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美声皇后”阿丽贝尔蒂专访

在纯正艺术中纯净自我
潘美玲

在卡内基音乐厅的艾萨克‧斯特恩礼堂,站在新唐人电视台为复兴正统声乐艺术而开辟的舞台上,对阿丽贝尔蒂(右)是兑现自己的历史使命。(摄影:戴兵/新纪元)

  人气: 56
【字号】    
   标签: tags: ,

10月29日的纽约,遇到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雨雪交加的天气,从意大利赶来支持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的世界着名女高音歌唱家露西娅‧阿丽贝尔蒂(Lucia Aliberti),把地中海式的热情和明媚的阳光带到了纽约。

出生于意大利西西里岛,被誉为世界“美声皇后”的露西娅‧阿丽贝尔蒂是继承了19世纪意大利经典歌剧大师的衣钵传人路基‧瑞奇(Luigi Ricci,1893~1981年)的关门弟子,是当今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歌剧演唱家之一。阿丽贝尔蒂最纯正的意大利美声唱法,成为诠释意大利歌剧经典作曲家贝里尼(Bellini)、罗西尼(Rossini)、多尼采蒂(Donizetti)和威尔第(Verdi)作品的权威,曾经受邀为世界许多首脑和名流演唱,包括梵蒂冈教宗约翰‧保罗二世(Ioannes Paulus PP. II,又译若望‧保禄二世)、英国查尔斯王子、德国总统科尔、德国总统霍斯特克勒、日本皇太子德仁。

为复兴正统艺术而站台,兑现使命

“和新唐人电视台合作,弘扬人类正统的文化和古典艺术,我感到很高兴。”阿丽贝尔蒂表示,当她得知新唐人“全世界华人声乐大赛”是以美声唱法作为比赛形式时,就好像感到了她的使命,她一定要来参与和支持,为复兴东西方正统、古典的文化和艺术而站台。

出生于西方古典歌剧的诞生地,一直生活在西方文化中的阿丽贝尔蒂,从没有去过中国,在纽约逗留期间观赏的神韵演出是她第一次接触中国文化。“中国的古典文化真是太美了,美得让我震惊,我整个身心都被她释放出来的强大能量所震撼。”她说,把这么精美的文化搬到舞台上来的人是一个伟大的天才。

在卡内基音乐厅的艾萨克‧斯特恩礼堂,站在新唐人为复兴人类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声乐艺术而开辟的舞台上,和获奖的华人选手一同接受观众的起立鼓掌和鲜花,对阿丽贝尔蒂来说,不仅是一次终身难忘的经历,更是兑现自己与生俱来的历史使命。


在卡内基音乐厅的艾萨克‧斯特恩礼堂,站在新唐人电视台为复兴正统声乐艺术而开辟的舞台上,对阿丽贝尔蒂(右)是兑现自己的历史使命。(摄影:戴兵/新纪元)

敲开大师之门,得意大利美声唱法真传

在接受《新纪元》的专访中,阿丽贝尔蒂向记者讲述了她的艺术生涯和对艺术美的看法。

“我出生在西西里岛的一个音乐世家,我的祖父是一个大音乐家,他会弹奏十种不同的乐器,还兼指挥、作曲和教学,我们家所有的家庭成员都会演奏音乐,音乐就是我们的生活。”

“我生来就与音乐为伴,音乐在我的血液里。”阿丽贝尔蒂说,她从六岁开始弹钢琴,后来拉小提琴、中提琴,弹吉他,拉手风琴和曼陀林,吹单簧管、长笛,还会作曲。阿丽贝尔蒂从小就表现出的音乐特异才能,让身边的人都感到吃惊。

16岁的时候,她只身离开西西里岛,跨越梅斯纳海峡(Messina,间隔西西里岛和意大利本土大陆的海峡),来到罗马,敲了继承意大利古典歌剧大师衣钵的最后传人路基‧瑞奇的家门:“请您收下我做您的弟子吧。”

路基‧瑞奇没有开门:“我太老了,不收学生了,你走吧。”

那时候,路基‧瑞奇已经84岁了,他是当时意大利仅剩的19世纪经典歌剧的最后传人,他曾和意大利歌剧作曲家普契尼(Puccini,1858~1924 年)合作了8年时间;和另一位着名的歌剧作曲家马斯卡尼(Mascagni,1863~1945年)共事34年之久,他是19世纪最杰出意大利歌剧男高音贝尼亚米诺‧吉利(Beniamino Gigli,1890~1957年),和男中音安东尼‧科特格尼(Antonio Cotogni,1831~1918年)的声乐老师和教练。

年轻的阿丽贝尔蒂没有灰心,她一次又一次跋涉到罗马,一次又一次地来到老师的门前:“请您收下我吧。”

“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阿丽贝尔蒂告诉记者,为了要学到最好的东西,得到古典歌剧和意大利美声唱法的真传,她一定要找到最好的老师。阿丽贝尔蒂的诚心和意志终于打动了老师的心。路基‧瑞奇打开了家门,阿丽贝尔蒂成为了他的关门弟子,一直到老师四年后去世。

在以丑为美的时代,坚守古典

与阿丽贝尔蒂共事20多年之久的德国慕尼黑的一家艺术经纪公司的总裁史蒂方‧施墨贝克(Stefan Schmerbeck)告诉记者说:“阿丽贝尔蒂继承了意大利美声唱法的精髓,她代表着最正宗的意大利美声唱法。”

“Belcanto(美声唱法)中,Bel在意大利语中是美丽、优雅的意思,美声唱法就是美妙的唱法。”阿丽贝尔蒂用她纤细的手指触摸我的脸说:“美声唱法给人带来美好的感觉和享受,就像是用美丽的鲜花和柔美的天鹅绒轻轻触摸你的脸颊。”

作为一个古典的美声歌唱家,生活在现代社会对阿丽贝尔蒂来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一个美丽优雅的世界。”她说,走在街上,看到人们的行为举止和这个社会所崇尚的一些东西,让她感到很不安;打开电视和报纸,看到人们热中追求的东西,让她感到美好的东西离人越来越远。“我情愿待在家里,而不愿意看到这一切。”

她说,经常看到报纸和电视把黄金时段和大幅的版面给一些恶的、丑的、变异的东西,比如暴力、犯罪、色情、袒胸露背的女人,而把善的、美的、纯的古典音乐和正统的文化艺术打入最底层。

“过去的传统和美好的东西正在被打破,被摧毁。”阿丽贝尔蒂说,坚守传统,坚持美好的东西,是她面临的最大挑战。

“面对挑战,我必须坚守自己的阵地,保持和继续美好的艺术和风格。”

“这是神给你的任务,你必须努力做到。”

经典,因为力求完美

19世纪意大利经典歌剧作曲家贝里尼(Bellini,1801~1835年)是阿丽贝尔蒂最喜欢的作曲家,他的许多咏叹调至今仍被奉为“美声唱法”的经典教材。“贝里尼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他的作品数量不多,但是都很经典,因为他力求完美。”

阿丽贝尔蒂曾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研究作曲家的手稿,在研究贝里尼的手稿中,她发现贝里尼永远都在不知疲倦地修改,修改。

“他的作品是为歌唱家的声音而量身定做的,这一点很了不起。”阿丽贝尔蒂说,贝里尼在为歌剧“诺尔玛”中的Casta diva作曲时,是为当时意大利最富盛名的女高音歌唱家桂蒂达.帕斯塔(Giuditta Pasta,1797~1865年)而创作的。

“贝里尼还是第一位把女人放在歌剧主角的作曲家。”阿丽贝尔蒂笑着说,过去的人比现在好,男人很有绅士风度,对女人很尊重、爱护。女人很优雅美丽,所以男人都很愿意帮助女人。

“我的父亲是一个典型的意大利绅士,他任何时候都是衣冠楚楚,举手投足都带着绅士的风度,他的眼神很清澈,可以一直看到你的心里。我的母亲很美丽,非常温柔贤淑。”

“我无法理解现在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男人不再像男人,女人也不像女人,这个世界让我感到很难过和失望。”

阿丽贝尔蒂表示,当她看到神韵演出时,就好像看到了未来的希望:“我希望神韵能走遍世界各地,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她说神韵所表现的中国古典艺术文化和自己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美是内在与外在的结合。”在谈到艺术美时,阿丽贝尔蒂说:“外在的美是你的声音和技巧,但是这还不够。”她指着自己的心和大脑说:“这里也要美,当你把内在的美和外在的美连接起来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最美的。”

“不仅最好的,而且是深邃的,不是肤浅的。”

未来的希望在文化瑰宝中

阿丽贝尔蒂说,真正美好的东西都是有内涵的,有深厚底蕴的,从久远的历史中走过来的东西远远超出现代人的能力所及。比如,意大利西西里岛上的古希腊露天剧院陶尔米纳,人们建那个露天剧场的时候,没有电梯和现代的设备,但是,它的音响效果却是惊人的。“当我在那里演出时,没有麦克风,但是我的歌声却被赋予了天籁般的效果,很神奇!”

“我喜欢历史,喜欢过去的东西,我认为,我们的未来不在现在,而在过去。”

阿丽贝尔蒂说,古罗马的城堡,古希腊的露天圆形剧场,神韵演出中的中国古典舞,这些都是人类文化的瑰宝,给人们带来美的感受。

她认为,过去的东西,简单、纯净而美好,不像现在,复杂又不好。“比如古典音乐,她的韵律很简单,但是她能强烈触及到你的心灵,让你永远都不会忘记。”

“我喜欢传统的东西,一切都是那么简单、纯净和美丽。”

“我是一个清教徒,清教徒的意思就是要纯净,永不妥协,坚持纯净的美丽是我的原则。”

阿丽贝尔蒂认为艺术家应该尊重传统,不断地修炼自己,完善自己,这样才能履行艺术家的使命——做一个美好和希望的使者。

她说,在一次为梵蒂冈教宗的聚会上演唱时,她演唱的是马斯卡尼的《圣母颂》,当时现场的观众有20万人,还有200万现场直播的电视观众,“当我开始演出时,我的全部身心都被溶进了这首歌里,聚集了20多万人的广场上,顿时鸦雀无声。结束后,我走到教宗面前,轻吻了他的面颊。”


阿丽贝尔蒂在梵蒂冈为教宗演唱后轻吻脸颊(阿丽贝尔蒂提供)

一个德国的男子从医院里给阿丽贝尔蒂写了一封感谢信,他说:“谢谢你,在你的歌声中,我找到了慰藉,你的歌声伴我度过了艰难的时光。”

阿丽贝尔蒂认为,美好纯正的音乐是具有强大力量的,她可以改变人,改变这个世界。“我收到许多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信件,德国、法国、俄罗斯、日本、美国、阿根廷。很多人说,听到我的歌声后,他们从此开始喜欢美声唱法。”

“我被中国古典音乐的韵律之美所震惊!”在看过神韵纽约艺术团10月28日在纽泽西州立剧院的演出后阿丽贝尔蒂这样说。作为一名西方古典艺术家,她在东方的“神韵”里找到了艺术上的知音和精神上的启迪。她表示,在当今的社会中,要想保留人类正统的文化和艺术,是需要作出很大努力的,同时还需要很大的道德勇气和很高的精神修养。“我认为神韵的创造者是个天才,只有天才才会执导出这么伟大的艺术。”

“美好的未来就在神韵中诞生,我很高兴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_转载自《新纪元》253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发明澳洲塑质钞票的墨尔本大学化学与生物分子工程系的大卫.所罗门,与澳洲科学院研究员艾茨欧.瑞查多共同开发的新型聚合物生产技术,可以前所未有地控制聚合物的结构、组成和性能,改良近半的日常生活中所使用的聚合物生产过程。
  • (shown)“我从不憎恨软禁我的人”,被囚禁20多年的缅甸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姬说。这位表面弱不禁风的女子以和平方式跟蛮横独裁的军政府周旋多年,却从不见凶悍强硬,依旧髻端插花,谈吐优雅,温柔委婉,她强大的内心力量从何而来?
  • (shown)斯文有礼的王丹,给了大家极好印象,从此王丹全家祖孙三代人,都和我们结下善缘。记得在1999年过年前后,我们还请朋友开了五个小时车,在大雪中由纽约专程到波士顿出席王丹三十岁的生日宴呢!仿佛还是昨日…六四已过去22年了,王丹至今不能回家,要年届七旬的老父母风尘仆仆地奔波于各国之间,王丹唏嘘!还要折腾他们多少年?中国说什么“改革开放”,谈什么“大国崛起”,全都成了门面话,多少人因理念信仰不容于当局而仍在受迫害,…中国要接受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向自由世界靠拢,才是全中国乃至全人类之福!
  • 研究历史,只要涉及中华民国、国民党、共产国际及其支部中国共产党,就会注意到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 欣逢中华民国建国百年双十国庆大典,中枢于台北总统府前广场举行隆重庆祝仪式,在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旗海飘扬下,国人充满欣喜情绪高昂,缅怀先烈感动莫名。尤其是今年扶老携幼返国参加国庆的侨胞人数爆增,他们纷纷表示:在建国百年双十国庆日不能缺席一定要回来。马英九总统在大会上揭橥政府自由、民主、均富的治国理念,正是实践国父孙中山先生当年建国的理想,最后马总统带领全体振臂高呼:中华民国万岁,台湾民主万岁。透过电视卫星画面我们也可看见,全球各地热爱中华民国的侨胞们,亦利用假日在侨居地扩大举行升旗典礼,当大家目送美丽的国旗冉冉升空迎风昂扬之际,人人心中默祷中华民国国祚永固国运昌隆。值此举国欢腾国恩家庆的光辉十月,触景生情追忆感怀两位爱国音乐教育家:李抱忱博士与先父计大伟教授。
  • (shown)许多产业在参加故宫文创研习后,深感故宫博物院是一个艺术创作的大宝库,典藏的文物都蕴含无限的创意活水…
  • 有时一天完成一张画,有时三天才完成一张,几米说:“我真的觉得要把一件事情做好,就是要花很多、很多、很多的时间,经历很多、很多、很多的折难。”“好像世界上并没有真正所谓简单的事。”不想塑造天才般的形象,几米希望怀有同样梦想的人,能踏实实践。
  • 以“几米”品牌经营的周边商品,一年创造10亿台币产值,是近年来最成功、具代表的台湾文创作家。一场病,让几米走进创作。他用绘画面对死神擦肩而过的恐惧,即使无助无望抑郁难挡,他仍以善良的心、温柔的笔,画出生命的光亮。孤寂却温馨,他的绘本疗育着自己,安慰了无数苦闷的心灵,也意外走进一片文创之林。
  • (shown)“一日一苹果”曾是一句养生口号,在乔布斯带有东方特质、讲求人性需求的创意下,新时代“一人一苹果”的潮流口号也在世界掀起阵阵浪潮。当世人流连在苹果带来的新体验时,乔布斯安静离开了人世……
  • 贾伯斯(Steve Jobs)在里德学院的旁听生涯,对于后来苹果电脑的美学设计风格,有深远影响。
评论