界“美声皇后”阿丽贝尔蒂专访
在纯正艺术中纯净自我
文 ◎ 潘美玲


追求完美的阿丽贝尔蒂憧憬古典优雅的年代,男人很有绅士风度,女人优雅美丽。(Getty Images)


“美好纯正的音乐是具有强大力量的,可以改变人,改变这个世界。”阿丽贝尔蒂认为艺术家应该尊重传统,不断地修炼自己,完善自己,这样才能履行艺术家的使命——做一个美好和希望的使者。

10月29日的纽约,遇到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雨雪交加的天气,从意大利赶来支持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的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露西娅‧阿丽贝尔蒂(Lucia Aliberti),把地中海式的热情和明媚的阳光带到了纽约。

出生于意大利西西里岛,被誉为世界“美声皇后”的露西娅‧阿丽贝尔蒂是继承了19世纪意大利经典歌剧大师的衣钵传人路基‧瑞奇(Luigi Ricci,1893~1981年)的关门弟子,是当今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歌剧演唱家之一。阿丽贝尔蒂最纯正的意大利美声唱法,成为诠释意大利歌剧经典作曲家贝里尼(Bellini)、罗西尼(Rossini)、多尼采蒂(Donizetti)和威尔第(Verdi)作品的权威,曾经受邀为世界许多首脑和名流演唱,包括梵蒂冈教宗约翰‧保罗二世(Ioannes Paulus PP. II,又译若望‧保禄二世)、英国查尔斯王子、德国总统科尔、德国总统霍斯特克勒、日本皇太子德仁。

为复兴正统艺术而站台,兑现使命

“和新唐人电视台合作,弘扬人类正统的文化和古典艺术,我感到很高兴。”阿丽贝尔蒂表示,当她得知新唐人“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是以美声唱法作为比赛形式时,就好像感到了她的使命,她一定要来参与和支持,为复兴东西方正统、古典的文化和艺术而站台。

出生于西方古典歌剧的诞生地,一直生活在西方文化中的阿丽贝尔蒂,从没有去过中国,在纽约逗留期间观赏的神韵演出是她第一次接触中国文化。“中国的古典文化真是太美了,美得让我震惊,我整个身心都被她释放出来的强大能量所震撼。”她说,把这么精美的文化搬到舞台上来的人是一个伟大的天才。

在卡内基音乐厅的艾萨克‧斯特恩礼堂,站在新唐人为复兴人类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声乐艺术而开辟的舞台上,和获奖的华人选手一同接受观众的起立鼓掌和鲜花,对阿丽贝尔蒂来说,不仅是一次终身难忘的经历,更是兑现自己与生俱来的历史使命。


在卡内基音乐厅的艾萨克‧斯特恩礼堂,站在新唐人电视台为复兴正统声乐艺术而开辟的舞台上,对阿丽贝尔蒂(右)是兑现自己的历史使命。(摄影/戴兵)


敲开大师之门,得意大利美声唱法真传

在接受《新纪元》的专访中,阿丽贝尔蒂向记者讲述了她的艺术生涯和对艺术美的看法。

“我出生在西西里岛的一个音乐世家,我的祖父是一个大音乐家,他会弹奏十种不同的乐器,还兼指挥、作曲和教学,我们家所有的家庭成员都会演奏音乐,音乐就是我们的生活。”

“我生来就与音乐为伴,音乐在我的血液里。”阿丽贝尔蒂说,她从六岁开始弹钢琴,后来拉小提琴、中提琴,弹吉他,拉手风琴和曼陀林,吹单簧管、长笛,还会作曲。阿丽贝尔蒂从小就表现出的音乐特异才能,让身边的人都感到吃惊。

16岁的时候,她只身离开西西里岛,跨越梅斯纳海峡(Messina,间隔西西里岛和意大利本土大陆的海峡),来到罗马,敲了继承意大利古典歌剧大师衣钵的最后传人路基‧瑞奇的家门:“请您收下我做您的弟子吧。”

路基‧瑞奇没有开门:“我太老了,不收学生了,你走吧。”

那时候,路基‧瑞奇已经84岁了,他是当时意大利仅剩的19世纪经典歌剧的最后传人,他曾和意大利歌剧作曲家普契尼(Puccini,1858~1924 年)合作了8年时间;和另一位著名的歌剧作曲家马斯卡尼(Mascagni,1863~1945年)共事34年之久,他是19世纪最杰出意大利歌剧男高音贝尼亚米诺‧吉利(Beniamino Gigli,1890~1957年),和男中音安东尼‧科特格尼(Antonio Cotogni,1831~1918年)的声乐老师和教练。

年轻的阿丽贝尔蒂没有灰心,她一次又一次跋涉到罗马,一次又一次地来到老师的门前:“请您收下我吧。”

“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阿丽贝尔蒂告诉记者,为了要学到最好的东西,得到古典歌剧和意大利美声唱法的真传,她一定要找到最好的老师。阿丽贝尔蒂的诚心和意志终于打动了老师的心。路基‧瑞奇打开了家门,阿丽贝尔蒂成为了他的关门弟子,一直到老师四年后去世。

在以丑为美的时代,坚守古典

与阿丽贝尔蒂共事20多年之久的德国慕尼黑的一家艺术经纪公司的总裁史蒂方‧施墨贝克(Stefan Schmerbeck)告诉记者说:“阿丽贝尔蒂继承了意大利美声唱法的精髓,她代表着最正宗的意大利美声唱法。”


阿丽贝尔蒂继承了意大利美声唱法的精髓,她代表着最正宗的意大利美声唱法。图为2003年2月11日阿丽贝尔蒂在德国柏林一慈善拍卖晚宴上演唱。(Getty Images)


“Belcanto(美声唱法)中,Bel在意大利语中是美丽、优雅的意思,美声唱法就是美妙的唱法。”阿丽贝尔蒂用她纤细的手指触摸我的脸说:“美声唱法给人带来美好的感觉和享受,就像是用美丽的鲜花和柔美的天鹅绒轻轻触摸你的脸颊。”

作为一个古典的美声歌唱家,生活在现代社会对阿丽贝尔蒂来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一个美丽优雅的世界。”她说,走在街上,看到人们的行为举止和这个社会所崇尚的一些东西,让她感到很不安;打开电视和报纸,看到人们热中追求的东西,让她感到美好的东西离人越来越远。“我情愿待在家里,而不愿意看到这一切。”

她说,经常看到报纸和电视把黄金时段和大幅的版面给一些恶的、丑的、变异的东西,比如暴力、犯罪、色情、袒胸露背的女人,而把善的、美的、纯的古典音乐和正统的文化艺术打入最底层。

“过去的传统和美好的东西正在被打破,被摧毁。”阿丽贝尔蒂说,坚守传统,坚持美好的东西,是她面临的最大挑战。

“面对挑战,我必须坚守自己的阵地,保持和继续美好的艺术和风格。”

“这是神给你的任务,你必须努力做到。”

经典,因为力求完美

19世纪意大利经典歌剧作曲家贝里尼(Bellini,1801~1835年)是阿丽贝尔蒂最喜欢的作曲家,他的许多咏叹调至今仍被奉为“美声唱法”的经典教材。“贝里尼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的作品数量不多,但是都很经典,因为他力求完美。”

阿丽贝尔蒂曾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研究作曲家的手稿,在研究贝里尼的手稿中,她发现贝里尼永远都在不知疲倦地修改,修改。

“他的作品是为歌唱家的声音而量身定做的,这一点很了不起。”阿丽贝尔蒂说,贝里尼在为歌剧“诺尔玛”中的Casta diva作曲时,是为当时意大利最富盛名的女高音歌唱家桂蒂达‧帕斯塔(Giuditta Pasta,1797~1865年)而创作的。

“贝里尼还是第一位把女人放在歌剧主角的作曲家。”阿丽贝尔蒂笑着说,过去的人比现在好,男人很有绅士风度,对女人很尊重、爱护。女人很优雅美丽,所以男人都很愿意帮助女人。

“我的父亲是一个典型的意大利绅士,他任何时候都是衣冠楚楚,举手投足都带着绅士的风度,他的眼神很清澈,可以一直看到你的心里。我的母亲很美丽,非常温柔贤淑。”

“我无法理解现在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男人不再像男人,女人也不像女人,这个世界让我感到很难过和失望。”

阿丽贝尔蒂表示,当她看到神韵演出时,就好像看到了未来的希望:“我希望神韵能走遍世界各地,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她说神韵所表现的中国古典艺术文化和自己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美是内在与外在的结合。”在谈到艺术美时,阿丽贝尔蒂说:“外在的美是你的声音和技巧,但是这还不够。”她指著自己的心和大脑说:“这里也要美,当你把内在的美和外在的美连接起来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最美的。”

“不仅最好的,而且是深邃的,不是肤浅的。”

未来的希望在文化瑰宝中

阿丽贝尔蒂说,真正美好的东西都是有内涵的,有深厚底蕴的,从久远的历史中走过来的东西远远超出现代人的能力所及。比如,意大利西西里岛上的古希腊露天剧院陶尔米纳,人们建那个露天剧场的时候,没有电梯和现代的设备,但是,它的音响效果却是惊人的。“当我在那里演出时,没有麦克风,但是我的歌声却被赋予了天籁般的效果,很神奇!”


意大利西西里岛陶尔米纳古希腊露天剧院遗址。(维基百科)


“我喜欢历史,喜欢过去的东西,我认为,我们的未来不在现在,而在过去。”

阿丽贝尔蒂说,古罗马的城堡,古希腊的露天圆形剧场,神韵演出中的中国古典舞,这些都是人类文化的瑰宝,给人们带来美的感受。

她认为,过去的东西,简单、纯净而美好,不像现在,复杂又不好。“比如古典音乐,她的韵律很简单,但是她能强烈触及到你的心灵,让你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喜欢传统的东西,一切都是那么简单、纯净和美丽。”

“我是一个清教徒,清教徒的意思就是要纯净,永不妥协,坚持纯净的美丽是我的原则。”

阿丽贝尔蒂认为艺术家应该尊重传统,不断地修炼自己,完善自己,这样才能履行艺术家的使命——做一个美好和希望的使者。

她说,在一次梵蒂冈教宗的聚会上演唱时,她演唱的是马斯卡尼的《圣母颂》,当时现场的观众有20万人,还有200万现场直播的电视观众,“当我开始演出时,我的全部身心都被溶进了这首歌里,聚集了20多万人的广场上,顿时鸦雀无声。结束后,我走到教宗面前,轻吻了他的面颊。”


阿丽贝尔蒂在梵蒂冈为教宗演唱后轻吻脸颊。(阿丽贝尔蒂提供)


一个德国的男子从医院里给阿丽贝尔蒂写了一封感谢信,他说:“谢谢你,在你的歌声中,我找到了慰藉,你的歌声伴我度过了艰难的时光。”

阿丽贝尔蒂认为,美好纯正的音乐是具有强大力量的,她可以改变人,改变这个世界。“我收到许多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信件,德国、法国、俄罗斯、日本、美国、阿根廷。很多人说,听到我的歌声后,他们从此开始喜欢美声唱法。”

“我被中国古典音乐的韵律之美所震惊!”在看过神韵纽约艺术团10月28日在纽泽西州立剧院的演出后阿丽贝尔蒂这样说。作为一名西方古典艺术家,她在东方的“神韵”里找到了艺术上的知音和精神上的启迪。她表示,在当今的社会中,要想保留人类正统的文化和艺术,是需要作出很大努力的,同时还需要很大的道德勇气和很高的精神修养。“我认为神韵的创造者是个天才,只有天才才会执导出这么伟大的艺术。”

“美好的未来就在神韵中诞生,我很高兴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

佛罗伦斯歌剧学院艺术总监博萨专访
音乐是神给人的礼物
文 ◎ 潘美玲


西尔维娅‧博萨认为,人类应该从内心改变自己,努力让神赐予的文化和艺术重生。(西尔维娅‧博萨提供)


从事艺术的人是幸运的,应该用全部生命去接受神的这个恩赐,不断地学习、提高,让自己的内心世界光明、纯净,并且帮助人们在音乐中提升思想,升华人性,看到美好和光明。

今年10月30日,具有120年历史的纽约卡内基音乐厅迎来一场艺术盛事:新唐人第五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的决赛和“明日之星”的特别音乐会,以弘扬纯真、纯善、纯美的人类正统声乐艺术,搭建东西方古典文化的桥梁。

“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在今天这个世界上,会有人这样想、这样做。”意大利佛罗伦斯歌剧学院艺术总监西尔维娅‧博萨(Silvia Bossa)接受了《新纪元》采访时感佩地说:“我非常高兴来到这里,能够参与新唐人的声乐大赛活动是上天给我的恩典。”

博萨说,当她在意大利第一次看到新唐人声乐大赛海报时,上面印的“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声乐”字眼就立刻触动了她的心,“这正是我一生所追求的。我马上就决定要来参与和支持这件事情。”

提拔年轻声乐人才是使命

在这次新唐人全球华人声乐大赛中,博萨挑选了三位华人选手——法国女高音吴欣、德国女高音桂佳丽(Guezel Zakir)和美国女高音朱思,为她们每人提供1000欧元的奖学金邀赴意大利佛罗伦斯歌剧学院学习。博萨还将为她们提供完整的声乐训练、从语音和技巧,从剧目诠释到舞台表演,并为她们提供经纪人服务,举办专场音乐会,邀请音乐界人士和媒体,为她们创造成为明日之星的机会。


2011年10月30日,意大利佛罗伦斯歌剧学院的艺术总监西尔维娅‧博萨(Silvia Bossa)在卡内基音乐厅为第五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的参赛选手颁发奖学金。(摄影/戴兵)


“当我走到一位选手面前,告诉她:‘你将获得这份奖学金’时,她激动地哭了,连声说‘谢谢,谢谢你。’这一刻给我带来的喜悦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博萨说:“帮助年轻的声乐人才走向成功的舞台,是我的使命。”

她是如何选择这三位幸运的获奖者的呢?博萨引述玛丽亚‧卡拉丝(Maria Callas,1923~1977年,美籍希腊女高音歌唱家,意大利“美声歌剧”复兴的代表人物)的话说:“如果你闭上眼睛,你会看到美丽的音乐。如果你静心聆听音乐,你就知道你应该做什么。”

博萨说,当选手们在台上演唱时,她轻轻地闭上眼睛,用心来听他们的歌曲,用心灵感受他们的诠释。“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着他们的眼睛,因为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他们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到里面是否有打动我的东西。”

今年44岁的博萨,是意大利著名的抒情女高音歌唱家,有近20年的舞台生涯,去过世界很多著名的歌剧院和戏院,在莫札特、多尼采蒂、罗西尼、威尔第和普契尼的作品中表演过许多领衔主演的角色。“过去是我站在舞台上演唱,现在我的肩膀上承担着帮助别人的使命——把别人送上成功的大舞台。”


舞台上的西尔维娅‧博萨(Silvia Bossa),意大利著名抒情女高音歌唱家。(西尔维娅‧博萨提供)


被赋予识人而教的特殊能力

从台前的领衔主演到幕后的培养人才,博萨说,后者给了她更大的快乐,赋予了她生命更大的意义。“这改变了我的生命,我的学生就是我生命的意义所在。”

佛罗伦斯,意大利文艺复兴的摇篮,美声唱法的发源地,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从事声乐艺术的学生。“他们来到这里,希望在这个文化氛围内,学到经典的声乐艺术,我想帮他们找到他们自己想要找到的东西。我发现,当我去帮助别人的时候,我自己经历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

博萨说,她被赋予了一种特殊的能够帮助别人的能力,尽管她自己也觉得很奇怪,不知道这个能力是来自何方。“我有一种特殊的感受事物的能力,比如我一看这个人,通过看她/他的面部轮廓、胸、腹、骨骼,我就能给他们提出适合的建议,告诉他们应该这么做、那么做,然后他们的歌唱技能就有很大的提升。”博萨说,她一开始是在剧院里帮助同台演出的同行,告诉他们如何提高,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她能够很有效地帮助别人,就有越来越多的人来找她,希望得到她的指导和帮助。

“我站在这里,他们向我走来,我把他们扶上我的肩膀往前走。”

博萨目前有30名学生在她的歌剧学院学习声乐,他们分别来自意大利、德国、西班牙、南美、南非等世界不同的地方。“音乐不分国籍和语言,我对他们一视同仁。”

帮学生找回艺术的生命

博萨的教育方法是帮助每一个学生找到最适合他们自己的演唱方式,她表示,很多老师都会不自觉地想把学生塑造成另一个自己,“我不想让我的学生成为另一个我,我要帮他们找到他们真正的自己。这是很难的,需要花费你很多的心思和力量,因为你要不断地改变自己的观念,才能适应帮助每一位学生发展的不同需要。”

当学生找到自己最好的声音时,就是博萨最高兴的时候。

博萨说:“我经常对我的学生说‘enjoy!享受音乐。’但实际上,从事声乐是一个艰苦的工作,尤其对于那些还没有出道的年轻人才,他们面临很多的挑战,头几年是最困难的,就像新生的小鸟一样,羽毛还没有丰满,很容易被风折断,我想帮助他们走过最艰难的时候,直到他们羽翼丰满,经验成熟。”

“如果他们还没有出道,就被风折断,从此再也飞不起来,这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有些人来到世上,他们注定就是来唱歌的,如果他们不能唱歌,他们的生命就等于死了。”

很多学生第一次找到博萨的时候,都是悲伤和痛苦的,他们为失去了自己的声音而哭泣,一两个月后,在博萨的指导和调教下,他们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们又哭了,但是是喜悦的泪水。”

“我的学院是让他们重新找回自我的地方。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找回了艺术的生命。”

不嫉妒,用善导回正轨

“他们来的时候,是一只小小鸟,当他们羽翼丰满,成为一只只鹰的时候,我告诉他们去飞,飞得更高,更远。”

除了教学生声音的技巧和表演的才能,博萨还教给学生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应该如何做一个好的艺术家。“我告诉他们,要以正确的方式参与和看待比赛,要互相支持和鼓励,为别人的成功而欢呼、喝采,不要嫉妒别人,因为嫉妒是恶的、不好的东西。”

如果看到学生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博萨会找他们交谈,告诉他们正确的做法。“用善的方式,把他们带回正确的轨道。”

她认为,从事艺术的人,他们内心的世界应该是光明的、纯净的,因为“艺术应该是纯净的,未来的剧院将在我们手中变成一个纯净的艺术殿堂。”

“音乐是神给人的一个礼物,我们用全部生命去接受这个恩赐,不断地学习、提高,为她忍受痛苦,为她破涕而笑。从事艺术的人是幸运的,当人们都在忙于生计,为了支付账单、汽车、公寓时,我们却能够把全部的时间和生命奉献给音乐,让人们在音乐中提升思想,升华人性,看到美好和光明。”

在危机中让文化艺术重生

作为一个老师,她认为言传身教是很重要的。“我住在一个很美丽优雅的地方,但我的生活却非常简单,简单得像一个修女,因为我把所有的精力都专注在我的学院上,我想为别人、为后人留下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能够超越于我自己生命之外的东西。”

当谈到正统的文化和艺术面临的挑战和冲击时,博萨表示,这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在欧洲,在文艺复兴的发源地意大利,今天的青少年也越来越不知道什么是歌剧以及自己的传统文化了,他们只知道电视、体育和其他流行的东西,“这很危险,我们迫切需要复兴传统的文化和正统的艺术,这需要人们广泛的支持。”

博萨认为,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历史已经走到了最低点,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时候了,那么再下一步只有提升了。”她用蝴蝶再生打比方,“在希腊语中,crisi(危机)代表着危难中的机缘,是改变、重生的时候,就像一条毛毛虫,可能在危机中死亡,也可以在危机中蜕变成一只美丽的蝴蝶。”我们人类应该努力让神给予的文化和艺术重生。

从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发源地佛罗伦斯,到纽约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复兴人类正统文化艺术的大赛,博萨感到“历史的机遇已经来临,改变的机缘就在于你自己。”

“我们必须从内心改变自己,因为只有内在发生了变化,外部的世界才会发生变化。”

她相信,新唐人所弘扬的“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艺术”不仅是一次新的文艺复兴,也是催生新世界的伟大力量。◇

=========================================================

记神韵艺术团歌唱家圆曲
为神而歌唱
文 ◎ 潘美玲


出生于西藏的圆曲,有着藏人特有的虔诚和淳朴,他不会媚俗,也不会退缩。(圆曲提供)


他从远古的西藏走来,在用生命走过的朝圣之路上,跨越千山万水,从东方到西方,经历过蜿蜒曲折的人生,承受过种种考验和精神上的磨砺,最终找到了艺术的圣殿,登上了声乐发展的颠峰,以他天生的金嗓子传达上天对人的呼唤!

“五千文明是剧本,万里山河大舞台。中华儿女唱大戏,神传文化天上来。”一首《对神的承诺要兑现》,通过神韵歌唱家圆曲的歌喉一展而开,雄浑壮丽、深厚古朴的大美之音,好像回荡在青藏高原的雪山圣湖之间,承上天之眷命,告下土之率服,穿透层层空间,直达观众内心最深处的渴望与期盼。无论语言、文化、种族、年龄、身份、职业的差异,人们有的泪流满面,有的忘我地站起身来欢呼叫好,每一次的演出,世界各地的观众无不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

美国神韵艺术团的男高音歌唱家圆曲,身材高大,声音浑厚,风度翩翩,谦谦有礼。他出生于西藏,分别在北京和大陆内地,以及西班牙、意大利、英国生活过多年。他的身上聚集著一种奇妙的文化组合——西藏人与生俱来的质朴淳厚,中原文化的儒雅底蕴,欧洲文艺复兴的浪漫主义和自由人文精神。他是一位世界级美声男高音歌唱家,会多种语言,包括藏语、中文、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英语,还会用法语和德语唱咏叹调。除了普通话,他还会讲四川方言和河北方言。

1990年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歌剧系;93年毕业于北京声乐研究所;98年参加西班牙巴塞隆纳举办的第34届“维纳斯国际声乐比赛”,并被西班牙LICEU音乐学院录取学习声乐;后考入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世界十大男高音歌唱家之一的贝尔岗齐(Carlo Bergonzi)举办的大师班。1994年参加瑞典举办的“珠西比约林”国际男高音国际大赛,进入前五名;2003年开始成为意大利著名歌剧院“莱纳”所在地的维罗纳新年音乐会必请的歌唱家;2009年获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第三届“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男声组金奖。

他的藏名叫Tashi Dorje,“就是吉祥金刚的意思。”圆曲在接受《新纪元》采访时说:“在藏语中,这是一个非常吉祥的名字,我很幸运,能够加入神韵艺术团。”他的艺名“圆曲”取自于元朝一位会作曲的宰相。

和所有的神韵艺术家一样,以“圆曲”为名的他,在声乐的大舞台上,被上天赋予了前所未有的历史使命。

从西藏到北京

今年45岁的圆曲出生于西藏康巴地区的易贡,“那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圆曲是家中的独子,父母都是西藏的牧民,在共产党占领西藏之前,他的祖辈是西藏富有的牧主,拥有200多牧民、丰美的草场和成群的牛羊,自由自在地过着田园生活。共产党来到西藏后,把他们的祖辈赶尽杀绝,他的父母侥幸地躲过了共产党的追杀,并隐瞒身份而得以幸存下来。圆曲9岁那年,共产党在西藏挑选了500多个眉清目秀、聪明伶俐的小孩,要把他们送到北京接受“洗脑”教育。为了骗取父母的同意,带走他们唯一的命根子,共产党的官员对他的父母说,要把圆曲带到拉萨的布达拉宫、大昭寺,去见活佛喇嘛,接受教育,上拉萨的师范学院,两年后就可以回到家乡当老师。圆曲的父母都是虔诚的西藏佛教徒,一听儿子可以上拉萨见活佛喇嘛,就非常高兴,“就这样,他们(共产党)就把我带走了。”


圆曲出生于西藏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在共产党占领西藏之前,祖辈拥有丰美的草场和成群的牛羊,自由自在地过着田园生活。(AFP)


来到拉萨的第二天,共产党就把这些小孩装进15辆大卡车,在摄氏零下20多度的冬天,把他们拉到西宁,从西宁坐火车到了北京。“我的父母以为我一直在拉萨,就这样过去了五、六年。”在这期间,圆曲和父母之间没有任何书信或电话联系。共产党告诉他的父母:“你的小孩在拉萨很好,不用担心。”对圆曲说:“你父母很好,不用想他们。”圆曲的父母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已经被送到北京,系统地接受中共对藏人的洗脑教育。

一块板砖,奠定美声之路

然而,冥冥之中,命运之神却在眷顾著这位年仅9岁的西藏男孩。来到北京后,被分到中央民族学院附中上学的圆曲,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从一位被打成“右派”老师的板砖录音机里(当时中国大陆流行的单卡大开盘答录机,因形状像一块砖头,被称为‘板砖’)听到了“高音C之王”帕瓦罗蒂演唱的意大利歌曲《我的太阳》和意大利经典歌剧。

“我一听,就喜欢!”来自浪漫主义欧洲发源地真挚明快的曲调、热情自然的演唱,冲破了70年代被中共邪党文化充斥的环境,像磁石一样吸引了这个生来就能歌善舞的藏族男孩。一块板砖,从此奠定了圆曲立志走美声唱法的声乐道路。

少年圆曲很想学美声,但是党组织不允许,要他学医,“要向潘冬子(中共邪党电影中的人物)学习,党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天性被压抑著,圆曲毕业后,被分配到河南开封医学院,学了三年又被送到西藏偏远山区的卫生队里工作。在这期间,他始终没有放弃自己追求声乐艺术的愿望,一直找机会想改行,但是当时组织以国家工作需要为由,不允许他改行。他锲而不舍的决心和毅力终于打动了身边善良的人,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圆曲终于如愿以偿,有机会考上了西藏昌都地区文工团,对音乐的天赋和不倦的努力,使他脱颖而出,被送到四川音乐学院进修,之后他同时考上了三所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和北京的中国音乐学院。

“我就是喝凉水,都要唱美声”

“我选择了中国音乐学院的歌剧系。”学习歌剧是圆曲多年来的梦想。那一年歌剧系全国只招了六个人。“学歌剧的要求很高,不但要嗓子好,还要会跳舞,和表演才能。”圆曲85年进歌剧系,五年后毕业,然后考上了北京声乐研究所的硕士,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民族乐团担任独唱演员。在中央民族乐团的六年时间里,党文化的歌曲让他感到索然无味,他天生充满“西洋”味道的嗓音得不到重视和发展,他追求的自然、纯真、美好的美声唱法被压制着。


圆曲在中国大陆的时候,非常向往走一条纯真、纯善、纯美的艺术之路。(圆曲提供)


“你是藏族人,你必须唱藏族歌曲,唱什么美声?不务正业!”“叫你唱什么,你就唱什么。”

在大陆改革开放,一切向“钱”看的风潮下,文艺界的人纷纷下海,看准市场需求,迎合人们的口味,走穴赚钱。

圆曲说:“我就是喝凉水,都要唱美声。”出生于佛国圣地西藏的圆曲,有着藏人特有的虔诚和淳朴,他不会媚俗,也不会退缩,在充满荆棘和曲折的路上,他拿出了更多的诚意和决心,想走一条真正纯洁美好的艺术之路。

“再学一期大师班,你就可以飞了”

他的命中似乎总是有神佛安排的贵人来帮助他走出绝境。1997年,从来没想到出国的圆曲,在旅居英国的阿贡活佛(Akong Tulku Rinpoche)的帮助下来到了西班牙参加在巴塞隆纳举办的第34届“维纳斯国际声乐比赛”。阿贡活佛,出生于西藏昌都类乌齐县,6岁时被昌都的卓玛拉嘎寺认定为活佛。现为绕克巴国际援助协会主席,他1958年去印度,1967年移居英国,后加入英国国籍。

轮到圆曲上场了,他台风潇洒自如,声音明快亮丽,整个剧院一下就洋溢着《我的太阳》的浪漫和热情,评委们顿时精神为之一震,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圆曲的发音、吐字、呼吸和换气。

“太棒了!我好多年都没听过这么具有穿透力的声音了,这么好的金嗓子,小伙子,到我们这来读书吧,我给你奖学金!”比赛一结束,评委会主任就把圆曲推荐到了西班牙著名的LICEU音乐学院学声乐,在那里学习了三年,并从此再没有回过中国。

挣脱了党文化环境的束缚,圆曲像西藏高原上的一只雄鹰,在自由的蓝天上振翅飞翔。“一出来后,很自由,没有了政治色彩,就是纯艺术,很健康。我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了。”

在异国他乡,圆曲一切从头开始,从学习语言、发音开始,到西方的历史、文化、歌剧的渊源。命运之神又一次为他带来难得的机缘。有一次,他在参加在英国苏格兰举办的一次演唱会后,一位意大利女士找到他说,愿意资助他赴美声唱法的发源地意大利去深造。在英国活佛朋友的帮助下,圆曲联系了世界最著名的歌剧教育家、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贝尔岗齐(Carlo Bergonzi),贝尔岗齐是世界十大最著名的男高音之一。


圆曲(右)是世界最著名的歌剧教育家、世界十大男高音歌唱家贝尔岗齐(Carlo Bergonzi,左)在米兰大师班的得意门生。(圆曲提供)


贝尔岗齐大师班,每年一次只招十人,来自世界各地的声乐歌唱家都来考,竞争非常激烈,学费也很昂贵,为期五个月,光学费就是1万6000欧元。

圆曲赶到意大利米兰参加贝尔岗齐大师班的面试,结果一去就被留下来了。“他很喜欢我的嗓音,说我的声音很有拉丁味。”在那个大师班,除了圆曲一人外,其他都是西方人,大多数是意大利人,还有一位来自美国的女高音。在大师的指点和帮助下,圆曲的声乐技巧得到了飞快的提高。

大师班毕业后,圆曲留在米兰进行演出和声乐研究。从2003年开始,每年意大利维罗纳新年音乐会都邀请他去演唱。

圆曲还跟风靡全球的世界三大男高音之王帕瓦罗蒂上过两次声乐课。在意大利文艺复兴的故乡和美声唱法的发源地, 得到世界顶级声乐大师的指导,为圆曲的歌唱道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如果你再学一期(大师班),你就可以飞了。”贝尔岗齐对这位来自东方的声乐天才说。

真正的起飞

“2007年我来到了英国,遇到了我一生最幸运的事,这才是我在声乐道路上真正的起飞!”圆曲到现在还记得2007年夏天的那个早上,他住在英国乡村的一个小镇上,那里几乎没有中国人,他到外面想去买份英文早报,结果一个素不相识的西方人给了他一份中文报纸《大纪元》,他一下子就看到了报纸上登的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首届“全球华人声乐大赛”的消息。“我马上就给他们打电话,想参加。”

但是不巧的是,报名时间已经晚了。转眼到了第二年,圆曲又报名参加新唐人的第二届“全球华人声乐大赛”,来到纽约后,在决赛之前,因身体反应不适,本来想弃权,但是在大赛组委会的关心和工作人员的鼓励下,他在最后一分钟内决定继续参加比赛。“他们这些人实在是太好了,我如果不参加,真是对不起他们。”大赛工作人员的无私奉献和对弘扬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声乐艺术的真诚,深深打动了圆曲。他一开始是抱着证实自己才能而来的,后来完全是为了支持大赛而参加决赛的。在身体不适的情况下,圆曲得了第三名铜奖。2009年,圆曲再次参加新唐人的声乐大赛,一举摘得男子组金奖的桂冠。因缘际会,通过参加新唐人的声乐大赛,使圆曲有机会加入位于纽约的神韵艺术团。


圆曲在参加“全球华人声乐大赛”的风采。(摄影/戴兵)


“能加入神韵(艺术团),真是太幸运了!神韵汇集了世界上最好的华人歌唱家,这里是一块净土,大家互相帮助,没有任何名利的冲突,大家想的都是如何提高技艺,把最好最美的艺术奉献给观众。”圆曲说,神韵艺术团是一个超常神奇的地方,他的艺术潜能被充分地开发出来了,各方面都在突飞猛进地提高着。

以前唱一两首歌就累,现在越唱越舒服,声音越唱越宏亮,“这是我以前无法想像的,也是参加任何大师班都无法做到的。”圆曲说,神韵艺术团有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声乐大师,使他的声乐技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状态。

回天的路已展开

当问到在舞台上的演出状态时,圆曲说,当他按照大师的要求,把歌词准确完整地唱出去时,感到打出去的都是很强的能量。“这是一种最纯净、最有力量的东西,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能打到人内心深处,让人感动得落泪。”

他表示,神韵的艺术家有着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当他们站在舞台上的时候,他们心里想的不是自己、自己的声音、自己的技巧,而是传达神的旨意和上天对人的呼唤。

就像那首歌曲《对神的承诺要兑现》中唱的那样——

创世为铺回天路 我们盼望神再来
神叫我们快醒来 回天的路已展开
度人的法在洪传 旧观念都是阻碍
你是否记起誓约 对神的承诺快兑现
了解真相开心锁 时间从来不等待

在无私无我的境界中,神韵艺术家们的造诣早已远远超过了西方的文艺复兴,他们表达的不只是现实社会的人文主义精神,他们是神的使者,传递著神的声音,唤醒人们对神的誓约,走上创世主为人类开辟的一条通天大道。◇

本文转自253期【新纪元周刊】“封面故事”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55/index.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1-12-11 7: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