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裔冠军言论风波 加媒:中国是运动员血汗工厂

加拿大华裔花样滑冰冠军“挺中国体育” 媒体称“无知”

加拿大华裔花样滑冰冠军陈伟群。(Getty Image)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滕冬育多伦多报导)加拿大华裔花样滑冰冠军陈伟群今年9月对路透社提到他在加拿大有被藐视的感觉,并开始对中国体育界有好感。该言论上周四被公布后,在加拿大引起不小的风波。加拿大《国家邮报》文章称,中国是极权主义金牌制造工厂,运动员的血汗工厂,一些退役体育明星的悲惨生活也证实了这种说法。

陈伟群是一位新晋的华裔花样滑冰明星,1990年生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父亲和母亲都是香港移民,陈伟群是家中独子。他于2006年开始参加成年组国际比赛,2007年开始崭露头角。2011年陈伟群夺得世锦赛男子单人滑冠军。近日又在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中赢得大奖赛的男子金牌。

12月8日,陈伟群在今年9月接受路透社的访问内容公布。当时陈表达了他对加拿大体育政策的不满。陈说:“如果你看中国怎么处理他们的运动员,你可以看到他们在每一个方面上都十分支持运动员,并参与他们的训练过程。他们比较了解我们滑冰选手的需求。”

在接受路透社访问之时,陈伟群刚刚从亚洲回到加拿大,他在中国待了两周。

《国家邮报》:中国是极权主义金牌制造工厂

国家邮报记者Joe O’Connor上周四撰文称,陈伟群在中国待了2周,但是并没有看到“他的精英运动员泡沫”之外的真实情况,“中国没有那么热情和稀里糊涂,它是一个极权主义的金牌制造工厂,运动员的血汗工厂”。

文章中称,通向领奖台的路上,是幼犬滥育场(puppy mill:和养殖场差不多的宠物产业基地)中少年们的梦想和期望,这些运动员在被榨干,无法达到国家对“他们的期望”时,就被国家抛弃了。

作者称,2008年,他曾在渥太华采访过一位运动员,沈强(音),他是加拿大乒乓球队的成员,曾代表加拿大出征2008年北京奥运会。

沈是哈尔滨人,从10岁开始,他开始在一个远离家乡的球队训练基地,住校,每天训练7个小时。沈说:“我一点也不喜欢上学。”

据沈介绍,这个训练基地里,有很多孩子才刚刚满6岁。而这种训练基地,在全国每个地方都有。这里的训练压力是巨大的,这里并不是一个让人心情愉悦的地方,没有表扬,没有欣赏,没有免费的小熊糖,和自我肯定的拥抱。

沈说:“每个人都会说加拿大是一个完美的国家,一个天堂——中国的人们都会这样说。”“因此,我能到这个伟大的地方,感到非常激动。”

沈在14岁时,随家人移民加拿大。沈的父亲曾是一名中国的官员,为了能够让他的两个儿子有未来,接受好的教育,放弃了在中国的一切,离开中国,来到加拿大。

文章中称,陈伟群有着梦想中的一切:好的教育,好的教练,政府拨款,企业赞助……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陈可以随意表达意见,每一位加拿大人都可以。他的这些话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后果。

盛雪:陈伟群是中共当局去巴结的千千万万目标之一

中国问题专家、著名时事评论员盛雪女士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陈伟群非常单纯,非常幼稚,对这个世界甚至应该说是有点无知。在加拿大这样一个社会里面,基本上是人人平等,人人都享有基本人权,没有什么人享受特权的社会。

盛雪说:“他去中国所受到的礼遇、巴结、恭维和特殊待遇,让他感到受宠若惊。而这个恰恰是人性的弱点。中共当局可以用所有的资源和国力,所有的机会和所有的好处,所有想用的一切,去巴结它想巴结的任何人,包括陈伟群。陈不过是中国政府去巴结的千千万万的目标之一。”

她表示,在过去这么多年中,西方政客和社会学者,甚至包括西方的任何一个有可能被中共来作为宣传工具的人,所遇到的情况都是一样的,“这些人到中国去,只要共产党需要他,那么共产党完全可以非常大方的,用高级别的、奢华的方式去招待他们,照顾他们,讨好他们。”

盛雪表示,中国是一个人权完全不平等的国家,有的人享有特权,绝大多数人的基本人权却没有保障,“我劝陈伟群,应该看看方政的例子。如果有一天他能看到这篇报导的话,我真心诚意的劝他读一读方政的故事”。

盛雪说:“方政在1989年,是一个非常忠诚于当时政府的人,他就是希望政府好一点,民主一点,能不腐败一点。他的双腿被压断了,压断腿后,(中共)甚至不给他任何求生的机会,最后他被赶出北京,搬到海南岛生活,但还是常年被监视和骚扰,而且被歧视,他不得不于2009年的2月份流亡到美国。”

盛雪表示,陈伟群可以问问方政,“怎么看待中国的体育。因为方政是中国体育学院的大学生,他就是学体育的。”

加拿大民众:陈伟群应该感谢加拿大

陈伟群的言论被加拿大媒体纷纷转载评论,媒体称陈不应批评加拿大;社交媒体纷纷发起“反对陈”的行动;很多加拿大民众对他的评论感到极度不满。加拿大国家电视台CBC在网站上整理出了多位民众的评论,其中一位Adaiah说:我认为陈伟群应该感激他的父母将他带到加拿大,加拿大给予了他机会,才让他有了今天的成就。他需要道歉。

读者cjc777则说:花样滑冰在中国的火热程度超过加拿大,这是事实。但是你是因为这样才去滑冰的吗?这样人们才会“赞赏”你?

陈伟群似乎并未预料到事态的发展会超乎想像,陈随即道歉说是媒体误会了他的意思,他说:“我希望道歉。我的本意并不想说这些,这是断章取义。”

不过加拿大媒体似乎不想轻易放过陈。《国家邮报》报导称,虽然陈及时道歉,但是陈对加拿大民众造成的伤害,并未完全消失。

一些人认为陈的评论是被媒体误解的,这位年仅21岁的小伙子本意并非如此。

为此,CBC体育专栏作家PJ Kwong对陈伟群进行了跟踪采访。不过,在问道陈是否知道中国政府侵犯人权时,陈回答说:“我不知道,直到你刚刚提到中国有侵犯人权时,我才知道。”

这似乎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CBC的读者们表示陈的言论是越描越黑。

中国体育明星退役后的落魄生活

陈伟群如果了解中国运动员的真实情况和老百姓的真实心声的话,也许就不会发表那样令人觉得“无知”的言论。

搜狐网在今年8月16日刊登了一篇《独家揭秘走近中国体坛明星退役后的落魄生活》的系列组图。文章里列举了一些曾经叱咤风云的体育明星退役后的真实生活。

刘菲曾在1998年获得过世界技巧锦标赛女子三人项目冠军。当2000年选择退役后,却始终无法找到正式工作。刘菲只能居住在狭小的房间里,而她的父亲则要搭折叠床住在小走廊里,窘迫的生活令人心碎。


刘菲只能居住在狭小的房间里。(网络图片)

刘菲一再后悔自己走上了体育之路,“鲜花、掌声、鲜艳的红旗已经离我远去。站在世界冠军领奖台上的时候,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我退役的那天,就是我艰难生活的开始。我没有房子住,没有工作干,没有基本的生活费,甚至连户口都不知道该放到哪”。

刘菲凌乱的家中,唯一的一台电器——15年前买的14吋金凤牌电视。

唐颖在亚锦赛水上项目拿到过冠军,在退役后生活陷入了贫困。这时别有用心的人还找到唐颖,想要包养她做二奶。自尊自强的她,自然是拒绝了这样的要求,宁愿在服装店打工来自食其力。当06年唐颖退役后,拿到了一笔3至5万的退役费。曾经有教育局官员以找工作为由找唐颖去跳舞,还有大款欲要一年10万元包养唐颖,均遭到了唐颖的拒绝。


唐颖是亚锦赛水上项目拿到过冠军,在退役后生活陷入了贫困。(网络图片)

平亚丽在1984年的残奥会上获得跳远冠军,帮助中国体育代表团实现了残奥金牌零的突破。平亚丽有着先天性白内障,且命运多舛,先后经历过下岗、离异和贫困等打击。最落魄时,平亚丽每个月只能领取285元的救济金来生活。

才力,曾经是亚运会的举重冠军,退下来后在东北一个工厂里看大门,2003年5月31日,由于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多年受困于贫穷、不良生活习惯、超过160公斤体重的才力麻木地呕吐着,毫无尊严地死了。在生前最后四年,他的工作是辽宁省体院的门卫,在他死去的当天,家里只有300元钱。


才力,曾经是亚运会的举重冠军。(网络图片)

樊迪是中国女子体操第二个世界冠军,也是80年代晚期中国女子体操最优秀的队员之一。然而,作为上海唯一的女子体操世界冠军,樊迪却没有上海户口,有家不能回。据了解,樊迪的经济状况很一般,前几年她的恩师、国家体操总教练黄玉斌还时常资助她。


樊迪是中国女子体操第二个世界冠军。(网络图片)

艾冬梅1999年先后夺得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大连国际马拉松赛和日本千叶公路接力赛冠军。迄今为止共获奖牌19枚,其中国际级比赛奖牌10枚。2006年,她和队友与王德显对簿公堂,状告其侵吞比赛奖金以及体罚队员。

邹春兰1971年10月8日出生,14岁开始运动员生涯。1987年6月成为吉林省第一体工队的正式运动员。她的最好成绩是在1990年获得全国女子举重冠军并打破全国记录。1993年,23岁的邹春兰在体工队的食堂打杂三年后,没能得到安置,离开了十年的举重生涯。由于当运动员时经常服用兴奋剂,每天不得不拔胡子,昔日举重冠军沦落为搓澡工,每为一个客人搓澡,她可得1.5元的提成。

这只是冰山一角,还处于举国体制下的金字塔尖,那些处于塔身和塔底的庞大群体,更如蝼蚁般无人得知。

大陆老百姓真实的心声

这篇体育明星退役后真实生活的文章在各大论坛纷纷被转载,民众讨论热烈。其中一个民众一针见血的指出:“这就是举国体制的弊端,唯所谓国家利益为核心利益,这些运动员从小进入体制内训练,无其他生活技能,一旦失去为国家争光的能力,便被体制无情的淘汰。这就是残酷的现实。违背体育精神和人道主义精神。而其实这所谓的国家利益背后,其实是party为了增加国民的国家认同感,维护统治的需要。”

云南的金先生认为,中国的体育制度完全就是对人的摧残,拿到冠军的运动员都如此,更多的拿不到冠军的运动员呢?他们又怎么样?所有的青春都给了所谓的体育事业……但体育事业却让他们失去了生存的基本技能!所以,中国的体育事业,是个悲剧的事业……

网名为xpilot的民众表示,“体育部每年消耗国家财政1,000多亿,为的就是养着那么与世隔绝的几十万运动员、教练和大小官员,参加各种国内外比赛!这些比赛和娱乐活动跟我们P民普通生活有个球相干,花了几千亿搞了个史上最大面子工程“奥运会”,拿了100多块金牌,搞的全民燥热了一把之后什么都没有!我只看到V5的鸟巢外,开着崭新维稳装甲车的得意洋洋手拿钢枪的大兵,好不威风凛凛!

“作为一个P民,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不要把自家小孩送体校这个黑洞,别最后搞的要学历没有学历,要能力没有能力,除了会做几个托马斯全旋,其他生存技能一概没有!

“体育的目的不是为国争光(争个P光,争的是面子),体育的本质是提高全体国民的体质!我们现在的体育就是金牌,金牌=面子!不过很多人还是很陶醉于面子,没法说……”

自称leolinkin的民众表示,他曾经就和几个体操队员的父母说过:“TC的体育是金字塔的,你们伤不起啊!”

他说:“这些孩子从5、6岁开始练体操,9岁加入体工队,开始算工龄,拿工资,听着倒是挺不错的。他们因为从很小的年龄就开始高强度的训练,骨骼封闭的比正常孩子要早,所以身高都很矮,试想换成是你身高比别人矮了不少,你会怎样?

“他们因为高强度的训练身上都是数不尽的伤,你有没有见过11岁的小女孩需要带着校正护甲睡觉的,你有没有见过9岁的小男孩手上没有一块好肉,你有没见过10岁的孩子膝关节动手术的……我见过。

“他们因为高强度的训练导致心理上的压力,身边连父母都不在,更别提有心理治疗师干预了,我还听说过因为不听话,被JL体罚的——关黑房子,被BD等等。这些还不敢告诉家长,因为……”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
2011-12-13 3: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