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追求精神自由的中国艺术家

陈维明推出雕塑作品选集《自由之路》

图:旅居美国的新西兰籍雕塑家陈维明12月11日在蒙特利公园市图书馆向洛杉矶公众推出其雕塑作品选集《自由之路》。(摄影: 刘菲 / 大纪元)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1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蒙特利公园市报导)旅居美国的新西兰籍雕塑家陈维明12月11日在蒙特利公园市图书馆向洛杉矶公众推出其雕塑作品选集《自由之路》,同时介绍了自己20多年来从事艺术创作的心路历程。

从官方艺术家到独立艺术家

80年代,陈维明从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后顺利进入杭州城建设计院雕塑创作室,“当年在中国作为一个官方艺术家,大部分作品都是描述莺歌燕舞的场面,”陈维明回忆说,受媒体宣传的限制,社会中罪恶丑陋的东西完全被掩盖,他对社会和世界的了解也很有限。上级评选艺术作品主要是看能否为政府宣传而服务。

《自由之路》画册中有一张照片是至今仍陈列在杭州武林广场的为建国35年大庆设计的“红绸舞”城市雕塑,看上去是一群身着民族服装翩翩起舞的美丽少女,细节上,如人像的布局(中间3个人,周围5个人)都有配合中共宣传的数字在内。

这种为政府宣传服务的艺术对于追求精神自由、想用作品表达内心的陈维明来说是无疑是牢笼,于是在80年代末他选择了移民新西兰。

年纪轻轻就功成名就的陈维明,刚出国时也曾有失落感:“做官方艺术家时有很多助手,很大的工作室,那时才20出头,很(多)荣誉了,什么都有。出来时有种失落感,虽然你是自由的,在中国的时候你感觉你是一个人物……在海外一切都要靠你自己去开拓。”

紧接着发生的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促使陈维明完成了思想转变的过程,“对我冲击力最大的就是六四,”当时新西兰媒体一天十几小时对六四的轮番报导和图景给他的震撼是巨大的:“过去那些美的东西在我心里已经倒塌了,我要有所觉悟,我要从另外一个角度表现社会。”

于在陈维明的创作中,六四成了一个重要主题。去年6月,陈维明的六四浮雕和民主女神塑像在应邀参加香港“六四”纪念活动展出时遭到警方扣押,本人也被拒绝入境,受到媒体广泛关注。在各界压力下港府最终将作品归还。目前,《六四浮雕》保存在香港岭南大学展出,自由女神像则移至香港中文大学。

用艺术反映政治人们更乐于接受

近期发生的艾未未借债事件,对陈维明的震动也很大。“我发现人们对纯政治的东西并不非常关心,也具有一定危险性,当以艺术或文学形式表现时,他们更加乐于接受,像艾未未,他以为本来以为能筹到几万块,几十万块也是可以预见到的。几百万可以说是一个神话。”

陈维明认为艾未未作为一个纯艺术家,追求四川大地震死亡人数等真相,完全是良知的表述。然而一旦他直面社会、追求真相时,麻烦就找到他了。

从艾未未事件,陈维明也看到了希望:“过去我认为中国新一代人对政治社会都是麻木不仁的,他们只知道酒吧、女友……时尚的东西。这个印象是不完整的。实际他们内心燃烧着对精神方面的追求,对自由的渴望,这是人类共同的秉性,不是谁可以压抑的,在一定时候一定气候条件下会爆发出来。这次在艾未未(借债)事件中爆发出来了,大家都为之惊讶。哪怕是比较激进都感到惊讶,所以说是一个神话——建立在现实基础之上的神话。”

为新西兰民族英雄塑像的中国艺术家

90年代初陈维明曾经被选中为获英国女王授勋的新西兰民族英雄、首位登上珠峰的爱德蒙.海拉雷爵士(Sir Edmund Hillary)塑像。让一位中国艺术家为新西兰民族英雄塑像在新西兰人中引起争论,但是最后组委会成员认为,珠穆朗玛峰在中尼边境,既然登山是没有国界的,为什么艺术创作要有国界呢?当时新西兰最大的报纸《先驱报》对此作了大篇幅的报导。

无独有偶,今年8月28日,华盛顿国家广场竖立起“中国制造”的马丁.路德.金像也引起很大争议,因为该雕像作者是湖南省雕塑院院长雷宜锌,一个中共官方艺术家。

同样是中国人给外国人塑像,但陈维明认为两者有根本区别:“一个雕塑本身是没有国界的,问题是雷宜锌的背景。他不是一个独立的雕塑艺术家,他是一个党员,创作室主任,他是在代表共产党塑像。”

陈维明指出中共资助建造马丁.路德.金像是为了报复小布什在华盛顿为民主女神像揭幕,和朗朗事件及中央电视台进入华盛顿等一样,都是中共渗透美国的一个步骤,意在潜移默化影响美国民众的看法。“美国人民比较善良,不会想到中共的用意。就如朗朗(在白宫弹奏反美歌曲),他们耸耸肩就过去了,以为他可能是个艺术家不知道(歌曲的政治背景)。”

即便在纯艺术层面,陈维明也对雷宜锌的作品提出了批评,称其为中国式的领袖像:“他(雷宜锌)做的不算很好,线条太像(中共)领袖,很光鲜、整整齐齐……不敢把热情释放在里面。有热情的作品可能不完美,但有艺术冲动。他的东西非常拘禁细致,但艺术力量淡化了。”

陈光诚、自焚藏人、访民是未来创作主题

谈到未来的创作计划,陈维明表示:陈光诚、自焚藏人和中国的访民将是主题。尤其是藏人自焚,陈维明说:中国已经成为自焚发生最频繁的国家。“当时共产党说(自焚者)是邪教,说达赖喇嘛起了不好的作用……可是发生11连跳的富士康,那些员工没相信宗教也跳楼了。这个企业在台湾(的员工)不跳楼,在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跳楼,为什么就在中国就跳楼,因为中国这个专制社会把它变成了一个血汗工厂,所以说中国是一个血汗国家。”

中国经济比改革开放之前有很大发展,但是陈维明提醒美国人,不要看到来美国消费的中国富人,就以为中国人人富有,而无视中国十几亿与这种消费无缘的民众。他还说:“我在国内的同学朋友都很发达,但我们要跳出自己的圈子,从其他人、从整个社会的角度看问题。”

和一些主动符合中共主旋律的体制内艺术家相比,追求真实、激发良知是陈维明创作的一大动力。被奉为现代中国五大美学家之一的高尔泰评价陈维明的六四浮雕是“作为在纸醉金迷中沉沦的、失意者的清醒剂,尽管因为限于时间技术细节上有些粗糙,从整体上看来,那犹如凝固的火焰一般沸腾,石化的海浪一般沉重的悲愤,其发聋振聩之功,已可与凯绥珂勒惠之(20世纪德国著名雕塑家)的相拟。”

评论
2011-12-13 11: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